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23.第223章 智慧灵光 最强弟子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场中金芒游走,吞气吐霞,星星点点的亮光时隐时现,犹如不断开闭的眸子。

    君无悔整个人包裹在剑光中,瞻之在前,忽焉在后,纵横往来,锋锐无匹。

    左丘明则巍峨如山岳,天地烘炉悬在头顶,汩汩的岩浆往外冒,碰上的剑光,统统化为水汽。

    两人均是全力以赴,各逞手段,你来我往,不分胜负。

    云台里,景幼南抬了抬眼皮,轻声笑道,“看这个样子,他们要打个三天三夜啊。”

    潇湘子惨绿色的眸子转动,用手指叩打扶手,接口道,“不错,他们两人势均力敌,短时间内分不出胜负。”

    景幼南嘴角挂起笑容,身子倚在雕龙盘凤的靠背上,懒洋洋地道,“这可是有趣了。”

    魏真人稳坐在云榻上,头顶之上罡云如水,上面托起两朵青莲花,异香扑鼻。

    他皱了皱眉头,然后又舒展开,淡声道,“左家的这个小子不错,如果能晋升真人境界,有希望修炼成真正的赤铜金身。”

    潘越双手交叉在胸前,作睥睨群雄状,傲然道,“赤铜金身再强也挡不住一剑破万法,等这位小师弟入了内门,学习到真正的剑诀,肯定能打的左丘明这样的货色抱头鼠窜。”

    魏真人一甩手中拂尘,冷笑道,“哈,好大的口气啊,不知道今年内门大比中,是谁让人家左金阳的赤铜金身打的撒丫子狂奔的?”

    “呃,”正在慷慨激昂的潘越好像鸭子被卡住了喉咙,他转了转眼珠子,好一会才讪讪道,“我那是意外,再说了,左丘明是什么人,怎么能和左金阳那个怪物比呢。”

    魏真人转过头来,不再管他,目光投向场中斗法激烈的两人,眸子变得深邃起来。

    高台上,女仙何真真蹙起好看的如描细眉,凝声开口道,“这样下去可不行。”

    陶真人晃动华幡,声音清朗,道,“君无悔剑遁如疾风闪电,进可攻,退可守,灵活自如,左丘明却守势极稳,坚不可摧,两人真要缠斗下去,除非真气耗尽,不然分不出胜负。”

    “嗯,”居中而坐的墨真人点点头,略一沉吟,用手一指,如扇的白光散出,轻而易举地将两人分开,道,“先到此为止吧。”

    君无悔和左丘明对视一眼,都是心中不甘,不过半步洞天真人的法旨,两人可不敢不从,朝高台上施礼后,各自回转自己的云台。

    潘越手抓着栏杆,讶然开口道,“怎么这样办?”

    “不这样又会怎样?”魏真人倒是一副早有预料的神情,道,“难道真让他们两人斗法个三天三夜?”

    “啧,”潘越嘬了下牙花子,感慨道,“这样一来倒是便宜了景幼南,没人挑战,次席之位攥的稳稳的。”

    魏真人眼睛眯起,半响后才幽幽开口道,“次席之位,恐怕有人还看上不上眼。”

    “什么,”潘越真的跳了起来,眼睛睁的大大的,结结巴巴道,“不是吧,景幼南难道会挑战轩辕彻?”

    “为什么不会?”

    魏真人反问一句,不由得想起当时见面之时,那个俊美少年话语中无意间流露出的自信和强势,他可不是一个久居人下之辈。

    潘越面色变幻了数次,最后喃喃自语道,“真真是想不到啊。”

    对于大多数外门弟子来说,轩辕彻在口口相传中是绝世天才,无与伦比,只是他们都没有见过轩辕彻的庐山真面目,只是空泛泛地说强大,没有真实的感受。

    潘越和他的几个师兄弟却是偶然间遇到过轩辕彻,给他们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在他们的想法中,轩辕彻绝对是千年一遇的绝代天骄,拥有成为巨头霸主的一切潜质,别说是在同龄人中,就是在青年一辈也少有抗手,鹤立鸡群。

    没想到,还有人初生牛犊不怕虎,毅然选择挑战。

    就在潘越心潮起伏之际,景幼南站起身来,拨开云台上的珠帘,大步走了出去。

    他头戴莲花道冠,身披太上真章仙衣,腰悬玉佩,面容俊美,气质高洁,只是行走之间,就有一种翩然出尘的气息流转,好似谪仙人下凡。

    来到高台上站定,景幼南没有说话,他昂起头,右臂高举,食指如同一把锋锐的宝剑,指向高悬在第一位的云台。

    轰隆,

    所有围观的弟子们沸腾了,不需要任何的话语,这个霸道嚣张的动作就是最好的战斗宣言。

    “没想到啊,好戏在后头,”

    “是啊,是啊,真正的龙虎斗,次席大战首席。”

    “轩辕彻可是一直没露面,终于要出来了。”

    “不知道谁胜谁败?”

