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61.第261章 鬼见愁到 南华来人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次日清和气爽,莺老柳轻,江燕嬉戏,万物光明。

    城中央有八角铜楼,高有千丈,直插云霄,瑞气升腾,祥光缭绕,麒麟朱鸟,龙兴含章。

    楼前扎起如云般的芦篷,结彩飘旗,香烟馥郁。

    各色修士或乘飞禽,或驾云车,或驱遁光,大袖飘飘,呼朋唤友,好不热闹。

    景幼南头梳双抓髻,身披映月琉璃法衣,腰悬玲珑袋,来到铜楼下。

    只见金梯玉阶,丹庭朱阁,珊瑚林碧,流景内照。

    清一色的仙姬亭亭而立,冰肌玉骨,长裙曳地,巧笑焉兮,顾盼生姿。

    “好大的手笔,”

    景幼南目光一动,心里赞叹。

    别的不说,光是楼前这上百名的仙姬迎客,就是一般的中玄门都拿不出来。

    要知道,这个世界道法显世,修行之后,经过灵气冲刷,可以脱胎换骨,女子大多面容姣好,很少有丑八怪。

    可是,这楼前的上百名女子个个媚骨天成,温柔如水,又落落大方,举手投足之间有股子贵气,一看就是自小受到严格训练,接受礼仪培养方才养成的气质。

    要做到这一步,消耗的资源肯定是个天文数字。

    正在此时,只见朱红门开,鸾鸣鹤唳之声中,数对仙童徐徐走出,各执羽扇,骨骼清奇,丰神俊朗。

    当中有一位道姑,头戴鱼尾金霞冠,身穿大红白鹤降绡衣,左右分八位女童,香风阵阵,彩瑞翩翩。

    道冠看上去四十上下,凤目修眉,双颊狭长,红唇薄若细叶,只是在台阶前一站,就有一种大权在握的从容威严。

    “嘶,这不是柯道姑嘛,她怎么出来了?”

    “九州商会在扶风城的主事长老,人称鬼见愁的柯云英啊。”

    “我的天,谁这么大的面子能让这尊大神亲自出面迎接?”

    “我也不知道啊,等等看吧,”

    “嗯,等着吧。”

    很显然,柯道姑柯云英在扶风城中是个很有名气的大人物,她一出现立刻引起周围人的好奇,不少的修士都停下来,自觉地守在两边,小声议论。

    “是金丹三重圆满的半步真人,”

    景幼南也停下步子,背负双手,眼睛微微眯起。

    半步真人,是最有希望结出元婴,成就真人的存在,无论是在哪个势力中,都一定很受重视。尤其是商会这种组织,关系网庞大,触角深远,但比起玄门大族,在顶尖强者上着实逊色不少。

    正因为如此,像九州商会这种大规模的商会会对有望成就真人的三重圆满大宗师更为重视。

    要让这样的实权人物迎出来在台阶等候,要来的人肯定不是简单之辈。

    反正宝会开始时间尚早,景幼南来了兴趣,索性等在楼口,想看看鬼见愁要迎接哪位贵宾。

    时间不久,就听得正东方鹤鸣之声,清清亮亮,不绝于耳。

    不多时,就见漫天云气一开,紫云蓬勃,祥风虚徐。

    有鹤三百六十五只从天而降,,丹顶火缀,白翎雪开,上面尽是羽衣高冠之士,仪态从容,大家风范。

    最前面一只硃顶皎白,无复玄翮,双翼展开,足有十几丈大小,风积雷动,虚空响应。

    一名女仙盘膝坐在鹤背上,怀抱如意,玉颜清冷。

    她头梳望仙九鬟髻,身披鸾鸟朝凤散花珠衣,眉似新月,眼若双星,朱唇不点而赤,五官精致,没有任何的瑕疵。

    什么楚娃美貌,西子娇容,统统抛之脑后,众人脑海中只浮现出一句话,九天仙女下凡尘。

    “呼呼,原来是南华派人。”

    “这就是传说中的周天云鹤大仙阵啊,闻名久矣,今天终于见到了。”

    “据说领头的那头异种仙鹤寿命已经足足有三千年,真要是发怒,连真人都要退避三舍。”

    “不是吧,这么可怕?”

    “确实如此,南华派弟子通常称她为鹤真人的,在宗内声望很高。”

    “那么,她身上的女仙是谁?敢拿这种三千年异种仙鹤作坐骑的,可不简单啊。”

    “废话,看看这排场,能简单地了嘛。”

    三百六十五只仙鹤,足足有一周天之数,一出场就气势十足,让围观的人们咂舌不已。

    领头的少女玉足一点,轻飘飘落地,环佩叮叮,幽香阵阵。

    扬起精致的玉颜,少女万福行礼,声音若黄鹂出谷,说不出的婉转好听,道,“小女子来迟一步,让柯道姑久等了。”

    鬼见愁柯云英第一次露出和蔼的笑容,连连摆手道,“我当年受过蒋真人的点拨,获益匪浅,只是一直没机会报答。今天你能来,我很高兴,很高兴啊。”

    少女柔柔一笑,秋波妖娆,道,“我听父亲提到过前辈,说您虽然是一介女流,但巾帼不让须眉,知恩图报,比大部分男子还要强呢。”

    “蒋真人真的这么说?”柯云英喜得长长的眉毛都抖动不停,一个劲地道,“等以后有空,一定去拜见他老人家。”

    看上去,柯云英真的对南华派一行人非常热情,她不顾自己是长辈身份,亲热地拉着少女的手,一边走,一边小声说话。

    “嗯?”

