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66.第266章 剑冢传承 天运妖族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云开雨收,新月在天,人居高楼上,俯仰之间,清光盈壁。

    景幼南银冠束发,身披白蟒袍,面如美玉,目似点漆,仪态悠闲地坐在云塌上饮酒,看不出半点无功而返的颓废。

    时候不大,就听楼梯口处传来细碎的脚步声,下一刻,红影闪动,香风袭来,白素娥出现在眼前。

    今天的白素娥发髻高高挽起,细眉凤目,红唇初润,细细密密的流光氤氲,外罩大红色拖地宫裙,金丝云纹勾勒出展翅欲飞的彩凤,雍容华贵,气场惊人。

    她轻移莲步,来到景幼南对面坐下,她雪白的袖口上层层叠叠的幽光垂下,盈彩流光,不断跳动。

    景幼南视若未见,放下酒杯,开口道,“白道友,考虑的如何?”

    白素娥抿嘴轻笑,摘下腰间的一个香囊,递上去,道,“景道友可以先查看下。”

    “好,”

    景幼南接过香囊,神识往里一扫,发现自己所需之物排列地整整齐齐,一个不差,不由得满意地点点头,赞叹道,“白道友不愧是做大事的人,果然雷厉风行。”

    白素娥只是淡然一笑,没有说话,隐隐看到,她的眉宇间有忧色酝酿。

    景幼南收起香囊,敛容道,“白道友,我尽力而为。”

    “先谢过景道友,”

    白素娥屈膝万福,然后扬起精致的脸庞,轻声道,“小女子还有别事,就不多陪道友了。”

    景幼南抬抬手,开口道,“白道友不必客气,请自便。”

    白素娥又施了一礼,才提起裙摆,流苏摆动,袅袅下楼去。

    景幼南站起身来,眺望远处云海翻滚,山峰如朵,弥漫成色,忍不住喟叹道,“真是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当局者迷啊。”

    想起得到的关于九州商会的消息,再看如今商会中众人的各自行径,景幼南眸子深沉,整个人笼罩在迷雾中,看不出面容。

    就在这个时候,剑鸣响起,只见天际尽头云光如锦帛般被人一下撕开,一道如惊鸿游龙般的剑光呼啸而来,风驰电掣,快到不可思议。

    眨眼之间,剑光就到了楼前,紧接着遁光一收,金玉瑶缓步走出,玉颜清冷,如孤零零绽放的幽谷空兰,生人勿近。

    景幼南微微一笑,稽首行礼道,“金道友来的好快。”

    金玉瑶回了一礼,飘然入座,白裙如雪,森森然的冷香弥漫,沁人心腑。

    景幼南重新坐回云塌,双手平放在膝前,开口问道,“金道友约我,可有要事?”

    金玉瑶修炼的通灵剑诀,直指本心,最是干净利索,径直道,“景道友,我在宗内得到一个荒废剑冢,想找几位同道一起开发,道友可有意否?”

    景幼南先是一愣,随即大喜,道,“求之不得。”

    金玉瑶站起身来,俏脸依然是冷若冰霜,道,“剑冢需要我修为达到天人大境界才可开启,待我准备充足,就联系道友。”

    说完这句话,她冲景幼南点点头,祭出剑丸,裹起一道剑光,三五个呼吸间就上了中天,消失不见。

    “真不愧是剑修,一枚剑丸,天地纵横啊,”

    景幼南目送佳人远去,开始踱起步子,消化金玉瑶带来的消息。

    上清剑派是玄门十派中了不得的存在,立宗上万年,曾经执过玄门牛耳,底蕴深不可测。

    即使如今将玄门之首拱手让给太一宗,但提起上清剑派的剑修,依然万界震怖,声名赫赫。

    剑冢就是上清剑派的洞天真人的遗蜕所化,实际上是洞天真人曾经自身凝固的小洞天吸收外界元气精华而形成的一个独特的空间。

    简单来讲,剑冢就是一个洞天真人留下的宝藏,里面遗留的宝贝,超出普通人想象。

    能够有机会探索这样的空间,实在是天大的机缘。

    说起来,也就是上清剑派有如此豪气,会把剑冢赐予门中真传,别的玄门大宗,就是稳稳当当占据玄门第一的太一宗也无这样大手笔。

    无他,上清剑派有个很古怪的门规,他们会大规模招收内门弟子,很多时候只要能找到山门,就来者不拒。但是在挑选真传弟子上,却是慎之又慎,严格到极点,用十万里挑一都不为过。

    正因为如此,上清剑派的真传弟子数量少的可怜,别说与其他玄门九派相比,就是和中玄门和下玄门比较,都不一定占优。

    真传弟子少了,宗内资源又雄厚,所得到的自然就多。

    上清剑派自开宗到现在已经数万年,宗内出过的洞天真人数以百计,所留下的剑冢自然不算少,金玉瑶资质高绝,背景深厚,能得到其一理所当然。

    “可惜,最后也只能喝点汤汤水水,”

