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72.第272章 天意苍茫 纵横开阖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岛上,月白如霜,清风徐来。

    群峰林立,陡峭嶙峋,倒影在澄清湖色中,如出水青莲,亭亭直上。

    景幼南头戴莲花道冠,身披锦绣飞云仙衣,腰悬玉带,半依半靠在一株老松上,神情放松,姿态悠闲。

    在他的臂弯上,人参女蜷缩着肉嘟嘟的小身子,正在呼呼大睡。

    它小鼻子时不时地抽动,偶尔还打可爱的小呼噜,散发出成熟药芝的香气。

    四面八方的药芝灵草的气息不断地涌来,随着它的一呼一吸形成一个循环,在它的身子周围凝成宛若实质的五颜六色丝带,风一吹,四下飘动。

    小东西今天受到惊吓过于厉害,又怕又累又饿,吃下赤龙云阳丹后,药性一上来,它就眼皮打架,没有精神。

    天大地大睡觉最大,睡意一上头,小东西就迷迷瞪瞪,依偎在景幼南的胳膊上,很快睡了过去。

    “这个小东西,”

    景幼南摇摇头,目光在人参女身上转动,若有所思。

    人参女虽然长得白白胖胖的,像个三尺高的小娃娃,但它毕竟是天生灵药,与人类不同。

    小家伙抱在怀里,轻若无物,而且小东西的肌肤虽然细腻,但真的如羊脂美玉一样,冷冰冰的,没有半点的温度。

    除此之外,小东西额头上还生有一个显眼的人参叶子纹理,娇艳欲滴,让人一看就知道它不是人类,而是草木成精。

    说起来,天生灵药要化为人形实在是千难万难,或许正因为这点干涉造化,才让人参女这样的天生灵药智力只相当于二三岁的孩童,永远懵懵懂懂,难闻无上大道。

    没有智慧,没有力量,就可以说与大道无缘,尤其是像人参女这样的天生灵药,到头来是给别人作嫁衣裳,自己则会受百般罪过。

    虽然人参女生来淳朴,童心一片,从来没有做过恶事,但天数渺渺,自有运转之道,你不结因果,有时候反而因果找你。

    或许,生为天生灵药,关系到大道纯阳,这本身就是与有志于大道的修士们结下的最大因果吧。

    景幼南双目深深,心思放开,琢磨冥冥之中存在的天道,不分善恶,不看好坏,不辨男女,不论老幼,只是按照本能运转,维持整个大世界的稳定。

    人参女自然不会知道它眼里的大恶人有这么多的感慨,它睡得正香,还在景幼南怀里翻了个身,小胳膊小腿伸开,四肢朝天,小鼻子抽动,上面的鼻钉泡一收一缩,晶莹剔透。

    景幼南看了眼胖乎乎的人参女,摇头笑笑,默运玄功,头顶上云气冲出,水火交缠如藤蔓,大肆吸收周围充沛的药芝灵木散发的灵机。

    人参女这样的天生灵药,会自发地牵引周遭的灵机,景幼南正好趁这个机会吸收,恢复元气。

    不知过了多久,景幼南从入定中醒来,眉宇间青气氤氲,如光华流水。

    “嗯,”

    突然,景幼南低下头,只是一看,就笑出声来。

    原来人参女这个小东西已经醒了,只是看样子很害怕打扰自己修炼,所以努力蜷起小身子,缩成一团,就像个冬眠的小松鼠样,呆头呆脑的。

    看到景幼南似笑非笑的目光,人参女一下子愣住,柔软的小身子也变得僵硬起来,嘴巴张大,发不出声。

    少顷,惊恐之色涌上人参女的小脸,牙齿开始格格打架,要不是景幼南用手抱住,这个小东西肯定会像半截木头般掉到地上。

    景幼南哈哈一笑,手臂一甩,人参女稳稳当当落在地上,连头上的羊角小辫都没有半点颤动。

    “咿呀,”

    小东西无力地叫了声,低着头,看脚尖。

    它睡觉的时候没有知觉,醒来才看到大恶人近在咫尺,只觉得心惊胆战,摇摇欲坠。

    景幼南通过天道警示,对茫茫天意又要了新的感悟,心性愈发淡漠,敛容道,“今后要多照料岛上的灵草药芝,特别是那几株人参,不能出半点差池。”

    人参女飞快点头答应,好像小鸡啄米样。

    景幼南继续道,“知道怎么做不?”

