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74.第274章 飞宫上青穹 金锁出蛟龙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鹿鼎院。

    正是云开日朗,景气和畅。

    院中芝兰芳草,映荫泉光,香风来处,仙鹤起舞,玉象奔走,瑞气生姿,祥烟缭绕。

    景幼南头戴紫色莲花道冠,身披太上月章仙衣,怀抱如玉如意,天门上升起半尺清澈如水的云气,丝丝缕缕的祥瑞之气垂下,如璎珞垂肩,眸子深沉。

    他的身后,叶小月连同彭家兄弟彭鉴和彭昌三人均是道童打扮,羽衣芒鞋,环绦紧束,手捧香炉,拂尘,垂手而立,大气都不敢喘。

    不知过了多久,忽见漫天云光一开,一名粉雕玉琢般可爱的骑鹤女童显出身影,手持谕令,用清脆脆的声音道,“真人法旨,令真传弟子景幼南即刻前往明心殿,不得有误。”

    景幼南稽首行礼,道,“遵真人旨意。”

    骑鹤女童装模作样的点点头,然后一板仙鹤,从从容容上了中天,眨眼消失不见。

    “终于到这一天了。”

    景幼南暗暗叹口气,抬起头,整理衣冠,敛容道,“你们三人随我去明心殿。”

    “是,”

    三人答应一声,捧起法器,紧紧跟在身后。

    跨过垂虹玉桥,登上千蹬石阶,景幼南大袖飘飘,走在最前面,身姿挺拔如松,周身清气环绕,一副得道全真的样子。

    沿路上的外门弟子见到,纷纷避到两旁,放出天门云光,稽首行礼,高呼师兄。

    从上面看,成百上千的外门弟子拱卫,云光结成一片,万紫千红,五颜六色,好不壮观。

    这就是从外门中走出去的真传弟子的待遇,真的是万人称颂,百般羡慕,比世俗中考上状元,骑马夸街不知道要荣耀多少倍。

    景幼南神色不动,衣襟带风,昂扬向前。

    不多时,明心殿在望。

    门悬彩带,地铺毡毯,清一色的琉璃金灯高挂,与檐下的风铃交相辉映,化为清凉如水的豪光,脱俗绝尘。

    景幼南在殿门前又庄重地整理了下道冠法衣,静待真人传召。

    不到半刻钟,一个白白胖胖的三尺女童,乌溜溜的大眼睛转动,奶声奶气地道,“景师兄,汪真人相召。”

    说完,女童发出一声银铃般的笑声,蹦蹦跳跳往里跑。

    “怎么这些真人都喜欢用这种小女童,难道就因为她们童心淳朴,或者说懵懵懂懂?”

    景幼南暗自腹诽一句,深吸一口气,迈步进殿。

    大殿白玉赤金,琉璃铺地,蟠龙铜柱撑起穹顶,青色的花纹熠熠生辉,祥瑞之气凝聚出金钟,渔鼓,玉磬,如意,莲花等等,玄音清越,香气氤氲。

    正中央纯青色莲花宝座上,汪真人头戴映日道冠,白发白眉,却是生的少年模样,唇红齿白,白皙俊秀,眸子泛起淡淡的金色,有一种厚重雍容的威严。

    景幼南不敢多看,上前行礼道,“弟子景幼南,见过汪真人,”

    汪真人眼皮微抬,眸中的金色浓郁了三分,点点头,道,“入座吧。”

    “是,”

    景幼南答应一声,目光一扫,看到殿中一字排开九个蒲团,除去头两个蒲团空着外,其他七个蒲团已经有人端坐。

    左丘明,君无悔,池玉泉,白石,萧景存,尚依依,张昊羽等人,一个不漏,稳稳当当。

    景幼南洒然一笑,云袖一摆,在第二个蒲团上坐定,也不说话,直接放出云气,闭目静坐,神游天外。

    汪真人坐在莲花宝座上,纯净如水的眸光掠过大殿中的八位弟子,暗自点点头,心里道,不愧是千年一降的外门比试,选出的真传弟子放在往年,恐怕每个人都有争夺首席的资格。

    目光一转,汪真人看到左丘明和君无悔,心里还是忍不住羡慕,对于两人的安排,他已经知晓,实在是一条光明大道啊。

    最后,汪真人的目光定格在最前面的俊美少年身上,风姿特秀,容貌伟朗,小小年纪就已经凝结玄种,根基扎实无比,几乎不逊色于轩辕家族的麒麟儿轩辕彻。

    千言万语萦绕在心头,最终还是化为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道,“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了不得啊。”

    稳稳心神,汪真人一甩拂尘,用金玉般的声音开口道,“人既然到齐了,我们就出发吧。”

    说完,汪真人长身而起,屈指一弹,就见一点金芒飞出,落在明心殿上空,眨眼之间化作一座金宫玉阙,玉阶铜柱,云气缭绕。

    天宫上金色的符文如瀑布般垂下,演化出天龙彩凤,金乌玉兔,玄狮飞象,来回奔走,传出震天的鸣声。

    这是太一宗为门中真人打造的飞宫,飞行速度一日千里,而且有专门布置的阵法,只要有充足的能量,就是元婴三重大修士来都一时无法攻破。

    “走吧,”

    汪真人用手一指,脚下生出一朵青莲花,稳稳托住他的身子,向天上的飞宫飘去。

    “我们也去吧,”

