手机上阅读

294.第294章 猛虎初入山 林中有豺狼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太一宗,执律堂。

    金龙绕柱,翔凤蟠梁,氤氲紫气铺地,处处大放光明。

    玉文远玉真人端坐在正中央纯青色莲花宝座上,头戴青巾,手持玉柄麈尾,飘若游云,矫若惊龙,双眸泛青,深沉不可测。

    景幼南不敢多看,躬身施礼道,“真传弟子景幼南见过玉真人。”

    玉真人抬起眼皮,眸中青色愈深,一字一顿道,“景幼南,正清院负责门中纠察事宜,位高权重,影响力甚大。你既然要担任副掌院,一定要慎言慎行,不要让人看了笑话去。”

    景幼南一时琢磨不出这位身为大修士的执律堂堂主话语中的意思,只能再次行礼道,“弟子遵命。”

    玉真人神色不动,大袖一挥,用一贯威严的语气道,“下去吧。”

    说完,玉真人径直闭上眼,天门上罡云升起,三朵青莲绽放,香气馥馥,异象频现,已经是云游天外,体悟天心去了。

    一名头扎顶结髻的道童过来,轻声道,“景副掌院,请随我来。”

    “嗯,”

    景幼南点点头,跟在道童身后,不疾不徐,气质凝练。

    不多时,两人走完百丈石阶,停下步子。

    道童用手指着不远处粉墙环护,绿柳周垂的院落,开口道,“景副掌院,此地便是正清院所在,我还要回去侍候老爷,就不送您进去了。”

    景幼南稽首还礼道,“多谢道童。”

    小道童笑笑,一摆拂尘,脚下生风,回转大殿。

    景幼南整了整头上的道冠,负手而入。

    只见进门就是抄手游廊,阶下玉石漫成道路,两边种着大株的梨花并着芭蕉,三五只半人高的异种仙鹤自顾自地剔着翎毛,有一种说不出的桀骜不驯。

    十几个宗内弟子,身穿正清院的法衣,自行排成两排。

    最前面的傅心仪头挽同心髻,身披如意仙衣,身材高挑,肌骨莹润,微微扬起玉颜,美眸清冷。

    看到景幼南进来,傅心仪盈盈万福行礼,用略显沙哑但很引人的女音道,“掌院和其他几位副掌院有事不能前来迎接景副掌院,特意委托小女子傅心仪负责,仓促之处,还请景副掌院不要见怪。”

    景幼南冷着脸,看着眼前松松垮垮的小狗小猫两三只,只觉得一股怒火直冲脑门。

    这正清院的一帮老东西们真是太过分了,自己堂堂副掌院第一天上门,居然连一个人都不在!

    下马威,毫不掩饰的下马威啊。

    景幼南深吸一口气,压下心里的愤怒,淡淡开口道,“哦,几位掌院既然有事,由傅大执事出面也是应该的,反正咱们正清院最重规矩,一切从简最好。”

    规矩两个字,景幼南咬字颇重,好像有些讥讽,又好像有别的意思,让人捉摸不透。

    傅心仪好像没有听出景幼南话里的意思,面上带笑,在前面引路,一边走,一遍介绍道,“正清院主要管理结构就是掌院,副掌院,执事,普通弟子,平时掌院很少出现,事务通常是由副掌院们处理。”

    “嗯,”

    景幼南应了一声,只听不说。

    绕着正清院逛了一会,一行人来到偏殿,这是单独为副掌院所设,金碧辉煌,大气磅礴。

    迎面是一张大理石玉案,花纹俨然,上面设有大鼎,烟气袅袅。

    东面墙壁上挂一副垂地《百仙图》,左右挂一副对联,乃是真人手笔,银钩铁画,笔走龙蛇,道:世间甲子管不得,壶里乾坤任自由。

    丝丝缕缕的祥瑞之气从画卷对联上冒出,氤氲成霞,流光溢彩,玄音清越。

    景幼南在玉案后的云榻上坐下,就觉得冥冥中一股深沉威严的气息降下,整个人的面容模糊了三分。

    傅心仪领着正清院的一行人在下面,都是闭口不言。

    大殿中一片死寂,没有半点的声响。

    “嗯,”

    景幼南心神一动,眉头微不可察地皱起。

    他可不是只知道修炼的修炼狂,前世经过尘世历练,见到如此情况,立刻知道下面的人这是无声的抗议,进行软孤立。

    反正自己来正清院,人生地不熟,两眼一抹黑,要是下面的人还不配合,就是个傀儡角色,要是碰到事情,说不定还得栽个跟头,颜面扫地。

    “真不愧是三大家族掌握的自留地,外来人来此还真是不易。”

    景幼南念头转动,心里暗自思量。

    正在此时,大殿门口响起清晰的脚步声。

    一名高冠法衣,腰悬玉牌的青年人大步流星进来,稽首行礼,用一种清朗的声音道,“禀告景副掌院,有门中女弟子元月晴揭发举报真传弟子纳兰桐与合欢派妖女举止亲密,恐有不正当关系。”

    说完之后,他就老老实实退到殿门前,垂手而立。

    “嘿,来的可真快,”

    景幼南暗暗的冷哼一声,双目深处隐隐有冷芒跳动。

    琢磨了片刻,景幼南看向下面的傅心仪,开口问道,“傅大执事,以前发生过这样的事情都是如何处理的?”

    傅心仪坐直身子,曲线玲珑,她眨了眨大眼睛,想了想,才开口道,“以前这样的事情都是由副掌院处理。”

    只说了一句话,她就紧紧闭上嘴,仿佛化身为锯口的葫芦,一言不发。

    景幼南横了她一眼,见她眼观鼻,鼻观心,一动不动,就知道对方是摆明了让自己好看,不会出手帮忙。

    “这还真是个烫手山芋,”

    景幼南用手敲着玉案,咄咄有声。

    对于玄门弟子和魔门弟子接触交往,特别是真人以下的弟子,虽然门规是不允许,但上面一直一来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毕竟他们修为低,惹不起什么风浪。

    不过真要是有人较真,抓到现行举报,门规摆在那里,也不能不管。

    因为要是不管的话,将来真要是出了大事,就是大问题,经手的人谁也逃不过门规的处置。到时候,会有不知道多少人抓住这一点落井下石,会很惨。

    但真决定管的话,也不是简单的事。

    对方可是真传弟子,谁知道他背后有多少关系网,而且他还是姓纳兰,明显是执律堂三大家族之一的纳兰家族的精英。

    在正清院中判处纳兰桐违背门规的话,就相当于直接打纳兰家族的耳光,可想而知,以后会在执律堂的日子有多难过。

    景幼南面色变幻了数次,终于下定决心,一巴掌拍在玉案上,低声喝道,“先带元月晴过来询问。”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