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28.第228章 三年考核 方为真传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暮色逼人。

    依稀山瘦水润之间,扁舟似叶,疏林如画,渔樵唱晚之声,若隐若现。

    君无悔立在船头,双眸深深,剑丸在周身游走,带起晶莹剑芒,锐利之气,铺天盖地。

    突然之间,一声清朗的啸声由远而近,三五个呼吸后,一个红点跃出水面,须臾化为一尊大日,高悬虚空,其道大光。

    景幼南一展云袖,从大日中走出。

    他今天头戴金冠,身披锦绣玉衣,手摇折扇,看上去不像声名鹊起的宗内新秀,反而像世俗中吟诗作对的风流书生。

    稽首行礼后,两人分别落座。

    道童奉上香茗,然后悄然退下,低声吩咐外面侍立的少女们到船尾去。

    不一会,船头完全安静下来。

    景幼南端起茶盏,抿一口茶水,汤色清冽,入口生香,不由得赞叹道,“好茶。”

    君无悔收起剑丸,平平静静地道,“是产自井龙山的雨前茶,每年出产不到五百斤。”

    “原来这就是雨前茶,”

    景幼南点点头,露出恍然之色。

    雨前茶,是一种很有名的茶叶,又被称为仙女茶,据当地的传说,每到细雨蒙蒙的日子,都会有盛装的仙女从天而降,曼舞轻姿,彩带华袖,出没在茶林中,采摘新茶。

    甚至有人无意间得到散落的茶叶,回家冲泡后,有仙女虚影出现在茶盏中,长歌曼舞,一笑倾城。

    不过这都是世俗中的传说,修士听到后只是付之一笑,真正让雨前茶名声大噪的是,有修士发现常年饮用雨前茶,可以清除体内的异气,调和龙虎。

    修士或是因玄功道诀,或是因为所居环境,或是因为与人斗法,会有异气缠身,这是一个很大的隐患,不好处理,如果积蓄过多,甚至会影响到修士的晋升。

    以前修士们都为这个问题头疼不已,苦于没有办法,现在听到雨前茶有如此奇效,如何不疯狂?

    一传十,十传百,雨前茶引起激烈争夺,后来一场大战后,绝大部分茶树被毁掉,只剩下零星几棵,让大势力迅速瓜分。

    雨前茶从此之后红遍大江南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君无悔能随时喝到如此珍贵稀少的名茶,由此可见他背后势力的强横,也能看出对他的重视。

    细细品了一会茶,景幼南放下茶盏,开口道,“听说君师兄打算进曜日洞天修行?”

    君无悔颔首点头,答道,“我走的是剑修路子,一剑破万法,去曜日洞天最合适。”

    “是啊,”景幼南附和道,“曜日洞天虽然现在没有洞天真人坐镇,但有数名元婴三重大修士主持大局,是宗内很有影响力的一股势力,君师兄进曜日洞天修行,肯定很快脱颖而出,有大作为的。”

    君无悔神色不动,用洁白如玉的手掌摩挲茶盏,沉声道,“景师弟,你的事情还没定下来?”

    景幼南坐直身子,笑道,“应该很快就有结果了。”

    “如此最好。”

    君无悔眸子转动,若有所思。

    不同于普通的外门弟子和内门弟子,真传弟子担负门派传承,每个宗门都是慎之又慎,别的不说,光是身份就要明明白白,清清楚楚。不然的话,招收一名心有异心的弟子,那就不是传承宗门,而是自损根基。

    在这一届选出的九大真传弟子中,其他八人都是出自有名有姓的世家大族,自然无需调查,只有景幼南来历莫测,没有人清楚他的情况。

    正因为如此,近些日子,有真人亲自出手,来查明此事。

    现在看景幼南的回答,应该是事情有了眉目,一切顺利。

    景幼南端起茶盏,远眺海天一色,晚霞余晖,开口问道,“君师兄,听说我们现在还不算是真正的真传弟子?”

    君无悔剑眉一动,静声道,“确实如此,我们进入玄都天外天后会有三年的考核期,只有通过考核期才算真正的真传弟子。”

    “原来是这样,”

    景幼南点头表示理解,像太一宗这样的玄门大宗,挑选真传弟子是严格而又谨慎的,用精挑细选来形容,绝不为过。

    通过门中大比只能说明本身的资质修为及格,弟子的心性,处事,忠诚度等等都需要经过细致地考核。

    当然,考核的手段是不拘一格,千变万化,很可能被考核者根本没有察觉,就已经结束。不过这样的考核绝不会进行纸面文章,到时候会有实权长老甚至洞天真人出手,审查过程。

    君无悔端坐在云床上,皎皎然若山上青松,道,“景师弟不必太过担心,虽然审核期有三年之久,但我们除了无法修炼宗内的三经五功六经外,其余地方与真传弟子相差不大,在丹药,典籍,权限方面基本都是开放,比内门弟子强的多。”

