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59.第259章 扶风城中 又见旧人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靖州有城,名曰扶风。

    南瞻燕山,丘林幽岟,北临云水,寂寥长迈,东观大荒,跃龙腾蛇,西瞰诸岛,日月沉浮。

    起于白山,阻之兰庭,青霄秀出,丹气为霞。

    景幼南站在半空中,宽袖大衣,爽朗清举,遥望远处,见孔翠群翔,犀象竞驰,不由得赞叹道,“不愧是不到扶风,枉来靖州,真是名不虚传。”

    朱元晦开口笑道,“扶风城历史足有三千年,不逊色于一般的宗门,本来就以雄浑厚重著称,后来又经过九州商会大手笔扩建,海量的晶石砸下去,才成今日巍峨壮观。”

    “嗯,

    景幼南点点头,四下打量。

    城前往来士女,袨服靓妆,冠带交语,多于星辰。

    或驾云车,或乘飞禽,鹤呖声声,飞舟幢幢。

    不用说就知道,将要举行的拍卖会吸引来不少玄门世家的子弟,纷纷从千里外赶来,不愿意错过。

    这个时候,天际尽头忽然显出一点乌光,三五个呼吸后,涨大到拳头大小,继而如黑色大日,跃然而出,高挂天穹,普照万物。

    只是这黑色大日没有任何的温暖光明,反而是阴测测的,让人感到非常不舒服。

    下一刻,黑色大日坠地,光芒一分,走出一名少年人。

    他身穿玄黑色冕服,长发随意披在肩上,容貌雄伟,气质出众,往前面一站,引得路边的少女们美目异彩频频。

    景幼南一眼就认出来人,开口道,“慕容垂。”

    听到声音,慕容垂转过身来,目光一缩,一字一顿道,“景幼南。”

    两人四目相对,毫不掩饰对对方的敌意和忌惮。

    吐出一口浊气,景幼南率先开口道,“想不到能在这里见到慕容道友,”

    慕容垂身量极高,足有九尺,声音如金玉般清亮,答道,“见到景道友,我也很意外。”

    景幼南剑眉轩起,嘴角挂起莫名的笑容,道,“我想以后还会见面的。”

    慕容垂双手拢在袖中,哼了声,生硬地道,“求之不得。”

    说完,他冲景幼南点点头,大袖一甩,冲城中走去。

    景幼南盯着慕容垂消失的背影,面色变幻,沉吟不语。

    朱元晦凑上来,开口问道,“景师兄,你认识这个人?”

    “嗯,有过数面之缘。”

    景幼南点点头,面上恢复平静,古井不起波。

    朱元晦笑笑,道,“景师兄,这个慕容垂可了不得,是这一代很有名气的年少俊才,听说九州商会的一位大人物已经收他为亲传弟子,将来很可能会成长为执掌一方的霸主。”

    “这么快就出名了?”景幼南露出惊讶之色,随口道,“小时了了,大未必佳,以后的事情,可说不准。”

    “呵呵,”朱元晦剑眉星目,气质如松,笑起来却很有亲和力,奉承道,“别人不敢说,像景师兄这样的天才人物,将来必定是有大成就的。”

    “哈哈,承你吉言。”

    两人正说着话,却见中天之上,一道锋锐剑光劈空而至,眨眼到两人眼前,然后剑光一收,走出一名青丝白裙,宝光罩身的少女。

    少女五官精致如画,黛眉含翠,肤如凝脂,层层叠叠宝光垂下如流苏,称得上一等一的美人儿。

    只是她本人神色冰冷,周身环绕一股清清冷冷的气息,明显是生人勿近。

    景幼南看到来人,先是一愣,随即面带笑容,稽首行礼道,“金道友,多日不见,一向可好?”

    金玉瑶依然如同在幽云仙舍中那样,出尘清幽,不善言辞,启唇答道,“景道友,”

    景幼南爽朗一笑,邀请道,“他乡遇故知,真是一大喜事,若金道友有暇,不如进城一叙?”

    金玉瑶细眉一动,简单地吐出一个字,道,“好。”

    “我去安排云车,”

    朱元晦一边往外走,一边暗自感叹道,自己这个新见的景师兄真了不得,连上清观的女剑修都认识,真是能者无所不能。

    太一宗的驻地在城东近郊,占地不知道多少亩,一眼望不到尽头,宫阙楼台,飞檐挂角,门千户万,紫气萦绕。

    景幼南选了一个安静的小亭,让人煮上香茗。

    亭前溪水淙淙,芳草如积,三五只麋鹿在溪边饮水,一群巴掌大的玲珑玉象在紫罗藤蔓间钻来钻去,生机勃勃,若夫神仙。

    金玉瑶坐在云榻上,宝光罩身,美目看着汩汩往外冒的沸水,片言也无,十足十的沉默性子。

    景幼南咳嗽一声,他知道如果自己不先开口,恐怕两人就得这样坐一天,打破沉默道,“金道友来扶风城也是为了即将举行的拍卖会?”

