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35.第235章 蠢笨人参 计划无望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月牙岛。

    岛之正南,山下有湖,湖水色赤,荧荧如丹。

    山崖悬有精舍,高挂凌虚,垂檐带空,远眺目望,重岫叠岭,参差入云。

    景幼南盘膝坐在精舍前,大袖如云,背后的玄器五岳真形图展开,层层叠叠的山岳虚影显形,与群峰交辉,望若云垂,气象万千。

    不到半个时辰,景幼南睁开眼,眸子深沉如海,有一种高高在上,俯视苍生的太上忘情之意。

    很快,景幼南收起目中异状,目光一转,就看到在花树下的人参女。

    这个小东西依然是头扎羊角小辫,肚子上戴绿色肚兜,白白嫩嫩,小身子散发出成熟药芝的香气。

    此刻,小东西正抱着车马芝,巴掌大小的小脸皱起,口中咿咿呀呀不知道在说什么。

    “过来吧,”

    景幼南声音不大,却正好传到人参女的耳中。

    小东西吓了一跳,差点蹦起来,青碧如玉般的小眼睛猛地睁大。

    等看清楚是景幼南后,小东西习惯性地哆嗦一下,然后吃力地抱起蠢笨的车马芝,迈开小短腿,一步步挪到景幼南跟前。

    等放下车马芝,人参女累的直吐舌头,小鼻子一抽一抽的,细汗如雨,浓郁的药芝香味顿时弥漫开来,四周的灵草药芝哗哗作响。

    景幼南猛吸一口,清凉的药气从鼻中进入,刹那之间就化为滚滚的精华元气,滋养肉身。

    “真不愧是天生灵药,”

    景幼南极力压下心中的躁动,瞬时明白朱云泽和周真真对灵芝娃割肉放血的举动,非是他们不知道这样做的害处,但如此天大好处在前,实在是忍不住。

    眼前利益和长远利益的冲突,亿万年来都是个难题,无论是世俗人还是修真者,都会困恼面对,难以选择。

    要不是景幼南还要留人参女管理岛上的灵草药芝,借它来参悟轮回符文的话,他恐怕早把人参女熬成人参汤,或炼成灵药。

    这不关乎对错,不牵扯善恶,而是最直接的屁股决定脑袋,在茫茫天道下,为求道长生自己的选择。

    脑后中的念头浮想联翩,景幼南接过车马芝,灵目打开,从头到脚,细细查看一番。

    不多时,景幼南放下车马芝,脸色阴沉。

    虽然车马芝比起以前看上去滋养许多,药性充盈,但比起能生出灵性的人参,就差得远。可以说,最近基本做的是无用功。

    “难道是只有同类的人参才会被影响?”

    景幼南用手摩挲下巴,想了一会,把手一招,把一株宛若人形的肥痴人参抓到跟前。

    一段时间不见,肥痴的人参根须正在发生变化,越来越像婴儿的手臂,而且它开始有一种肉质的感觉,摸在手里,不像硬邦邦的药芝。

    仿佛感到身上的束缚,肥痴蠢笨的人参慢慢蠕动,手臂乱摇,看上去慢吞吞的可笑。可是不可否认的是,它的灵性一直在增长。

    大袖一挥,把胖人参送出,景幼南把目光投向抓着衣角,一副怯生生模样的人参女身上,开口道,“小东西,讲讲你最近怎么和车马芝在一起的?”

    “咿呀,咿呀,”

    人参女连说带比划,头上的羊角辫乱晃,表示自己和这株车马芝形影不离,一直照顾的很周到。

    “嗯,”

    景幼南点点头,心里明白,很可能人参女只能帮同类的人参生出灵性,对于其他药芝如车马芝,恐怕作用不大。

    不过,或许是时间太短?

    想了想,景幼南又下了一个让人参女痛苦万分的命令,“以后继续这样做,不要松懈。”

    听到这句话,人参女小脑袋马上就耷拉了,最近一直和蠢笨的车马芝在一起,它快无聊死了。

    没法愉愉快快地睡觉,没法快快乐乐地扑蝴蝶,要不是它畏惧大恶人的威胁,早把这个蠢物仍的远远的。

    景幼南可不知道人参女的纠结,他手一伸,把小东西抱在怀里,开始认真地揣摩它身上的轮回符文。

    别看人参女长的白白胖胖,小胳膊小腿肉嘟嘟的,但它的身子却轻若无物,而且还有丝丝缕缕的成熟药芝香气溢出,闻一闻,就精神百倍,头脑清醒。

    这就等于能百分百集中精力,还可以随时补充元气,不怕疲倦,所以景幼南很快就沉浸到研究符文的诸般玄妙中,颇有一种此间乐,不思蜀的状态。

    人参女可是没有快乐,感应到景幼南这个眼中大恶人的气息近在咫尺,它的小身子都是僵硬的,木木呆呆,像个小木偶。

    不知道过了多久,人参女终于累的不行,头一歪,枕在景幼南的胳膊上沉沉睡去。

    三五个呼吸后,细细的小呼噜声响起,人参女的嘴边流出丝丝晶莹的口水,香气四溢。

    白帝城,韩府。

    大堂中,龟肚鹤嘴铜壶烧着檀香,香烟袅袅升起三尺,氤氲霞气。

    隐隐可以看到,正中央高悬一道画轴,夕阳下,老牛横卧,恬淡安详。

    浓眉大眼的韩江脱发不带冠,用玉带束起,垂在脑后,正兴致勃勃地把玩一件形似弯月的法器。

    他的对面,韩孝义金冠锦衣,端坐在云榻上,身姿挺拔,皎皎然若天上明月。

    好一会,韩江把法器收起,笑嘻嘻道,“还是二哥好,有这件法器相助,我很快就能打通心海,成绩筑基二重天。”

    韩孝义笑着指点道,“你啊,要想晋升还需要本身的积累,把希望完全寄托在法器取巧上,以后有你的苦头吃。”

    韩江摸摸脑门,憨憨一笑,开口道,“二哥,上次你不是来信说最近忙于炼制法器的嘛,怎么会突然回家?”

    韩孝义坐直身子,敛容道,“当然是有重要事。”

    韩江好奇心大起,连忙问道,“什么重要事?”

    韩孝义用手摩挲玉如意,缓缓开口道,“现在还不能跟你说,你只要知道,为了这件事,楚家的那位也回来了就行。”

    “嘶,”

    韩江倒吸一口冷气,眼睛鼓起,活脱脱金鱼模样。

    楚家的那位大小姐可不是简单人物,要是连她都惊动了,看来这次事情不小,白帝城要热闹了。

    目光一转,韩江又想起一件事情,笑着对韩孝义道,“对了,二哥,最近城中还发生了一件趣事,有人与楚家的那个辣丫头起冲突了。”

    “哦,”

    韩孝义静静听完,眸子闪动,若有所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