    景幼南面露喜色,笑声道,“这样最好。”

    他虽然背景不凡,但以如今的境界修为,还是不去碰的好。这样一来,太一宗就是唯一可以选择的靠山。

    成为真传弟子,哪怕在考核期内,他都可以算得上大有背景之人,在外面行走,会让人顾忌三分。

    对他来讲,这样就足够了。

    就在这个时候,就听呦呦鹿鸣声传来,两人抬头西望,远处祥云阵阵,君怜儿跨鹿而来,环佩交鸣,异香馥馥。

    到大船上方,君怜儿抿嘴一笑,轻转白鹿犄角,徐徐降下,稳稳落在船头。

    君怜儿一下来就挥舞白嫩嫩的小手,脆生生道,“大兄,有你的信。”

    她今天头梳碧螺髻,鹅黄宫裙束腰,眉目弯弯,玉颜精致,远远一看,简直如同从画中走出的仙女似的。

    君无悔接过信件,展开细看。

    趁着这个功夫,君怜儿蹦蹦跳跳,来到景幼南的身边,做了个可爱的鬼脸,道,“最后对轩辕彻选择落荒而逃,不算堂堂男子汉。”

    景幼南看着眼前的小丫头,好笑道,“难道要被他打成肉饼,才算男子汉,”

    “反正你是望风而逃,要是行军法,你这样的非得拉出去砍头不可。”

    君怜儿却是振振有词,她的声音又脆又动听,如黄莺鸣叫,透着一股子古灵精怪。

    景幼南才不会和嘴尖牙利的小姑娘争论,转移话题道,“你看轩辕彻不顺眼?”

    一听到轩辕彻三个字,君怜儿立马俏脸生霜,开口道,“那个可恶的家伙,自傲的很,每天昂着个头,像大公鸡似的,也不怕扭伤脖子。”

    “骄傲的大公鸡,”

    景幼南差点笑出声来,他真想看看如果轩辕彻听到这个名字后会有有什么表情。

    “笑什么笑,”

    君怜儿手叉小蛮腰,做出凶巴巴的模样,进入小辣椒状态。

    景幼南忍住心里的笑意,微微低下头,道,“以后我替你教训教训那个骄傲的大公鸡怎么样?”

    “才不用你呢,”君怜儿哼一声,“你这个不战而退的家伙,一看就不靠谱,指望你,还不如指望我大哥呢。”

    “哈哈,童言无忌,童言无忌,”

    景幼南可不想平白无故带上不战而退,望风而逃之类的帽子,仰天打了个哈哈,开始左顾右看,不再和君怜儿说话。

    君怜儿冲景幼南比了比粉嫩嫩的小拳头,一溜烟跑到白鹿边上,抓着鹿角,和小鹿玩耍,银铃般的声音,传出很远。

    真是个活泼而又无忧无虑的小丫头。

    此时君无悔已经看完书信,收了起来,沉吟不语。

    景幼南看他眉头皱起,仿佛有犹豫不决之事,就大步走上前,开口问道,“君师兄有为难之事,不如说给小弟听听?”

    君无悔目光一亮,他是个果决性子,从不矫情,直接开口道,“这件事情,还真需要景师弟你帮帮忙。”

    他用简洁的语言把事情原原本本说出来,没有任何隐瞒。

    景幼南手托下巴,开口笑道,“听完之后,我觉得我还是蛮合适的。”

    整个事情并不复杂,当年君无悔游历之时,不小心阴沟翻船,受了很重的伤,幸亏有一修士名为彭宗则从旁路过,半月来衣不解带地悉心照料,才让君无悔安然度过危机,还没留下隐患。

    以君无悔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的性子,自然不会忘记如此大恩。这几年来明里暗里帮衬,让彭家从籍籍无名的小家族发展为一方豪强。

    不过自从前年,彭宗则寿元耗尽去世,君无悔对彭家之事就淡了许多,毕竟是人在人情在,对于彭宗则的后代子孙,他并没有太多感情。

    倒是彭家子弟聪明,知道君无悔是彭家的大靠山,每个月都会来书信请安,执礼甚恭。

    就这样,君无悔算是与彭家有一段香火情。

    这封信是当时彭宗则临死前留下的,不知道为何现在才送来,信上提到,希望君无悔能引荐彭家两名子弟进入宗门。做完此事后,他与彭家缘分斩尽,不再牵扯。

    君无悔当然不会推脱此事,只是他最近要闭关修炼一门道诀,无暇分身,幸好景幼南在此,正好解决这一难题。

    听到景幼南答应下来,君无悔很高兴,他用最快的速度写了一封书信,附上信物,道,“景师弟,这次多亏你了。”

    “哈哈,都是同门师兄弟,君师兄何必这么客气,我收拾一下,马上动身。”

    景幼南接过书信收好,又和君家兄妹说了几句闲话,从从容容架起云头,上了中天,消失在天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