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19.第219章 再胜一场 锋芒毕露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云台上,祥烟缭绕,瑞气丝丝缕缕降落下来,凝聚成金钟渔鼓,无风自鸣,清亮激越。

    池玉泉端坐在云榻上,手中把玩玉如意,望向下方,冷笑道,“这个邱居,倒是处心积虑的很呢。”

    他的对面,坐着一个紫衣少女,层层叠叠的宝光垂下,如璎珞珠帘,哗哗作响,她嫣然一笑,露出编贝般的牙齿,脆声道,“嘻嘻,这样更好啊,他就是能赢了这一场也是底牌用尽,可保不住第二的席位。”

    “不错,”池玉泉点点头,“除了摸不到底的轩辕彻,其他人的实力都是伯仲之间,没了底牌,就等于老虎没了牙齿,只能任人宰割。”

    紫衣女子掩嘴轻笑,声音细细,道,“那小妹就提前祝贺池师兄心想事成,夺得第二席位。”

    池玉泉摆摆手,道,“这次只要进入前三就足已,”

    紫衣女子端起面前的酒杯,抿了一小口,不再说话,心里却在想,这次大比是出了不少杰出人物啊,连向来高傲的池玉泉都变得谨慎了。

    在第四座云台上,君怜儿玉手抓住扶栏,细细的黛眉抖动,脆生生地道,“大兄,快来看,那个邱居好鬼的心肠,把景幼南的玄器和上品灵器都困住了。”

    大呼小叫了一会,君怜儿看到君无悔眯着眼睛无动于衷的样子,不由得气呼呼地跑回来,叉腰问道,“大兄,你与景幼南的关系不是很好嘛,他都快要输了,你还一副石头模样,真气人。”

    君无悔实在是让这个妹妹聒噪的难受,抬了抬眼皮,有气无力地问道,“景幼南哪里输了?”

    君怜儿眨了眨可爱的大眼睛,嘟囔道,“连手中的玄器都没法用了,他不输谁输?”

    “你啊,”君无悔用手点了点,没好气地道,“你以为景幼南只凭一件玄器就能高居第二席位,你也太小看他了。”

    “哦,原来他还有别的法宝啊,我去看看。”

    君怜儿点点头,一溜烟跑到云台边,手托香腮,美目一眨不眨。

    法宝,君无悔念叨了一声,淡然一笑。

    景幼南自从在宗内扬名,第一次就是凭借手中的九曜明皇镜与左丘明打了个不分胜负,这次玄器又是光芒万丈,吸引了几乎所有人的目光。如此一来,景幼南在大多数人包括自己妹妹眼中,更多的是个多宝童子的形象,是靠着强大的法宝砸人。

    可是,他们都不知道,景幼南的玄功才是一等一的厉害。

    直到现在,他都不会忘记,在天马岭的试炼之地中,他是如何见到景幼南手持玄器,在上百名弟子的狂轰乱炸下,坚持如此之久。

    要是换做自己的话,恐怕早已经被玄器榨干,根本没有可能还有力气突围,并从众多人的追捕中逃之夭夭。

    邱居,可能要倒霉了。

    高台上,邱居头戴高冠,身披白蟒袍,唇红齿白,玉树临风,他的背后,成形的雷音剑气盘曲如龙,蓄势待发。

    微微昂起头,邱居冷然道,“景幼南,你的玄器和上品灵器无法催动,还不认输?”

    景幼南一下子笑出声来,开口道,“我的法宝不能动用,难道你还能动用法宝?单纯比拼境界真气,我可是筑基三重,比你高呢。”

    “高又如何?”邱居并不在意,他认为对方横行主要是靠了法宝,至于功诀道术,根本没有人提过,想来是碌碌无名。

    而自己修炼的是一等一的功诀道术,大自在雷音剑气又是犀利无比,即使对方的境界高了一重,也是落在下风,必输无疑。

    想到自己一跃成为这一届真传弟子的次席,邱居只觉得浑身血液加速,就连身后的雷音剑气都仿佛灵活了三分。

    “哈哈,”

    景幼南仰天长笑,开口道,“我真是第一次见到面对筑基三重还如此自信满满的筑基二重弟子,好吧,我就让你看看,什么是比你高一重。”

    说完,景幼南面色一冷,不再压抑的黑水真气和赤火真气从天门中汹涌而出,肆无忌惮地横扫周遭,占据高台上的每个角落。

    刹那之间,整个高台化为水火世界,上面是烈焰纷飞,下面是深沉如渊,两种真气不断膨胀,挤压剩余空间,让人无处容身。

    “这是,”

    邱居震惊了,在水火汹涌中,他体内的真气开始变得缓慢起来,整个人被一种磅礴的力量笼罩,情不自禁地往外退却。

    按照这个状况,他会硬生生被对方挤出高台,输的底朝天。

    “不能,”

    邱居不甘心地嘶吼,红红的眼珠子滚动,背后的雷音剑气锵然而鸣,杀伐之音响起,要斩出一道出路。

    “只是筑基二重的修为,也敢和我比拼真气,真是可笑。”

    景幼南挺直身子,三海齐齐震动,源源不断的水火真气冒出,弥漫高台。

    他修炼的《大阴阳混洞宝生经》,真气之雄浑,同阶无人能敌,更何况,他是筑基三重,而邱居只有筑基二重的修为,高了一个境界,在真气上的差异更为明显。

    他这一发力,高台上水火肆虐,不可抵御的真气激荡,以他为中心,向四面八方扩散,把所有的一切都往外推,往外赶。

    邱居俊脸憋得通红,他拼尽全力调动体内的丹海和心海的真气,可是就如同石沉大海般,很快就被汹涌扑来的水火真气吞噬,不起半点作用。

    就这样,他眼睁睁看着自己被景幼南的真气一步步往外推,可是却没有别的办法。

    “怎么会这样,”

    邱居状若疯狂,再也没有刚才困住两件法宝的意气风发,他已经退到了高台的边缘,一只脚凌空,摇摇欲坠。

    在绝对力量面前,他自以为的算计苍白的可笑,对方堂堂正正以力压人,却让他忍受痛苦的煎熬。

    “去吧,”

    景幼南大袖一挥,赤火真气和黑水真气缠卷在一起,化为一条呼啸的水火长龙,只是轻轻一啄。

    庞大难以想象的力量陡然间爆发,邱居连惨叫一声都没来得及,就被巨力甩了出去,跌落尘埃。

    景幼南以无与伦比的强势再胜一场,锋芒毕露!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