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52.第252章 剑斩周温 直面宗师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景幼南头戴星冠,身披锦绣华章仙衣,长袖如云,手提法剑,疾似流星。

    三两步来到愣住的周温身前,景幼南毫不迟疑,一剑斩下,干净利索。

    “啊,”

    周温发出凄厉的惨叫,他不愧是御鬼宗和周家重点培养的弟子,神魂强大无比,在这个时候居然还能抵抗。

    “我不会死,我不能死,九幽魔神,献祭苍生,我要绝地反击。”

    周温剩下的神魂面容扭曲,上面冒出灰白色的火焰,高有三尺余,冷冰冰却没有半点温度,阴森而又邪恶的魔头虚影在周围起舞,光怪陆离。

    看得出,周温是在施展一门罕见的道术,想要绝地逢生,来个大逆转。

    “哼,哪有这么容易,”

    景幼南从容不迫,大袖一挥,五岳真形图飞出,封锁虚空,紧接着,东华慈光星辰尺往下一落,青光垂下。

    啪,

    东华慈光星辰尺重重击在周温神魂上,一股玄妙不可测的力量传出,原本魔气深沉的灰白色火焰如同当头被浇了一盆冷水,顿时没了动静。

    下一刻,东华慈光星辰尺上的符文亮起,强大的吸力发出,周温的神魂连同他被冰封的肉身统统被吸纳进玉尺中,被转化为精纯的能量。

    少顷,就听一声轻响,玉尺吐出一个似圆非圆,似扁非扁的符文,光华流转之间,隐隐看到周温的各种面孔在里面变化不定。

    景幼南定了定神,伸出手指,捏住符文。

    下一刻,魔气冒出,幽深而又邪恶。

    大约两刻钟后,魔气一散,化身为周温模样的景幼南大步走出,银冠锦衣,唇红齿白。

    轻轻一笑,景幼南纵起一道遁光,向半空中高悬的拔牙骨舟飞去。

    轻轻松松地来到骨舟中,景幼南一眼就看到端坐在灵池中,天门上丹煞之力滚滚,正在与下方城池的防御大阵对抗的王天来。

    自从白师道白城主舍去一身修为,融入白帝城的法阵中后,加之又有八名白帝城中修为最高的修士全力支持,凝聚出的锁神法链不仅牢牢捆住骨舟,并不断在渗透,破坏骨舟的禁制。

    正在行功紧要处,王天来并没有刚开始的轻松自如,头也不回地问道,“周温少爷,你怎么这么快回来了?”

    “王叔,”

    不得不说,慈光神符真的是玄妙无双,景幼南无论是气息还是声音都和周温没有区别,他随口胡扯,脚步却不停,正在朝王天来走近。

    王天来皱了皱眉头,开口道,“白帝城应该没有高手了,怎么还有人拦路?”

    这个时候,景幼南已经离王天来不到一丈远。

    “唔,好像是个玄门弟子,不是太宵七真宗的。”

    景幼南一边说话,一边继续往前走。

    王天来与白师道在争夺骨舟控制权,累的气喘吁吁,拧眉道,“难道是有玄门弟子恰巧路过白帝城,被我们堵住出不去了?”

    “嗯,应该是,”

    景幼南接口道,两人的距离还有六尺。

    “咦,不对,”

    修练到金丹境界后,精气神合一凝结成种子大金丹,对危险有一种超出常人的感应,王天来虽然没有发现不妥,但他的灵觉却告诉他,有情况。

    想到这,王天来猛地回过头,看向景幼南。

    接下来,他看到的不是人影,而是漫天的宝光。

    景幼南运足真气,祭起龙角海螺,早已经准备就绪的席慕蓉领着三十多名弟子发动攻击,道术和法宝齐飞,真气和宝光共一色。

    轰隆,

    道术和法宝汇聚成洪流,滚滚而来,扑向王天来。

    俗话说,人多力量大,何况是足足有三十多名修士一起发动攻击,简直如同惊涛骇浪般,难以抵挡。

    更为可怕的是,双方离的距离太近,王天来又猝不及防,所有的攻击完全砸到他的身上。

    “啊,该死,”

    王天来面色铁青,气得浑身要爆炸了。

    要是在平时,一众不到筑基修士的攻击,或许还破不了他的护身宝光,但他现在正全力驾驭骨舟与白师道争锋,双方势均力敌,这些攻击就好像是在天平的另一端放上的筹码,即使轻若鸿毛,但瞬间打破平衡。

    咔嚓,

    一声刺耳的声音传来,白师道所化的锁链直冲而下,接连破坏掉十几个骨舟禁制,已经杀到王天来的上方。

    恐怖的压力降临,骨舟的动力中枢灵池风浪大起,池水哗哗作响。

    “镇压,”

    王天来顾不得去找偷袭自己的坏小子麻烦,他必须全力镇压灵池,不然的话,要是让白师道攻陷灵池,整个拔牙骨舟就要易主。

    “嘿嘿,当活靶子嘛,我最喜欢了。”

    景幼南看到这个局面,心里大喜,他一边放出龙角海螺,让席慕蓉一行人继续攻击,一边祭起东华慈光星辰尺,遥遥打去。

    啪,

    玉尺击中王天来的后背,他初始并没在意,但紧跟着一股玄之又玄的气流涌入体内,原本温顺无比的丹煞之力被气流一冲,顿时狂暴起来,开始乱窜。

    “这是怎么了?”

