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06.第206章 信心百倍 各有算计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山高千尺,月小星稀。

    展目四望,木叶脱尽,只余三寸白霜,凝而不散,皎皎然有一种出尘之气。

    左丘明头戴银冠,身披细纹白蟒袍,腰束玉带,负手立在山巅,沉默不语。

    他的天门之上,云光舒卷,赤焰如潮,丝丝缕缕的祥瑞之气垂下,化为一尊天地烘炉,不断从四面八方汲取游离的能量。

    能量经过烘炉转化提纯后,化为一股股赤红如铜的真气,充斥在丹海和心海中,熊熊烈焰燃烧,映红半边天。

    在如此磅礴的真气冲击下,心海通往识海的门户摇摇欲坠,上面出现了许多触目惊心的裂缝。

    “是时候了,”

    左丘明默念一句,运转道诀,丹海和心海中蓄满的真气就如同开闸的洪水般奔腾而下,冲击向高耸的门户。

    不到半个时辰,就听一声清脆的玄音传出,如挣开锁链,又似刀剑出鞘,左丘明仰天大笑,双目神光爆射,穿透云气,光彩照人。

    这是他刚刚突破到新境界,打通识海后,精气外放所引起的异状,等境界稳固之后,就会恢复正常。

    僧人慈明从莲座上起身,合十当胸,开口道,“恭喜左道友晋升筑基三重,此次门派大比是坐二望一,前途无量。”

    左丘明一甩长袖,稳稳坐到宝座上,朗声道,“怠慢慈明道友了。”

    慈明点点头,重新坐回莲座,结狮子印,佛光从天门冲出,化为大智慧光明云,大有半丈,清凉如水。

    左丘明眯起眼,打量对面慈明上空的光明云,心里地警惕有高了三分。

    佛门有十大光明云,号称是十方世界,亿万星辰之根基,修炼到高深境界,有不可思议之威能。只是光明云的修炼对于资质要求很高,佛缘浅者,即使得到佛陀传法,也不能领悟。

    对方能修炼出大智慧光明云,在万佛寺的地位不会低。

    慈明打了个佛号,高声道,“不知道左道友对小僧的提议考虑的如何?”

    左丘明眸子闪了闪,洁白如玉的手掌放在扶手上摩挲,缓声道,“这几日能与慈明大师这样的有德高僧坐而论道,得益良多,以后的事,等我晋升真传再说。”

    “也好,”慈明点点头,“门派大比,关系到以后数十年的发展,确实不易分心他顾。”

    “慈明大师理解就好。”

    左丘明淡然一笑,眸子璀璨如星,用手指敲着扶手,道,“不知道慈明大师是回转万佛寺,还是打算在这里多待几天?”

    慈明神色不动,枯黄色的面孔看不出喜悲,开口道,“恰逢如斯盛会,错过的话,会抱憾终身。小僧决定多留几天,见识一下。”

    “大师谦虚了,身为万佛寺高足,慈明大师什么没有见识过,这样的小打小闹,只怕污了法眼,”左丘明客气了几句,继续道,“我已经替大师安排好了房舍,大师累了的话,可以早点休息。”

    “麻烦左道友了。”

    慈明道了一声谢,芒鞋一点,虚空浮现出水纹涟漪,形似金莲,熠熠生辉。

    打了声佛号,慈明冲左丘明点点头,施展步步生莲,袅袅而去,很快就不见了踪影。

    左丘明从王座上站起身来,衣襟猎猎生风,望向慈明消失的方向,眉头慢慢皱了起来。

    一缕森森然的细腻幽香从身后传来,随即响起张蘅薇柔柔的声音,“这个慈明来到底是什么目的?”

    左丘明转过身来,就见张蘅薇站在自己身侧五尺处,玉颜精致,冰肌玉骨,一身青岚烟水碎花裙罩身,整个人如同下凡的仙子,绝美动人。

    沉吟了片刻,左丘明开口道,“慈明能修炼出大智慧光明云,在万佛寺中肯定不是小角色,他万里迢迢而来,应该有自己的打算。”

    顿了顿,踱了几圈步子,左丘明突然开口道,“慈明跟我打听过关于太一令的事情。”

    张蘅薇美目缩了缩,凝声道,“景幼南?”

    左丘明整了整头上的银冠,道,“最近百年来手持太一令入宗的,当然只有景幼南一人了。”

    张蘅薇拧了拧弯弯的细眉,道,“景幼南的来历没人知道,难道他与佛门有关?”

    左丘明笑笑,不在意地道,“景幼南要是真的跟佛门牵扯深了,也是好事,看佛门蠢蠢欲动的样子,早晚与玄门冲突,夹在两个大势力之间,任凭有滔天手段,都会成为齑粉。”

    “不错,”张蘅薇螓首低垂,露出雪白的粉颈,换了个话题道,“你晋升到筑基三重,此次门中大比第三轮没问题了吧?”

