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22.第222章 双龙争锋 谁主沉浮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夕月光如昼,但见云台参差,飞宇横楼,紫气氤氲,祥瑞自生。

    景幼南道冠法衣,端坐在云床上,眸子目视下方,沉声道,“君师兄选择挑战左丘明。”

    潇湘子一手持酒壶,一手持玉杯,自酌自饮,开口道,“公子你前几天送给君无悔了洗剑炉,以他的性子,肯定不会选择公子你。至于轩辕彻,实力深不可测,他败过一次,再交手恐怕也没有把握,要想进前三席的话,只能选左丘明。”

    景幼南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点头又摇头?

    潇湘子诧异道抬了抬头,想了想,也没说什么,继续埋头喝酒。

    潘越别看是金丹宗师,但却是个坐不住的性子,他趴在白玉栏杆上,大声道,“魏师叔,你看好的那个小子上场了。”

    “看到了。”

    魏师恩魏真人没好气地答应一声,这声音简直如雷鸣般,能传出二里地。

    说来也奇怪,自己这个师侄如此活泼的性格,跳脱让人受不了,怎么会修炼成一板一眼,严谨到让人觉得苛刻的《北方真武降魔剑诀》?

    真是让人想不透,想不通。

    潘越不知道自己师叔的想法,他此时正在大呼小叫,一副精力旺盛的样子,大幅度挥舞着手掌,道,“师叔,你看这个小子,冷酷地跟冰山似的,肯定是锯口葫芦,沉默寡言,咱们那里需要点生气啊,要阳光,要灿烂。”

    魏师恩翻了翻白眼,心想有你在难道生气还不够?每天说个没完,比五百只鸭子都乱,要是君无悔也跟你一个样子,还让人活不?

    潘越才不管自己的师叔答不答话,一个人自言自语道,“看起来不错,剑丸御使地灵活自如,以后正式学习剑诀后,应该有个很大的进步。好啊,好啊,终于找到人喂招了,我的斩魔剑早就难耐饥渴了。”

    陈翩翩发髻高束,身罩对襟细纹罗裙,双眉弯弯,肤白胜雪,笑语盈盈道,“听说玉师兄拉拢过这个君无悔,嗯,确实是个好苗子。”

    玉明梵稳稳坐在云床上,洁白如玉的手掌摩挲玉如意,慢条斯理道开口道,“接触过,但没有成功,不过陈师妹找到了尚依依和鸾红娘两个优秀苗子,倒是收获不小。”

    陈翩翩心里一惊,暗自惊讶对方好强大的消息渠道,俏脸上却丝毫不变颜色,顺口道,“白石可是仅仅排在第六位,潜力很大,稍微雕琢一下,就能大放异彩。”

    玉明梵放下玉如意,整容道,“白石确实不错,不过比起前四位来还是要差上不少,不知道陈师妹对前四位有没有想法?”

    陈翩翩长长的睫毛抖了抖,发出银铃般的笑声,道,“好苗子谁都想要,只是这四个人啊,可不好下手。”

    玉明梵不再说话,指了指下方,道,“龙争虎斗要开始了。”

    陈翩翩转目观看,就见左丘明龙行虎步,大步走出。

    他头戴朝日冠,耳侧垂下璎珞丝绦,身罩十日横空仙衣,双目沉沉,还未靠近,就有一股灼热之感袭来,如同置身铜炉火海一般。

    在高台上站定,左丘明抬起头,用一种霸气的语调道,“剑光分化,好大的名头,今天我倒要好好见识一番。”

    君无悔点点头,用手一指,剑丸在半空中滴溜溜一转,下一刻就来到左丘明的头顶,森森然的剑气排山倒海般倾泻下来,密密麻麻,数都数不尽。

    谁也没有想到,君无悔一上来就施展杀招,有进无退。

    潘越双手抓住白玉栏杆,讶然开口道,“是《千剑通仙剑经》中的剑招,以他筑基境界的修为,能用到如此地步,很是不错。”

    说完这句话,潘越又自己摇了摇头,道,“形似而神不似,君无悔没有修炼过《志观苍穹有无剑典》,使出来的是花架子,杀伤力太差。”

    潘越还在点评君无悔这一招的失败之处,魏真人则如同火烧屁股般跳了出来,真人的不动心境波澜大起,惊讶难以言喻。

    他可是记得,这一招他只是在君无悔面前随意施展过一次,没想到对方的天赋如此出众,现在葫芦画瓢,竟然丝毫不差。

    单从剑招上看,君无悔的这一招已经难以挑剔,只是他缺乏玄功,才会形似神不似。

    “真是天生的剑修种子,”

