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18.第218章 出人意料 八宝锁神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景幼南头戴莲花道冠,身披太上真章仙衣,脑后五岳真形图展开,层层叠叠的山岳虚影撑起天穹,气势万千。

    此时他背负双手,站在高台上,微微眯起眼,不需要其他的动作,就有一股昂然激越的气势节节拔高,直冲云霄。

    光幕前寂然无声,所有围观的人都张口无言,眼神茫然。

    刚才的一幕就如同一盆冷水,直接浇灭了他们心中的热血激情。

    他们瞬时明白,斗法不是话本小说中写的那样,坚持就能爆种,来个绝地反击,创造奇迹。斗法是实力的交锋,是积累的碰撞,力强者胜出,没有任何的侥幸。

    “景幼南,胜出。”

    墨真人的声音字字如金玉,当空凝成一道法旨,光明大作,传遍四方。

    景幼南向高台上行了一礼,然后大袖一挥,脚下升起一朵赤金莲花,从从容容回归云台坐下。

    “该我了。”

    邱居整理了下身上的白蟒袍,面带笑容,稳步走上高台,居中而站。

    看到有新人登台,光幕前的围观众人们才恢复了点人气,开始小声嘀咕。

    “是邱居啊,”

    “对啊,他可是外门中老牌的十大弟子之一。”

    “老牌有什么用,上次还不是败在君无悔手中?”

    “君无悔可是剑修,施展出剑光分化,同阶中几人能敌?邱居也是很厉害的。”

    “别乱嚷嚷了,都猜猜这次邱居会选谁?”

    “软柿子,这次肯定要捏软柿子了,你看傅玄这么强,一意孤行,结果都撞了个头破血流,邱居难道不吃教训?”

    “有道理啊,虽然前三名的奖励丰厚,但候选真传的前三名可都不是善茬,还是稳妥点拿到一个真传位子好。”

    “依我看,邱居很可能会去挑战君无悔,上次他丢了好大的面子,这次肯定要找回来。”

    “哼,在真传名额面前,面子算什么,要是真拿不到真传之位,别说面子,连里子都没了。让我看,他一定去捏软柿子,找候青。”

    “对,九名候补真传中,候青最弱,一捏一个准。”

    “说不定邱居头脑一热,又去挑战景幼南呢。”

    “你当他是傻子嘛,还是你是傻子?”

    “哈哈,开个玩笑而已,不要当真。”

    就在这个时候,就听到邱居清朗的啸声从高台上传下,一字一顿道,“景幼南,可敢与我一战?”

    又是一片死寂。

    好一会,才有人弱弱开口道,“我没听错吧,邱居也要挑战景幼南?”

    这一句简单的话登时引爆全场,围观的人们集体激动了,话语如珠,喷涌而出,

    “邱居疯了嘛,竟然会选择景幼南,”

    “景幼南可是拥有玄器啊,邱居怎么会如此胆大包天?”

    “疯了,今天的人们都疯了。”

    人们大呼小叫,面上满是不容置信之色。

    在刚才的一战中,景幼南携玄器之威,碾压了傅玄,让在场众人见识到他超卓的实力。很多人估计,景幼南在外门弟子中很可能是坐二望一,是一等一的强势人物。

    在这样的情况下,邱居还不知死活地出来挑战景幼南,真真是不可思议。

    第三座云台上,左丘明正在慢悠悠地饮茶,看到下面发生的这一幕,直接把口中的茶水都喷了出来,眼睛不由得瞪大,笑道,“不是吧,今天景幼南是被当成了软柿子,让人捏了又捏啊。”

    慈明大师跌坐在狮子座上,枯黄色的面皮抽动了下,开口道,“有趣,确实有趣。”

    左丘明擦干嘴角的茶水,望向下方,笑吟吟地道,“邱居是个稳重的人,既然他敢挑战,就是有一定把握,我倒要看看他如何对付景幼南手中的玄器。”

    慈明大师拈花而笑,道,“我也很期待。”

    君无悔端坐在第四座云台中,天门之上,剑丸游走,带起丝丝缕缕的剑光,交织成网,雷音震动。

    他的旁边,一身素白宫裙束腰,双眉弯弯,容颜精致的君怜儿拍手笑道,“好有趣,今天景幼南要车轮子了哇。”

    君无悔眸子动了动,对自己这个活泼的小妹真是没办法,道,“老实看就行,大呼小叫什么。”

    君怜儿才不听她哥哥的话,撅嘴道,“人家可是青春美少女,当然要活泼可爱,哪像你,还不到二十岁就成老头子了,做什么事情都一板一眼,无趣的很。”

    君无悔张了张嘴,到最后还是没有说出话来,只是心里叹口气,再次物游天外,修炼剑诀去了。

    看到自己哥哥哑口无言,君怜儿握了握粉嫩嫩的小拳头,扑到栏杆前,嘻嘻笑着,扯着甜美的嗓子道,“打啊,打啊,要打起来。”