    “十拿九稳,”实力大进的左丘明信心满满,道,“用不了多久,我就会去玄都天外天,和你团聚。”

    “好,”张蘅薇低低答应一声,接着说道,“我师父见过一次轩辕彻,回来很是惊叹,称赞他为百年难得的绝世天才,你要是在第三轮碰到他,要小心。”

    “轩辕彻啊,听得耳朵都生茧子了。”左丘明洒然一笑,道,“这次门中大比,总要见识见识他是何等人物。”

    声音不大,但其中蕴含的意念却是斩钉截铁,不可动摇。

    张蘅薇微不可查地摇摇头,她就知道她这个男人的倔强性子,遇强更强,宁折不弯。

    或许正是他这种性格,才能勇猛精进吧。

    白头岭,斜雨亭。

    傅玄端坐在云榻上,双目似开似闭,静听亭外空山鸟鸣。

    他的对面,张昊羽头戴道冠,身披羽衣鹤氅,左手扶住案上的雪白宣纸,右手持狼毫大笔,正在奋笔疾书。

    好一会,张昊羽直起身来,啪的一声把狼毫笔掷到亭外,放声笑道,“真是痛快。”

    让张昊羽放肆的大笑吵醒,傅玄皱了皱眉头,睁开眼,没好气地道,“你不在自家写字练画,跑到我这里来大呼小叫的,吵死人。”

    张昊羽三两步走到玉案前,用手抓住茶壶,也不管茶水滚烫,汩汩灌了两口,大声道,“你这里有好景,好茶,好笔,我不来这里来哪里?”

    傅玄凝视着远处蒙蒙的山雨,等了一会,开口道,“三天之后就是门派大比最后一轮,难道你不担心?”

    “不担心,”张昊羽的第一句话就让傅玄吃了一惊,他吹干画轴上的墨迹,淡淡地道,“一共有九个名额,我我相信能拿到一个。”

    傅玄眉头皱的更厉害,上下打量了傅玄几眼,面带异色,开口问道,“你不准备争一下前三位了?”

    张昊羽把画轴卷好,放到桌上,又灌了一口茶水,叹气道,“不好争,争不了,不争了。”

    傅玄敲了敲手边的玉磬,发出清脆的声音,开口道,“怎么了,前段时间你还雄心勃勃,怎么突然没了志气?受打击了?”

    “不是受打击,而是认清事实了。”

    张昊羽神情严肃,一字一顿道,“经过第二轮的试炼,我发现此次门派大比真的是龙蛇起陆,不可测度啊。”

    “哦,”

    傅玄抬了抬眼皮,没有表情。

    张昊羽放下茶壶,望向亭外,开口道,“轩辕彻拿到了八株车马芝,你应该知道其中的难度,以他本身强悍的实力和无敌的气运,前三名必占一个席位,或者是第一名跑不出他的掌心。”

    傅玄面色凝重了三分,半响开口道,“轩辕彻的气运,真的让人又羡又慕。”

    张昊羽接着道,“左丘明此次在玄元古洞得到天大的好处,修为突飞猛进,赤铜金身更上一层楼,配合他手中的上品灵器,先天立于不败之地。还有君无悔,一气化六剑这五个字就够了吧。”

    傅玄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起伏的心思,淡淡道,“他们两人是厉害,但我们未必没有一争之力。”

    “是啊,未必没有一争之力,”张昊羽目光闪动,道,“但我们第二轮的成绩比不上他们,第三轮的排位就差,排位差意味着什么,不用我吧,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我们劣势不小。”

    “嗯,有道理,”

    傅玄点点头,用手指无节奏地敲着栏杆。

    两人都不说话,只剩下叮叮咚咚的声音响起,空灵而又悠扬。

    好大一会,傅玄从云榻上站起身来,仰望青天如洗,云气翻卷,远处群山起伏,峰峦如聚,吐出一口浊气,用一种坚定的语气道,“困难是困难,但遇到困难就退,不是我傅玄的风格。这次大比前三名,说什么我也要争一争。”

    张昊羽肃容道,“你可想好了,万一前三名争不到,一步错步步错,很可能连一个真传的名额都拿不到。”

    “到了内门,真传之位也不是拿不到。”

    傅玄看上去儒雅淡然,但一旦有了决断,就不会更改。

    张昊羽暗暗叹了口气,到内门后也有可能晋升到真传,但比起门派大比的选拔,是难上加难,而且起步落后,以后再迎头追赶,就要花费很大的力气。

    知道多说也无益,张昊羽想了想,开口道,“你既然要争一争前三席,除了上面我提到的三个人外,还有一个人需要你特别注意。”

    “谁?”

    “景幼南。”

    “景幼南,”傅玄念叨了一句,想起曾经傅青霜与自己说起的关于景幼南的事,神情恍惚了下,道,“筑基三重,是不容易对付。”

    张昊羽神色严肃,双眉浓如笔,凝声道,“我在天马岭的品果仙会上见过景幼南出手,真气雄浑,法宝犀利,行为处事果断强势,是个一等一难缠的角色,特别是晋升到筑基三重后,恐怕厉害之处,是常人难以想象的。”

    “景幼南这个人,藏得比较深,我会注意的。”

    傅玄用力点了点头,若有所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