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01.第201章 喜见旧友 扬名外门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岚山,扶风香舍。

    东临丹崖怪石,西窥汪洋碧海,群山环抱,宝阁氤氲。

    山林间有寿鹿仙狐,枝头上见灵禽玄鹤,瑶草奇花四时不谢,青松绿竹百年常青。

    称得上天宫仙境,比得起云中人家。

    景幼南头戴道冠,身披太上月章仙衣,腰间带镇邪玉佩,盘膝坐在云床上,风姿特秀,爽朗清举。

    他的对面,已经晋升为内门弟子的徐天朗没戴法冠,只是扎了个简单的道髻,用玉簪子别起,身上穿元阳仙衣,面如冠玉,唇红齿白,也算得上是一等一的美男子。

    少顷,徐天朗举起酒杯,遥遥相祝,道,“我早知道景师弟不是池中之物,只是没想到如此英姿勃发,实在是令为兄又羡又慕。”

    景幼南一饮而尽,放下酒杯,轻声笑道,“小弟我只是机缘巧合而已,比不上徐师兄有真人教导,稳扎稳打。”

    “你呀你,再这么说,我这个当师兄的可是没脸见人了。”

    徐天朗用手指点,一脸的悻悻之色。

    “哈哈,徐师兄,你可是内门弟子,小弟我啊,现在还是外门弟子,比不了啊,比不了。”

    景幼南和对方已经算得上很熟悉,可以打趣开玩笑。

    徐天朗故意作出斜视状,鄙视道,“你这个马上就要晋升真传弟子的还敢这么说,你难道不知道所有的内门弟子对真传弟子都是羡慕嫉妒恨吗?还在我面前赤果果地炫耀,小心我负面情绪上头,给你使绊子。”

    景幼南摆摆手,道,“还有第三轮没开始,真传之位,不好说啊,不好说。”

    “什么不好说的,是板上钉钉的啊,”徐天朗拍案而起,朗声道,“你第二轮独得五株车马芝,排在众弟子中第二位,在第三轮中会分一个有利的排位,再说了以你现在筑基三重的境界,即使进不了前三,拿到九个名额中一个还不是轻轻松松的。”

    说到这,徐天朗还记得自己听到消息时候的震惊。

    自从第二轮试炼的消息传出后,在内门和外面都是激起了一阵喧哗,无他,这次试炼真是太难了。

    像车马芝这样的灵草药芝,天生懂得隐匿之道,而且能走善跑,能在四十天中找到一株,资质,能力,气运,一样都不能少。

    如果是上一届,恐怕没几个人能完成这次试炼。

    不过,这一届不愧是被称为千年一降来的最强一届,据门中最后传来的消息称,一共有九九八十一人找到车马芝,完成试炼。

    在这八十一人中,景幼南以独得五株的成绩列在第二位,力压众多老牌外门子弟和各个家族中的佼佼者,称得上十足黑马,一时光彩夺目,无人敢小觑。

    徐天朗可是清楚,当消息传来,就连向来心高气傲,眼界很高的吴子期都半响无言,最后说出了三个字,想不到。

    也许只有他们这种亲身参加试炼的弟子,才知道能收集够五株车马芝是如何地不简单,才更明白取得如此成绩所代表的分量。

    除此之外,景幼南在短短的四十天中,从筑基一重一路晋升到筑基三重,连续跨越两个小境界,也是惊爆了一地眼球,这真真是让人不敢相信啊。

    就拿徐天朗来讲,他是内门弟子,有宗门提供的上好丹药,还有真人级别的老师教导,条件比起外面弟子来不知道要好上多少,可是到如今也只是堪堪开辟丹海,稳固筑基一重境界,要想晋升到筑基三重,没有三五年的时间,想都不用想。

    这样强烈的对比,就知道景幼南晋升到筑基三重是何等的令人不敢相信,这完全称得上一个奇迹。

    据徐天朗所知,除去一直以来以无敌姿态傲视群雄的轩辕彻,此次成功进入门派大比第三轮的,修为是筑基三重的几乎没有,除非是真有深藏不露者,不然的话,景幼南的境界完全是坐二望一,高高在上。

    想起当初在龙渊大泽中遇到景幼南时候的景象,记得两人都是养气境界,这才不到一年的时间,自己进入了内门,成了真人弟子,看上去发展不错,风光无限,但要与身边的这位比,可真是烛光与皓月的差距了,没法比啊。

    景幼南又饮了一杯酒,开口道,“第二轮不管怎么说都有运气的成分,第三轮就不一样了,是真正的硬碰硬。你又不是不知道,进入第三轮的不少弟子都隐藏的很深,他们又有大势力支持,到时候还不知道会有如何表现呢,”

    他自己明白自己的事情,与自己孤零零的状况不同,其他进入到第三轮的弟子,身后通常有家族势力支持,即使这些势力远远无法和太一宗宗内的大派系相比,但都有不浅的底蕴,真整出幺蛾子,也是让人头疼。

    徐天朗笑了几声,开口道,“这一点景师弟你无需担心,他们背后的势力再强,也不敢明目张胆的插手,最多是提供一些对手的信息,或者安排下排位罢了,在选拔真传弟子这样关系到门派传承上,没有人敢破坏规矩。”

    他说的很自信,很有把握,作为传承上万年的超级大宗,现今执玄门牛耳者,太一宗内或许不会少了某些陋习,或者见不得光的事,但在门派大比,选拔真传弟子上,任何敢动手脚者都会引起众怒,被连根拔起。

    无规矩不成方圆,太一宗能发展到这一步,自然有一套行之有效的规则。

    “嗯,”

    景幼南点点头,没有说话,实际上,凭他现在的境界和手中的宝贝,一个真传之位肯定是跑不掉的。不过他野心大,目光一直放在前三位。

    沉吟了片刻,徐天朗放下酒杯,肃容道,“今天请景师弟来,还有一事,”

    “哦,师兄请讲,”

    景幼南微微坐直身子,眉毛挑了挑。

    徐天朗摩挲了下手边的铜鹤,开口道,“不知道师弟对将来有什么打算?”

    景幼南毫不迟疑,直接开口道,“将来的事,将来再说,小弟现在一心准备最后一轮选拔,无法分心他顾。”

    “这样也好,”徐天朗犹豫了下,终于还是没有开口,好一会才道,“等师弟进了内门玄都天外天,咱们师兄弟再把酒言欢。”

    “哈哈,好,”

    景幼南饮完最后一杯醇酒,将酒盏掷于玉案上,从容起身,道,“今天多谢徐师兄设宴款待,小弟先行告退,过几天再聚。”

    “师弟慢走,”

    徐天朗把景幼南送到半山腰,然后折行回来,就发现小亭中多了一名少年人,正临风而立,眺望远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