    王天来大惊失色,连忙运作魔功,要镇压体内的异气。

    更让他惊骇莫名的是,体内的异气在不停地吞噬丹煞之气,每吞噬一缕,它就壮大一分。只是三五个呼吸的功夫,异气已经凝练成一只尺许的小蛇模样,灵活自如。

    “怎么会这样?”

    王天来猛地站起身来,顾不得去镇压灵池,运作魔功,背后凝出狰狞的魔像,仰天怒吼,想要把异气驱除到体内。

    但这个时候,他才发现,异气已经成了气候,由蛇化蛟,在他体内横冲直撞,不是他想揉捏就能揉捏的。

    “该死,”

    王天来望向景幼南,目中杀机凛然。

    动手之时,慈光神符自然失效,现在已经显出景幼南的本面目,头戴道冠,身披法衣,丰神俊朗。

    不过看在王天来的眼里,是要多可恶,有多可恶。

    “去死,”

    王天来吐气开声,大袖一挥,丹煞之气飞出,排山倒海般的力量迸发,毁灭一切。

    景幼南目光一缩,有一种泰山压顶,大难临头的感觉。

    这就是金丹宗师的威势和威压,真的是无与伦比,超脱道术之上。

    要不是景幼南修炼的《大阴阳混洞宝生经》玄妙无双,心性又坚韧,换个别的筑基修士,根本不用动手,金丹宗师一个凌厉的目光,就得趴下。

    “五岳真形图,”

    强忍心中涌出的心悸,景幼南大吼一声,玄器五岳真形图飞出,挡在身前,层层叠叠的山岳虚影显现出来,一眼望不到边际。

    轰隆,

    即使有玄器帮助,依然挡不住金丹宗师雷霆一击,景幼南整个人被打出四五丈远,一头扎进骨舟里,半天爬不起来。

    “嗯?玄器?”

    王天来吃了一惊,他没想到,对方一个筑基修士还拥有玄器这个等级的法宝。

    就在他微微愣神之时,白师道所化的锁链终于突破拔牙骨舟的层层禁制,伸展到骨舟的中枢灵池中。

    咔嚓,

    门上挂锁的声音再次响起,王天来被困的结结实实,如同一个粽子般,难以动弹。

    “啊,给我开,”

    王天来道冠脱落,头发根根竖起,丹煞之气疯狂地涌出,如千百毒蛇狂舞,霸道激烈。

    生死危难时刻,一名金丹宗师爆发出的战斗力,让人瞠目结舌。

    仿佛感受到王天来拼命的凶悍气息,白师道所化的锁链爆发出耀眼的圣光,节节相扣的链条上符文流转,金花坠地,地涌金莲,仙音响彻。

    两种截然不同的力量拉锯般碰撞,火光四溅,格外耀眼。

    很快,王天来就冒出虚汗,浑身颤抖。

    要是在往日,王天来是半点不惧,即使对方还有八名成灵或者筑基修士相助,但他毕竟坐镇拔牙骨舟,占据主场之力,两人半斤八两,旗鼓相当。

    可是今日不同。

    体内该死的异气到处乱窜,一刻不停地吞噬自己的丹力,这样内外交困的情况下,怎么能坚持的久?

    “咳咳,”

    景幼南从地上爬起来,抹了把嘴边的鲜血,只觉得身上的骨头如散架般,无处不疼。

    金丹宗师的含怒一击可不是闹着玩的,要不是有玄器护身,非得被打成泥浆不可。

    饶是如此,他恢复了半天,才勉强起身。

    “嘿,老不死的,”

    目光一转,正好看到王天来疲于应付越来越紧的锁链,景幼南顿时来了精神,他可不会放过这么好的落井下石的机会。

    “看我痛打落水狗,”

    景幼南大笑几声,先祭出玄器五岳真形图,丝丝缕缕的宝光垂下,护住周身,然后一股脑地把席慕蓉等人放出,让他们释放道术,进行轰炸。

    与此同时,景幼南也不闲着,时而扔几个道术,时而砸几下法宝,尤其是把东华慈光星辰尺用的团团转,招招不离王天来的后脑勺。

    “哼,看你这次怎么办,”

    景幼南指挥一行人进行道术法宝的狂轰乱炸,反正王天来这名金丹宗师被锁链困住,只能挨打,如此一个活生生的靶子在身前,放过的话,真真是天理不容。

    内有异气捣乱,外有锁链困身,还有接连不断的法宝道术轰击,王天来这位魔道宗师,第一次感受到死亡的气息。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