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09.第209章 无可奈何 再见重瞳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小窗打开,细细的凉风吹进缤纷烂漫的桃花,在半空中打着卷儿,香气四溢。

    景幼南站起身子,一脸的讶然。

    烟云水稳稳地坐在高背座椅上,玉手摩挲茶盏,笑吟吟地道,“怎么,被我一口道破你的小秘密,坐不住了?”

    “是坐不住了。”

    景幼南点点头,重新坐下,心里却百思不得其解,随即开口问道,“烟师姐,你怎么认为我背后是玉门姬家。”

    烟云水调皮一笑,红唇抿成诱人的弧线,道,“你真的想知道?”

    “当然。”

    景幼南狠狠地点点头,然后扬起脸,一副坐等传业解惑的学子模样。

    “噗嗤,”烟云水笑出声来,纤纤玉手点了点景幼南道,“师弟,你这个样子真傻,我能认出你的来历,主要是因为你的那件宝镜法宝。”

    景幼南挑了挑眉毛,意外地道,“宝镜法宝,你是指我与左丘明动手之时祭出的上品灵器九曜明皇镜?”

    “不错,”烟云水点点头,道,“你可能不知道,当初这件法宝可是出售的,只是我的筹码不够,亲眼见到它被姬家之人买走,记忆很是深刻。”

    景幼南面上带起奇怪的笑容,道,“烟师姐,就凭一件法宝你就断定我是姬家之人,难道不能是我买来的?”

    “切,你骗谁啊,”烟云水翻了个可爱的白眼,娇嗔道,“像这种品质的法宝,不到万不得已,谁舍得卖?玉门姬家家大业大,底蕴深厚,疯了才会去出售上品灵器。再说了,你一个筑基修士,能买得起上品灵器?”

    景幼南嘴角抽动了几下,无奈地摊了摊手,道,“师姐分析地真是丝丝入扣,连我听了,都认为自己是姬家人了。”

    “本来就是,”

    烟云水手捧玉瓷杯,笑语盈盈。

    看样子对方是认定自己是姬家人了,景幼南也懒得解释,随口敷衍道,“烟师姐你真是冰雪聪明,堪称美貌和智慧并举,不愧是我们太一宗外门响当当的女神。”

    “少油嘴滑舌,”

    烟云水横了景幼南一眼,脆声道,“那我们就说定了,我出门的日子里,你多照顾下我的弟弟。”

    景幼南深深地看了对面的佳人一眼,提醒道,“你以后不要后悔就好。”

    “不后悔,不后悔,”烟云水连声道,然后又从袖中取出一块玉简,递了上去,“这是我收集的一些关于最后一轮门派大比的信息,我也用不到了,给你吧。”

    景幼南毫不客气地接过来,放入袖囊中,拱手称谢道,“谢过师姐。”

    “好了,事情谈完了,我也改回去了。”烟云水袅袅起身,最后看了景幼南一眼,缓声道,“景师弟,一定要拿到一个真传名额。”

    “一定。”

    景幼南回答的斩钉截铁,微微仰起头,眉宇间满是从容自信。

    烟云水回眸一笑,轻提裙摆,像一只美丽的花蝴蝶,翩翩飞舞,很快就出了金铃琼楼,转过山石,不见了踪影。

    景幼南目送烟云水离去,施施然回到自己的房间,关上门,上了纸塌,不由得笑出声来。

    这件事情真是阴差阳错,居然让烟云水这样精明的女子误认为自己是玉门姬家之人,巴巴赶来套近乎,联络感情。

    说起来,不怪烟云水如此急切,如果景幼南身后真的站的是玉门姬家的话,有如此庞大的势力支持,在太一宗肯定会有一番作为。

    结识于英雄未发之时,是世上最好的投资。

    玉门姬家是传承上万年的超级世家,底蕴之深,历史之久,恐怕连十大玄门中的大宗都不如。虽然近千年来,姬家明显在走下坡路,但这种传承上万年的世家,盘根错节的关系,潜藏在暗地里的力量,没人说得清楚。

    玄门宗派,商会仙市,世俗王朝,姬家的触角无处不在,很多人相信,要不是姬家对家族血脉嫡系要求太严,不允许他们加入别的势力,不然的话,说不定姬家会发展成上玄门,打破以往上玄门只有十个的铁则。

    在这个大千世界中,没人敢小觑玉门姬家的势力,它是一个当之无愧的庞然大物,足以让大多数人仰视。

    “这样说来,当初与我交换宝镜的那个素裙少女就是姬家之人了,难怪这么有钱。”

    坐在纸塌上,景幼南突然想起了当初在白鹤楼做的那笔生意,要不是得到了上品灵器九曜明皇镜,自己的道路也不可能走的这么顺当。

    很快,景幼南就把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抛于脑后,他坐在纸塌上,双手掐诀,开始打坐养气,恢复精神。

    两个时辰后,景幼南才从空空灵灵的状态中清醒过来,抬起头,就见弯月挂于天穹之上,清冷的月光映在小窗上,拢起如烟般的窗纱。

    “该回去了,”

    景幼南一跃而起,对着铜镜整理了下衣冠,从从容容走出客房,沿着青玉石阶,往下走。

    刚走到琼楼楼口玉阶上,迎面走来两名女子。

    当先的女子头梳同心髻,一身细纹镂空锦绣纱,鹅黄丝带束起层层叠叠的宝光氤氲,轻扫峨眉,杏眼桃腮,风采照人。

    另一个女子则小了几岁,素衣素裙,眉目如画,整个人如出水的水莲花,淡雅清香。她的肩头上,一只似猫非猫,似虎非虎的异兽正在呼呼大睡,额头上的竖纹如第三只一样,非常古怪。

    当先年龄稍大一点的女子看到景幼南,先是微微愕然,随即露出笑容,道,“这么巧,刚来就碰到景师弟。”

    景幼南打了个稽首,道,“欧阳师姐修为一日千里,可喜可贺。”

    “修为一日千里,你是在夸你自己吧,”

    欧阳倩今天心情挺好,嘻嘻笑着和景幼南开着玩笑。

    对于这个曾经帮过自己的师姐,景幼南心里也挺感激,笑容比平时真诚许多。

    站在门口聊了几句,景幼南借口有事,先行离开。

    望着景幼南渐渐模糊不清的背影,欧阳倩一边走,一边开口问道,“丽华,你认识景师弟?”

    “见过一次,”

    素裙女子声音如碎玉般动听,她扬起玉颜,赫然是目生重瞳,天生异相。

    “哦,那可有趣的很,不介意的话,就跟我说说吧,”

    欧阳倩大步上前,话语中隐隐有一种深沉的威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