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20.第220章 种子符箓 真传出炉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空中笙簧嘹亮,香烟氤氲,遍地火树银花,异香扑鼻。

    墨真人头戴道冠,身披法衣,端坐在高台上,面容古拙,有一种玄之又玄的气息在眉宇间运转不休。

    他屈指一弹,一枚金灿灿形若铜钱般的符文升起,四角垂芒,金光普照。

    还没等景幼南反应过来,符文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落下,进入他天门中,丝丝缕缕的祥瑞之气流动,照彻内外。

    轰隆,

    三海之中的真气急剧地膨胀,只是三五个呼吸后,原本消耗的真气就重新充盈起来,并有了新的变化。

    赤火真气和黑水真气盘踞在三海中,一上一下,一阳一阴,看似格格不入,实际上却形成了一个巧妙的循环,生生不息。

    好一会,景幼南清醒过来,来不及体悟体内的变化,先向高台上恭恭敬敬行了一礼,道,“多谢真人。”

    墨真人抬了抬眼皮,声音从高台上传下,虚空应和,龙凤交鸣,道,“退下吧。”

    “是,”

    景幼南又行了一礼,然后一振衣袂,卷起清风,回转云台。

    取出檀香,在紫砂铜壶中点燃,袅袅香气弥漫,沁人心腑,神清气爽。

    景幼南满意地点点头,拂袖在云榻上坐下,玄器五岳真形图无风自动,在头顶之上展开,层层叠叠的山岳涌出,封锁周围虚空。

    心神一动,景幼南双目清明,隐隐看到金色铜钱般的符箓在识海中熠熠生辉,不知名的气流从符箓中溢出,不断地汇入到两种真气中。

    “还有这样的好处。”

    景幼南洒然一笑,闭上双目,静静地感悟识海里符箓的玄妙。

    慈明大师缓缓收回目光,枯瘦却泛着淡金色光芒的手指结根本印,叹息道,“半步洞天真人就是大手笔,随手就赐下种子符文。”

    左丘明按在扶手上,脸色很不好看,道,“按照规定,只要候补真传弟子击败种子选手的挑战是有奖励的,只是没想到墨真人会赐下种子符文。”

    种子符文之所以被称为种子符文是因为它是真人凝聚的一点灵光,就像种子一样,只要有阳光和水分,就能生根发芽,茁壮成长。

    看到景幼南得到如此珍贵之物,左丘明都恨不得被挑战是自己了。

    慈明大师沉默了片刻,开口道,“有半步洞天真人赐下的种子符文,景幼南或许用不了多久就会凝聚灵种,踏入天人大境界了。”

    左丘明抬起头,目光冷冷,道,“这不一定,我看景幼南这个人性子倔得很,他未必愿意走墨真人的老路,说不定他有自己的打算呢。”

    “走着看吧,”

    慈明大师说了一句,就眼皮垂下,整个人如泥胎塑像,声息皆无。

    离左丘明不远处的第四座云台上,三五枝梅花绽放,异香扑鼻。

    君怜儿兴奋地俏脸生光,拍手笑道,“景幼南真厉害,邱居完全不是对手啊。”

    君无悔不说话,只是按照剑诀运作真气,打磨剑丸的灵机。

    君怜儿自言自语地说了一会,又跑到君无悔跟前,扯着他的袖子稳定,“大兄,现在看来,你前面的三人都很厉害啊,你等会准备挑战谁?”

    “一会你就知道了。”

    君无悔张口说了一句,随即任凭君怜儿如何再问,也闭口不言。

    “好无趣,”

    君怜儿嘟囔了一句,又连蹦带跳地跑到白玉栏杆前,乐滋滋地观看接下来的斗法,她是十足的小女孩性子,活泼开朗。

    张昊羽头戴梁冠,身披云龙法衣,腰束玉带,脚蹬步云履,稳稳当当地站在高台上,目光明亮。

    在种子选手中,他仅次于傅玄,邱居,居于第三位,现在轮到他挑选对手了。

    刷的一下,所有人的目光汇聚在邱居的身上,静等他的选择。

    光幕前,围观的众人依旧是习惯性地猜测,只是前面两次的局面出乎他们意料,让他们底气不是很足,声音就微微小了起来。

    “这个张昊羽是第三个啊,你们说,他会选谁?”

