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08.第208章 阴差阳错 姬家之人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大紫檀雕螭案上,设着三尺来高青绿古铜鼎,正飘出阵阵宁神香气,氤氲成霞。

    景幼南盘膝坐在纸塌上,双手掐诀,玄器五岳真形图在他头顶之上徐徐打开,一座座太古神山的虚影显现出来,陡峭险峻,高耸入云。

    好一会,景幼南从打坐中清醒过来,伸手一招,卷起五岳真形图,然后大袖一挥,缠绵醇厚的真气发出,镂空的小窗无风自开,清清凉凉的微风入户,带来碎碎的花瓣,香气逼人。

    “真是好地方,”

    景幼南喃喃一句,有一种世外桃源的无争宁静之感。

    就在这个时候,就听咄咄的敲门声,一个轻轻脆脆的女声传来,道,“景师弟可在房中?”

    景幼南连忙从纸塌上起身,整理了下衣冠,几步走到门前,道,“烟师姐来的好快。”

    吱呀一声,房门打开,外面显出一名娇媚的女子。

    女子发髻高高挽起,身披墨梅白底碎花纱衣,细眉如新月,琼鼻樱唇,五官精致,明艳动人。

    她静静站在房门外,笑靥如花,道,“景师弟没有怨我这个作师姐地来晚就好。”

    “哈哈,哪里话,师姐请进。”

    景幼南把烟云水迎进客房中,亲自泡上香茗,放到玉案上。

    烟云水用翦水美眸扫了一眼房中的摆设,开口道,“金铃琼楼上的客房一天足足要上百颗晶石吧,景师弟可真是财大气粗。”

    “烟师姐这样的绝代美女上门,小弟也只能打肿脸充胖子,这会心疼的还滴血呢。”

    景幼南开玩笑道,上百颗晶石对旁人或许是笔不小的收入,但他玄元古洞当了一次仙二代杀手,狠狠宰了几只肥羊,腰包鼓得很。

    “咯咯,”

    烟云水听得有趣,掩嘴轻笑,美目流转,秋波荡漾,荡人心魄。

    景幼南面上不动声色,暗地里却暗暗赞叹,这个烟云水难怪能让这么多外门弟子迷得神魂颠倒,确实称得上祸国殃民,人间绝色。

    两人笑着交谈了几句后,景幼南端起茶盏,吹了吹上面漂浮的碧螺茶叶,开口问道,“门中大比最后一轮就要开始了,师姐不在洞中准备,怎么有空来约小弟出来?”

    烟云水细细如画笔描出的眉毛挑了挑,回答道,“我不准备参加最后一****比了?”

    “为何?”

    景幼南一听,身子就坐直了,这可是关系到真传之位,怎么说放弃就放弃了。

    烟云水用细瓷般的玉手摩挲茶盏,幽幽道,“如果以前的门派大比,以我的实力,晋升真传是十拿九稳。可是这次竞争实在太过激烈了,我很难上位。”

    景幼南抬起头,沉声道,“即使如此,师姐也可以试试,试的话,不一定成功,不试的话,一定不会成功。”

    说实话,景幼南对此是颇遗憾的,他们两人虽然只见过两面,但对方是个不难相处之辈,如同她能晋升真传,对将来在门中发展无疑就多了个盟友。

    烟云水捋了捋耳边的碎发,举手投之间,风情十足,她浅浅笑了笑,“师弟说的有道理,不过,我是明天要跟随门中的一名前辈出外一趟,虽然任务有些辛苦,但回来后,应该有不小的机会晋升真传。”

    景幼南愣了愣,然后反应过来,举起手中的茶盏,高兴地道,“原来如此,那小弟以茶代酒,祝师姐你一路顺风。”

    烟云水笑吟吟地喝了一杯茶,红唇轻启道,“家中的长辈与沈长老有旧,师姐我是钻了个空子,比不得师弟你稳扎稳打,勇猛精进。”

    “这也是师姐你的机缘到了,真是羡煞小弟也。”

    景幼南笑了笑,奉承了一句。

    他心里明白,烟云水是见此次门中大比精致太过激烈,从而走了曲线救国的道路,通过家族中的关系,拿到一个真传名额。

    这样一来,虽然晚了一年,但不失一个好办法。

    烟云水放下茶盏,肃容道,“景师弟,通过门中大比晋升真传才是正途,像师姐这样取巧的法子,现在看似轻松,以后说不定有很多苦头吃。”

