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29.第229章 丹阳白帝 门遇刁奴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地理志》云:水出丹阳天目山。

    山高岭竣,怪石横生,山上有霜木,皆是上千年数,亭亭如盖,群鸟翔集。

    江山穿山而过,两岸磐石呈紫,石长百余丈,细润玉成,望之如朝霞。

    霞光尽头,拨开云雾,隐隐之间,有一座恢弘的城池跃然而出,正中央城门楼上挂三个大字,白帝城。

    白帝城的东北方有一豪宅,占地数百亩,广厦千间,楼台无数,每日细细的管弦乐声飘出,悠扬动听,让来往的行人不时驻足观看,赞叹不已。

    这就是彭家,整个白帝城中首屈一指的大家族,真正富得流油,据说光是门口的大石狮子就是专门请的大师雕琢,每一个都称得上艺术品,价值万金。

    在很多人传言中,彭家不仅掌控了一段半废弃的晶石矿,而且背后还有不少势力支持,要钱有钱,要人有人,要背景有背景,是当之无愧的一个豪族大门。

    这一日,碰府外来了个风尘仆仆的少年,看上去生的俊秀,只是眉宇间满是疲惫之色。

    “终于到了啊,这个路还真是不好走。”

    站在彭府门口,景幼南长长出了口气。

    从太一宗出发后,他为了节省时间抄近路,没想到误入一处绝地,妖魔乱舞,凶兽横行,要不是他本身玄功精妙,又有玄器护身,说不得早就丢了性命,丧生在渺无人烟之处。

    现在顺利到达,完全放松下来,景幼南只觉眼皮重若泰山,只想蒙头大睡一场。

    “让开,让开,三小姐回来了,都别挡路。”

    突然之间,身后传来一阵吆喝声传来,又响又亮,有一股嚣张跋扈的味道。

    景幼南回过头去,就见数匹高头大马从城门处飞奔而来,卷起烟尘滚滚。

    当先是一名红衣少女,她身材高挑,皮肤呈现健康的小麦色,层层叠叠的宝光氤氲垂下,如烟似霞,又好似彩带一般,环绕周身。

    少女背负长弓长箭,玉手皮鞭,策马飞驰,自有一股英姿飒爽的别样美丽。

    女子的身后,数名家奴拼命挥舞马鞭,驱赶前面拦路之人。

    景幼南初来乍到,不想惹事,便想随路人一起,闪到路边。

    可是少女一行人冲的太快,景幼南疲倦之下反应就慢了点,还没等他动作,数头战马便已经到了眼前。

    “小子,还不躲开,找死呢。”

    一个满脸横肉的家奴看到景幼南挡在路上,想也不想,一鞭子便朝景幼南劈头盖脸地抽了下去。

    这也是景幼南景幼南长时间赶路,身上的锦衣在连续战斗交锋中破烂不堪,看上去就像个落魄的流浪者,不然以他以前的丰神俊朗,这名家奴也不敢上来就鞭子招呼。

    “大胆。”

    景幼南岂能让这恶奴打中,他站在原地不动,手轻轻一招,鞭子已经落到他手中。

    “哪里来的狗奴才,敢打本小爷。”

    大喝一声,景幼南手中的马鞭一抖,朝着对自己动手的家奴脸上就是狠狠一鞭子。

    犹如毒蛇出洞,马鞭在空中甩出一个个连环爆音,击在那名家奴的脸上。

    “啊,”

    家奴惨叫一声,掉下马来,他脸上鲜血淋漓,宛如开了染酱铺一般。一跌落到地,立刻抱着脑袋,大声嘶叫,声音之凄厉,真是闻之落泪,见者悲伤。

    “丁二,怎么回事?”

    红衣黑裙少女停住高头大马,俏脸上显出一丝愠色。

    从横肉家奴出鞭,景幼南夺鞭出手,再到家奴从马上跌落,这一切动作电光火石,等少女反应过来的时候,家奴已经躺在地上,不断嚎叫了。

    居然有人敢在自己面前鞭打自己的家奴,真是胆大包天至极。

    想到这,红衣少女两道好看的柳叶细眉立起,如同蓄势而出的锋利刀子。

    “小姐,那人用马鞭抽我,啊,啊,啊,疼死我了。”

    丁二指着景幼南,眼中满是怨恨之色。

    景幼南将马鞭随意扔在地上,漫不经心地道,“恶仆长街纵马,随意鞭打路人,我只是给他一个小小教训罢了。”

    红衣少女转过身来,狠狠盯着景幼南,大声叱道“哼,我的仆人,自然有我来教训,还轮不到你来动手。”

    “天下人管天下不平事,看到这等恶奴,我自然要管一管。好了,我还有事,要走了。”

    景幼南丢下两句,就要转身离开。

    赶紧到彭家送上书信,好好休息一场才要紧,他才没工夫在这磨蹭。

    “哼哼,打了我三小姐的人,就想这样就走?真是痴心妄想。”

    红衣少女冷笑两声,她手中马鞭一扬,身后的家奴立刻纵马向前,拦住景幼南的去路。

    “啊,这是谁啊,竟然敢打楚家三小姐的人。”

    “应该是外地人吧,我们白帝城的人,谁不知道三小姐女小霸王的厉害。”

    “是啊,惹了三小姐,这个外地人要倒霉了。”

    “可怜,可怜,不知道这个小子会被收拾成什么样子。”

    “可怜什么,这年头不打楞的,不打傻的,就打不长眼的,他上来就冲撞三小姐,不打他打谁。”

    在城门前冲突,瞬间便引来了不少路人,他们指指点点,小声议论,无不是暗叹,这新来的外地人要倒霉了。

    “怎么,就凭你们也想拦住我?”

    景幼南嘴角微微上挑,露出一丝轻蔑的笑容。

    眼前的家奴看身上的气息,也就是比普通人强一点,连养气境界都算不上,别说是现在,就是在未入太一门之前,也可以一只手把他们全部打趴下。

    “啊,弟兄们,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

    众家奴都是横挑眉毛竖挑眼的角色,最善于察言观色,当他们看到景幼南脸上满满的不屑的时候,集体愤怒了。

    我们楚家之人向来在白帝城横着走,什么时候连个穷小子都可以嘲笑我们了?

    众家奴咬牙切齿,张牙舞爪,狠狠朝着景幼南扑过来。

    “不知死活。”

    景幼南冷冷一笑,也没看他什么动作,众恶奴便齐齐飞出,跌落在地上,大口地喷起血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