    “肯定是轩辕彻了,他可是出道不败,同龄人无敌。”

    “也是,不过景幼南敢站出来挑战,勇气可嘉。”

    人们兴奋的交头接耳,议论纷纷,不过绝大部分都看好轩辕彻,认为他会胜出。

    虽然景幼南是这次门中大比中脱颖而出,手握玄器,堪称最强的黑马,但人的名,树的影,轩辕彻不败的光环太过强大,人们还是习惯性地相信他。

    潘越收起脸上的漫不经心,缓缓坐回云床上,道,“这个景幼南,真的是好大胆子。”

    虽然景幼南即使战败也是排在次席,但要是败得太难看的话,绝对会影响以后到内门的发展。

    景幼南明白这点,依然要决定挑战,不得不说他的勇气超过人的想象。

    魏真人沉默不语,仿佛成了泥胎塑像,声息皆无,唯有眸子愈发深邃。

    玉明梵和陈翩翩早停止交谈,两名内门中真传弟子中的佼佼者,金丹宗师,都面容严肃,眼睛眨也不眨地望向下方。

    左丘明,君无悔,池玉泉,白石,萧景存,尚依依,张昊羽等刚晋升的真传弟子,傅玄,邱居,鸾红娘,侯青,夏侯淳,陈元等不幸落选真传的杰出弟子,也屏住呼吸,聚精会神。

    同一时刻,不知道多少人抬起头,投向虚空中高悬的云台,灼热的目光,都要把那一道从来没有挂起的珠帘融化。

    没人人们等多久,就见珠帘上卷,灵机翻涌如潮,显现出一名锦衣玉带的少年人。

    他生的日角龙颜,重岳虎顾,舌文八字,项有浮光,只是简简单单起身,就有一股横扫八荒六合的无上霸道。

    少年的下面,四名绝美的盛装少女怀抱琵琶,竖琴,自顾自弹奏曲子,乐曲细细,悠然动听。

    陈翩翩和玉明梵对视一眼,异口同声道,“天生异相,头角峥嵘,”

    景幼南站在高台上,即使离得如此之远,他仍旧能感受到对方传来的深沉威严,就好像他天生高贵,其他人都低他一等。

    吐出一口浊气,景幼南昂起头,双目神光暴涨,一字一顿道,“轩辕彻,还不下来一战,等待何时?”

    声音如同滚雷,传遍四方,显示出分庭抗礼的从容。

    轩辕彻抬起头,眸子深沉莫测,里面有山川大地,日月星辰的倒影,无数的人影在里面沉浮,看不到尽头。

    “头好晕,”

    “是啊,晕死了,”

    “我要站不住了,”

    “该死,头疼,”

    “这是什么鬼眼睛,”

    光幕前不少的弟子触及到轩辕彻的目光,顿时天旋地转,不少人受不了,直接跌倒在地,头疼欲裂。

    玉明梵十指攥紧,骨节有些发白,涩声道,“好厉害。”

    陈翩翩美目睁大,俏脸紧绷,开口道,“不是道术,不是神通,应该是一种血脉天赋。”

    玉明梵用力拍打扶手,道,“以前听家中长辈说,有人生来高贵,我还不懂什么意思,今天真是明白了。”

    陈翩翩点点头,赞同道,“如此强大的天赋,难怪轩辕家会视他为家族崛起的关键人物,不惜花费大代价。”

    “咦,你看景幼南,”

    突然之间,玉明梵发出惊讶的声音,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陈翩翩顺着玉明梵手指的方向看去,就见景幼南稳稳站在高台上,他的脑后升起一道肉眼难见的光晕,清清亮亮的光芒倾洒下来,有一种慧珠在握,本心不动的从容。

    “是智慧灵光,”

    一直跌坐不动,老佛在在的慈明大师失声叫了出来,枯瘦的脸颊抖动,说不出的怪异。

    左丘明诧异地转过头来,开口问道,“什么是智慧灵光?”

    慈明大师面上满是不可思议,随口解释道,“佛经有云,红尘三千,灵珠蒙尘,茫茫苦海,不得解脱,唯有濯一点慧光,才可横渡彼岸,得大自在,大圆满,大超脱。”

    左丘明皱眉想了想,摇头道,“不懂,”

    “呵呵,”慈明大师笑了笑,道,“左道友有空可以翻阅下佛经,佛陀的真言蕴藏大智慧啊。”

    左丘明撇撇嘴,不再说话。

    慈明大师手捏狮子印,心里却是潮起潮涌,怎么都不平静。

    在佛门传说中,唯有拥有深厚佛缘之人才可开智慧之门,从此一法通万法通,诸般法门弹指可会。

    眼前的这个少年景幼南虽然远远没有到打开智慧之门的那一步,但只是顿悟智慧灵光就了不得,据他所知,在整个万佛寺,做到这一点的少之又少,无一不是佛门中的宝贝疙瘩。

    “或许,只有如此天才才配得上佛门数千年的谋算吧。”

    慈明大师闭上眼睛,有些感慨,有些惋惜,心情复杂难明。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