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30.第230章 楚家女子 惹祸上门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彭府外,一众恶奴趴在地上,大口吐血,很是狼狈。

    围观众人中,一名羽冠锦衣的少年手摇折扇,笑吟吟地道,“呵呵,没想到,这人是个硬茬子。”

    他的同伴浓眉似墨,鼻直口方,相貌堂堂,他看了眼躺在地上使劲叫唤的楚家奴仆们,轻声道,“他修为不低,不过,得罪了楚家的那个疯丫头,估计要吃苦头。”

    羽冠少年收起折扇,幽幽叹息一声,“是啊,楚家势大,可以说是我们白帝城第一势力。”

    “你,你大胆。”

    看到自家的家奴全部躺在地上,大声痛叫,红衣少女气得睁大美目,胸前的玉峰上下起伏,眸子里几乎要喷出火来。

    景幼南一路疾行,累的半死,陡然间看到如此野性逼人,风味十足的美人,忍不住随口调笑道,“小妞,我劝你还是不要出手,你这样的美貌,我还真舍不得伤你。”

    “这小子居然敢调戏楚家丫头。”

    羽冠少年张大嘴巴,眼珠子瞪得溜圆。

    楚家三小姐容貌俏丽,家世显赫,尤其是身上那股野性,很容易激起男人的征服感,让她迅速成为整个白帝城不少优秀青年的梦中情人。

    不过,自从一名大族的公子因当街向三小姐求爱,而被她狠狠教训一顿,然后扔到他家门口后,楚家三小姐女霸王的名字快速流传,众青年虽然依然对其依旧眼馋不已,但没人再敢招惹。

    今日居然敢有人当街调戏女霸王,以羽冠少年的沉稳,亦是大吃一惊。

    “真是胆大啊。”

    羽冠少年身边浓眉大眼的同伴也是暗暗咂舌,佩服场中少年的胆大包天。

    “你找死。”

    红衣少女真的愤怒了,她从马上一跃而下,十根玉葱般的手指鲜花般绽开。

    “天道酬勤,水滴石穿,滴水指法。”

    一丝丝水气从红衣少女手指飞出,化为漫天雨滴,然后编织成雨幕大网,朝着景幼南罩去。

    雨滴落在地上,立刻将坚固不可摧的青石大道腐蚀出一个个拳头大小的洞。

    道法之威,恐怖如斯。

    “哈,有两下子。”

    景幼南毫不在意,轻笑一声,身子一折,便脱出雨网笼罩范围。

    在陷入的那处绝境中,他不知道与多少妖魔凶兽交手,斗法经验之丰富,远不是同阶修士所能比。

    他这刚才一滑,恰到好处,不带半点烟火气。

    “厉害,”

    浓眉大眼目光一凝,赞叹出声。

    刚刚景幼南的滑步,干净利索,没有多用半点真气,令浓眉大眼很是吃惊。

    “楚家三小姐楚淑云刚踏入筑基境界,看来,眼前的这个少年还在她之上啊。”

    羽冠少年说完,和浓眉大眼目光一对,都能够看到对方眼中的惊讶之色。

    他们两人都是白帝城年轻一辈的佼佼者,深知修炼是何等的不易,眼前这名少年看上去只有十四五岁,便已经修炼到筑基境界,甚至筑基二重,这是何等的天才。

    他们可没听说过,白帝城同龄人中谁有如此修为。

    “水无常势,鲸游大海。飞鲸云水诀。”

    红衣少女楚淑云见自己一击未中,立刻化指为掌,一掌掌打出,引动虚空中的水行元气。

    刹那之间,庞大的巨鲸虚影出现在楚淑云身后,不断游弋,声威震天。

    巨鲸一族是海中的霸主,力大无比,纵横无敌,这一族的强者都敢与蛟龙搏斗,不分胜负。

    巨鲸虚影一出现,楚云飞声势大涨,她身上传出阵阵海涛汹涌的声音,强大的气息锁定景幼南。

    “巨鲸虚影,这小妞难道有巨鲸血脉?”

    景幼南微一沉吟,身上赤光一闪,凝成火焰大手。

    “镇压。”

    一声断喝,景幼南的右手猛然间变大,金灿灿,火焰冲天。

    大手轻轻一捏,巨鲸虚影便如同泡沫一般,啪地一声粉碎。

    他本身是筑基三重,真气雄浑无比,对付一个刚入筑基的女子,简直好像大人欺负小孩。

    “啊,”

    楚淑云脸色一变,身子急忙后退,到现在,她终于知道,眼前这个看上去穿着破烂的少年人实力,远在自己之上。

    “小妞,想打就打,想跑就跑,哪有这么容易?”

