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98.第198章 心如铁石 鼎烹人参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龙角海螺,月牙岛。

    暖风细细,杨柳依依,到处是姹紫嫣红美景,赏心悦目趣事。

    景幼南看完了符文,满意地点点头,伸了个懒腰。

    一低头,他正好看到躺在地上浑身哆嗦像筛糠样的人参女,忍不住笑道,“你这个小东西胆子还这么小,我只是看看,又不是要把你割肉放血,你怕什么。”

    听到割肉放血四个字,人参女霎时间小脸惨白,它伸出胖乎乎的小手捂住脸,嘤嘤地哭,泪水直流。

    “哭什么哭,好了,一边玩去吧,”

    景幼南面色黑黑的,他本来想开个玩笑的,没想到这小东西胆子比老鼠还小,就这样子还被吓哭了。

    说起来,他对人参女的态度一向是非常严肃甚至称得上苛刻的,还比不上他从玄元古洞中带回来的玲珑玉象。

    原因很简单,玲珑玉象没有智慧,只有本能,它们是观赏物,多它们不多,少它们不少,对于这种人畜无害只是用来点缀的小家伙们,他愿意宽容大度。

    但人参女不同。

    人参女属于天地间少有的天生灵物,足有让任何修士疯狂,它的价值之大,没有人能真正说清楚。

    手中有如此神物,向来以纯阳大道为目标的景幼南自然要最大限度最有效地压榨它的潜力,为自己以后的道路铺砖加瓦。

    要以最快地速度做到这一点,肯定少不了简单粗暴。

    简单来说,对自己没用或者没用威胁的,景幼南可以表现的宽容,不在意,但对于对自己长生大道有用的,他就会全力控制,百分在意,把它的价值要全部压榨出来。

    人参女正因为太过有用,甚至能影响到至高的纯阳大道,它才会被景幼南管的死死的,还比不上乱窜的玲珑玉象。

    纯阳大道,长生之路,多少惊才绝艳之辈倒在半路上,折戟沉沙,景幼南不容许自己失败,所以任何有用的他都会用最有效的方式压榨出它们的价值,不断地充实自己,积蓄庞大的积累。

    这或许在很多人看来冷酷,不近人情,或者冷血,但自从修炼《大阴阳混洞宝生经》,决定追求至高无上的大道之时,这条道路就已经决定了。

    累累的白骨铸就王座,凄美的鲜血染红荆冠,高高在上的长生道路上,注定了数不尽的人为他人作嫁衣裳,唯有孜孜不倦,从来不退缩的人才能昂扬向上。

    在景幼南追求长生大道的路上,受到影响的不会是只有人参女一个,随着他修为的增长,势力地扩展,以后会越来越多的人或物卷入其中。

    人参女自然不明白这里面的道理,景幼南不耐烦的一边去三个字,落在它耳中简直如天籁,它止住哭音,打了个滚,就要施展土遁,躲得远远的。

    突然,景幼南好像想起了什么,用手一指,道,“小东西,你先别走。”

    人参女打了个寒战,小腿一软,眼眶中的泪珠又要滚落。

    景幼南才不会管那么多,伸手抓住它的羊角小辫,拎到跟前,开口问道,“你胳膊上的符文几天变化一次?”

    人参女一听,连忙比划,生怕说慢了吃苦头。

    “七天变化一次,”景幼南皱了皱眉头,沉吟了片刻道,“以后你不许成天在这转生莲下,每个月只允许在这里待三天,记住了没?”

    人参女抓着绿肚兜,低着小脑袋,有点不大乐意。

    它每天在转生莲下,吸收转生莲的气息,同时反哺给转生莲自己的元气,两件天地间少有的灵物产生了一种玄之又玄的联系,让两者都获益匪浅。

    小东西虽然智商只有二三岁孩童高,但它也明白,只要这样下去,它会获得很大的好处,说不定还能进一步,再次进化。

    在关系到自己机缘的大事上,要是有人阻挡破坏,修士们会认为不亚于父母之仇,不同戴天。小东西即使心思单纯,懵懵懂懂,但既然化身为灵,脱离了药芝本体,实际上不亚于修士,它的本能让它抵制,不愿意放弃到手的机缘。

    景幼南不让人参女成天待在轮回转生莲下,是因为这样一来,它七天就会多一道花纹,而自己回到宗内后,时间很紧,不可能每七天正好有时间。

    如果耽误的次数多了,就好像上学做功课一样,几堂课落下,再听新内容就吃力了。

    一步跟不上,步步跟不上,就是这个道理。

    要是最后耽误到参悟轮回符文,真的是哭死都来不及。

    正是这样的考虑,景幼南才决定让人参女一个月去一次,如果按照一个月出现一道新花纹的话,他有余力做到最好。

    令他没想到,一直来听话的人参女却倔强起来,就是不答应。

    “啧啧,事关自己的机缘,这个懵懵懂懂的小东西也不愿意放弃啊,”

    景幼南惊奇地赞叹一声,却不会改变自己的初衷,自己要成纯阳大道,与周围人事关联下,必然会毁去不知道多少人的成道机缘,今天见到的是人参女,以后说不定数都数不尽。

    每个成道者,无不是踩着累累白骨,踏上王座,摘取最耀眼的桂冠。

    大道之残酷,可见一斑。

    压下心中如潮涌般的念头,景幼南用手指敲了敲人参女的额头,沉声道,“记住没?”