    “最好的选择就是侯青,他最弱嘛,不过今天的局面有些诡异,不敢保证啊。”

    “是啊,是啊,今天的事情真是太出乎人意料了,这些种子选手真不走寻常路。”

    “两个人可都栽在景幼南身上,头破血流的,看看张昊羽如何选了。”

    张昊羽并不知道围观众人的想法,他的目光越过高台,投向远处模糊的莲台,在那里,他的好朋友傅玄正在运作玄功,恢复伤势。

    对于自己好友直指次席,敢想敢做的果决,他是很佩服的,这种破釜沉舟,不进则退的举动,在很多时候都是有大气魄,大追求的表现。

    不过,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道路,勇猛精进固然不错,但稳扎稳打也能走的更远。

    没有谁对谁错,只是选择不同罢了。

    想到这,张昊羽面色一凛,断喝道,“侯师弟,还请出来一战。”

    侯青拨开面前的珠帘,从云榻上起身,原本俊美的面庞很难看。他知道自身的能力,比起大有盛名的张昊羽,恐怕要弱了一筹。

    深吸一口气,侯青压下心里的杂念,面上重新露出刚毅之色,凝声道,“既然张师兄有意,小弟怎会不从。”

    说完,他身子化为一道银光,电射而下。

    轰隆,

    两名太一宗外门弟子的佼佼者没有丝毫的花招,直接碰撞在一起,道术和法宝齐飞,搅动云气,声势惊人。

    看到两人交手,围观的众人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这一场,终于是正常了,张昊羽是真的开始捏软柿子。

    “这才对嘛,软柿子不捏,却去碰硬石头,自己找罪受啊”

    “不错,张昊羽才是个聪明人,识时务魏俊杰。”

    “一个真传弟子的名额稳稳拿到手才是最重要的,做人啊,重在知足,”

    “对,对,对,这位老兄有见识,人性不足蛇吞象,看看今天,这是血的教训啊。”

    “啧啧,就是侯青惨了,这次十有八九他得把真传的位子让出来。”

    “实力弱,没办法的事,你看看景幼南,现在还有谁敢挑战他?”

    “是啊,要坐稳真传弟子的位子,没有力压群雄的真本事是不行啊。”

    气氛活跃起来,围观的众人顿时一个个化身算无遗策的智者,指点江山,滔滔不绝。

    云台上,袅袅香烟凝而不散,与霞光交织成片,五光十色。

    景幼南收功清醒过来,望了一眼下面的斗法,开口道,“唔,原来还是个熟人。”

    在天马岭的品果仙会上,他曾经为了争夺车马芝与张昊羽交过手,对他印象颇深。

    潇湘子虽然现在跌落到筑基境界,但毕竟以前是老牌的金丹宗师,眼界犹在,组织语言道,“张昊羽攻守平衡,步步为营,是打算逐步蚕食胜机,两人虽然现在不分胜负,但要是没有意外,张昊羽肯定稳赢。”

    景幼南点点头,赞同道,“张昊羽小心谨慎,这样的性子虽然有时会丧失一些先机,但当实力占优之时,就会积累优势,堂堂正正碾压过去,绝不会阴沟翻船,看来他是要拿到一个真传名额了。”

    潇湘子惨绿色的眸子转动,叹息道,“说起来,傅玄和邱居两人的实力并不比张昊羽弱,可惜他们太过无知,居然妄想挑战公子你,最终是真传无缘,一无所有啊。”

    景幼南用手指叩着玉案,笑道,“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选择,每个人也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任。”

    “不错,”潇湘子附和道,“他们需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任,可惜的是他们这次不入真传,可能就要被同龄人甩开了。”

    景幼南咧嘴笑了笑,道,“我和他们是非亲非故,他们如何我可关心,我现在关心的是,虽然我的实力让他们吃了一大惊,但前三名的奖励实在丰厚,这个次席之位应该还会引起不少人的眼红。”

    潇湘子弹了弹手指,长长的指甲上闪烁着幽光,道,“他们眼红也没办法,公子你有玄器在手,除了第四名的君无悔,其他人都对公子你构不成威胁。”

    “嘿嘿,也是,”景幼南击打玉案,笑的很从容,道,“其他人也就罢了,不知道左丘明到时候会不会站出来,被我压一头的话,那个家伙可不会甘心。”

    潇湘子看了眼不远处的第三座云台,开口道,“从纸面上讲,左丘明的实力很强,他要是真敢挑战公子的话,我倒是不意外。”

    景幼南挺直身子,皎皎然若天上明月,一字一顿道,“那到时候就让他知道知道厉害。”

    就在这个时候,张昊羽发出一道灿烂如星光的道术,击碎了侯青的护身宝光,硬生生把他打下擂台。

    张昊羽仰天长啸,他终于拿到了一个真传名额,一步登天。

    接下来,剩下的六人纷纷上台挑战,有成功的,也有失败的。

    三天后,真传名单出炉,分别是,轩辕彻,景幼南,左丘明,君无悔,池明泉,白石,萧景存,尚依依,张昊羽。

    更为激烈的真传弟子排名赛马上开始,一场龙虎斗要上演。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