    景幼南心里明白,以他们的修为进入剑冢中,最多能在剑冢外围活动,至于最里面的核心,恐怕只有金玉瑶晋升到三重大修士才有资格进入。

    “不能得陇望蜀,贪得无厌啊,”

    景幼南笑笑,驱散脑海中的杂念。

    进入剑冢,最重要的不是得到何等宝贝,而是感应洞天真人遗留的气息,参悟洞天之妙。若有所得的话,对以后修行大有裨益。

    毕竟,任凭宝贝再玄妙,终究是外物,只有自身的积累,对天地玄妙的认知,才能支撑自己不断晋升,最终证得无上纯阳,不生不灭。

    正想的出神,楼梯口响起脚步声,与此同时,朱元晦清朗的声音传来,道,“景师兄。”

    景幼南转过身来,看向朱元晦,他头戴竹冠,剑袖上绣猎猎大日,金光闪耀,气势昂然。

    三两步来到近前,朱元晦稽首行礼,道,“景师兄,门中的龙凤飞舟三日后抵达,”

    景幼南扶一下头上银冠,沉声问道,“我吩咐你的事情办的如何了?”

    朱元晦咬咬牙,答道,“九州商会和南华派的动作很隐蔽,我打听过几次,没有收获。”

    景幼南想了想,好一会,才摆摆手道,“没打听出来就算了,我只是有点好奇而已。对了,这是一些材料,你收起来吧。”

    朱元晦莫名其妙地交过袖囊,神识往里一探,先是满脸的不敢相信,随后大喜过望,道,“景师兄,这些材料你是怎么得到的?”

    景幼南目光平静如水,道,“九州商会可不是铁板一块,有人不喜我们,就会有人愿意拉拢我们,太一宗这个牌子,还是很有分量的。”

    朱元晦咀嚼良久,面上绽放出明悟的光芒,低低地道,“我明白了。”

    八角铜楼的最上层,姜卿筠头梳飞云发髻,身披九天如意仙衣,玉颜精致如画,没有半点的瑕疵。

    此时,她正仰起头,望向天边一道银河垂下,上接天穹,下临山川,无数的星辰在其中沉浮,演绎出诸多景象。

    依稀可有看到,上百颗星辰同时升起,光华如斗,赤气在上面缠绕,如同半睁半闭的眸子。

    “典籍上记载,每逢天地大劫来临,灵机勃发之际,大千气运加持,就会有远超平时的天才迅速崛起,光芒万丈。师尊推演道,妖族会有不世出的霸主降生,横绝千古,不知道能不能找到蛛丝马迹呢,”

    姜卿筠美眸映照出天上的月夜,心里却是如潮水般涌动,一刻都不能平息。

    事关自身的得道机缘,别说是她一个筑基修士,就是洞天真人也会转侧不安,苦思冥想。

    机缘两个字,从来都是虚无缥缈而无定数,一旦错过了,或许一辈子都不会碰到第二次。

    这个时候,侍女春月从外面进来,环佩交鸣,清脆悦耳,她低声道,“小姐,柯前辈有要事先行离开,恐怕短时间内无法抽身出来。”

    姜卿筠好看的细眉蹙起,美眸冰冷,开口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春月顿了顿,组织语言道,“听说是九州商会内部起了纷争,相互攻讦的厉害,柯前辈那一个山头落在下风,她需要去找人支援。”

    姜卿筠眉头皱成疙瘩,红唇轻启道,“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啊,”

    “小姐,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春月开口问道,俏脸上微微有些焦急。

    她自从懂事起就被分到姜卿筠身边,是一等一的贴心人,忠心耿耿。

    姜卿筠琢磨了一会,缓缓开口道,“妖族的三府在九州之外,很少有人明白虚实,只有九州商会常年与妖族进行贸易,才掌握第一手资料。这样,你去多接触下具体操办与妖族生意的主事人,从他们那里打听打听消息。”

    “好的,小姐,”

    春月答应一声,又犹豫着开口道,“小姐,商会中还有一名妖族子弟,是万妖谷九谷主的小儿子,名叫李踏古,我们要不要接触下?”

    姜卿筠细眉挑起,声音如宝珠落玉盘,道,“李踏古,九谷主的小儿子,他人怎么样?”

    “哼,”春月不屑地冷哼一声,道,“志大才疏,目中无人,完全是被长辈惯坏的一个纨绔子弟。”

    姜卿筠一听,反而有了兴趣道,“春月啊,越是这样的家伙,才越好对付,你去安排安排,我和他见上一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