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99.第199章 诸脉传承 血腥竞争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明阳殿,极天宫。

    角落的青铜宝鼎升起袅袅三尺檀香,聚而不散,氤氲成霞,异香扑鼻。

    岳真人端坐在云床上,头戴道冠,身披七星白羽仙衣,手捧玉如意,鹤发童颜,霜姿丰采。

    他深吸一口气,天门之上冲出一缕轻盈的气机,铺散开来,化为半亩大的罡云,清凉如水,郁郁葱葱。

    罡云微一翻转,两朵银花冒出,半开半闭之间,托起一个玉如意,一个宝盒,无数的符文交相碰撞,演绎出种种不可思议的画面。

    好一会,岳真人睁开眼,收起身上的异象,用一种金钟大吕般厚重的声音道,“外面是魏师弟吧,请起来。”

    “呵呵,岳师兄修为与日俱进,真让师弟羡慕啊,”

    一声清朗的笑声中,魏师恩大步而来,长袖飘飘,仪表非凡。

    落座之后,有道童奉上香茗,醇而不厌的茶香在殿中弥漫开来,让人口舌生津。

    魏师恩是极天宫的常客,也不拘礼,直接拿起茶盏喝了一大口,大声赞叹道,“还是岳师兄这里的茶好。”

    岳真人放下玉如意,好笑地道,“魏师弟,你每次来都是这一句话,难道不会换句别的?”

    “习惯了,习惯了,”

    魏师恩讪讪一笑,他生的国字脸,大浓眉,威严庄重,这一笑怎么看怎么别扭。

    岳真人已经司空见惯,知道自己这个师弟面厚心黑,别看长得堂堂正正,心下里算计颇多,索性直接开门见山道,“魏师弟,你一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说吧,到我这里来有什么事?”

    魏师恩放下茶盏,坐直身子,道,“岳师兄,不瞒你说,这次师弟来真的有事。”

    “哦,师弟请说,”

    岳真人无欲则刚,稳坐钓鱼船。

    沉吟了片刻,魏师恩开口道,“岳师兄,你是负责咱们门中大比第二轮的,听说这次外门中出了不少好苗子?”

    岳真人目光闪了闪,沉声道,“师弟的意思是?”

    魏师恩手扶云床,用一种坚定的口气道,“师兄,你得帮师弟我一把,让我能多挑几个好苗子。”

    岳真人用手抚摸着玉如意,眼睛眯起,缓声道,“师弟,还有第三轮,最后一轮才是真正激烈,是龙是虫一看便知,你又何必这么着急。”

    “不急不行啊,师兄,”魏师恩叹口气,“自从师父他老人家仙去后,咱们一脉是一日不如一日,门下的弟子也都不成器,这样下去,以后非得出大问题不可。”

    “这次选拔真传弟子,由于轩辕一家之事,掌门亲自下了法旨,有雄心的青年才俊可都冒头了,可以称得上千年来最人才辈出的一届。”

    “只是,所有人都盯着这届的好苗子,要是真等大比落幕,以咱们这一脉的实力,怎么去和别人争?”

    “先下手为强,师弟也是不得已才求到师兄这里。”

    岳真人豁然抬头,目光扫过魏师恩略显霜白的鬓角,想起当年自己这位师弟是如何的意气风发,不由得动容道,“师弟,这些年来,全靠你苦苦支撑,真是辛苦了。”

    魏师恩摆摆手,道,“师父待咱们恩重如山,只要能把咱们这一脉的传承一直传下去,再累再苦,我也甘愿。”

    岳真人闭上双目,沉默不言。

    外人不清楚,但作为门中的的长老,他可是知道,在太一门平静的表面下,各种竞争层出不穷,尤其是关于传承的竞争,很多时候残酷地难以想象。

    太一门的立宗根本是三经五功六典,加上它们衍生出来的各种功法道诀,常常是数以千计。门中弟子修炼到一定境界,关于对如何走上纯阳大道,会产生不同观点,不同理念,不同方向的碰撞。

    志同道合者就会聚合在一起,形成一脉,然后竭尽全力,沿着他们认准的方向探索前进。

    大道唯一,纯阳独我。

    越是境界高深,越是大成就者,对于将来大道之路,就会越自信,相信自己是对的,其他人都是错误的。

    如此一来,各脉之间的争锋就不可避免,常年狼烟四起,刀光剑影。

    上万年来,已经证明了不少方向是错误的,被人抛弃,但更有很多或许是正确的,但因为没有传承之人,最后凋零没落,这才是让人心痛的。

    因为每一脉的传承从出现,到形成,到壮大,到完善成熟,寄托了不知道多少辈,多少人的心愿理想,说句不好听的,传承断绝,他们死都不瞑目。

    大约半盏茶的功夫,岳真人睁开眼,心里有了决断,道,“师弟,你也知道,咱们这一脉虽然是从宗内的六典之一的《志观苍穹有无剑典》中衍生出来的,但这么多年的发展,实际上已经接近纯正的剑修,对弟子的心智,天资,悟性要求都很高。”

    “是啊,”魏师恩点点头,“咱们这一脉全身无他物,只凭一枚剑丸行天下,算得上纯正的剑修路子,对弟子要求很高,不然的话,咱们这么多年也不会没落。”

    “要继承咱们这一脉,首先要有一颗剑心,锋锐到要能撕裂苍穹,”岳真人雪白的长眉抖动,轻声道,“以我来看,这一届中,君无悔最是适合,他天生剑心,刚直不弯,勇往直前,将来成就一定不会低。”

    “君无悔,君家的那个孩子?”魏师恩苦笑一声,“他在大比第一轮就表现很出众,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咱们这一脉恐怕抢不到他。”

    “这个师弟你不用担心,”岳真人喝了一口茶水,静静地道,“在路途中,我曾经与他交谈过,他对咱们这一脉的传承很感兴趣,师弟以后多敲敲边鼓,我看问题不大。”

    “原来师兄早有安排,”魏师恩闻言大喜,连声道,“君无悔是个剑道种子,一定能将咱们这一脉发扬光大的。”

    这个时候,魏师恩看到自己的师兄欲言又止,用兴奋的语气问道,“难道师兄还看中别的苗子?”

    岳真人站起身来,在大殿中踱起步子,转了三圈后,才停下来,目视前方道,“我发现了一名少年,他虽然不能继承咱们的传承,但我相信如果将来他能执掌咱们这一脉的话,肯定会是个非常合适的领袖。”

    “领袖?”

    魏师恩双目光芒暴涨,灼如大日。

    “是啊,很厉害的一个年轻人,资质好,天赋高,有城府,有野心,有耐心,有领导力,将来会有好发展的。可惜,他恐怕对咱们这一脉没兴趣。”

    岳真人摇摇头,有些叹息。

    “师兄,他叫什么名字,我去找他。”

    “他叫景幼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