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54.第254章 你欺我诈 罗网困魔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彭府,中山居。

    帘栊高控,屏门上挂一轴寒江独钓的横披画,两边金漆柱上,贴着垂地偈语,上写着:金芝三秀诗坛瑞,宝树千花莲蕊香。

    正中间,摆设一件雕漆红香几,几上放一个紫砂铜炉,檀香袅袅,凝而不散。

    彭哲雄束发金冠,身披锦衣,端坐在云榻上,一动不动。

    他面容黝黑,沉下脸来,倒有三分威严,让人不敢亲近。

    两名侍女就大气不敢出,手捧香扇,玉如意,螓首低垂,粉颈修长。

    好一会,彭哲雄睁开眼,眸子深深,细细看去,眼圈上黑气弥漫,如活物般蠕动。

    敛去目中异状,彭哲雄开口道,“府中人都去城头了?”

    “是的,少爷,”

    一名侍女脆声道,“事关白帝城生死存亡,所有能动用的族中弟子全被拉到城上,据说要下城与魔宗贼子厮杀,要不是三公子你有伤在身,恐怕也要去呢。”

    “呵呵,魔宗贼子,”彭哲雄笑笑,道,“有没有传来的最新消息?”

    另一名侍女声音略有些沙哑,但别有味道,柔声道,“有消息说,魔宗来势汹汹,派出去的各大家族的弟子死伤大半,惨不忍睹,就是最好能守住城池,各大家族包括咱们彭家都得大伤元气,没十年二十年恢复不过来。”

    “看来,城中空虚啊,”

    彭哲雄幽幽说道,语气捉摸不定。

    “是的,”

    两名侍女对视一眼,敏锐地感觉到今天的少爷有些不对劲,可是她们又说不出什么,只能闷在心里。

    一甩长袖,彭哲雄站起身来,声音突兀地变得阴冷起来,道,“念在你们两人这几日算得上温顺的份上,就送你们个全尸吧,”

    “少爷,你,”

    两人抬起头,骇然发现,她们眼前的少爷眸子变得血红,里面映照出尸山血海的画面,无数的厉鬼虚影在飞舞。

    下一刻,她们眼前一黑,血花在她们粉颈上绽放,如雪地中的红梅,妖艳而又致命。

    彭哲雄伸出如蛇信子般分叉的舌头,在两人的伤口上舔了舔,桀桀怪笑道,“鲜血的味道啊,好久没有尝到,还是如此鲜美。”

    鲜血一入口,彭哲雄的容貌开始变化,原本黝黑的皮肤褪去,取而代之的是略显苍白的色彩,妖异的竖瞳微张,一圈又一圈的血光如涟漪荡漾。

    突然之间,彭哲雄转过身来,冷声道,“出来吧,”

    “哎,果然是你害死了哲熊,”

    一声幽幽的叹息声中,叶小月从花树从里转出,头挽发髻,长裙拖地,冰肌玉骨,清丽脱俗。

    她一手提宫灯,美目略过彭哲雄猩红的舌头,厌恶地皱了皱细眉。

    彭哲雄上下打量几眼,目中冒出炙热的光芒,笑道,“我倒是谁呢,原来是小月妹妹,是不是寂寞无聊,来寻哥哥叙叙旧?”

    叶小月柳眉倒竖,叱道,“魔道贼子,死到临头,还敢胡言乱语,非得让你形神俱灭,不得超生。”

    “桀桀,宝贝儿,哥哥先让你********吧,”

    彭哲雄大手伸出,五指如怪蟒,森森的魔气射出,周围的花草树木沾上一丝,顿时枯萎,生机全无。

    看得出,这个冒牌的吴哲雄魔功歹毒,不是善茬。

    更令人意外的是,彭哲雄打出这一道术后,立马后退,修长的身子扯出一道细不可见的影子,眨眼到了十丈外,笑声传来,道,“好妹妹,用不了多久咱们还会见面的。”

