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44.第244章 唇亡齿寒 冷酷无情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灯火稀,人烟静,唯有半空皎月如镜,风送白藕荷香。

    小亭中正中央挂着五彩线绣成的山水图,下面设一张朱红雕漆的茶几,几上摆放一副紫砂炉瓶,炉边有檀香,云烟飘渺。

    景幼南头戴莲花道冠,身披宝瑞华章仙衣,腰悬静心玉佩,端坐在云榻上,眼睑垂下,挡住眸光。

    彭家家主彭开山却坐卧不宁,眉头几乎皱成疙瘩,他是白帝城的地头蛇,消息灵通,知道这两三天城中的形势,实在不容乐观。

    虽然景幼南依仗简单而又粗暴地血腥手段,顺利收取了一大批晶石和资源,但各个家族的不满和怨气可是一日比一日高涨。

    现在的白帝城,表面上看着平静,但下面暗流涌动,就如同一座将要喷发的火山,委实让人心惊胆战。

    可是彭家已经与景幼南绑在一块,又出了大力,实际上双方绑在一块,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

    这样的情况下,身为一家之主,负责家族传承的彭开山如何不着急上火?

    景幼南抬抬眼皮,缓声道,“彭家主,你不需要太过担心,外面有魔宗压境,城中的家族族长都是人老成精的家伙,认得清形势,最多说几句风凉话,不会有动作的。”

    彭开山重新坐回座位,道,“现在他们是老老实实,可一旦魔宗退去,这些老不死的肯定会跳出来,他们可不会善罢甘休。”

    景幼南一甩云袖,端起一杯香茗抿了口,洒然一笑,“彭家主,你倒是考虑的长远,白帝城能守住不能守住还是一回事,要是真守不住,咱们就得各自逃命,谁还管的了其他的事情。”

    彭开山一听,神色顿时紧张起来,不敢置信地问道,“白帝城真的有可能守不住?”

    景幼南放下茶盏,沉声道,“很有可能。”

    彭开山噌的一下从座位上站起,急声道,“这该怎么办?”

    他是真急了,毕竟彭家数代扎根于白帝城,要是城破人亡,彭家的香火传承断绝,他可是百死莫赎。

    景幼南目视远方,嘴角挂起一个奇妙的弧度,道,“早作准备,听天由命吧。”

    “哎,”

    彭开山叹口气,景幼南就一个人当然可以说的轻松,但彭家上上下下几百口,真要破了城,该怎么办。

    景幼南眸子闪了闪,开口道,“对了,彭家主,我提过的那个彭哲雄呢,这两天怎么没见他露面?”

    “哲熊啊,”彭开山沉吟了下,道,“御鬼宗拔牙骨舟来袭之时,他正在修炼道诀,吃惊之下不小心真气倒逆,伤了经脉,这两天正在静室养伤。”

    “是这个样子啊,”景幼南点点头,道,“等有空彭家主安排下,我去看看他。”

    “好的。”

    彭开山答应一声,他只是惊讶景幼南对自家侄子的看重,并没有多想。

    实际上,越多的家族弟子能被景幼南看好,他是越高兴。

    楚家,天水园。

    楚昕瑶梳九云发髻,月牙凤尾纱裙裹身,背后层层叠叠的真气氤氲,如山岳,似云霞,盘踞其上,绽放出五颜六色的光华。

    她的对面,韩孝义银冠锦衣,腰束玉带,稳稳地坐在云床上,背脊挺直,如山上的青松。

    楚昕瑶抬起头,晶莹剔透的耳环摇曳,发出清脆的声音,开口道,“韩道友,还没有找到魔宗贼子的下落?”

    韩孝义触目间是细腻的肌肤,不敢多看,微微低下头,道,“查过几遍,可是没有半点收获。”

    楚昕瑶从香榻上坐起,拢了拢耳边的碎发,柔声道,“有劳韩道友了,这个贼子能潜入宗内数年之久尚未被人发现,自然是狡诈精明,轻易不会露出马脚,想要抓到他,很困难。”

    顿了顿,她继续道,“不过,这个贼子逃出来之时,肉身被彻底打散,他在白帝城中必然要寻找一具上好的新肉身。”

    韩孝义目光亮了亮,道,“这样说来,这个魔宗贼子十有八九是躲在各大家族中了。”

    楚昕瑶颔首点头,表示赞同。

    普通人的肉身根本容纳不了魔宗修士神魂的力量,会直接爆开。在白帝城中,只有各大家族的子弟,他们从小修炼,有丹药滋养,肉身才格外强大,适合魔宗修士夺舍。

    楚昕瑶款款起身,随手折下一枝玲花,放在鼻尖轻嗅香气,开口道,“韩道友,魔宗贼子所盗之物珍贵,要是流传出去,对我们太宵七真宗大大不利。”