    金玉瑶收回目光,道,“是,”

    景幼南又问道,“可有目标之物?”

    金玉瑶身子坐直,俏脸上兴奋之色一闪而逝,道,“听说拍卖宝会上会有化清神泥,我来碰碰运气。”

    “化清神泥,原来如此,”

    景幼南目光一动,表示理解。

    化清神泥是一种天生灵物,是剑修眼中的宝贝,可以用来洗涤剑丸,培育灵性,价值连城。

    可以说,如果有化清神泥相助,最起码能节省三年到五年洗练剑丸,纯粹合一,不让剑修抢破头才怪。

    “对了,怎么没见百里道友?她可是个爱热闹的性子,怎么没与道友一块前来?”

    景幼南突然想起在幽云仙舍中见过的长腿美女,她和金玉瑶的关系可是好的很,经常形影不离。

    金玉瑶蹙起好看的细眉,玉手紧了紧,开口道,“百里芷另有事情,不便前来。”

    景幼南看出金玉瑶不想多说,就没有多问。

    实际上,自从上次在幽云仙舍中,秦云和金莲童子凭借手中的两件玄器,想要强杀景幼南,多亏百里芷暗自通风报信,请出门中真人出面,才挡下杀机。

    虽然来的真人白云瑶后来和景幼南闹得很不愉快,结下深仇大恨,但要是没有当时的百里芷通信,景幼南恐怕真的会丧命在秦云和金莲童子手里。

    只是这样一来,灵法教的真传弟子宋弘就很是埋怨了百里芷一通,说她多管闲事,两人说着说着就争吵起来,闹了个不欢而散。

    从那之后,百里芷就回转太宵七真宗,闭关修炼道诀,到现在还未露面。

    金玉瑶自然清楚里面的事情,只是她性子清冷,不愿意随意谈论自己闺蜜的感情。

    景幼南冲上热茶,开口道,“金道友要是拍卖会有何用到我之处,尽管开口。”

    “好的,”

    金玉瑶螓首低垂,目光又看向跑到自己脚下打滚的玉象,这小东西卷起长鼻子,发出嘤嘤的叫声,在作可爱的撒娇。

    两人居于亭下,每次是景幼南出口相问,金玉瑶才接口回答。

    景幼南心里叹口气,难怪有人说剑修舍剑之外,别无他物,和他们相处,真的是枯燥的很呐。

    又过了一会,金玉瑶站起身来,道,“景道友,我还有事,先走了。”

    “我送你。”

    景幼南也从云榻上起身,开口说话。

    金玉瑶摇摇头,伸手召出剑丸,裹起一道剑光,撕裂大气,转瞬消失不见。

    景幼南端起一杯热茶,细细品尝,若有所思。

    这就是剑修的风格,果断干脆,直来直去,毫不拖泥带水。

    他们并不是不懂得人情世故,迎来送往,而是不屑去想,全凭本心行事,并不在乎他人的眼光。

    冷酷而又纯粹,或是是剑修的写照。

    这样的人,作敌人很可怕,作朋友,却很踏实。

    “嘤嘤,”

    景幼南低下头,就看到自己的脚边,两只可爱的玲珑玉象四蹄抱着自己的衣角,蹭来蹭去,小鼻子抽啊抽的。

    “贪吃的小东西,”

    景幼南从天马岭带出过几只玲珑玉象,养在龙角海螺中,一看这个样子,就知道这些小东西们是要东西吃。

    笑着捏了捏它们的晶莹小耳朵,景幼南从袖囊中取出晶石,放到地上。

    “嘤嘤,”

    一闻到晶石的味道,玉象立刻放开景幼南,四蹄撒开,一溜烟跑过去,长鼻子一卷,就收到嘴边。

    其他的玉象也一窝蜂跑过来,有的用鼻子卷,有的直接用短小的象腿抱住,在地上打滚。

    正在此时,朱元晦从后面山石中转出,看到满地嘤嘤乱叫的玲珑玉象,开口笑道,“有时候真羡慕这些小东西们,无忧无虑,自由自在啊,”

    景幼南站起身来,在旁边铜盆中净手后,摇头道,“如果这些小东西们能开灵智,它们肯定会羡慕我们,不管怎么说,咱们都有个念想,这些懵懵懂懂的小东西们只是赏玩之物,最多能博人一笑罢了。”

    朱元晦琢磨了会,抬起头,道,“不错,比起这些连灵智都不开的小东西们,我们是幸运的多,虽然前途坎坷,但起码活的明白。”

    “正是如此,”

    景幼南大马金刀坐下,双眉如笔,凝声道,“人生天地间,不求活的自在,但愿活的明白。天生万物,亿万子民,我们能踏上修炼之路,逐渐认清自身,就是大机缘,大造化,更应该珍惜。”

    “是,”

    朱元晦递上一份名单,道,“景师兄,这是拍卖宝会上可能出现的物品,还有收集的参加宝会的一些重要人物。”

    景幼南接过来,扫了一眼,讶声道,“不少魔宗弟子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