    景幼南站在云头上,衣襟猎猎生风,眉宇间有一股风暴酝酿,身上的气势不断道攀升。

    说实话,他现在心情很不好。

    原本,他以为凭借玄器五岳真形图的亮相,其他人不会不长眼再来挑战自己,而自己就可以养一养元气,准备后面的大事。

    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还没等他喘口气,邱居就跳了出来,大咧咧地约战自己。

    这简直就是赤裸裸的打脸,以景幼南的自视甚高,可是把邱居很到了骨子里。

    邱居可不管景幼南心里的恼怒,他见到景幼南进了场,立刻断喝一声,大手一扬,低沉的雷音响起,五道明晃晃的剑气迎风而涨,向上一跃,封住四面八方。

    冷森森的杀意透骨而出,直逼中间而去,有一点瓮中捉鳖,手到擒来的从容淡定。

    “狂妄,”

    景幼南怒喝一声,用手一指,背后的五岳真形图飞起,当空铺开,重重山岳现形。

    以他为中心,一重又一重的山岳拔地而起,向着四面八方涌出,雷音剑气根本连反抗都不能,直接化为齑粉。

    更为可怕的是,山岳继续前进,以无可匹敌的姿势冲向邱居,看样子要把他硬生生碾压。

    围观的众人都是倒吸一口冷气,玄器之威,恐怖如斯,简直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真不知道邱居会如何应对。

    很少人看到,面对如此气势汹汹的攻击,邱居不惊反喜,他从袖囊中取出一个精致的铜环,往空中祭出,念动咒语,道,“敕,”

    真言出口,风起云涌。

    原本朴实无华的铜环光芒大作,上面雕刻的篆文如同流水般运转起来,凝成一把若有若无的金锁。

    就听咔嚓一声,金锁套在五岳真形图上,无数的凤篆龙文飞出,嘹亮的天音响彻虚空。

    “这是怎么回事,”

    景幼南面色一沉,眉毛都竖了起来,他竟然感受不到五岳真形图的气息,仿佛凭空被隔绝起来一般。

    “这是什么法宝?”

    “不知道啊,看上去很厉害。”

    “看,景幼南的玄器不再动弹了,”

    “难道这个金环套住了玄器?”

    “真是不可思议,不可思议啊。”

    “有好热闹看了,真的是龙争虎斗,各不相让。”

    场面一波三折,让围观众人是大饱眼福,他们又开始吐沫星子乱飞,指点江山,激昂文字,说的不亦乐乎。

    “成功了。”

    邱居狠狠地挥了挥拳头,喜形于色。

    他祭出的铜环名为八宝阴阳锁神环,是一种非常偏僻的法宝,需要经过五年不间断的祭练才能成功,而且催动一次后,就会自然崩溃。

    当然,八宝阴阳锁神环的威力惊人,只有法宝不晋升为道器,生出器灵,任凭它力量再是强大,只要被铜环锁住,就会让它在半刻钟内落为凡品,发挥不出半点的威能。

    这就是他明知景幼南拥有玄器,仍然信心满满地进行挑战的原因所在,他相信只要锁住对方的玄器,他完全可以在半刻钟内解决对方。

    景幼南捏了几道法诀,发现自己确实无法驱使五岳真形图,就知道中了对方之计算,这一场恐怕玄器是无法运用了。

    这就是在斗法之中的危险所在了。

    因为大千世界传承亿万年,不知道有多少不知名的道术和法宝存世,它们或者偏僻冷门,或者名声不显,或者很多时候显得鸡肋,但一旦在合适的局面中使出来,就足以来个绝地反击,弄不好会翻盘。

    幸好景幼南早有盘算,五岳真形图不行,他探手袖囊中,取出九曜明皇镜,当空一照,一道浩大威严的神光发出,直射对方。

    “哈哈,好一件上品灵器,”

    邱居不慌不忙,长袖一挥,飞出一道枯黄的符箓,上面笔走龙蛇般的符文蠕动起来,清亮的云光映照下,一个古朴的定字八角垂芒,光明大作。

    定字一出,景幼南头顶上的上品九曜明皇镜顿时如陷入泥潭中,无法动弹。

    围观众人中不少都是见多识广,识货的人,一看符箓,立马就认了出来,道,

    “嘶,是无极定宝符,”

    “这就是专门用来对付法宝,一张就要上万晶石的无极定宝符?”

    “奢侈,真是太奢侈了,这可是一次性的符箓啊,一万晶石就这样砸了过去。”

    “财大气粗,让人羡慕嫉妒恨啊。”

    “这个邱居,看来对景幼南是处心积虑,准备了好久了,要知道,无极定宝符不仅贵值万晶石,而且还是有名的有价无市呢。”

    “一件玄器被困,一件上品灵器被定,看景幼南如何应对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