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93.第293章 知面不知心 长生内里寻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青玉山。

    群峰相抱,浓荫履地。

    山花交映之间,隐隐露出半截金黄宫殿,飞檐挂角,朱门玉户,丝丝缕缕的祥瑞之气垂下,化为金钟渔鼓,玄音清越。

    左传明束发金冠,身披白蟒袍,眸子晶莹,如同抹了一层光泽,站在宫殿门前,顾盼生姿。

    不多时,就见殿门一开,香气氤氲,仙音嘹亮,两排金童玉女手持幢仗,玉如意,簇拥出一名少女。

    她头挽同心髻,身披如意仙衣,身材高挑,肌骨莹润,走动之间,环佩交鸣,冷森森的女儿幽香弥漫,沁人心腑。

    少女看到台阶下的左传明,俏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笑容,用略带沙哑但很是引人的声音道,“吆,可是稀客呢。”

    左传明沉着脸,冷哼一声,“你傅家大小姐这么大的架子,我敢不来?”

    说完,左传明大袖一摆,径直向大殿中走去。

    “好了,你们在外面候着,没有我的吩咐,谁也不准进来。”

    高挑少女板起俏脸,叮嘱了几句,然后也返回大殿,随手掩上殿门。

    抬起头,就见左传明大马金刀般坐在正中央云榻上,剑眉皱起,目光凛然。

    高挑少女嫣然一笑,心神一动,款款来到左传明身后,轻展玉臂,细细密密的花纹流转,柔声道,“有什么事情慢慢解决,愁眉苦脸的干嘛呢,”

    左传明沉默片刻,双目微微眯起,叹口气道,“轩辕彻手中的道器已经逐渐恢复威能,恐怕现在连金丹宗师都已经不是他的对手。”

    傅心仪用春葱般的玉手抚平左传明皱起的眉头,沉默不语,她可是知道,眼前的男子是何等的心高气傲,端端接受不了自己比不上别人。

    左传明望着大殿上的盘龙雕凤的横梁,接着道,“景幼南前段时间在天一水阁得到两尊书灵传功,已经被写入《天一水阁志》,现在又被命为正清院副掌院,也是个很厉害的对手啊。”

    顿了顿,左传明继续道,“君无悔剑心圆润无暇,在曜日洞天很受重视,你也知道宗内剑修们的性子,虽然依然没有洞天真人坐镇,但他们的势力没有任何人敢小觑。”

    “这一届真传弟子,真的是藏龙卧虎,谁也不简单呢。”

    傅心仪踢掉鞋子,法衣鼓荡之间,幽幽深深的光华流转瑕,她抿嘴而笑,红唇娇艳、欲滴,道,“你不是一直嫌太过无聊,没有对手嘛,怎么,现在又怕了?”

    “哼,我怎么会害怕,倒是你这个小妖精,几天不教训你,真是翻了天了。”

    左传明一伸手,一点星光冒出,须臾化为如丝如缕的真气,落在傅心仪身上,沉到她的灵台之中,氤氲霞光。。

    “啊,”

    傅心仪娇嗔一声,心念转动之间,不多时红晕上脸,媚眼如丝,用贝齿咬着红唇,开口道,“你这样乱动,就不怕张蘅薇打翻醋坛子,找你麻烦?她现在可是宗内红人。”

    左传明继续打出真气,用不在乎的语气道,“蘅薇是个明白人,知道该怎么做,我选她作为正式道侣,她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傅心仪发髻散乱,两人之间的真气连同在一起,化为鸾凤共鸣之相,幽幽深深的光华垂下,妙音不绝,故意冷声道,“你这个死没良心的,还不是看上了人家的玲珑妙体,你们男人啊,就没有一个好东西。”

    “你放心,总有一天,我会把你风风光地娶回家门。”

    左传明看着傅心仪精致的玉颜,深吸一口气,一掐道诀,身后的真气越来越浓,到最后几乎铺天盖地一样,把两人包裹在一起。

    下一刻,细细密密的妙音奏鸣,天花乱坠,地涌金莲。

    直到大半个时辰后,光华才逐渐敛去,两人各自收了玄功,没了动静。

    左传明穿戴整齐后,回头看了眼在云榻上声音细细的美人儿,开口道,“你好好休息,我嘱咐你的事情,也不要忘了。”

    说完后,左传明正了正衣冠,大步流星地出了大殿,几个呼吸后就转过花丛,消失不见。

    大殿中,高脚铜炉中烧着上好的香料,烟气袅袅,氤氲满地。

    傅心仪半侧着身,受托香腮,美目转动,殷红如血的晚霞透过小窗,映在她浑似羊脂美玉的玉臂上,红白相间之中,别有一种吸引力。

    正在这个时候,大殿的角落中突兀地冒出一缕烟气,飘渺不定,难以捉摸。

    下一刻,烟气向上一束,左右一旋,化为一名银冠锦衣,面色阴霾青年。

    他藏在角落的阴影中,一双眼睛静静地地盯着云榻上的佳人,身后的真气鼓荡之间,发出细微的声响。

    傅心仪仿佛没有感受到角落里传来的灼热的目光,她自顾自坐起身来,起旁边拿出一个玉如意,用玉手摩挲着上面细细密密的花纹,霞光溢彩,特别是光华的映衬下,非常好看。

    突然,傅心仪娇呼一声,细眉蹙起,玉足不小心碰到云榻沿儿上,有些疼。

    她弯下身,用手抚摸疼痛处,看上去楚楚可怜。

    阴影中的男子眼睛刷的一下子红了,他喉咙中发出一声低吼,如同一头蛮牛般冲出来。

    “你干什么?”

