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13.第213章 美人迟暮 佛道合一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云台中宝光十色,飞彩凝辉,光华文字飘荡,字字珠玑。

    文字碰撞之间,灵光乍现,或为天宫,或为青冥,或为飞天仙女,或为书生牛郎,种种不可思议之景象,变幻莫测。

    陈翩翩半躺在在软丝香塌上,珠帘高挂,法衣上的花纹如青叶,栩栩如生,她手托香腮,美目望向半空中垂下的水幕,波光盈盈。

    “唔,”陈翩翩从琼鼻中发出一声好听的声音,用纤纤玉手指着水幕中头梳双螺髻,身披月牙仙衣的少女道,“巧云姐,这就是尚依依嘛,”

    韩巧云用飞凤钗盘起如瀑布般的青丝,身上只披了件水火阴阳法衣,细细密密的花纹流转,氤氲霞光。

    听到陈翩翩的问话,她坐直身子,翻出手中的玉简又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回答道,“是的,她就是尚依依,这届新人中最有可能夺取真传之位的女子。”

    陈翩翩美眸闪了闪,道,“这个尚依依资质不错,筑基打下的基础也算得上雄浑,看她施展的道术百花缠丝针法在小范围内施展的很巧妙,悟性不差。”

    韩巧云捋了捋圆润耳垂边的秀发,女人气十足,开口道,“这样说来,翩翩师妹决定了?”

    “不决定也没办法啊,”陈翩翩叹口气,道,“我们紫薇灵妙定观洞天的功法道诀一向以女子为主,可是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好苗子,还需要我们这些老人老撑着,可真是急死人了。”

    韩巧云扑哧一笑,乐出声来,道,“翩翩,你才多大,还自称老人,用这样老气横秋的语气说话,真是笑死我了。”

    陈翩翩白了这个师姐一眼,道,“我入宗已经整整五十年了,在世俗界的话,都成老太婆了,怎么不算老人。”

    “世俗间是世俗间,在我们宗内,你可是青春年少,貌美如花呢,”韩巧云说了一声,感叹道,“师妹你不到五十年就成功结成三品金丹,以后大道有望,而师姐我呢,今年都入宗七十载了,金丹还遥遥无期,要是十年内我还没法结成金丹,就只能老老实实找个人嫁了,安稳过日子了。”

    韩巧云的话语虽轻,但里面流露出的无助和凄凉,真是让人难受。

    陈翩翩沉默不语,道心起了少许的波澜。

    在太一宗这样玄门超级大宗,确实可以享受到普通修士连想都想不到的福利,但竞争之激烈和残酷,也远远超出他们的想象。

    像韩巧云这样的女修,如果在中玄门和下玄门中会被认为是少见的天才,宗内倾斜资源,全力支持她结丹。但在太一宗内,如果韩巧云在十年内无法结丹,宗内基本就会放弃她,不再提供资源。如果韩巧云还想拼一把结丹,就需要自己寻找搜集资源。

    原因很简单,太一宗中的在别人眼中的天才实在是太多太多了,而资源永远是不够,只有从血腥竞争中脱颖而出的真正优秀者,才有资格享受门中提供的资源。

    仙道之路上,从来没有温情脉脉,或者是与世无争,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不适应的,没能力的,无气运的,都会掉队,然后被淘汰。

    大约半刻钟,韩巧云率先开口,打破了云台中的平静,道,“不说这个丧气的话了,我相信十年内我一定能结丹的。对了,翩翩师妹,这次外门中还有一个女弟子比较出色,你也一块看看吧。”

    “好。”

    陈翩翩点点头,从香塌上坐起身来。

    韩巧云伸出修长的玉指,轻轻一点,水幕上荡起涟漪,场景轮换。

    擂台上出现了一名红衣女子,长发扎成马尾,细眉凤目,身材高挑,皮肤略黑,但有一股子英气勃勃,很有巾帼女英雄的气场。

    她御使的是一件并不多见的玉斧法宝,上面密布符篆纹路,在半空中来回盘旋,几百斤的重量让人不敢招架。

    他对手一不小心让玉斧碰到,身上的护体宝光立刻化为齑粉,要不是他躲闪及时,恐怕现在就输了。

    即使如此,他也吓出了一身冷汗,只能满场游走,不敢与红衣女子硬碰硬。

    红衣女子叉腰当场,头顶上斧头乱飞,戟指道,“你堂堂一个七尺男儿,让我一个弱女子追的跟弱鸡似的,羞不羞?丢不丢人?还不赶紧认输。”

    被撵的团团转的黑袍青年听到这话,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心想,我要是跟你这个暴力女硬碰硬,就是男儿了?