    人参女还是点头,然后一边依依呀呀叫着,一边做出浇水,松土,剪枝,锄草等等的动作,表示自己很明白,很熟练。

    “仔细记住,去吧,”

    景幼南挥挥袖,神色不变。

    人参女一听,立马迈动小胖腿向远处跑去。

    只看到两根白嫩嫩的小腿飞快地上下摆动,只是三五个呼吸后,就转到山石林木后,不见了踪影。

    “倒是还算机灵,以后或许培养下,可以做个烧火炼丹的小童。”

    景幼南眼睛眯起,心里盘算新主意。

    人参女作为天生灵药,对药芝灵草的药性把握,天下无出其右者,就是经年的灵草师也远远比不上。

    要是真让这个小东西打个下手,真的是绰绰有余,说不定还有意外收获。

    人参女自然不知道以后等待着自己的“悲惨”生活,它好像是出笼的小鸟,跑到看不到景幼南的影子后,直接一屁股墩坐在地上,兴奋快活地滚来滚去,发出依依呀呀的叫声,欢快到极点。

    “以后再说吧,”

    景幼南默念咒语,重新出现在飞舟中,然后一抬手,摘下漂浮的龙角海螺,挂在腰间。

    正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婉转悦耳的女声,道,“景师兄可在否?”

    景幼南从云塌上起身,整理衣冠,然后缓声道,“是尚师妹吧,请进。”

    吱呀一声,

    房门从外面被人推开,尚依依袅袅走来,长裙拖地,环佩交鸣,人还未到,就由一股沁人心腑的冷香袭来。

    尚依依素面朝天,不施粉黛,但天生丽质,是一等一的俏佳人,进屋敛裙万福道,“见过师兄。”

    “尚师妹不用客气,请坐,”

    景幼南还了一礼,率先入座。

    然后有侍女奉上香茗,茶色琥珀,满室生香,宛若空谷幽兰,驱散凡尘的杂气。

    尚依依端起茶盏,借着朦胧蒸腾的水气,凝目观看。

    只见坐在云塌上的少年剑眉入鬓,顾盼生辉,凛凛然有种锋锐之意,直透华盖。

    尚依依就是一惊,连忙低下头,挡住眸中的异色。

    她很清楚,结出玄种需要消耗何等多的精气神,很多人都是大病一场,将养数月,严重者甚至奄奄一息。

    对方却能在如此之短的时间内恢复,要么是天赋异禀,要么是自有手段,不管怎么讲,都是可畏可怖。

    稳了稳心神,尚依依放下茶盏,开口道,“景师兄,听说你们前三席会由宗门安排,直接空降为副掌院,真是让人羡慕。”

    景幼南从容一笑,道,“初来乍到,一头雾水,就是当上副掌院,也只是个牵线木偶而已,主不了事。”

    尚依依嫣然一笑,道,“别人或许会手足无措,不过以景师兄的手段,到时候肯定如鱼得水。”

    景幼南谦虚了几句,皱眉想了想,突然开口问道,“尚师妹是想进入内门后,就在门中发展?”

    尚依依微一错愕,没想到对方反应这么快,颔首点头道,“小妹确实有此意。”

    景幼南大有深意地看了尚依依一眼,缓缓开口道,“尚师妹气魄不小。”

    实际上,新晋的真传弟子很多都不会留在宗内,而是选择外出游历。

    原因很简单,新晋升的真传弟子会有三年左右的考察期,如果留在宗内,担任一定职务的话,不可避免地要与其他宗内弟子或者长老等等打交道,很容易就会出现摩擦。

    如果你太强势,就免不了得罪人,像太一宗这样的超级门派,宗内的势力盘根错节,一得罪就是一大片,到时候给你个小绊子,让你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可要是不作为,当一天道士撞一天钟,上面的人也不是睁眼瞎,最后考核的成绩肯定很难看。

    当然,有弊就有利。

    留在宗内,就是在宗内高层的眼皮子底下,真要是有很突出的表现,可以直达天听,谁都掩盖不了,脱颖而出,光芒万丈,不是神话。

    这就好比京官,固然要小心翼翼,如履薄冰,但只要有真本事,真的可以鲤鱼化龙,一飞冲天。

    尚依依如此选择,显然是有十足的自信,可以表现出色,吸引宗内最高层的目光。

    接下来,两人又闲聊了一会,尚依依告辞离开。

    景幼南从云榻上起身,踱步到窗边,只见天际乌云翻卷,浓黑如墨,隐隐看到电蛇狂舞,有一种风雨欲来的压抑。

    “都不是简单人物呢。”

    景幼南负手而立,已经明白尚依依此来的目的。

    他是真传弟子中的次席身份,回到宗内不仅会拜入真人门下,而且还会被提拔为副掌院,短时间内就会在宗内形成根基。

    用不了多长时间,他就会成长起来,周围会聚拢一批人。

    尚依依要想在宗内有好的发展,自然盟友是多多益善,她今天来,虽然没有明说,但表达善意的意思一览无遗。

    “走一步,看一步吧,”

    景幼南望着外面的景色,喃喃自语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