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76.第276章 青鸟传喜讯 锥从囊中出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色近暮,夕阳衔山,晚烟出山坳,红霞铺水面。

    金鳞鱼跃,渔舟唱晚,胭脂般的水光荡起涟漪,一圈又一圈。

    景幼南收起玄功,从入定中醒来,就听到嘤嘤的叫声,窸窸窣窣。

    低头看去,原来是七八只巴掌大小的玲珑玉象挺着小象鼻子,在自己的脚边钻来钻去,还有两只特别调皮的,用小鼻子吸了水,用力一喷,洋洋洒洒。

    “这些小东西们,”

    景幼南笑笑,从袖囊中取出几块晶石,扔到地上。

    “嘤嘤,”

    玲珑玉象马上兴奋起来,用鼻子卷起,咬得嘎嘣嘎嘣响。

    正在这个时候,从玉桥上走下一个少年人,大约十五六岁,头戴书生巾,面容清瘦,略显苍白,一边走,一遍手捧经书,念念有词,看得津津有味。

    “哎呦,”

    在景幼南惊讶的目光中,少年人直直走过来,然后一头撞在花树上,一屁股坐在地上,手抱头,疼得哇哇叫。

    作为一个筑基修士,走路碰到树就很奇怪,居然还能碰的头上长大包,大声呼疼,只是奇怪也哉,不知所谓也。

    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读书人,也没有这么夸张吧?

    折腾了足够半刻钟,少年人才站起身来,目光一转,正好看到目瞪口呆的景幼南,白皙的脸上露出尴尬的笑容,讪讪道,“这位师兄,我是读书入迷,不小心而已。”

    景幼南忍住笑,稽首行礼后,问道,“什么书内容这么精彩?”

    “是关于药芝的图谱,”

    少年人捡起泛黄的书本,一本正经地道。

    景幼南惊讶地道,“居然是药芝图谱?”

    “就是药芝,上面记载了足足百零八种珍贵药芝呢。”

    少年一听景幼南好像有点兴趣,立马高兴起来,手舞足蹈,滔滔不绝,话语简直如开闸的洪水,拦都拦不住。

    只见一个个晦涩专业的词汇从他口中蹦出,听得景幼南头晕脑胀,昏昏欲睡。

    “这家伙真是个痴人啊,一点人情世故不懂。”

    景幼南眯着眼睛,看着眼前容光焕发,话语如珠的少年,有些奇怪,他这样的性子是怎么修炼到筑基境界的?

    想了想,景幼南有些明白了。

    在外面资源有限,每个修道之人不得不费劲脑汁,去争,去夺,去抢,就是再淳朴的性子,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中,也会变得有诸多的算计,最后能活下来的,不说是心态扭曲,至少一个心机深沉是跑不掉的。

    而在仙门中不同。

    像眼前这个少年,一出生就在仙门中,不愁吃,不愁穿,有个好靠山的话,在大量的资源堆积下,筑造灵基,晋升筑基境界一切水到渠成。

    只有这样的环境,才能让他保持赤子之心,醉心于自己的研究。

    以前的话,景幼南或许会羡慕不已,这种平平静静地生活真的是神仙日子啊。

    不过现在景幼南已经知道天地大劫即将来临,大劫之下,无人能独善其身,要在大劫中乘风破浪,勇往直前,像眼前少年这样的状态,恐怕不容易。

    当然,景幼南并不排斥与这样的人交往,面对这样纯然质朴的人,总比与心机深沉,喜怒不形于色的家伙勾心斗角要强的多。

    好不容易唾沫星子乱飞地说完他从书中悟出的“大道理”,少年突然一拍额头,哎呀一声道,“忘了,忘了,今天还要去天一水阁,借那本《百草神农图》。”

    说完,少年抓住书本,一溜烟向远处跑去,一边跑,还一边回身疾呼道,“这位师兄,以后有机会我们继续讨论药芝灵草啊,我在丹鼎院,师兄有空去找我啊。”

    “真是个有趣的人。”

    景幼南轻声笑道,不知为何,他的心情突然好了三分。

    太一宗,天下第一玄门,这完全是一个和外面截然不同的世界。

    依然有残酷的竞争,但不会缺乏脉脉的温情,有这一点,就足够了。

    景幼南哈哈大笑几声,收敛心情,大袖一甩,冲功德院而去。

    功德院不在此岛上,而是独占一座灵峰,方圆足有数千亩,浩浩荡荡的灵机从虚空中冲刷下来,如飞瀑高悬,照亮四维。

    两侧是连绵成片的金宫玉阙,天宇琼楼,偶尔夹杂亭台楼榭,神骏异常的仙鹤们停在檐下,悠然剔着翎毛,鹤声呖呖。

    数千名羽衣高冠的太一宗弟子往来于功德院前面的白玉石阶,宽袖带风,顾盼之间,有一股子锋锐之气。

    景幼南进入大殿中,抬手喊过一名头扎冲天道髻的小道童,开口问道,“我刚来玄都天外天,要换下身份令牌,章程如何?”