    这个邪魔,真的是狡诈的很,他表面作出一副贪花好色的色鬼样子,心里打的却是逃走的主意。只要让他把手中掌握的资料交给宗门,就是大功一件,这是头等大事。

    看到冒牌的吴哲雄三五个呼吸就到了百丈外,叶小月没有半点的急躁不安,她从腰间取出一件玉挂铜钟,用小锤连敲三下。

    钟声一响,冒牌吴哲雄应声而倒,人事不省。

    叶小月缓步走到冒牌的吴哲雄身前,踢了他一脚,冷声笑道,“还真因为没人关注你啊,可笑。”

    仔细看一遍,确信周围没人,叶小月解开一个黑袋子,把冒牌的吴哲雄装进去,用手提起,几个起落后,消失不见。

    城外,夕阳如血。

    剩下不到五十名的大族子弟们正在打扫战场,救助受伤的同伴,他们井井有序,气质沉稳。

    一场生与死的较量,让这些本身优异的子弟们迅速成长起来,褪去浮夸,安宁内敛。

    人群中,韩孝义衣襟猎猎生风,他俊秀的脸庞上多出两道触目惊心的伤痕,几乎能看到骨头,不过他并不在意,正在用沉痛地语气向楚昕瑶汇报此次大战的结果,

    “共有二百零八名白帝城子弟参与此次大战,死亡一百三十人,四十人重伤,根基被毁,其他三十八人全部轻伤。”

    楚昕瑶玉手微微颤抖,这二百零八人可是白帝城中精挑细选的精锐,一下子损失这么多人,白帝城元气大伤,得需要休养生息一阵子。

    好一会,楚昕瑶才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开口道,“韩道友,死者入土安葬,伤者要不计一切代价救治,他们是咱们白帝城的英雄。还有,告诉各位家主,此次参加大战的子弟,太宵七真宗不会吝惜赏赐。”

    “嗯,”

    韩孝义点点头,转身离开。

    原本他年少离开白帝城,进入宗门修炼,对白帝城甚至城中的人并没有多少感情。但经过这次大战,生死间产生的友谊却让他心态有了变化。

    这就是家乡,这就是乡亲,这种牵绊刻在骨子深处,永远不会变。

    这个时候,景幼南走过来,他头戴星冠,身披法衣,手持玉如意,双目炯然有神。

    楚昕瑶万福行礼,道,“多谢景道友此次相助。”

    景幼南抬抬手,温和一笑,道,“同是玄门同道,联手除魔乃份内之事,楚道友不必如此。”

    楚昕瑶点点头,没有再多说,转移话题道,“城内各大家主为剿灭御鬼宗魔头,都受了不小的伤,景道友陪我去看看吧。”

    景幼南自然不会不答应,颔首道,“求之不得,楚道友先请。”

    不多时,两人来到城头祭坛。

    打眼一看,原本生龙活虎的白帝城八大高手现在全部面色苍白,摇摇欲坠,看上去如大病一场似的。就连场中修为最高的楚家家主都在大口大口喘气,不停地咳嗽。

    能最终灭杀王天来,八人居功甚伟。

    要不是八人通过祭坛上的法阵,与白师道相连,源源不断地提供力量,恐怕客场作战的白师道还真奈何不了王天来。

    当然,白师道和王天来同归于尽,与他紧密联系的八人遭到强烈的反噬之力,个个遭受重创,没有人当场阵亡,就是幸事。

    见到两人联袂而至,一众家主看向景幼南的目光很复杂。

    显然他们已经知道,在这次大战中,这个心狠手辣的少年是个关键人物,称得上力挽狂澜。

    这样说来,他们众人算是承情不小,可是一想到当日火光冲天,满门族灭的木家,还有自己交出的大把大把晶石,他们又看景幼南非常不顺眼。

    景幼南才不在乎众家主的看法,他径直走到彭家主彭开山面前,开口道,“我即日返回宗门,彭家主可否有信要我带个君师兄?”

    彭开山微微一愣,道,“景道友不多盘桓几日?”

    景幼南摇摇头,大手一挥,用斩钉截铁的语气道,“宗内还有要事,不能多待。彭家主,你通知他们两个一声,让他们做好准备。”

    彭开山知道不能强留,答应道,“景道友稍等,我马上就让两个小子前来。”

    “不用,我去彭府,你让两人在府中等我,”

    景幼南说了一句,然后冲看过来的楚昕瑶点点头,一振衣袂,上了中天,疾行而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