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64.第264章 扁毛畜生 冲突再起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厅中,气氛凝重。

    原本清亮如水的珠光洒在地上,斑驳出影,少有地透出几分阴森恐怖。

    在上百人的注视中,景幼南一甩云袖,发出如金钟般的声响,一字一顿道,“不过是一群扁毛畜生,无耻禽兽,有什么好洋洋得意的?今天我就要拿下这个葫芦法器,看你们能奈我何!”

    话音落下,全场俱静。

    人们瞠目结舌,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愣在原地。

    好一会,围观众人才反应过来,个个双目冒光,大呼小叫起来,

    “扁毛畜生,无耻禽兽,啧啧,这词用的,”

    “霸气啊,十足的霸气,我还真没听到过有谁敢这么破口大骂妖族的,”

    “是啊,是啊,好威风,好煞气!”

    “到底是年轻啊,痛快是痛快了,可是惹上万妖谷这样的大势力,直接得罪九谷主,以后不会有好果子吃。”

    “张老说的是,年轻人啊,到底不懂得稳重,能屈能伸才是成龙之道。”

    围观众人议论纷纷,各执一词,年轻一辈热血上头,觉得大快人心,妖族近些年实在是猖狂了些。而老成之人则担忧一时口快,会为以后惹下祸事。

    “好,好,好,”

    万妖谷九谷主的小公子脸色铁青,用手指向景幼南,厉声道,“敢如此侮辱我圣族,谁也救不了你。”

    景幼南仰天打了个哈哈,不屑地道,“你一个小小的筑基二重小妖怪,也敢代表妖族?不过是个狐假虎威的纨绔子弟罢了,还是老老实实回你的万妖谷去称王称霸吧。”

    “你,你,你,”

    小公子气得都浑身哆嗦,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

    他李踏古是九谷主的小儿子,自幼很受宠爱,说一不二。背景不如他的,不愿意招惹,能管教他的,也自诩前辈身份,不屑以大欺小。

    一路顺风顺水,从没有吃过苦头,才养成李踏古目空四海,完全以自我为中心的性格。

    只是李踏古到底是糖水中长大的纨绔子弟,平时还能借着万妖谷和他父亲的皮吓唬人,四处招摇横行,但遇到别人不买账,就不行了。

    景幼南双手拢在袖中,居高临下看着万妖谷一行人,冷声道,“连话都说不全,还不赶紧滚开,在这里丢人现眼!”

    围观众人看得是目目相觑,这个突然杀出来的俊美少年实在是口舌如刀,对面那个万妖谷的妖二代完全不是对手啊。

    很多热血年轻人差点纵情高呼,兴奋地满面通红。

    要知道,近些年妖族突然强势起来,不少的修士都吃过亏,受过气,积蓄了很多的怨气。今天听到景幼南的话,顿时觉得怨气一空,整个人精神气爽,好不舒服。

    李踏古说不过,辩不赢,只好祭出大招——召唤靠山。

    时间不大,就听脚步声响起,一个瘦脸黑须,神色威严的中年人背手进来,淡金色的眸子扫视周围,用淡淡的语气道,“我听说是有人闹事?”

    “是金丹宗师啊,”

    有人看到中年人头顶上滚滚的丹煞之气,倒吸一口冷气。

    “是九州商会的实权执事窦明,”

    有人了解的更多,直接报出来者的身份。

    “嘶嘶,这下子那个少年人要吃亏了。”

    还有人口上不说话,心里暗自嘀咕。

    李踏古走出一步,指着景幼南,高声道,“窦执事,这个小子侮辱我圣族,言语极其刻薄,令人发指。事关圣族颜面,还请窦执事把他驱除出宝会,不要让这种不知尊卑的小人影响到商会和我们圣族的友谊。”

    不得不说,李踏古虽然狂傲,但还是很聪明,他不提两人之间的冲突,反而抓住景幼南攻击妖族的话语,给他扣上一个破坏人类修士和妖族友谊的大帽子,占据制高点。

    窦明静静听完,八字眉抖动,目光转向景幼南。

    近百年来,由于妖族对资源的需求猛增,九州商会与妖族尤其是万妖谷的关系日益密切,每年的交易量,甚至比与玄门十派只多不少。

    正因为如此,九州商会中不少人对妖族印象很好。

    毕竟这些年来,商会数量越来越多,竞争日益激烈,九州商会能稳居众多的商会前列,与妖族日益增长的交易量是最强劲的推进器。

    至于李踏古,他也很熟悉,是万妖谷九谷主最疼爱的小儿子,受不得半点的委屈,在万妖谷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要是真让这位小爷不满意了,别的不说,跟万妖谷的生意就得起波折。要知道,不知多少商会眼红九州商会在妖族的买卖,天天盼,夜夜盼,就得九州商会自己出事。

    窦明相信,如果真的九州商会和万妖谷有了龌龊,那些觊觎良久的商会们肯定会一窝蜂涌上去,把九州商会踢开,和妖族快快乐乐地做生意。

    到时候,别人不说,自己这个亲手处理问题的人,非得被商会中那些愤怒的老家伙们撕成碎片。

    有了决断,窦明看向景幼南的目光就冷了三分,缓声道,“年轻人,九州商会是开门做生意,进来的都是最尊贵的客人,你这样胡言乱语,恶意中伤,很不好啊。”

    景幼南剑眉一轩,毫不退让地道,“有什么不好的,我只是说了实话而已,难道他们不是披毛戴角的飞禽走兽变的?”

