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05.第205章 封印力量 大有野心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殿中香云缭绕,烛焰光辉。

    朱红架上高挂紫金钟,彩漆案边安放金玉瓶,琉璃盏中净水澄清,花团锦簇,异香扑鼻。

    正中央雕漆桌上,半人高的古铜炉檀香袅袅,莲花现彩,安神静气。

    君无悔声音不大,但铿锵有力,道,“不管这个舞台到底是为谁布置的,但所有人都可以喧宾夺主,绽放自己的光彩。”

    “不错,”景幼南轻声拍手附和,道,“说起来,这样搭好的舞台,就等着我们唱戏,这可是个绝好的机遇,换了别的时候,你想唱戏,哪里有这么好,这么合适的舞台?”

    “景师弟你明白就好。”

    君无悔说完这句,又恢复到锯嘴葫芦的状态,沉默不语。

    倒是君怜儿这个少女,真的是活泼好动,一个劲地问景幼南在玄元古洞如何,在天马岭如何,在试炼之地如何,看她那兴致勃勃,眉飞色舞的样子,好像从来没出门一样。

    这君家兄妹,一个冷得像石头,一个热情地如火焰,真是有趣的很。

    谈论了一会,景幼南抽了个空,开口问道,“君师兄,早听说轩辕家的轩辕彻纵横不败,不知道是何等人物,”

    “轩辕彻,”君无悔重复了一遍这三个字,沉默不语,好大一会,他才慢慢开口道,“轩辕彻是天下间少见的天才,资质高绝,气运惊人,我与他交过一次手,一败涂地。”

    “一败涂地?”

    景幼南震惊了,君无悔的实力他可是清楚,同辈之中很少有人能抗手,能把君无悔打的一败涂地,那个轩辕彻到底强到什么程度?

    “哼,”君怜儿不依了,抢着插口道,“什么一败涂地啊,那个轩辕彻就是运气好,多捡了几件宝贝而已,要是没那么多法宝,他才不行呢。”

    “能得到法宝是他的本事,”君无悔语重心长地教训自己的妹妹,“输了也没什么可耻的,以后赢回来就是,最可怕的是不敢面对失败,不想承认失败,那一辈子都是个失败者。”

    “我才不听这些乱七八糟的鬼道理呢,”

    君怜儿用手捂住耳朵,摇摆身子,表示不听不听,就是不听。

    君无悔拿自己这个妹妹没办法,只得面向景幼南道,“轩辕彻自从出名以来,纵横不败,纵然有法宝之利,但他本人的修为心性都是一等一的厉害,真要是遇到他,一定要小心再小心。”

    景幼南点点头,心里将轩辕彻升为此次竞争的最大对手,能将君无悔这样的强者压的抬不起头来,真是恐怖的惊人。

    不过,想起能与如斯强人交手争锋,景幼南心里不由得升起一种难言的激动,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只有最激烈的竞争,才能直上青云,走上大道。

    正在这个时候,就见珠帘挑起,一个垂髻稚童探出头来,它看上去只有五六岁大,蹦蹦跳跳的,乌溜溜的大眼睛眨啊眨,如宝石般晶莹。

    小童子一溜烟跑到君怜儿跟前,抓住她的裙角,左右摇摆,奶声奶气地道,“姐姐,我又饿了。”

    “不是刚吃了蟠桃嘛,怎么又饿了,你个小吃货。”

    君怜儿无语地翻了翻白眼,以她活泼好动的性子,带个拖油瓶,真是烦躁死了。

    “姐姐,我饿,”

    粉雕玉琢的小童子摇啊摇,肉呼呼胖嘟嘟的样子,格外可爱。

    “来,来,小胖子,先吃个云纹果,姐姐告诉你啊,云纹果皮薄汁多,最好吃了。”

    君怜儿把小童子抱起来,从桌子上随手摸起一个果子,放到他的小胖手里。

    “咯咯,”

    小童子一边笑,一边吃,非常地欢乐。

    “这个小孩子,”

    景幼南眼睛眯起,心里颇不平静。

    看上去这小家伙贪吃,人畜无害的模样,但景幼南能够感觉到他的体内蕴含着一股极为狂暴的力量,这股力量是如此的强大,即使击杀的血煞王恐怕都比不上。

    “这是怎么回事?”

    景幼南左思右想,却不得其解。

    “咳咳,”

    君无悔咳嗽了两声,端起茶杯送到嘴边。

    这是端茶送客了,景幼南明白,随即站起身来,道,“出来的时间不算短了,师弟我得回去养养精神,准备门派大比,就不叨扰师兄了。”

    君无悔站起身来,道,“师弟慢走,为兄就不送你了。”

    目送景幼南离开,君无悔又返回大殿,发现小童子已经吃饱了,正靠在君怜儿的怀里,呼呼大睡,小鼻子一缩一缩地,看上去非常娇憨可爱。

    “这小家伙,”

    君无悔摇了摇头,回到自己的云床上坐下。

    君怜儿用衣袖擦了擦小童子额头上的细汗,小声埋怨道,“也不知道父亲他们怎么想的,非得让宝宝出来,他在家里多好。”

    君无悔抬了抬眼皮,沉声道,“宝宝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出来比窝在家里强。”

    “哼,你们男人就是急,等宝宝能动用那股力量,最快也得十年二十年的。”

    君怜儿换了个姿势把小童儿抱在怀里,低声嘟囔。

    “荒唐,”君无悔少见地发怒了,他怕吵醒了小童,只得压低声音道,“我们君家这么多人,传承了这么多代,难道会全指望宝宝?父亲的意思是让他出来长长见识,毕竟他身份特殊,将来还不知道会遇到什么事情,早早成长起来,对他更有好处。”

    “知道啦,”

    君怜儿伴了个鬼脸,吐了吐舌头。

    沉默了一会,君怜儿抬起头,开口道,“哥,你说那个景幼南怎么会送洗剑炉来,你们可是直接的竞争对手,他就不怕你把挤下去?”

    “景幼南啊,”君无悔用手指敲着云床,咄咄有声,道,“一来,他不喜欢欠人情,虽然我不认为那是个人情。二来,他对自己的实力有很强的自信,不认为送我洗剑炉能有什么作用。”

    “这么自信?”君怜儿美目转了转,道,“他难道真的以为进入前九名轻而易举,很容易?”

    “前九名?”君无悔心里敞亮,淡然一笑道,“他的野心可不止这么一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