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04.第204章 洗剑炉上 轩辕家族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暖风细细,吹皱半池春水。

    芳草池塘下,绿荫庭院中,嫣红花丛里,星星点点的光华升起,氤氲成霞,五色斑斓。

    景幼南羽衣高冠,盘膝坐在云床上,头顶之上,云气翻卷如潮,托起玄器五岳真形图,重重叠叠的山岳显出形体,气息深厚。

    三五个呼吸后,又一张图卷飞起,只是看上去这个图卷残破的厉害,上面有显眼的大洞,宝光暗淡。

    五岳真形图当空一摇,就卷起这张破损的画卷,刹那之间,无数的符文爆发出来,如蚕茧般形成一个大大的光球,耀眼夺目。

    不知道多了多久,庭中突然一暗,然后阵阵玄音响起,五岳真形图在半空中铺散开来,厚重如山的气息充斥全场,有一种沉甸甸的感觉。

    很明显,比起以前,玄器五岳真形图有了明显的变化,威能又恢复了三分。

    景幼南用手一招,五岳真形图化为巴掌大小,重新落入云气中,温养起来,他嘴角带笑,喃喃自语道,“真是不错。”

    在玄元古洞时,他凭借钟如海长老赐予的符箓,一举击杀了金丹宗师血煞王,刚刚的那张残缺的图卷阵图就是战利品之一。

    五岳真形图这件玄器,好像包罗万象一样,它虽然受损严重,但随着不断吞噬吸收阵法,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

    能在快要来临的第三轮大比之前再次恢复一些,让景幼南心里非常高兴,这可是他身上最强的底牌,越是强大,他信心越足。

    又重新祭练了一番,了解新恢复的阵法后,景幼南站起身来,大袖一挥,上了中天,整个人化为一道赤光,向东南飞去。

    时间不大,景幼南停了云头,落到山脚。

    抬头眺望,只见方岭云回,奇峰霞举,翠柏荫峰,清泉灌顶,飞禽与灵兽嬉戏,落云与孤鹜齐飞。

    还没等打量完,就听一声清亮亮的鹤鸣声响起,一名头梳羊角小辫,身穿大红兜兜的骑鹤童子飞来,奶声奶气地道,“贵客上门,请随我来。”

    “童子头前带路吧。”

    景幼南一甩衣袖,平地起了一朵青莲,稳稳托起他的身子,飞到童子跟前。

    “咯咯,贵客要跟紧喽,”

    骑鹤童子看上去很活泼好动,清脆的笑声传的很远。

    景幼南笑而不语,稳稳跟在身后。

    大约飞行了两刻鈡,骑鹤童子在半空中轻轻一折,落在山顶一座大殿玉阶上。

    他系好仙鹤,蹦蹦跳跳前往殿中禀告。

    景幼南站在殿前,只见祥烟氤氲,瑞气呈祥,碧瓦雕檐,金钉朱户,上悬一匾:“金玉琼楼”。

    匾额下,仙果颗颗恍若金丹,绿柳条条浑如玉线,恍如天宫,不似人间。

    正在赏玩景色之际,宫殿中传出细细的弦乐之上,殿门大开,君无悔白衣胜雪,缓步走出,立在台阶上,道,“景师弟,”

    景幼南紧走两步,打了个稽首道,“冒昧前来拜访师兄,打扰了。”

    “不必客气,里面请。”

    君无悔不苟言笑,惜字如金,声音干巴巴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不欢迎呢。

    不过景幼南毫不在乎,他们在天马岭曾经短暂接触过,他知道君无悔就这个性子,寡言语,不喜应酬。

    进了大殿,景幼南发现殿中还有一名妙龄少女,扎着清爽的马尾,身穿黑白简单武士服,脚上蹬了双鹿皮靴子,腰悬长剑,有一股英武之气。

    少女也不怕生,乌溜溜的大眼睛上下打量景幼南,率先开口道,“我是君无悔的妹妹君怜儿,我哥哥平时冷得像冰块一样,从来是生人勿进,无趣的很,今天第一次听到有人上门来拜访,我好奇就出来看看。”

    这妹子气势好足,不是个简单之辈。

    景幼南看君怜儿立在殿中,谈笑自如,毫不扭捏,落落大方,不由得暗暗点头。

    清了清嗓子,景幼南开口道,“我今天上门来主要是来表达下谢意,在天马岭,要不是君师兄出手,我恐怕就回不来了。”

    君无悔面无表情,只是点点头,吐出两个字,“不用。”

    景幼南不在意,接着说,“君师兄可以不当回事,不过对于我来讲,救命之恩可不能不报。”

    君无悔目光闪了闪,没有说话。

    君怜儿这个时候却插话了,她手托香腮,长长的睫毛抖动,一看就是古灵精怪的样子,笑嘻嘻地道,“这位师兄,上门感谢也不能就干巴巴的说声谢谢吧,诚意不足哦。”