    那可不叫男子汉,而是傻蛋了。

    这样输的话,可能是一时抬不起头,但如果傻乎乎去硬碰硬,那肯定得一辈子抬不起头。

    “怂货,再吃老娘一斧,”

    红衣女子气势很足,口中哇哇大叫,斧头每次落下,都发出一声震天的轰鸣。

    陈巧云指了指水幕中的红衣女子,道,“她名叫鸾红娘,天生神力,虽然走的是气修之道,但肉身强大,斗法经验丰富,是个不错的苗子。只是她的性格,恐怕与我们紫薇灵妙定观洞天有些不符。”

    “有些大大咧咧,但也可以说是英气十足,”

    陈翩翩倒是不在乎鸾红娘的性格,一花独放不是春嘛,紫薇灵妙定观洞天也要吸收新血液。

    她有兴趣的是,鸾红娘的战斗方式很特殊,她明明是走的炼气之道,但斗法起来却屡屡凭借自己强悍的肉身进行近身攻击,颇像炼体修士的路子。

    不得不说,这种方式还挺有效,她对面的那个对手就招架不住,步步后退。

    “唔,在擂台上斗法,空间上有限,如果这个鸾红娘运气好的话,说不定真可以冲击下真传之位。”

    陈翩翩美眸亮起,炯然有神。

    陈巧云睁眼看到红衣女子鸾红娘把对手砍翻在地,还蹬了一脚,犹豫道,“师妹,真的要吸收进我们定观洞天,她这个样子,可是另类啊。”

    陈翩翩笑了几声,如银铃般清脆,道,“我们定观洞天不怕弟子另类,就怕弟子没有本事,这个鸾红娘真要是走的顺,未来可期。”

    “好吧,既然师妹决定了,那等大比结束,我去走一趟。”

    陈巧云点点头,虽然她们是同门师姐妹的关系,但地位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她只能够听陈翩翩的话。

    陈翩翩笑的很开心,道,“师姐,你去谈的时候好好谈,让我看,她以后或许会给我们一个大惊喜的。”

    左丘明负手而立,洁白的手掌拢在袖中,双目如岩下电,深沉而不可测。

    不远处,慈明大师跌坐在狮子座上,面色枯黄,隐隐透出淡金色的光辉。

    好一会,慈明大师睁开眼,缓缓开口道,“太一门不愧是天下玄门之首,果然英才辈出,让人又羡又慕。”

    左丘明一甩长袖,在王座上坐下,淡然笑道,“慈明大师说笑了,久闻万佛寺在西方之地,广开山门,接纳有缘之人,有志于极乐净土,自成一方天地,只是区区外门弟子,怎么入得大师法眼。”

    慈明大师摇摇头,道,“西方毕竟是贫瘠之地,比不得东方诸州物华天宝,地孕灵机,万佛寺近年所收之人,或许能维持现状,但只是堪堪守成而已。”

    “哦,”左丘明剑眉一挑,若有所指道,“难道万佛寺有东进之意?”

    慈明大师神色不动,道,“只是见到天下英才进入太一门彀中,有所感概罢了。”

    左丘明眸子闪了闪,不再言语。

    从他得知的信息来看,最近佛门是蠢蠢欲动,不仅大量招收弟子,而且原本闭门参禅的有德高僧也纷纷入世,或是在世俗弘扬佛法,或是寻找弟子,来势汹汹。

    而玄门的应对则有些奇怪,他们大多是对佛宗的动作视若无睹,不干涉,不插手,不制止,很有一种放任自流的意思。

    即使左丘明自诩才智无双,但想要明白玄门和佛宗的布局,却是比登天还难,别说是他,就是连元婴真人在这种局面中都是棋子。

    正因为如此,他对上门的慈明大师才表现道不冷不热,若即若离,生怕自己被卷入大漩涡中,尸骨无存。

    慈明大师对左丘明的态度心知肚明,他此次来太一宗有别的想法,对于左丘明的拉拢是顺便为之,得之所幸,失之所命。

    此时,慈明大师津津有味地看着水幕上两名外门弟子的比试,神色淡然。

    突然,慈明大师手指一动,面上露出惊疑之色。

    左丘明这个时候也看到了擂台上的景象,直接惊得站起身来,喃喃道,“居然是佛道同修。”

    慈明大师却是目光越来越亮,第一次露出开心的笑容,道,“倒是意外收获。”

    此时,水幕一转,显现出擂台上的场景。

    只见一名少年稳稳站在场中,头戴朝天冠,身披如意万寿仙衣,身后升起两道豪光,一个清亮如水,一个金灿若霞,玄音梵唱起伏不断,形成一个巧妙的平衡。

    他的对手被两色豪光死死压在地上,连头都抬不起来,身上的宝光被一层层的剥离,落败只是时间问题。

    左丘明深深地看了一眼,记下了这名佛道同修少年的名字,萧景存。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