    轩辕彻未来,景幼南作为次席,当仁不让地站出来,他微微点点头,霹雳一声响,一道赤光冲霄,消失在原地。

    左丘明哼了声,嘴唇动了下,却没有说出口,仰天一声清啸,身子化作一****日,冉冉升空。

    跟在第三位的君无悔神色冰冷,直接纵起剑光,撕裂大气,投向天宫。

    池玉泉苦笑一声,用无奈的语气道,“三位师兄是真人钦点的弟子,雷厉风行啊,咱们一伙人可得稳一稳。”

    话语看似无意,但明显把一行人分成两伙,隐隐的挑拨之意,若隐若现。

    能脱颖而出的真传弟子都是人杰,听出话里的意思,却没人动声色,只是眸子深沉。

    池玉泉也不在意,与众人稽首后,轻声一笑,脚踩祥云,飘然而去。

    种子埋下去,只要好好呵护,总有生根发芽的一天。

    急功近利,急于求成,都是要不得啊。

    剩下的四人对视一眼,也各自施展道术,或遁光,或祥云,或法器,投入到天宫中。

    进入天宫后,汪真人就不再露面,居于中央宝楼,打坐吐纳,神游天外。

    以景幼南为首的八大真传弟子则在道童的引导下,各自挑选香舍,好好地休息。

    景幼南选了西北角一间香舍,推门而入。

    抬眼打量,窗明几净,纤尘不染。

    房中有云床,玉桌,石凳,角落里伸出一簇簇的梅枝,上面盛开鲜红的花瓣,清芬寒冽的幽香弥漫,驱散异味。

    细细看去,梅枝上生有细密的纹路,淡淡的光晕升起,丝丝缕缕的灵机缠绕过来,如冬雪般晶莹。

    “好梅树,”

    景幼南点点头,目光炯炯。

    他在典籍上看到过,这是雪岚梅,是一种很少的孤本梅花,栽种下去,能自发凝聚灵机,改造风水。

    依稀记得,自己以前的家里有一大片的梅林,花开之时,如冬日坠雪,梅香之气笼罩上百里,灵气如潮。

    可惜自从那场大变后,梅林尽数被毁去,早不见了踪影。

    在景幼南念头起伏之际,叶小月三人进入房中,手拿拂尘,又打扫一遍,然后在鹤嘴铜炉中点燃香料,袅袅烟气飘出,结成龙虎云霞。

    “做的不错,”

    景幼南随口说了一句,身子一动,出现在云床上,天门上一缕云气冒出,须臾化为水火双色云光。

    云光托起似实还虚的玄种,东华慈光星辰尺,水火一气仙葫芦,五岳真形图,双龙剪四件法宝围绕玄种徐徐转动,宝光和云光交相辉映,见之忘俗。

    至于九阳渔鼓则仍旧在丹海中,没有声息,要是不仔细查看,根本察觉不到。

    景幼南默运玄功,周身真气激荡,赤火真气和黑水真气显形,化为阴阳大磨盘,横在虚空中,每转动一次,就有玄之又玄的气息溢出,不可测度。

    叶小月三人垂手而立,神色恭敬。

    在太一宗的这些日子,他们第一次明白何为天下第一宗,这种煌煌堂堂的气势,深不可测的底蕴,实在是让生在偏僻一隅的白帝城的三人震惊,然后是深深的敬畏。

    想到现在是要去更为神秘不可测的玄都天外天,三人是满心欢喜,又愈加谨慎小心,生怕惹恼了景幼南,要是这个时候被抛下,可是后悔一辈子。

    小半个时辰后,景幼南从入定中醒来,眸子一动,冷光凛然,吩咐道,“我出去一趟,你们不要乱跑。”

    说完,大袖一展,就出了香舍。

    缓步来到东南角,景幼南叩门道,“君师兄可在?”

    下一刻,房门打开,君无悔白衣如雪,眉宇间有剑气游动,道,“请进。”

    两人落座后,景幼南开口道,“有段日子不见,君师兄是一日千里啊。”

    “还好,”

    君无悔坐的笔直,仔细看去,他的周身千百细碎的剑气游动,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锋锐之气简直扑面而来,直入鬓眉。

    景幼南知道对方的性子,索性开门见山道,“君师兄,彭家的那两个子弟你准备怎么安排?”

    君无悔剑眉皱了皱,道,“让他们入宗,以后看他们机缘。”

    景幼南摇摇头,道,“君师兄,我此去白帝城,虽然没有发现蛛丝马迹,但有一种预感,将来白帝城会成一个大漩涡,各方势力角逐。到时候,彭家或许会是一个不错的介入点。”

    君无悔笑笑,道,“景师弟,我一心剑道,对这种事情没有兴趣,如果你有意,这两人就交给你吧。”

    景幼南也不客气,道,“我比不得师兄剑心通明,不染凡尘,俗事小利缠身,倒是让师兄好笑了。”

    君无悔摆摆手,道,“景师弟你的向道之心,坚如铁石,不比任何人差,咱们只是道路不同罢了。”

    顿了顿,君无悔继续道,“景师弟,轩辕彻已经拜在东蒙太乙长生洞天的陈真人门下,据说现在正在洞天中修炼道术,才未与我们同行。”

    景幼南目光一缩,眸子深沉的几分,凝声道,“多谢师兄提醒,我知道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