    想到能把拥有如此妖孽资质是天才收拢到门下,魏真人心怀大畅,恨不得仰天大笑三声。

    在原地转了三圈,不知怎么的,魏真人又想起了景幼南,同样的惊采绝艳,胸有丘壑,注定会在门中崛起的少年英才,可惜交谈没有结果,志不同,道不合,难以走到一块。

    比起想在剑道中勇猛精进的君无悔,景幼南深沉的多,野心大的多,不好把握。

    不得不说,君无悔的这一学自元婴真人的剑招实在不弱,又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刹那间,一股冰冷的杀机就笼罩下来,让左丘明背后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左丘明真没有想到,自己一出场就会遇到如此危机,要是躲不过去,对方的剑招就会如同源源不断的江河般涌来,压得自己喘不上气。

    关键时刻,左丘明历练出的强大心志发挥出作用,在生死危机之时,他仍然冷静如斯,深吸一口气,整个人如同一****日,光芒万丈。

    左丘明岿然不动,天门上云气翻卷,托起一尊古铜的大鼎,上面雕刻有玄妙的篆文,天地为炉,造化为工。阴阳为碳,万物化铜。

    就听咣当一声,鼎盖打开,一股磅礴的吸力从鼎口发出,森然锋锐的剑气入溪流入川般,纷纷投入其中。

    这一刻,大鼎高悬虚空,容纳万物,吞噬万物,熔炼万物。

    云台上,景幼南的眼睛眯了起来,冷声道,“这是赤铜金身施展出的天地烘炉。”

    他曾经与左丘明在鹿鼎院前交过手,对这一个道术有所了解,比起上一次施展,左丘明不仅是施法速度加快,而且道术的威能是成倍上升。

    潇湘子盘膝坐在纸塌上,忍不住赞叹道,“大千世界不愧是自上古传承下来,底蕴深不可测,这种在筑基境界就可以初步凝聚的金身,要是在以前的花间派,连想都不敢想。”

    金身通常是修士晋升为真人,然后采集天材地宝,凝练成的一种特殊的肉身神通。

    不同于元婴三重大修士形成的法身遁天入地,金身很多时候是肉身的强化,它能对某些方面比如法力等进行增幅。

    在以前,潇湘子一直认为只有真人才有资格开发出如此恐怖的肉身神通,可是今天却见到了筑基修士就开始引动金身,虽然很初级,很不完善,但起码已经有了金身的影子。

    景幼南哼了一声,道,“左家的赤铜金身听说涉及到左家的血脉,还有诸多秘术,只有最嫡系的后代能修炼。”

    “正是如此,”潇湘子点点头,认为条件苛刻很正常,接口道,“要是如此恐怖的修炼方式,左家每个人都能进行的话,左家早成长为巨无霸了。”

    景幼南摇了摇头,没有说话。潇湘子常年生活在玄元古洞,对大千世界的了解稍微片面了些,能在大千世界传承几千年甚至上万年的世家大族,哪个没有一两门惊世骇俗的玄功道诀?

    左家的血脉即使支持每个家族弟子都能在筑基境界就修炼金身,恐怕也无法成长为真正的巨无霸家族。

    底蕴这个东西,平时看不出来,但实实在在是个门槛。

    君无悔见一击未成功,面上毫不变色,他轻叱一声,剑丸向上一跃,分出六道剑光,前后左右,分而击之。

    眼见漫天剑光,光幕前的围观众人最先兴奋起来,呼声连连,

    “是剑光分化,我看到剑光分化了。”

    “一二三四五六,嘶嘶,一共是六道剑气。”

    “一气化六剑啊,这个君无悔果然凶残,难怪种子选手中没人敢挑选他。”

    “废话,那些人谁挡得住一气化六剑,一个来回就打的他们找不到东西南北了。”

    “不错,我就是站在这里看,都有些眼晕,这剑气纵横,根本分不清哪一道啊。”

    “唔,左丘明厉害,你看,他竟然挡住了。”

    确实,面对普通修士闻风丧胆的剑光分化,左丘明是不动如山,任凭八面来风。

    他天门上赤红铜鼎不断道吐出滚烫的火焰,灼烧剑气,与此同时,他右手持一面芭蕉扇,每次扇动,灵机汹涌如潮,把从四面八方攻来的剑光挡开。

    “哼,”

    看到左丘明守得风雨不透,君无悔双手挥动,六道剑光上下翻飞,愈加的灵动自如,如翩翩蝴蝶,但蕴含无尽的杀机。

    “剑修只是可恶,”

    左丘明晃动手中的芭蕉扇,心里只嘀咕。

    剑修一旦展开攻势,后招就是源源不断,要想夺回主动权,千难万难。

    更为可恨的是,剑修依靠无与伦比的剑遁,满场游走,触目是剑光霍霍,让人不敢有半点的放松。

    与剑修交手,真的是一个让人头疼的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