    “乱说话,”

    君无悔瞪了她一样,君怜儿才不怕她这个哥哥,冲他做了个可爱的鬼脸,摇头摆脑。

    “哈哈,怎么能空手上门,”景幼南放下茶盏,道,“带了点小玩意,希望君师兄不要嫌弃就好。”

    说完,他大袖一挥,一片金光一闪而逝,化为一个三足鼎立的小炉,上门花纹古拙,散发出丝丝缕缕的锋利气息。

    君无悔双目陡然间爆发出异样的光芒,一字一顿道,“是洗剑炉。”

    君怜儿从云床上跳下去,纤纤玉手摘下炉盖,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阵剑气激荡之声,搅动风云,不由得惊讶道,“真的是洗剑炉呀,”

    景幼南温和一笑,道,“这洗剑炉在小弟手中是明珠暗投,君师兄在剑法上的造诣让人佩服,小弟就借花献佛,送给师兄了。”

    “不可,”

    君无悔摇了摇头,沉默不言。

    洗剑炉是一件异宝,它唯一的作用就是来洗练剑丸,使之气机更为精纯。

    要知道,剑修之凭手中剑丸对敌,有时不可避免地会沾染上杂气,虽然剑修可以慢慢地祛除,但无疑非常消耗时间和精力。

    有洗剑炉则不同,不仅驱除杂气轻而易举,而且还可以温养剑丸,使之更为纯粹。

    可以说,洗剑炉对剑修来讲,是可遇不可求的宝贝。

    更为重要的是,自从中古以后,洗剑炉的炼制之法已经失传,这就更加提升了这种异宝的价值。

    景幼南鼓起大袖,把洗剑炉推了过去,沉声道,“洗剑炉虽然有少许价值,但比起师兄的救命之恩,可差得远了。师兄不收洗剑炉,难道是因为小弟的性命还比不上这件异宝珍贵?”

    “这个,”

    君无悔张了张口,说不出话来,他不善言辞,哪里说得过景幼南巧舌如簧。

    君怜儿笑嘻嘻上前,一把把洗剑炉收了起来,道,“这位师兄,我替我哥哥把洗剑炉收下啦,”

    别人不清楚,她可是知道,自己的哥哥虽然通过了第二轮的试炼,但剑丸上沾染了杂气,这几日正在运功祛除,这洗剑炉简直是从天而降,太适合不过了。

    要是在第三轮大比前,无法驱除掉杂气,真传之位恐怕要起波澜了。

    这样的情况,可不是她,乃至整个君家希望看到的。

    正因为如此,她才会厚着脸皮帮自己的哥哥收下,实在是迫不得已啊。

    君无悔看了一眼自己妹妹眸子中的坚定,瞬间就明白了她的想法,心里暗暗叹了口气,面向景幼南,肃容道,“这洗剑炉我有用,就收下了,不过,我说过在东蒙山的试炼之地中我出手是应该的,等以后我一定再还师弟一物。”

    “君师兄太客气了,”

    景幼南摆摆手,心下里对君无悔的好感又升了一层,自己的这个同门师兄讲原则,有气度,磊落大方,是个可交之人。

    收下了洗剑炉后,君家兄妹的态度明显真诚了不少,尤其是有君怜儿这个活泼的姑娘在,叽叽喳喳的,倒是热闹。

    交谈了一会,君无悔突然开口道,“景师弟,你可知道为何这次门派大比的奖励如此丰厚?”

    景幼南挺直身子,双手自然放在膝上,道,“我只听到过一些风言风语。”

    君无悔剑眉上挑,眉宇间露出逼人的锋芒,道,“昨天,轩辕家族正式宣布加入我们太一门,轩辕家族中的真人答应担任门中的客卿长老,而且从昨天起,轩辕家族的新生子弟只能够进入太一门,不能再入别的门派。”

    “真的?”景幼南豁然起身,随即又缓缓坐下,眼睛眯起,“看来传言不假,轩辕家族真的举族并入我们太一宗了。”

    前段时间他就听到零星传言,轩辕家族会举族并入太一宗,而他们的一个条件就是提高门派大比的奖励,并允许轩辕家族弟子参与其中。

    很多人都认为,这是轩辕家族将家族气运压在轩辕家不世出的天才轩辕彻身上,让他在宗内有个远超别人的起步。

    当然,这些零零星星的传言不一定是真的,作为太一门掌教真人那一层次所思所想,根本不是常人能测度的。

    “掌门真人或许在下一盘很大的棋,我们谁也不知道,”君无悔抿了口茶,少见地侃侃而谈,道,“不过,景师弟,这次门派大比确实非常重要,你一定要竭尽全力,取得地名称越靠前越好,或许一个名称的差别以后就是天地之间的距离。”

    “师兄的提醒,小弟铭记在心。”

    景幼南重重点点头,他明白,这是君无悔透露的关键信息,用来报答自己送上的洗剑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