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21.第221章 欲扬先抑 大戏在后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高台上,芦蓬高扎,香毡铺地,浩浩荡荡的云气垂下来,宛如华盖。

    不少的内门弟子,纷纷乘坐飞禽云车从玄都天外天赶来,要亲眼目睹号称千年一降的门中大比。

    魏师恩魏真人头戴朝阳道冠,身披混元仙衣,大袖飘飘,脚踩五色祥云,神色肃穆。他的天门上,罡云足有半亩,清凉如水,金灯百盏,熠熠生辉。

    在众人敬畏的目光中,魏真人上了高台,拂袖在云榻上坐下,沉默不语。

    不多时,就听惊雷声由远而近,鼓动灵机,沸腾如潮,还没等人反映过来,一道煌煌如天威般的剑光劈开天穹,降落下来。

    金光如珠帘般散开,潘越踱步出来,剑眉入鬓,神采飞扬,有一种勃发的锋锐之气,令人印象深刻。

    魏真人眼皮抬了下,惊讶地道,“你小子不是闭关参悟剑诀去了,怎么舍得来看外门大比?”

    潘越嘿嘿一笑,歪歪夸夸地行了一礼后,自己找座位坐下,开口道,“听我师父说魏师叔你相中了一个弟子,这些天把腿都跑细了,我就来看看,什么弟子把师叔你迷得神魂颠倒的。”

    “没大没小,”魏真人习惯性地瞪了他一眼,才笑道,“君无悔是个剑修的种子,好好打磨几年的话,一定会有大成就。你可要小心了,要是比不上后入门的师弟,你师父都跟着丢人。”

    “怎么可能,”潘越梗着脖子,一脸自信地道,“师侄我已经是金丹二重的修为,几年后就可以结成元婴,成就真人之位。那个叫君无悔的小子再是惊采绝艳,也不可能短短时间内就赶上我。”

    “呵呵,”魏真人笑了笑,目光投向下面,嘴角挂起一个奇妙的弧线,喃喃道,“拭目以待吧。”

    三声钟磬声后,墨真人在高台上显出身形,高冠古服,相貌清癯。

    他双目睁开,一股不可测度的威压从上面传下来,浩浩荡荡,无可抵御。

    无论是普通的外门内门弟子,还是如魏真人这样的长老,在这一刻,都仿佛感受到煌煌天威高悬头顶,不由得屏气凝神,大气不敢出。

    扫了一眼高台下众人,墨真人手中的拂尘一挥,开口道,“真传排位开始。”

    话音一落,虚空中恐怖的压力一消而散,场中重新变得风清云朗,暖日熏熏。

    潘越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小声道,“半步洞天真人实在是太恐怖了,一言一行甚至能影响一方天象变化,我何时才能修练到这样的境界啊。”

    魏真人却没空听自己师侄的唠叨,他坐直身子,眸子上蒙上一层琉璃色,一眨不眨地望着下面,神情专注。

    经过三轮大比,最后晋升为真传弟子的共有九人,分别是:轩辕彻,景幼南,左丘明,君无悔,池玉泉,白石,萧景存,尚依依,张昊羽。

    其中,白石,萧景存,尚依依,张昊羽,他们四人是从种子选手上晋升上来的,已经没有了挑战的资格,排位已经确定。只有景幼南,左丘明,君无悔,池玉泉,四人有资格挑战,重新争夺席位。

    至于轩辕彻,他本身就是首席之位,没有人值得他挑战。

    在众人灼热的目光中,池玉泉走出云台,锦衣玉带,大袖带风。

    他眸子扫过前面四座高高耸立的云台,犹豫了好一会,才开口道,“我放弃这个挑战机会。”

    说完,池玉泉仿佛放下了心中的巨石一样,神色放松下来,冲着高台上行了一礼,然后回转自己的云台。

    “为什么放弃了?”

    云台中宝光加身的紫衣少女皱了皱好看的黛眉,轻声问道,有些不解。

    池玉泉抓过桌上的酒壶,大喝了一口,辛辣的酒气冲鼻,他怅然叹了口气道,“轩辕彻是千年来少见的绝世人物,左丘明在古洞中大奇遇,原本我想挑景幼南,可是看他两场表现出强势,我也不是对手啊。”

    紫衣少女提起裙角,款款入座,红唇嘟起,用柔柔的声音道,“不挑战下,怎么知道呢,”

    池玉泉摇摇头,沉声道,“人贵有自知之明,要是真败得难看,会影响到以后的发展的。不如藏拙,给他们一个难以捉摸的感觉好。”

    紫衣少女不甘心,但没有办法,只能点头应答道,“确实如此。”

    “好了,看下面的斗法吧,君无悔可是个宁折不弯的性子,看看他会选择谁。”

    池玉泉也心里难受,不过他不会表现出来,神色依然沉稳。

    光幕前,围观的众人都伸长脖子,瞪大眼睛,准备看一番龙虎斗呢,没想到却是雷声大雨点小,可是让不少人不满意。

    “怎么回事啊,”

    “还没打呢,就缩回去了?”

    “我都等了半天了,就让我看这个?”

    “倒霉,晦气,胆小鬼。”

    “切,人家那是识时务为俊杰,打不过还要去打,碰一头包,丢个大人,傻子才会做呢。”

    “也是,不过连挑战都不敢挑战,一点血性没有,将来成就也有限。”

    “一边去吧,人家成就再有限也是真传弟子,你倒是成就高,现在怎么会还是外门弟子?”

    “你,你,你说谁呢?”

    “我就说你了,咋地,成天唧唧歪歪的,长了个拳头大的个子,操山门高的心,什么玩意,”

    “你找死,有本事咱们出去见个真章。”

    “去就去,谁怕谁?”

    在围观众人吵吵嚷嚷的时候,君无悔御使剑丸,身子化为一道流光,刹那间越过上百丈,来到高台上。

    白衣如雪,神情冷傲,君无悔稳稳当当站立,头顶之上剑丸游走不定,带起丝丝缕缕的剑光,整个人就如同从山崖中长出的虬松雪柏,不惧风雨,孤芳自赏。

    君无悔伸出手掌,剑丸在上面跳动,如同有灵性般,发出嗡嗡的轻鸣,每次颤动都有一缕微不可察的气机溢出,在周围凝聚。

    他冷如礁石般的目光投到第一座云台上,那里依然只有两名冰肌玉骨的霓裳少女侍立,传闻中的绝世天才轩辕彻还是不肯露面。

    心里叹息一声,君无悔弹剑长啸,冰冷冷的声音传遍四方,道,“左丘明,出来一战。”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