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43.第243章 斩草除根 道魔殊途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城西木府,飞楼插空,玉阁氤氲,是钟鸣鼎食之家,管弦之音****不绝。

    不过有懂得望气之术的修士就会发现,木家的祥瑞之气已经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深不见底的血色弥漫,乃是大凶之兆。

    景幼南羽衣高冠,排众而出,居高临下地望着木家兄妹两人,叹息道,“修为不易,可惜命数如此,奈何,奈何啊。”

    木婉希别看长得妩媚,却是个火爆性子,她手叉小蛮腰,幽幽深深的光华垂下,如璎珞珠帘一般,斥声道,“别在这里装神弄鬼,故作深沉,要是识时务早点退去还能保条性命,不然的话,今天这里就是你的埋骨之地。”

    “好,说的好,”

    “五姐姐好有气场,什么时候我也能这么威风,”

    “说得对,对面那个小子,还不赶紧滚。”

    见到城主护卫队的死士们并不像传说中那么可怕,木家子弟们又恢复了活力,齐声鼓噪,为自己家族中年轻一辈的领军人物加油助威。

    就是在高台上端坐的木家家主都是赞许点头,暗道,“五丫头算是历练出来了,说话做事有一股子架势,等御鬼宗的贼子退走,或许应该联系下温长老,把她带入宗门培养。”

    “可叹,可怜,可悲,”

    景幼南摇摇头,下一刻就来到木婉希面前,缓缓伸出大手,一指点出。

    木婉希俏脸顿时变了颜色,在她的眸子里,景幼南的手指不断地放大,到最后如同一座巍峨的山岳般压下来,要把她碾成粉碎。

    更为可怕的是,她想躲开,但身子已经不听使唤,只能呆呆看着手指离自己越来越近,死亡的窒息缠上脖颈,有一种冰冷冷的感觉。

    “噗,”

    一声不算大的声音在夜空中却传出老远,随即木婉希的头颅爆开,鲜血汩汩往外冒。

    场中一片死寂。

    木家弟子仿佛被人群体施展了定身术一样,他们睁大眼睛,望向木婉希跌落在地的尸体,脸上满是不敢相信之色。

    就连仲宪都被吓到了,刚才还活蹦乱跳气势汹汹的筑基火辣美人儿,眨眼间就变成了白骨一堆,这样冲击的画面,让他反应都慢了三拍。

    好大一会,就听嗷的一嗓子,木家家主一蹦三尺高,凄厉而又悲惨的声音响起,“我的五丫头啊。”

    “五姐,五姐,”

    “五妹,五妹,”

    “不要吓我们啊,”

    “幻觉,一切都是幻觉,”

    随着木家家主的这声狼嚎,木家的其他人也醒了过来,连哭带叫,声浪冲天。

    干嚎了好一阵,木家家主抬起头,红着眼睛,死死盯着景幼南,一字一顿道,“我要把你抽筋扒皮,碎尸万段。”

    景幼南毫不在意地笑笑,大袖一挥,三支赤焰神箭飞出,呈品字形,打向神思不属的方脸大眼青年。

    方脸大眼青年本身是筑基一重境界,比景幼南低了两个境界,又因为刚刚自己妹妹惨死,神情恍惚,怎么可能躲得过快如流星般的箭镞。

    毫无意外,他整个人被赤焰神箭穿体而过,化为灰烬。

    木家年轻一代中第二个,也是最后一个筑基子弟身亡。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三哥也被这个恶人杀害了?”

    “天啊,这是要我们木家灭亡吗?”

    方脸大眼的青年人可是公认的下一代木家家主,他这一死,引起的风浪比木婉希更要厉害,不少的木家子弟哭天喊地,简直疯了一样。

    木家家主用颤巍巍的手指指点景幼南,脸上满是怨恨,道,“你好狠的心肠,我们木家只要还有一人,就会和你不死不休,”

    “木家,很快就会一个人都没有了。”

    景幼南立在虚空中,用手一指,玄器五岳真形图飞出,迎风而涨,展开到足有几十丈大小,向下一裹,把整个听雨香楼连同木家子弟卷入其中。

    紧接着,轻轻一抖,所有的人不论是普通的木家子弟还是在白帝城中鼎鼎大名的木家家主,全部化为灰烬,飘散在风里。

    一抬手,从半空中摘下五岳真形图,卷起收好,景幼南瞥了眼尚在发呆的仲宪,道,“吩咐下去,斩草除根,一个不留。”

    “是,”

    被刚才景幼南的出手所震慑,仲宪根本没有反驳的勇气。

    景幼南点点头,大马金刀般端坐在虚空中,沉默不言,他的身后是熊熊火焰燃烧的木府,浓郁的血气冲霄。

    在四周悄悄聚集起来,打探消息的各家人马,看到如此场面,心神都是一颤,这哪是玄门正宗,简直是不折不扣的大魔头。

    这个时候,人们才想起一句在中古时代颇为流行的话语,玄门魔宗,殊途同归。

    玄门和魔宗只是对大道理解上和追求上的差异,他们可不是叫做正道和邪道,更不会是非黑即白。

    一直看到木家化为灰烬,完全从白帝城中被抹去,景幼南站起身来,挥一挥袖,好似做了一件再轻松不过的事情,开口道,“仲道友,我们去下一家。”

    “好,”

    仲宪最后看了眼木家的满地瓦砾,觉得自己仿佛明白了些什么,又好像是失去些什么。

    楚家,天水园。

    听到下人传来的消息,楚淑云都感到背后冷风嗖嗖的,道,“想不到那个景幼南这么辣手。”

    想到当初自己还跟这样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家伙叫阵,饶是她性子大大咧咧的,也出了一身冷汗,暗自后怕。

    楚昕瑶却没别的感觉,她淡淡开口道,“景幼南不愧是太一宗真传弟子,处事果决,不拖泥带水,就是我去做也不见得比他做得更好。”

    楚淑云睁大美目,惊讶道道,“大姐,难道你不觉得景幼南太过狠辣了嘛?其实,他只是稍微教训下木家就行,用不着这样灭人满门吧,”

    楚昕瑶叹口气,道,“淑云,你要从全局考虑,既然木家当了出头鸟,这样的下场才能完全震慑其他蠢蠢欲动的家族,用最快的速度收集晶石和资源。”

    楚淑云还是茫然不解,开口问道,“可是大姐,这样做的话,与外面的魔门贼子又有何区别?”

    楚昕瑶站起身来,长裙飘飘,美若天仙,回答道,“我们玄门是按照规则办事,对木家,我们不仅多次跟他们谈过大局为重,还承诺过后赔偿损失,已经仁至义尽。至于被灭门,是他们不识时务,为自己的愚蠢选择付出的代价。”

    “如果是魔道来做,他们只言片语都不会讲,直接杀上门去,鸡犬不留。”

    “我们玄门不会不教而诛,而魔道则是肆意行事,无法无天。”

    “我们玄门会给人选择,而魔道则从来自己先选择,不留余地。”

    “这或许就是其中不同之处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