    韩孝义神色凝重,他虽然不是太宵七真宗弟子,但他所在的宗门依附在太宵七真宗上,两宗关系紧密。

    太宵七真宗就像是一株参天大树的主干,而不少利益相关的宗门则组成了繁盛的枝叶,它们抱团在一起,才发挥出玄门十宗在大千世界的影响力。

    要是太宵七真宗这个主干出了问题,他们这些像枝叶般的依附宗门肯定不会有好处。

    想到这,韩孝义敛容道,“再狡猾的狐狸也会露出尾巴,他藏不了多久的。”

    “嗯,”楚昕瑶在园中踱了几步,又道,“这件事情就没必要跟景幼南细说了。”

    韩孝义先是一愣,随即明白过来,道,“是,咱们能办到的事,没必要去麻烦玄门同道。”

    话是这样说,但两人的意思很明显,藏在城中的魔道贼子手中掌握的东西不一般,越少的人知道越好,不然的话,节外生枝的后果可是不好。

    城中府,地下宫殿。

    城主白师道头戴高冠,身披鹤氅,宽袖如云,稳稳端坐在高台上,头顶上丹煞滚滚,如狼烟般笔直冲霄。

    城墙上四方升起的高柱熠熠生辉,上面的符篆好似水华般流转,强大的力量升腾而起,与金丹宗师的丹煞之前交织在一起,产生一种不可思议的变化。

    从远处看,白帝城上空横着一把足有几十丈的玉如意,龙纹凤篆,大放光明,挡住从四面八方的攻势。

    又一次打退拔牙骨舟的攻击,城主白师道吐出胸口积累的浊气,雪白的寿眉抖动,缓缓开口道,“仲宪啊,这几日如何?”

    仲宪连忙站起身来,躬身道,“如履薄冰,战战兢兢,”

    “哈哈,”白师道放声大笑,道,“天塌了,有我这个高个子顶着,你怕什么,”

    仲宪苦着脸,开口道,“咱们这次勒令一众家族上缴晶石和资源,可是把他们得罪到骨子里了,我现在都不敢走出去,让人指指点点的,不好受。”

    “只是指指点点几句你就受不了?”白师道哼了一声,道,“你看景幼南,城里的那些家族简直恨不得把他剥皮喝血,他还不仍然稳稳当当的,该干什么干什么,我怎么就没见到他惶惶不可终日呢?”

    “这个,”

    仲宪张了张口,没有说出话来。

    他是从心底佩服景幼南的胆量,明知道城中所有家族恨他入骨,可是依然从容不迫地协调城中各家族有人出人,有力出力,根本不把城中的暗流涌动放在心里。

    当然,也可能是景幼南本身就不是白帝城中人,等以后直接拍拍屁股走人,哪管背后洪水滔天。

    有这样的退路,或许是他的底气所在。

    城主白师道摇摇头,用恨铁不成钢的语气道,“你啊,你,资质高,修炼肯用功,是少见的好苗子。可是,你做事太过瞻前顾后,犹犹豫豫,以后会出大事的。”

    仲宪一缩脖子,笑了笑,因为他的性格可是被耳提面命过好几次,可是想改谈何容易。

    白师道心里叹口气,知道自家弟子的心性如此,不可强求,接着道,“其实,你别看城中怨气一片,但其实非常容易解决。”

    仲宪一愣,开口问道,“怎么解决?”

    “解决的方法很多,”白师道双目眯起,道,“我说个简单点的,只要能守住外面御鬼宗的拔牙骨舟的攻击,等魔宗退却后,我们就可以宣布,让各个家族挑一两个优秀弟子,进入太宵七真宗,你说,会怎么样?”

    “这样啊,”仲宪一拍手,道,“那些家族族长肯定得乐疯了,比起能进入十大玄门修行,那些晶石和资源算什么。”

    “对了,”说到这,仲宪又有点迷糊,道,“如果这样的话,为什么不提前早说出来,有这个幌子在的话,城中的各家族一定会众志成城,咱们办起事来,会更顺利吧?”

    城主白师道沉默了少许,道,“宪儿,你知道景幼南来咱们白帝城有什么目的吗?”

    仲宪打探到一些消息,用不确定的语气道,“好像是他的一个师兄与彭家有香火情,他来跑一趟。”

    白师道眉毛一挑,道,“只有这个目的吗?会不会有别的目的?”

    “这个,”

    仲宪张张嘴,却说不出话来,不管怎么说,景幼南都是太一宗的真传弟子,谁知道他的真正来意啊。

    白师道用一种幽幽的语气道,“你还年轻,不知道这天下第一宗的手段,嘿嘿,他们潜移默化的能力,可是大有名声呢。”

    笑了几声,白师道开口道,“不管景幼南有没有别的目的,他经过此次动手灭门,想要再得到本地的家族的支持是千难万难,没人会和他站在一起。”

    听完了这几句话,仲宪独自琢磨,想明白后,心里突然升起一股莫名的寒意。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