    突然之间,柔美少女察觉到一道恨恨的目光在自己身上略过,有一种深深隐藏的杀机,她悚然一惊,顺着目光看去,却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影子。

    好像头戴星冠,身披法衣,是个矫矫不群的美少年?

    柯云英发现少女的异状,关切地开口道,“可有事?”

    少女收回目光,螓首一笑,答道,“好像看到一个故人,只是太过匆忙,没有看清楚。”

    “这样啊,”柯云英一甩拂尘,道,“要是你有意,等会我派人去打探打探。”

    少女裙摆流苏垂地,眉如翠羽,答道,“还是先参加宝会吧。”

    另一边,景幼南身姿挺拔,大袖如云,走在最前面。

    他的两侧,足足有八对金童玉女,手持香扇,金灯,宝珠,香炉,打起华盖罗伞,香花铺地。

    碰到的修士见到如此声势,纷纷退避左右,不敢多看。

    能有如此仪仗者,必然是大宗真传弟子,前途不可限量,要是冲撞到,可是麻烦不小。

    七转八弯后,景幼南来到三楼,止住步子。

    朱元晦早在香阁外等候,看到景幼南过来,连忙行礼道,“景师兄,这是为你准备的香阁,你看合适不合适?”

    景幼南也不说话,点点头,推门而入。

    迎面是一座玉石屏风,龙蟠螭护,玲珑凿就,瑞气成文,祥光作画,隐隐看到,山川美景,如斯盛世。

    此时小窗半开,外面千百杆翠竹遮映,还有大株的梨花兼着芭蕉,半泓活水从天上来,洋洋洒洒。

    景幼南不由得心头一畅,吐出胸口的一股浊气,缓缓点点头,道,“不错。”

    朱元晦心中甚喜,知道自家没有白下功夫,又见景幼南今天似乎气色不好,不敢多待,道,“景师兄,师弟还有杂事,先行告退。”

    景幼南凭窗而立,哼了声,没有多说。

    朱元晦倒退出户,面上的恭敬之色转瞬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严肃,板起脸来吩咐门外的玉女金童道,“你们好生在这里候着,要谁出了差错,我就把他发配到晶石洞,让他当一辈子矿工。”

    “是,”

    在一众玉女金童眼里,朱元晦这个执事无疑是大人物,至于景幼南,离他们实在太过遥远,如同云端的人物一样,虚幻而不真实。

    听到朱元晦话语中的意思,原本就打起十分精神的玉女金童们马上十二分精神,个个瞪大眼睛,不敢懈怠。

    香阁中,景幼南眺望远景,翠云叠嶂,郁郁葱葱,一派生机勃勃。

    渐渐地,积压在心口的戾气消散,整个人重新恢复到古井不波的状态。

    景幼南嘴角挂起一丝苦笑,喃喃自语道,“真是化不开的深仇大恨啊,”

    他真没有想到,会在这个地方见到曾经的“未婚妻”,更没有想到,自己体内的那个“他”,对姜卿筠有如此的恨意,竟然能影响到他的情绪。

    没错,今天来到宝会的南华派柔美少女,宛若天仙下凡般的美人儿,正是这具肉身曾经的未婚妻,姜家赫赫有名的年轻一代天才,姜卿筠。

    当初景幼南的父母本身均是天资绝艳之辈,身后的背景又显赫,才与当时威势愈来愈隆的姜家结亲,共同声援。

    后来,景幼南出生后,却被发现经脉纤细,无缘修行,后来又因为种种一连串的事情发生,导致姜家退婚,景幼南的父母也破门而出,入深山老林隐居。

    只是虎无害人意,人有伤虎心,景幼南的父母最终还是没有躲过肮脏的阴谋算计,纷纷丧命,身死道消。

    景幼南也是记忆受损,死里逃生,后来流落到偏僻的白云观,成了一个懵懵懂懂的小道士。

    要不是景幼南夺舍而生,恐怕原本的“他”只能一辈子颠沛流离,默默无闻,平平淡淡死去。

    抚平躁动的心情,景幼南伸手折下小窗口上的一枝结满花骨朵的杏花,又随时扔到外面淙淙溪流中,仿佛在对自己,又好似对心里的另一个他道,“不要心急,事情总会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此时,窗外杏花如雨,芭蕉挂伞,风吹过,又是一个好天气。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