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25.第225章 多宝童子 纳兰长老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虚空云气潮涌,堆浪如雪,浩浩荡荡上百里,遮天蔽日。

    五岳真形图当空打开,重重叠叠的山岳虚影显现出来,重有万钧,而蟠龙大印则绽放出耀眼的金光,隐隐听到嘹亮的龙吟声,磅礴威严。

    两件玄器这一交锋,气势万千,别说是筑基修士,就是更进一步的成灵境界修士斗法也比不上。

    “又是一件玄器,太夸张了吧,”

    “是啊,玄器,玄器,我什么时候能有一件啊啊啊啊啊。”

    “就你?下辈子投个好胎吧。”

    “什么时候玄器这么不值钱了,一件接一件的出现,这到底是玄器还是大白菜啊,”

    “就是,就是,一下子见到两件,我还以为自己是做梦呢。”

    陈翩翩和玉明梵两名金丹宗师级别的真传弟子能勉强保持从容淡定,但围观的众人可不行了,他们一个个如同打了鸡血般上蹿下跳,连呼出的热气都弥漫着激动和兴奋。

    玄器是孕育出灵识的法宝,它的珍贵稀少之处,怎么说都不过分,在场众人或许见过金丹宗师,或许见过元婴真人,但见到玄器的真的是少之又少。

    现在亲眼见到两件玄器,而且还是数量最少的防御玄器和攻击玄器,大多数围观的人都直接疯狂了。

    甚至连不少外宗修士看到这,都震惊的说不出来,只能暗暗感叹,太一宗不愧是天下第一玄门,领袖群伦,这底蕴是深不见底。

    景幼南站在高台上,看到自己的玄器五岳真形图被拦住,并没有感到意外,轩辕彻百战百胜的无敌名头,怎么会没有一两件强大的法宝傍身?

    毫不犹豫,景幼南探手袖囊中,取出上上品领器九曜明皇镜,当空一摇,一道神光发出,洞穿虚空,转瞬而至。

    轩辕彻负手而立,天门上真气涌出,托起一件拳头大小的明珠,丝丝缕缕的宝光垂下来,如璎珞,似珠帘,护住周身。

    神光结结实实打中,但只荡起一串水纹般的涟漪,明珠光芒依旧,仙音飘渺。

    “是一件上上品灵器,”

    景幼南眸子转动,知道又是无功而返,再次探手袖囊中,取出在天马岭得到的上品灵器双龙剪,祭起到半空中。

    双龙剪是一件纯杀伐的灵器,单论攻击力之强,尚在品质更高的九曜明皇镜之上。

    就听低沉而又威严的龙吟想起,一对头尾相接的天龙虚影显出形体,龙鳞鲜活,上面生出的花纹如光华流转,散发出神秘的气息。

    巨大的剪刀悬在轩辕彻的上空,龙头咬合,凛然的杀机几乎化为实质,把云光冲开,煞气滚滚。

    “哼,”

    轩辕彻第一次开口,声音如金石碎玉,有一种深深的威严,他的脑后升腾起一道光晕,里面一杆战旗摇摆,拇指大小的律令规定化为锁链,向上飞出,困住蛟龙。

    远远看去,三对法宝,玄器,上上品灵器,上品灵器,各自占据一方,宝光碰撞,流光溢彩,耀人双目。

    玉明梵站起身来,脸色不好看,恨恨地道,“同时御使三件法宝,他们也不担心真气枯竭,”

    陈翩翩俏脸上露出一丝苦笑,她知道,玉明梵的话并不是真表示担心,而是看到两名筑基弟子轻轻松松地拿出三件如此品质的法宝,心里有一股郁结之气。

    其实何止是他,就是自己这个丹成三品的核心真传弟子看到这一幕,心里也是不是滋味。记得自己在他们这个年龄,有一件上品灵器就够乐的找不到北了,人比人,很多时候真的是能气死人。

    原地转了两圈,玉明梵重新坐回云榻,神色变得平静起来,沉吟少许后,开口叹道,“不愧是千年一降的外门门派大比,今天还真开了眼界。”

    “是啊,”陈翩翩美眸幽深,额头上的一点朱砂娇艳欲滴,道,“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我们也得抓紧了,后辈们可是来势汹汹。”

    玉明梵双手放在膝上,肃容道,“他们想抢班夺权,还得等几年。”

    相比起玉明梵和陈翩翩两名金丹宗师级别的真传弟子的触动,潘越对三件法宝的出现并没有表现出太大的惊讶,身为剑修,舍剑之外,别无他物,其他法宝在他这种纯粹的剑修眼里,根本就是累赘。

