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31.第231章 雨夜书房 红袖添香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多时,天上下起雨。

    雷霆炸响,雨水如同断帘子的珍珠般降下,落在房屋之上,灵木之下,河湖之中,锵然有声。

    彭府中一房间中透出点点灯光,盈盈亮,在雨夜中温暖光明。

    房间不大,布置得素淡大方,镂空木桌,干净纸塌,片尘不染。

    靠墙有一排排放置整齐的书架,上面摆满各种古籍,竹简,各式各样,散发浓浓的墨香味道,沁人心扉。

    房中书桌上点着一盏莲花灯,灯花滋滋作响,浓而不妖的香气弥漫在整个房间中,闻一闻便令人觉得神清气爽,心神俱亮。

    这种灯油乃是用紫檀香精磨而成,发出的香气最能提神静气,驱散蚊虫。

    紫檀香来源于东海陷空岛下千丈海底,非常稀有,每一滴都价值一两黄金,昂贵无比,非大富大贵身份尊贵之人不可享用。

    彭家家主彭如山头戴高冠,身着做工精细合体舒适的锦衣,浓眉如笔,嘴唇抿起,正在灯下读着一本佛经,津津有味的模样。

    大菩萨庄严经,是流传很广的一部佛经,据说,当初胧月立地成佛,留下这部佛经以待有缘。可惜,无数年过去,沧海桑田,惊采绝艳能人辈出,依然无法从佛经中得到半点启迪。

    即使如此,到现在这部佛经依然是人们最喜爱的佛经之一,因为,它蕴含着希望。

    彭开山研读这部经书,并不是觉得自己能够从中发现佛经的秘密。他虽然自信是聪明人,但不会自大地认为,他的聪明才智可以超过无数年来的强者。

    他读这部佛经,只是因为他喜欢。

    原因就是如此简单。

    “譬如红莲,其花未开,虽生欢喜;不如敷荣。又如真金,未为严具,虽生欢喜;不如成功。又如美膳,未及得食,虽生欢喜;不如已食。又如庆书,未暇开览,虽生欢喜;不如披阅。又如珍宝,未得现前,虽生欢喜;不如已得,现前受用。如是如来所说经义,若未显发,虽生欢喜,不如开示。故说造论,名庄严经。”

    读到佛经精彩之处,彭开山不知觉地诵读出声,声音在低沉而又威严,与雨中的叮咚声交相应和。

    彭开山的身边,伴有一名成熟美艳的少妇,她看上去三十出头,头挽贵妃髻,身披细纹秋水玉衣,玉颜精致,肌肤如玉,此时正伸出纤纤玉手挑灯花,层层叠叠的宝光氤氲,如烟似霞。

    少妇是彭开山的第三房小妾,美艳照人,很会讨人喜欢,而且有玲珑心思,精明强干,把外院之事也处理的井井有条,最是得宠不过。

    细雨中红袖添香,书声朗朗,书房中自由一种安详,宁静的气息。

    突然之间,彭开山停止诵读,放下佛经,开口道,“是逸飞啊,进来吧。”

    房门一开,彭逸飞从外面进来,大袖如云,神采飞扬。

    等看到房中风韵犹存的三夫人,他眸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阴霾,又很快掩去,恭恭敬敬行礼后,递上书信,开口道,“父亲,这是一位远道而来的客人带来的,说要您亲启。”

    “嗯,”

    彭开山接过书信,看清楚封面上的花纹,双目猛地亮起,呼吸都急促起来。

    在三夫人和彭逸飞诧异的眼神里,彭开山把信的内容看了一遍又一遍,到最后忍不住仰天大笑,神色甚是欢愉。

    “父亲,你,”

    彭逸飞心里暗暗纳闷,到底是谁的书信,居然让向来喜怒不形于色的父亲如此兴高采烈?

    彭开山一扬手打断彭逸飞的话头,连声问道,“来的贵客什么模样?你安排到哪里了?派了几个人去伺候?”

    声音急促,显得非常在意。

    彭逸飞心里一紧,认真回答道,“来的是个少年,看上去年纪不大,可能是赶路太久,风尘仆仆,没多少精神。我已经把他安排在白鹤香舍,有四名侍女服侍。”

    “风尘仆仆,看来是赶了不少的路,今天还是不要打扰他了,”彭开山在房中踱了几圈步子,喃喃自语几句后,抬起头,严肃认真地吩咐道,“来的是我们彭家的贵客,逸飞,你速速前去,要香舍周围的子弟保持安静,要是谁打扰了贵客休息,家法伺候。”

    “是,父亲,”

    彭逸飞敛容答应,神情严肃。

    等彭逸飞离开后,彭开山重新坐回靠背大椅上,长长出了口气,手掌无意识地摩挲扶手,念头迭起。

    三夫人乖乖地绕到身后,把彭开山的头放在靠背椅子上,用玉手轻轻按摩,开口问道,“老爷,不过是个小年轻的,值得你这么兴师动众嘛,”

    彭开山听到三夫人的问话,他笑了笑,道,“这次的来人,咱们招待的再隆重都不为过。”

    三夫人的好奇心提到嗓子眼,长长的睫毛抖啊抖,腻声道,“老爷,到底是什么贵客,这么重要啊?”

    彭开山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用手拍了拍三夫人圆润的玉臂,道,“以后你就知道了。”

    “老爷,人家好奇嘛,”

    三夫人嘟起红唇,娇嗔不已。

    要是以往,三夫人一撒娇,彭开山的骨头肯定都是酥的,什么都会倒出来。不过,这次任凭三夫人如何嗲声嗲气,他却坚持不开口。

    因为当初老爷子彭宗则在的时候,就下过严令,关于彭家与那位的关系,只有家主有权得知。

    这是老爷子生性谨慎,担心宗内有不成器的弟子知道后在外面乱嚷嚷,如果引起了麻烦,导致两家生了龌龊,可是哭都来不及。

    虽然老爷子已经去世,但彭开山把这条记得牢牢的。他心里也有自己的盘算,自己的靠山确实了得,与彭家不是在一个层面的,可是如果靠山有仇家,彭家也容易被人用来杀鸡儆猴。

    低调是福,闷声发大财才是王道。

    这个时候,景幼南已经在镂空的香榻上躺下,睡得正香,隐隐可以看到,他的头顶有一个黑红色的阴阳鱼磨盘在徐徐转动,祥瑞之气垂下,如璎珞珠帘,仙音袅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