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11.第211章 大比规则 人参之妙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云台正中央,半口山泉汩汩地往外冒,水光氤氲,祥云缭绕。

    三五只梅花鹿前蹄跪在地上,围成一圈,伸长脖子,一口口喝着甘甜的泉水,时而抬起头,眨起大眼睛,,发出快乐的呦呦鹿鸣声。

    景幼南笑了笑,上前点上镂空铜炉中的檀香,袅袅烟气升起三尺,安神静气。

    做完这些,景幼南袍袖一展,坐到云榻上,静心思量。

    截至今日起,除去自动放弃资格的,共有六十五名外门弟子进入第三轮。

    在六十五名外门弟子中,综合前两轮的表现,最优秀的九人脱颖而出,作为候补真传,而剩下的五十六人则要通过擂台斗法的方式,也要筛选出九人,称之为种子选手。

    然后,每名种子选手都有一次机会去挑战先选出来的候补真传弟子,如果得胜的话,就会自动晋升候补真传,失败的话,则失去机会,被淘汰出局。

    到最后,确定下来的真传弟子,以前是候补真传的弟子,如果对自己的排名不满意,还可以挑选前面之人进行擂台斗法,只要胜利的话,就能取代对方。

    种子选手选择挑战并战胜的候补真传弟子的排名就是他的最终排名,而保住自己位置的候补真传弟子会有一次挑战机会,改变自己的排名。

    可以说,不管是种子选手还是没有被顶下去的候补真传弟子,都有而且仅有一次挑战的机会。

    景幼南第一轮全胜,第二轮独取五株车马芝,综合成绩仅次于轩辕彻,高居第二位。

    如此一来,他就可以从从容容地观看剩下六十五人擂台斗法,只要击败接下来的挑战者,真传之位就到手了。

    对于击败挑战者,景幼南是有十足十的自信的。

    一来,他已经晋升到筑基三重,境界高,体内的真气又极其雄浑,还手握玄器五岳真形图,普通的外门弟子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二来,挑战者是从五十六名外门弟子中选出来的,他们进行擂台斗法中,肯定会显现出他们擅长的道术法宝等等,他看在眼中,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他现在考虑的是,最后如何挑战大名鼎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轩辕彻。

    轩辕彻作为轩辕家不世出的天才,自出道以来纵横不败,是一等一的强悍人物,连君无悔都不是对手。虽然景幼南也对自己的实力很有信心,但他可不会小看对手。

    景幼南心里有一种强烈的预感,这个轩辕彻会是他自修道来遇到的最为强大的对手,他们两人的竞争会从此次大比中开始,但远远不会是结束。

    细细想了一会,景幼南抬头看了眼挂着的沙漏,离大比正式开始还有两个时辰,随即掐了个道诀,进入龙角海螺中。

    随着他境界修为的提升,对这件法宝祭练加大,龙角海螺中的月牙岛明显大了几分,多出了不少连绵的山脉,一望无际的山林,还有波光粼粼的湖泊。

    此时月牙岛上吹着暖煦煦的风,灵草药芝长势旺人,风一吹,香气扑鼻,沁人心腑。

    有三株痴肥的人参顶着青翠的参叶,依靠小短腿在湖边乱走乱撞,不停地摔倒,爬起,看上去滑稽而又可笑。

    景幼南先是一愣,随即喜形于色,紧走几步,一把抓起一株人参,拎了起来。

    细细看去,人参已经长成人形,肥嘟嘟,白嫩嫩的,上面长出四根粗大的参须,如同婴儿的四肢般,摇摇摆摆。

    仿佛感受到异样,痴肥的人参参须扭动,好像有灵性地挣扎一样,只是它的动作特别慢,简直比得上放慢镜头。

    “不错,真不错,”

    即使如此,景幼南依然喜笑颜开,像人参这种药芝,生出了灵性,虽然不是灵识智慧,但药效会有大幅度地提升,价值大增。

    在外面的话,这种鲜活有灵性的药芝是可遇不可求的,就是向来眼高于顶的金丹宗师,都会抢着出手,纳入囊中。

    景幼南放下痴肥的人参,任由它继续进行跌倒,爬起,再跌倒的循环,在原地踱了一圈步子,眉头挑了挑,喃喃道,“我记得我移植进来的人参虽然年份不短了,但想要生出灵性是万万不可能,难道发生了什么变化?”