    接待道童都是心思灵巧的角色,一看景幼南相貌俊美,风采逼人,当下不敢怠慢,陪笑道,“师兄请跟我来。”

    “嗯,”

    景幼南点点头,顺手塞给道童几块晶石。

    道童面上的笑容更盛,一边在前面引路,一边小声介绍,不经意间就透露出在功德院办事的窍门。

    景幼南暗暗记在心里,做到心中有数。

    道理很简单,无论是何种制度规章,最终都需要人来执行。而人只要不修炼到太上忘情的境界,就会有各种各样的喜好或者欲望,这是难以避免的。

    潜规则在哪个世界都不会少,了解这些,就能省去不少麻烦。

    毕竟,以景幼南现在的境界和修为,还没有到能无视这些潜规则的程度。

    这个时候,道童止住步子,指着前方的一处香舍道,“师兄,张执事就在里面,”

    “好,”

    景幼南答应一声,又塞给道童几块晶石,然后整理衣冠,推门而入。

    张执事看上去四十多岁,个子不高,面容普通,他穿着绣着金纹的法衣,看上去很有精神。

    此时,张执事正斜着身子,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容,和一个锦衣少年人交谈。

    看到景幼南独身一人进来,他只是扫了一眼,就转过头去,继续奉承他面前的锦衣少年。

    景幼南咳嗽一声,把身份令牌放到玉案上,朗声道,“张执事,我来换一下身份令牌。”

    “怎么这么没有眼力价,等等不行吗?”

    被打断地张执事很不耐烦,声音有几分严厉。

    在他的认知里,凡是有深厚背景的内门弟子,前来换取身份令牌,哪个不是前呼后拥,排场十足?像这样孤零零一个人的,一看就是不被重视的货色。

    啧啧,倒是浪费了一身好皮囊。

    景幼南只是笑笑,没有生气。

    在功德院充当执事,表明上看上去光鲜,但实际上事务是很繁琐,没有清闲的时间,是故多是由大道无望的门中修士来担任。

    他们或者是贪图晶石,或者是享受手中的丁点权利,一****蝇营狗苟下来,道心早已经蒙尘,与世俗中的刀笔小吏没有什么区别,吃拿卡要,作威作福,欺软怕硬,一个都不少。

    和这样的人计较,平白辱没自己的身份。

    如此考量下,景幼南用手叩了下玉案,发出清亮激越之音,一字一顿道,“张执事,我是门中新晋真传。”

    “真传弟子?”

    张执事先是一愣,随即如同火烧屁股样跳了起来,一脸的震惊。

    他可以轻视普通的内门弟子,但宗内真传弟子却完全不一样,不提真传弟子背后的滔天势力,光是真传弟子本身的地位,就远远不是他一个小小的执事能比拟的。

    更何况他还隐隐听说过,这届的真传弟子非常了不得,更不能够得罪。

    想到这,张执事原本面上的严厉之色瞬间冰河解冻,浮起最温和谦逊的笑容,开口道,“哎呀,原来是真传师兄,我有眼不识泰山,还请海涵一二啊。”

    景幼南洒然一笑,答道,“不知者不罪,张执事还是先给我换下令牌吧。”

    “好的,好的,”

    张执事连声答应,他没想到对面的少年这么好说话,心里大喜,手上的动作不由得快了三分,一道道平时拖拖延延的程序,眨眼完成。

    景幼南接过身份令牌,赞叹道,“张执事真是雷厉风行。”

    “应该的,应该的。”

    张执事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暗送一口气。

    景幼南把身份令牌挂在腰间,然后取出一袋晶石放在玉案上,道,“麻烦张执事了。”

    “师兄客气了,客气了。”

    张执事脸上几乎笑出一朵菊花来,他口中推辞,手中的动作却不停,长袖一挥就把晶石袋扫入袖中,端的是娴熟无比,不带丝毫烟火气。

    这个时候,旁边端坐的锦衣少年开始不耐烦起来,瓮声瓮气地道,“张执事,忙完没?还没忙完的话,我就走了。”

    “哎呦,”

    张执事心里暗叫一声糟糕,自己怎么会只顾得招呼眼前的真传弟子,忘记了这位小爷呢?连忙转过身来,赔笑道,“呵呵,轩辕公子,您先喝点灵茶,解解渴,我马上处理完。”

    “轩辕,”

    景幼南听到这个姓氏,忍不住扫了眼。

    “看什么看?”

    没想到锦衣少年倒是脾气火爆,人也敏感,直接张口呵斥,拧眉怒目,气焰嚣张。

    “嗯?”

    景幼南面色冷了下来,寒声道,“等我再见到轩辕彻倒是要好好问他一问,他是怎么管教家中子弟的,真给我们太一宗丢人。”

    “什么?”

    锦衣少年拍案而起,双目要喷出火来。

    “咳咳,两位冷静,冷静啊,”

    张执事夹在中间,谁也不敢得罪,登时背后就出了一层冷汗。

    就在这剑拔弩张之时,突然窗户一开,一缕纯青之气冒出,须臾化为一只高有半丈的青鸟,周身五色光华闪烁,用一种清清脆脆的声音道,“真人法旨,令景幼南速速前往太玄极真洞天。”

    连说两遍后,青鸟一振羽翼,朝南飞去。

    “是青鸟传信,”

    张执事看向景幼南,目中掩不住的惊骇之色。

    锦衣少年也变了颜色,只是怔怔站在原地,沉默不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