    窦明怫然不悦,面如锅底,黑漆漆的很难看,道,“年轻人,怎么说话这么难听,我再说一遍,他们是九州商会最尊贵的客人。”

    “哈,”景幼南扬起脸,眸子深深,“说话难听又怎么样,总比有些光顾着生意把自己祖宗是谁都忘掉的人好得多。”

    “你,”

    窦明怒火燃烧,太阳穴突突乱跳,他好不容易用极大的定力的压抑住把对方撕成碎片的暴虐,一指门口,道,“你给我出去,我们九州商会不欢迎你这样的人!”

    二楼云台上,紫砂铜炉炉燃着香料,烟气缭绕,凝而不散。

    折刑克头挽道髻,身披云水仙衣,手摇拂尘,一口口抿着上好的龙井茶。

    他的对面,秦烈玄袍墨甲,束发金冠,威武霸气。

    一口气把一坛子酒喝得点滴不剩,秦烈用袖子擦擦嘴,道,“下面的那个小子好硬的骨头,二三百年来,我还真没听到如此痛快的话语,当浮一大白。”

    折刑克往下看了眼,清癯的脸庞上毫无表情,只是淡淡地说道,“九州商会近些年来与妖族往来太密切,利益网铺的很开,不少人对他们不满意。”

    秦烈又抓起一坛酒,喝光后放下酒坛,冷声道,“九州商会的那群人眼里只有晶石,他们难道不知道有的晶石不能挣?”

    折刑克慢悠悠地抿着茶水,道,“这件事情自然有门中高层与九州商会对话,咱们用不着费心思。”

    “是啊,高层心中有数,”秦烈不大的功夫,已经喝了三坛百年佳酿,依然双目清亮,没有半点醉意,道,“我倒是对底下那个小子印象不错,有股子不含糊的架势。”

    折刑克又给自己泡上一壶茶,悠悠地道,“你印象再好也没用,这位小道友周身清气环绕,小小年纪就已经是筑基三重圆满境界,如此天资纵横,岂会遗珠在外?”

    “可惜,可惜啊,”

    秦烈连说了几声可惜,只觉得喝到口中的美酒好像没了味道。

    场中,景幼南神色不动,眼皮挑了挑,开口道,“窦执事好大的口气,难道你能代表整个九州商会?真是不知所谓。”

    说完,不顾窦明铁青狰狞的脸,景幼南转向台上的中年修士,取出一袖囊的晶石,扔到他脚边,道,“这是三千晶石,把葫芦法器给我拿来。”

    “这个,”

    中年修士手足无措,原本卖出葫芦法器的喜悦一扫而空,取而代之是如坠冰窟的寒意,这可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啊。

    李踏古此时也高声叫道,“我出五千晶石,葫芦法器给我。”

    “这个,这个,”

    中年修士上看下看,左右为难,无论是把法器给谁,他肯定会得罪另一方。这一刻,他觉得自己简直被架在火炉上烧,浑身都要冒火了。

    景幼南看到李踏古抬价,冷笑几声,没有说话。

    这个时候,窦明恢复平静,走出来,看向台上的中年修士,凝声道,“我们九州商会一向是价高者得,何去何从,你自己决定。”

    话语不多,但里面的偏帮之意昭然若揭。

    “窦执事,我明白,”

    中年修士作为一个经常与九州商会打交道的小商人,自然分为明白商会和窦明执事所代表的力量,再加上万妖谷九谷主最疼爱的小公子,实在是泼天般的大势力。

    至于另一边,那个俊美少年虽然看上去不含糊,但没有表明身份,自己就可以假装不在意,以后来个不知者不罪,完全能说的清楚。

    想到这,中年修士有了决断,他咳嗽两声,就要宣布把葫芦法器交给李踏古。

    就在这个时候,人群一分,走出一队修士,羽衣高冠,顾盼自雄,法衣上用金丝银线绣出的太一两个字,耀人双目。

    为首的朱元晦带头,十余名太一宗弟子齐声道,“见过景师兄。”

    景幼南哈哈大笑,抬步往外走,道,“我倒要看看,在某些人心里,到底是我们玄门重要,还是妖府余孽尊贵。”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