    如果真有变化,那么,嫌疑最大的只能是灵草药芝中的神品人参女了。

    想到这,景幼南心念一动,下一刻,就来到人参女面前。

    这个小东西正躺在花丛中呼呼大睡,肉呼呼的小身子下压了一层薄薄的花瓣,小鼻子一抽一抽的,可爱的鼻钉泡晶莹剔透,在光芒的映照下,宛如宝石。

    景幼南看的好笑,凑上前去,捏了捏人参女的小鼻子。

    “咿呀,”

    人参女模模糊糊地叫了一声,白嫩嫩的小手扇了扇,翻了个身,继续大睡。

    “真是能睡,”

    景幼南嘀咕一句,俯下身,把人参女拽了起来。

    “咿呀,”

    睡得正香被叫醒,人参女先是叫了一声,很不开心,然后揉了揉眼睛,看清楚了景幼南的面容后,立马睡意全失,小身子如同弹簧般立了起来,老老实实站好。

    自从上次让景幼南又是拿刀子威胁要割肉放血,又是架上大鼎恐吓要炖人参汤,智商不高的人参女是吓破了胆子,对景幼南更是畏惧到了骨子里。

    到现在,人参女还偶尔做噩梦,梦到自己被丢到大锅里,放满柴火,狠狠地炖,身上都是水泡,疼的哇哇大哭。

    现在见到大恶人当面,人参女是战战兢兢,像吓傻了般,只会条件反射般的服从。

    景幼南心情却是大好,面上带出温暖如春风般的笑容,柔声道,“小东西,你做的不错,告诉我,那三株人参你是如何让它们生出灵性的?”

    “咿呀,”

    人参女摇摇头,比划了几下,表示自己听不懂。

    “你不知道什么是灵性,”景幼南拍了拍额头,这才第一次发现,和这种懵懵懂懂的小东西交流的困难,它是白板一块,做事情只凭本能,知其然,不知所以然。

    景幼南换了个说法,问道,“这样,小东西,你告诉我,这段时间你都对那三株人参做什么了?”

    “咿呀,”

    人参女这才听懂了,它鼓着腮帮子想了会,然后蹦蹦跳跳的,连说带比划,把事情描述了一遍。

    原来,人参女见到三株人参是同类,心里格外亲近,每天不论是呼呼大睡,还是修炼之时,都会带在身边。

    就这样,三株人参可能是沾染了人参女的气息,从而获得难以想象的成长,生出了灵性。

    “唔,原来是这样,”

    景幼南摩挲着下巴,心里想着,这样的情况不知道是只适用和小东西同种的人参,还是别的灵草药芝都可以。

    如果别的灵草药芝都可以的话,那可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想到就做,景幼南手一招,扯过一株在月牙岛上年份最久的车马芝,塞到人参女的怀中,道,“从今天开始,以前你怎么对待那三株人参,就怎么对待这株车马芝。”

    在玄元古洞中得到的车马芝,门中只象征性地收取了一株,剩下的又返还给参加试炼的弟子们。毕竟,是弟子们千辛万苦才得到的。

    由这件小事就可以看出玄门第一宗做事的大气,车马芝虽然珍贵,但太一宗自有规矩制度,没人会去谋取弟子们应得的宝贝。

    景幼南就把四株车马芝栽放置到龙角海螺里,长势挺不错。

    人参女看了眼比自己高一大截,又胖又圆好像个水桶似的车马芝,想到以后要抱着这样一个蠢笨的东西睡觉玩耍,内心一片黑暗。

    小东西咽了咽唾沫,不情不愿地点头答应。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