    景幼南点点头,没有说话。

    实际上,作为传承宗门的真传弟子亦是有不同之处,根据来源,大体分为两类。

    一是,通过三年一次的门中大比,晋升真传之位,这是最早也是最正统的方式。

    二是,非是通过门中大比,被授予真传之位,这样的例子也很多。比如门中的元婴三重及其以上的真人手握机动的真传名额,成为他们的亲传弟子,就自动晋升真传弟子。比如为门中立下破天大功,经过功德院审核,报掌门批准后,也可以简拔为真传弟子,比如像烟云水这样,完成门中发布的一些很艰难的任务,然后在强有力人物的支持下,也有机会获得真传之位等等。

    相比较起来,经过门中大比晋升真传的更为人们信服,也被门中重视,在修炼资源上获得的倾斜大,而通过第二种方式晋升的真传弟子,则差了一筹,想要与第一种方式晋升的真传弟子获得同等的待遇,需要付出的更多。

    这就好比一个正统出身,一个野路子出身,野路子出手的要出人头地,无疑要加倍努力。

    烟云水透过朦胧的水气,偷眼观看对面的少年,只见他挺拔如松,周身气息雄浑磅礴,即使离得这么远,依然能感受到那股强大到不可思议的力量。

    坚定了心中的想法,烟云水打破沉默,开口道,“景师弟,今天我约你出来,实际上是有事相求。”

    景幼南抬起头,目光闪了闪,道,“师姐请讲,只要小弟能做到,尽力而为。”

    烟云水玉葱般的手指放在玉案上,娇躯靠在高背座椅上,开口道,“家中有一小弟,顽皮惫懒,我要出门大半年,有些放心不下。我想让小弟跟着景师弟你,见贤思齐,说不定他能幡然悔悟,有所长进。”

    “唔,”

    景幼南从鼻子里发出一声长音,目中满是惊奇之色。

    烟云水的弟弟他听人说过,可不是顽皮惫懒,他虽然只有十二岁,但天资聪颖,沉稳有度,听说很被家族中看好,是烟家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

    把这样的小天才送到自己的身边,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想示好?

    景幼南心思电转,试探开口道,“云师姐的小弟可是很有名气的小天才,我可不敢误人子弟。再说了,我孤家寡人一个,就是侥幸得了真传,进入玄都天外天,说不定哪天也会让人挤下来。”

    晋升为门中的真传弟子,并不是一劳永逸,可以躺在功劳簿上吃一辈子。要知道,到了玄都天外天,里面的竞争只会更加的激烈,适者生存,优胜劣汰。

    每年当中,不知道多少真传弟子被逼去位,又不知道多少新的真传弟子崛起,大放异彩。

    像景幼南这种无背景,没有家族支持的角色,进入内门后会举步维艰。因为真传弟子既要按期完成门中颁布的任务,又要努力修炼修为跟得上进度,还要小心防备身后对自己真传位子虎视眈眈之辈,一个人支撑下来,会很难。

    像太一宗这样的玄门大宗,真传弟子之间的竞争是全方位的,修为,财富,帮手,人脉等等,单独一个人,没有别的支持,会输的很惨。

    烟云水白了景幼南一眼,没好气地道,“景师弟你真会开玩笑,别人可能不知道你的来历,可我是一清二楚,你背靠大树,想要在天外天扎根还不是轻而易举。”

    “你知道我的来历?”

    景幼南眼皮挑了挑,内心中满是惊讶之色。

    他的身世比较复杂,当年知道之人就非常之少,经过这么多年过去,那些人或是死去,或是遗忘,能清楚他来历的寥寥无几。

    况且,当年发生那件事情后,所有人都以为他随着他的父母一同丧失,就是真有人说出来,恐怕都没人相信。

    如此这样,一个只见过两次面的少女会知道?他表示深深的怀疑。

    烟云水放下茶盏,一字一顿,语气坚定地道,“我知道你的来历。”

    看到烟云水严肃认真的样子,景幼南心里咯噔一声,大脑疯狂运转,试图在记忆中找到一些线索。

    要知道,他的出身有些麻烦,而且还关系到一件大事,现在真的要是暴露了身份,明显的弊大于利,说不定会惹来杀身之祸。

    毕竟当初牵连的人物都是大家伙,自己还很弱小,对上他们无疑是鸡蛋碰石头,脆弱地很。

    他现在最重要的是一心修行,逐渐强大起来,至于报仇或者讨还公道,还有取回属于自己的宝贝,都是以后的事情。

    静了静神,景幼南压下心里如潮涌般的念头,脸上挤出个和煦的笑容,开口问道,“我还不知道我有什么来历呢,师姐知道的话,告诉我一声?”

    “哼,”

    烟云水哼了一声,道,“你背后是玉门姬家。”

    “玉门姬家,”

    景幼南忽的一声从纸塌上站起来,目瞪口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