    傅心仪吃了一惊,拼命挣扎,手中的玉如意晃动,发出幽幽深深的光华,向上升腾,不停地盘旋。

    来人紧紧抱住,运转玄功,身后的光华耀出,似细细的青叶,纹路清晰,往下一落,包裹住傅心仪,进入到她的灵台中。

    傅心仪半推半就,同时运转玄功,真气缠绕而上,两种不同的真气汇聚在一块,却有一种说不出的和谐。

    不知过了多时,两人才停下来,各自收功。

    傅心仪扬起玉颜,对着面色阴霾的青年人,幽幽地道,“左传明知道后,不会放过你的。”

    阴霾青年紧紧抱住怀里的佳人,道,“那个小畜生就会花言巧语,欺骗你,玩弄你,要不是你拦着我,我非得杀了他不可。”

    傅心仪用手抚摸阴霾青年青筋鼓起的胳膊,叹口气道,“说起来,你还是他的堂叔,真出了事,别说宗门不放过你,左家也不会放过你的。”

    “有你陪着,我不在乎。”

    阴霾青年左伦真不愧是个痴情种子,这话说的斩钉截铁,毫不犹豫。

    “你不用这么傻,”傅心仪眸光转动,道“左传明受家族重视,是因为你们左家觉得他能在这一届真传弟子中脱颖而出,你不用直接下手,只需要不注意地拖拖他后腿就行。这一届真传弟子很受关注,要是左传明真出了差错,他会万劫不复。”

    “对,就这样办,让他万劫不复。”

    左伦对自己这个侄子是恨到骨子里,他俯身亲了傅心仪一口,然后化为一缕细不可见的烟气腾空而起,只余下声音道,“心仪,你等我好消息。”

    “啪啪啪,”

    一阵鼓掌声突兀地从大殿后面响起,萧景存大步走出,背后两道光轮升起,一道清凉如水,一道金灿如霞,佛光和道气形成一个巧妙的平衡。

    他看向半裸身子的傅心仪,毫不掩饰眼中的激赏,道,“傅道友真是厉害,玩弄左家叔侄两人于鼓掌之间啊,佩服,佩服。”

    傅心仪对萧景存的出现没有丝毫的惊讶,她从从容容地捡起地上的纱衣,一件件穿戴好,然后把发髻盘起,重新恢复到雍容高贵的模样。

    做完这一切后,傅心仪伸出白嫩嫩的手掌,道,“你托付的事情办好了,我要的东西带来没有?”

    “当然,”

    萧景存微微一笑,从腰间取出一个金盘,递了过去。

    傅心仪接过来一看,金盘上是密密麻麻的梵文,微一晃动,上面的梵文字字大放光明,如同一尊尊古佛跌坐,开讲佛经,妙不可言。

    “果然是它。”

    傅心仪仔仔细细检查了一遍,确认没错后,把金盘贴身藏好,俏脸上少见地露出兴奋之色。

    有这件宝贝在手,最大的难关就不存在了。

    萧景存看出傅心仪的喜意,心思一动,开口道,“傅道友,如果你再帮我个小忙,我有一件不逊色于大梵明王金盘的宝贝送个你。”

    傅心仪在云榻上坐下,眉毛挑了挑,道,“萧道友,你先说说你的条件吧。”

    萧景存在殿中来回踱着步子,琢磨了一会,道,“傅道友,景幼南几日后就会到正清院报备,你是正清院的资深执事了,能不能想个办法,让景幼南栽个跟头?不需要大张旗鼓,只要让他吃个亏,颜面扫地就行。”

    傅心仪大有深意道看了萧景存一眼,道,“萧道友真是好大的心思。”

    敢同时对付左传明,景幼南,或者还有君无悔,萧景存不光是胆子大,心思真是深。

    不过,这个与她无关。

    傅心仪只是考虑,这个交易能不能做,至于萧景存真正的打算,她才没有兴趣知道。

    沉吟了片刻,傅心仪点头答应,道,“没有问题。”

    反正她是正清院的老资历,想给一个初来乍到的家伙设个小绊子什么的,轻而易举,不是难事。

    萧景存大喜,用手一弹,一个金灿灿的莲花种子飞出,落到傅心仪身前,道,“这是一位证得罗汉果位的尊者留下的莲种。”

    “多谢萧道友,”

    傅心仪美眸泛光,罗汉尊者与玄门中的洞天真人是一个级别的存在,他们留下的东西,可是货真价实的宝贝。

    萧景存云袖一挥,身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虚化,融入虚空中,只剩下清朗的声音传来,道,“傅道友,我们互惠互利,谁也不会吃亏。”

    傅心仪端坐在云榻上,俏脸上神色变幻不定,好一会,重新变得坚毅起来,喃喃道,“永生大道,一切都是值得的。”

    有了决断,傅心仪容光焕发,精神抖擞,她纤纤玉指抖动,一条条消息发出,开始布置下面的计划。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