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60.第260章 一夜暴富 消除隐患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知何时,天上月明皎皎,天穹如洗,丝丝缕缕的瑞气垂下,化为璎珞珠帘。

    亭外桃红柳绿,青竹成茂,光浮溪面,深处杳杳。

    景幼南头戴星冠,身披月章法衣,剑眉皱起,沉声道,“怎么会有这么多的魔道弟子出现?”

    朱元晦开口答道,“九州商会素来开门做生意,无论是玄门魔宗还是佛教,来者不拒,这次拍卖会又出现的不少材料均是魔道奇物,平时难得一见,那些魔宗弟子怎么会放过。”

    景幼南放下名单,冷哼一声,道,“九州商会倒是好算盘,不仅谁都不得罪,还赚得盆满钵满,要是这样的话,还不如我们自己组织商会,和魔宗互通有无呢。”

    “咳咳,”

    朱元晦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这个风凉话说的,真是不知道让人该怎么接口。

    景幼南大袖一甩,站起身来,来回踱步,喃喃道,“真不知道高层是如何想的,这样下去的话,魔宗和佛教可是能得到不少的物资,商会也能趁机坐大,反而是占据诸多资源的玄门最为不利。”

    “算了,不在其位,不谋其政,还轮不到我操心。”

    景幼南转了几圈,把这件事抛之脑后,开口道,“朱师弟,你先下去吧,如果宝会有什么新消息,记得早点通知我。”

    “是,师兄,”

    朱元晦答应一声,转身离开,作为扶风城一带的主事人,他称得上日理万机,要不是景幼南身份尊贵,他才没空在这浪费时间。

    等朱元晦走后,景幼南又喝了杯热茶,然后拿起名单,从头到尾,仔细地看了一遍。

    不愧是大千世界有字号的大型商会,果然神通广大,许多平时只闻其名,不见其物的奇珍都堂而皇之地出现,实在让人不得不佩服九州商会触角之广,之深。

    况且,这只是一场为筑基修士举办的宝会,听朱元晦讲,三个月后,九州商会还会策划一次专门邀请金丹宗师和元婴真人参加的拍卖会,那时候抛出来的珍奇异宝肯定更让人震惊。

    “艾叶草,”

    这是景幼南在名单上见到的第一个有价值的物品。

    艾叶草,可遇而不可求,金银尸虫吞噬后,有助尸虫产卵。

    现在景幼南手中的金银尸虫无法起到作用,数量少是最大的限制。正因为如此,艾叶草是必须拿到。

    只是如此宝贝,到时候竞争肯定很激烈,不得不防。

    “金针玉花,”

    这是第二件景幼南势在必得的奇珍。

    作为用来进行异火种子开光的三大最难收集材料之一,既然见到了,就不容许它从指尖溜走。

    除此之外,尚有无根水,天漏沙,云雨石,均是修士筑基三重圆满后,凝聚玄种所需的调和材料。

    当然,这些材料都是很抢手的,要想全部取到手的话,肯定得费一番功夫。

    琢磨了片刻,景幼南从腰间取出一个鼓鼓的袖囊,放在掌心。

    袖囊里是堆积如山的晶石,还有不少的材料,只是魔气深重,怨念相缠,阴森森的吓人。

    这就是他击杀周温和周泽涛,大肆搜刮拔牙骨舟所得到的战利品。

    周温和周泽涛是魔道大族周家的嫡系子弟,又是御鬼宗非常重视的真传,身家丰厚,又加上金丹宗师王天来数百年的积蓄,景幼南可谓是一夜暴富。

    俗话说,钱是英雄胆。

    有如此多的晶石打底,景幼南对即将召开的宝会信心满满。

    “咦,这是,”

    突然,景幼南目光一动,看向角落中一个不起眼的木牌。

    木牌长有四寸,宽有三寸,纹理细密,中间缠绕一道幽冥长河,波涛滚滚,却寂寞无声。

    长河之上,隐隐看到一扇半开半掩的门户,门户无穷无尽的冤魂厉鬼在哀嚎。

    景幼南拿起木牌,顿时双眼一黑,数不尽的怨念铺天盖地,几乎化为实质。

    与此同时,他体内发出一声尖锐的鬼嚎,原本老老实实的金阳锁魂咒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头尾相接,上面浮现出密密麻麻的符篆,如同一颗颗睁开的灰白魔眼,折射出贪婪,狡诈,怨恨,嫉妒,邪淫等等的负面情绪。

    “嘶嘶,”

    金阳锁魂咒如同青色小蛇,游走不定,不断地吸收从木牌中传来的负面能量,逐渐壮大。

    随着一声欢畅的龙吟之声,青色小蛇就地一滚,黑气罩下,头上生角,腹下生爪,体表生出细密的龙鳞,泛着幽幽的乌光。

    新生蛟龙来回游弋,居然开始要开始吞噬精血。

    “哼,”

    这个时候,一声冷哼响起,赫赫生威,如仙王动怒,天降血雨。

    下一刻,流光溢彩,飞虹悬瀑,星星点点的光辉从四面八方升起,化为三盏金灯,高悬其上,大道光明。

    “嘶嘶,”

    青色小蛟龙被金光一照,刹那间身上冒起青烟,疼的原地打滚,嘶吼不已。

    “过去不可见,未来犹可追,降魔。”

    晦涩的咒语声中,灯光一涨,显现出景幼南的影子,头戴星冠,身披法衣,大袖如云。

    只是细细看去,影子仿佛在时刻变幻,有时如过去般亘古不动,有时如未来飘渺不可捉摸,更多的是如现在稳稳当当,丰神俊朗。

    景幼南一出现,扬手就是一根火光长矛,把青色小蛟死死钉在地上,鲜血淋漓。

    “人们都说是把猪养肥了杀,我今天是把蛇养成龙再宰,”

    景幼南哈哈大笑,三两步走到拼命挣扎的小蛟面前,举起法剑,一剑斩下。

    剑光起,蛟龙死。

    景幼南睁开眼,双目如星辰,熠熠生辉,整个人好像去了一层枷锁,心神通明,无拘无束。

    “想不到还有这样的变化,”

    景幼南轻轻一笑,感慨莫名。

    原来金阳锁魂咒藏于血肉中,以景幼南的修为,无法根除,只能勉强限制。没想到它突然得到一股负面能量灌注,迅速成长。

    如此一来,或许它力量增强,但是形态也随着变大。

    金阳锁魂咒厉害在隐秘和灵活,它形态变大,就没了藏身之处,最大优势丧失,最后肯定是穷途末路。

    “幽冥鬼宗,御鬼宗,周家,”

    景幼南喃喃自语,或许这是一个不小的收获。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