    人参女低着头,抿着嘴,小手紧紧抓着肚兜下摆,由于恐惧的缘故,身子在风中瑟瑟发抖。

    不过,天生灵物求道的本能真是非常强大,即使怕得要死,这小东西也不愿意答应,打定主意不声不响,来个软抵抗。

    “嘿,”

    景幼南目光闪了闪,有一丝锐利之气露出。

    要是以前的话,他才不会这么多废话,直接把这个不听话的小东西禁锢起来就是。反正是龙角海螺是他祭练的法宝,一切都在掌握中。

    可是现在有了变化,人参女和轮回转生莲之间产生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玄妙,虽然依旧逃不出他的掌控,但在月牙岛上,已经可以做一些小动作,而不会被察觉。

    为了把一切隐患扼杀在摇篮里,景幼南目中冷意勃发,手一伸抓住人参女的顶瓜皮,把它拎起多高,寒声道,“我再问一遍,记住没?”

    人参女用手捂着小脸,也不说话,只是嘤嘤地哭,泪痕一道道,脏兮兮的,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景幼南却是铁石心肠,面上声色不动,手一招,一把寒光闪闪的刀子落在掌中,森森然的寒气刺人肌肤。

    握住刀子,在人参女肉嘟嘟的小腿上比划了几下,景幼南恐吓道,“小东西,你要是还不听话,今天你拿你割肉放血,炖汤喝。”

    “咿呀,”

    人参女明显被割肉放血四个字刺激到了,它猛地爆发起来,大眼睛瞪得溜圆,口中发出一连串似咒骂的尖叫,胖乎乎的小胳膊小腿在空中乱踢腾,拼命挣扎。

    “嘿,倒是挺有劲的,”

    景幼南有些惊讶,自从人参女胳膊上多了两道花纹后,它的进步肉眼可见,光是这力量,就比以前强了一倍有余,不亚于普通的成年人了。

    正想着,景幼南突然觉得手臂一疼,低头来看,发现原来是人参女鼓足了力气,狠狠抓出了几道泛青的抓痕。

    景幼南面色沉了下来,用力敲了下人参女的额头,把它敲得头冒金星,鼓出一个大包,然后大手一挥,一个大鼎出现在身前。

    大鼎高有五尺,三足六耳,火焰熊熊燃烧,里面的沸水咕嘟嘟翻着水泡。

    做完这些,他一把抓起晕乎乎的人参女的羊角小辫,拎到大鼎的上方,炙热的水气往上冒,把人参女蒸得肌肤通红,如煮熟的大龙虾般。

    还有几个水花不小心溅到小东西的身上,瞬时就起了水泡,人参女烫的哇哇大哭,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似地往外淌。

    景幼南又往下按了半分,水气越发浓郁,温度越高,用一种冷漠的语气道,“小东西,三天不教训你,你就上房揭瓦,无法无法。还乱动?再乱扑腾我就把你丢热水里,一锅煮熟了,熬汤喝。”

    人参女目光扫过脚下沸腾的热水,想到自己掉进里面的惨样,吓得连哭都不敢哭,它小胳膊小腿蜷缩成圆球状,一动不动,老老实实。

    景幼南抓住人参女的顶瓜皮,用刀子使劲拍了拍它肉肉的小腿,开口道,“我最后问一遍,记住没?”

    “咿呀,”

    到了这个份上,人参女哪里还敢使小性子,小鸡啄米似猛点头,生怕自己回答晚了,这个大恶人手一松,把自己扔进鼎里。

    景幼南单手抓住人参女的顶瓜皮,让它的小身子在鼎口上摇晃,语气森然道,“想想灵芝娃娃成天被人割肉放血的样子,再好好想想你现在的日子,要是你还不知足,不听话,我不介意炖一锅人参肉汤。看你白白胖胖的,够吃几顿的。”

    说到吃字,景幼南露出白森森的牙齿,吓得人参女差点晕了过去。

    “好好记住今天,”

    景幼南把人参女像沙包般甩了出去,也不管远处传来的哇哇大哭,自顾自离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