    景幼南嘿嘿一笑,长袖一拂,身子已经来到楚淑云的身后,然后双臂一摇,一股水火真气发出,如同千斤巨石一般,压在楚淑云的身上。

    “咔嚓,”

    楚淑云运转玄功,可是真气却如同石沉大海一样,完全没有作用。

    “你放开我。”

    楚淑云挣扎了下,脸色绯红,又羞又怒,自己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被打的狼狈不堪,真真是岂有此理。

    羽冠男子走出来,朗声道,“这位兄台,有话好说,还请放开三小姐。”

    他与楚淑云相识,又是在彭府门口,自然不愿意双方闹得不可开交,平白生出事端。

    “是啊,这位小兄弟,有问题咱们慢慢解决,还是先放开楚三小姐吧,这人来人往的,你们这个样子,也不好看啊。”

    浓眉大眼额头冒汗,眼前这位仁兄实在太猛了,竟然就这样一把抱住楚家的女魔王。

    景幼南听完,哈哈一笑,放开楚淑云。

    他方才的动作只是随意而为,赶路太累,放松一下而已,并没有沾对方便宜的意思。

    打量了眼前两人几眼,景幼南开口问道,“不知道两人怎么称呼?”

    “在下白帝城彭逸飞。”

    羽冠少年声音清亮,字正腔圆。

    “韩江。”

    浓眉大眼也报出名字。

    景幼南听到羽冠少年名字,微微一愣,随即开口道,“彭逸飞?你是不是彭家之人?你们的家主是不是叫做彭开山?”

    “不错,家父正是彭开山。”

    彭逸飞点点头,狐疑地看了景幼南一眼,难道眼前这个胆大包天的小子跟自己家族有关系?可是自己完全不认识他啊。

    景幼南轻笑一声,眸子闪动,道,“哈,那真是巧。我来白帝城是受人所托,给你父亲带一封信。正好,你带我去吧。”

    “受人所托,给我父亲带信?”

    彭逸飞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道,“原来是贵客临门,有失远迎,有失远迎啊。”

    景幼南摆摆手,道,“嗯,赶快走吧,办事要紧。”

    “小子,你别想走。”

    楚淑云在一旁咬牙切齿,看她模样,恨不得冲上去,将景幼南身上撕下几块肉来。

    景幼南回过头来,摸着下巴,上下打量着楚云水,笑道,“哈哈,怎么,难道还想再试一试大山压顶的滋味?恐怕用不了多久,就会把你压成驼背。”

    “咳咳,这位兄台,还是见我家父要紧,我们快走吧。”

    彭逸飞大声咳嗽着,赶紧走上前,拉着景幼南向彭府走去。

    他现在都不敢和楚淑云多解释几句,不然的话,谁知道眼前这个年轻人还能出多少幺蛾子。

    两人脚步不慢,转眼之间,就进入彭府,消失不见。

    彭府门口,楚淑云大发雌威,眼中掩不住的熊熊怒火,大声道,“哼,这个混蛋,敢占我便宜,老娘非得打得他连他妈妈都不认识。”

    听到如此泼辣的话语,浓眉大眼的韩江是一脑门子汗,他扫了一眼四周,低声劝道,“淑云,还是先回去吧,这里太多,别让人看了笑话。”

    彭逸飞,你真不够兄弟,自己走了,让我应付这个发狂的母老虎。

    这一刻,韩江泪流满面,心里痛嚎不已。

    楚淑云眼睛瞪得大大的,柳叶眉竖起,目光如刀子般扫向周围,道,“哼,怕什么怕,我看谁敢笑话我?”

    围观众人见这头母老虎要大发雌威,马上作鸟兽散。看热闹可以,但为了看热闹把自己搭进去,就不好了。

    不到一刻钟,原本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变得空荡荡,人影全无。

    “不过,韩江你说的也有道理,那混蛋人虽然卑鄙下流,但修为不低,但凭我还不是他的对手。我得回去找我几个帮手,哼,反正那混蛋在彭家,一时半会不会走。”

    在原地生了一会闷气,楚淑云恨恨地跺了跺鹿皮小靴子,然后上了高头大马,扬鞭而去。

    至于那些废物家奴,她才不会管,只会丢人现眼的家伙,痛死他们才好。

    “这下子彭家倒是热闹了。”

    看着楚淑云火红的影子消失在大街上,韩江无奈地笑了笑,朝着自己的家走去,今天的事情涉及到楚家和彭家,有必要跟自己的父亲唠叨唠叨。

    韩家离彭府不远,韩江脚步又快,只用了不到一炷香的功夫就进了家门。

    韩家也是白帝城响当当的大家族,府中到处都是连绵的建筑,亭台楼榭,假山树木,交映成趣。

    因为韩家家主韩如山最爱梅花,府中到处都是寒梅,或高或低,花开如雪。

    小径之上,都是满满的梅花花瓣,踩在上面,脚下留香。

    猛然间,韩江抬起头,就见不远处小亭外凭栏而立有一青年,金冠束发,身披锦衣,身量如松,气质典雅。

    听到脚步声,青年人转过身来,只见他生的唇红齿白,面容俊秀,尤其是一双眸子灿烂若星辰,令人不敢逼视。

    看清楚青年人模样,韩江嘴角立马露出开心的笑容,大声道,“二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可想死你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