    相对于法宝本身的品级,潘越对两人法宝的搭配和御使手法明显更感兴趣。

    潘越身子坐的笔直,随口点评道,“两人的法宝搭配都是攻守兼备,没有明显的弱点,这样才是堂堂正正之道,不会被人针对性对付。除此之外,两人对于法宝的御使灵活自如,见缝插针的能力很强,不是单纯法宝砸人,以后很有发展的潜力。”

    魏师恩魏真人目光炯炯,接口道,“两人根基深厚,真气雄浑,更重要的是都很有智慧,是不可多得的修道种子。”

    潘越突然嘿嘿一笑,开口道,“我看两人鹰视狼顾,可不像君无悔那样是单纯求道之人,师叔你就是再眼馋,也没有办法。”

    魏真人屈指虚弹,虚空响应,沉声道,“我们这一脉是剑道为先,斩却束缚求大道,两人虽好,但与我们道不同不相为谋,还是君无悔最适合我们一脉。”

    潘越点点头,附和道,“还是师叔看得透彻。”

    魏真人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是暗自叹息。

    他们这一脉如果单论实力并不算弱,但由于都是剑修,性子宁折不弯,孤傲自赏,不屑于耍手段和心计,在处事上则少了几分圆滑,导致在宗内树敌不少,生存空间不断受到挤压。

    像轩辕彻和景幼南这样的杰出子弟,或许并不能传承剑道一脉的真正意志,更别提发扬光大,但两人都很有领袖气质,进退有度,真成长起来,完全可以撑起一方天空。

    毫无疑问,在太一门这样势力盘根错节的情况下,个人的修为再强,也难以起决定作用,通常都是整个山头或者集团发出同一个声音,才能扭转乾坤。

    剑道一脉,都是各自为战,一盘散沙,真的需要一个强势的领袖统筹全局,在宗内发出自己的声音啊。

    “最烦碰到多宝童子了,”

    景幼南看了眼僵持不下的三对法宝,嘟囔一句,却不知道已经成了别人眼中的多宝童子。

    这个时候,一直安稳如山的轩辕彻率先出手,他大袖一挥,金灿灿的真气如开闸的洪水,从上而下,惊涛拍岸。

    “来的好。”

    景幼南大喝一声,双手虚托,黑水真气飞出,幽深不见底,容纳万物。

    与此同时,他默念咒语,赤火真气束成一线,化为流星箭矢,虚晃一枪,自上方贯下,杀机森然。

    这样的斗法中,就显现出《大阴阳混洞宝生经》作为纯阳宫真传道诀的厉害之处,两股截然不同的真气分而击之,让人防不胜防。

    面对侵略如火的赤火真气来袭,轩辕彻不慌不忙,双目一凝,一缕神光从华盖冒出,形似曲柄宝伞,珠光莹莹。

    两种真气碰撞,发出噼里啪啦的燃柴之声,到处火星四出,非常壮观。

    轩辕彻虽然无法像景幼南修炼的《大阴阳混洞宝生经》那样修炼出罕见的水火真气,但他三海中真气雄浑,刚才出手后谨慎地留下一部分,正好挡住景幼南第二路的赤火真气袭击。

    “好难缠,”

    景幼南运作道诀,水火真气在静脉中往返,映照出晶莹如玉的骨骼,这是他一路走来,遇到的最强同龄人,以往明显占优的真气和法宝对方毫不逊色。

    轩辕彻站在云台上,大袖飘飘,神色凝重,自从出道后,别说是同龄人,就是比他大一截的修士都纷纷败北,从来没有遇到如此的硬骨头。

    对方的玄功道诀,法器法宝,甚至斗法经验,无不是个中翘楚,就是跟自己比,也称得上旗鼓相当,难分轩轾。

    渐渐地,轩辕彻的剑眉轩起,暗自道,“难道真要动用那股力量?”

    极天之上,一座八角铜楼高悬,清一色的琉璃瓦倾斜,云光一照,如水华般流转不定,发出阵阵清亮的仙音。

    轩辕胜是轩辕家族的三长老,他头戴华冠,身披八卦仙衣,浓眉如墨,双眸金黄,身上有一股子大权在握的威严。

    在轩辕家族中,大长老和二长老常年闭关,体悟天心,寻求突破到洞天境界,已经多年不理世事,这个三长老实际上已经是长老们的代表人物,在家族中权力仅次于族长,上百年身居高位,发号施令,威严已经浸入到骨子里。

    此时,这位三长老望着斗法的局面,用一种抑扬顿挫的语调道,“纳兰长老,想不到宗内还有如此人物,竟然能和彻儿斗到这个程度。”

    纳兰长老鹤发童颜,身罩大红色祥云法衣,看上去很精神,他呵呵一笑,道,“三长老不必担心,我看轩辕彻的首席之位不可动摇。”

    轩辕胜傲然一笑,衣襟猎猎生风,用斩钉截铁地语气道,“同龄人中,彻儿不会输给任何一个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