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95.第195章 击杀金丹 危险又临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八角宫灯垂在半空中,垂下丝丝缕缕如璎珞般的宝光,洋洋洒洒的云气聚拢过来,气息深沉如海。

    血煞王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宫灯中散发出的金光从他的口鼻之间飞入,好似细小般的蛟龙一样,咆哮升腾。

    五六个呼吸后,血煞王轰然倒地,一代金丹宗师,至此身死道消。

    与此同时,虚空中的八角宫灯也渐渐地光芒暗淡,到最后化为了一张枯黄的符箓,风一吹,消失不见。

    “咳咳,”

    景幼南艰难地从地上坐起身来,面色苍白,连续催动五岳真形图和东华慈光星辰尺,榨干了他体内最后一丝真气,现在浑身上下无处不痛。

    “幸好成功了,”

    景幼南看了眼躺在地上没有了任何呼吸的血煞王,喃喃自语道。

    他在放逐之地中夺取了晶壁之钥,让长老钟如海在金文大国师司徒雷空面前大涨了面子,高兴之下,就赐给他了一张符箓,里面封印了神通八角诛魔金玉灯,相当于元婴真人一击之威。

    只是符箓的激发需要一定的时间,他只得祭出东华慈光星辰尺,赌一下这件从来没有让他失望的法宝可以定住金丹宗师,好从容发挥出八角诛魔金玉灯这一神通的威能。

    好在东华慈光星辰尺确实神秘不可测,就是金丹宗师也失神了一瞬,从而让符箓的效果完全激发出来,一击必杀。

    整个过程一环套一环,先是用丹药燃烧发挥出玄器五岳真形图的威能,分散血煞王的注意力,然后祭出东华慈光星辰尺,定住这位魔道枭雄,最后是大杀器符箓打出,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这个局面说起来简单,但里面的任何一个环节要是出了差错,他都会死无葬身之地。要知道,金丹宗师的怒火,可不是他一个小小的筑基弟子能抵挡的。

    幸好他运气不错,有惊无险地度过了这个难关。

    抬起头,景幼南发现东华慈光星辰尺正在血煞王的尸身上盘旋,发出莹莹的宝光,很明显,这件法宝对于金丹宗师的精血肉身相当垂涎。

    景幼南微微一笑,掐了个道诀,玉尺光芒大作,猛地一转,把血煞王的整个尸身收了进去,然后好像吃饱了一样,慢悠悠地飞回来。

    把东华慈光星辰尺收回袖囊,景幼南知道玉尺要完全消化这具肉身精血,恐怕得用一段时间。

    想了想,他手一摸,掌心多了一件血葫芦,拇指大小,葫芦口雕刻有血池印记,丝丝血气溢出,隐隐听到一阵鬼哭狼嚎之声。

    这件血葫芦就是金丹宗师血煞王所使用的空间法宝,是除了他肉身精血外,今天最大的收获。

    血煞王已死,血葫芦上的禁制就变得形同虚设一样,景幼南轻而易举地抹去,然后神识往里一探,仔仔细细地查看自己所得的战利品。

    不到半盏茶的功夫,景幼南神识从血葫芦中退出,面上满是笑容,金丹宗师不愧是金丹宗师,收藏的真够丰富。

    血葫芦是有十几件品质上乘的魔器,虽然他无法使用,但上交门派的话,就可以获得一笔不小的门派贡献点。

    要知道,在宗内,门派是比晶石更重要的硬通货,有足够多的门派贡献点的话,能兑换大量的法宝,丹药,飞舟,道诀等等。甚至还可以在功德院发布任务,借助宗门的力量,完成自己的事情。

    如此硬通货,从来是只嫌少,没人嫌多的。

    除了魔器,血葫芦中还有不少的丹药,能被金丹宗师看在眼中的丹药肯定不是凡品,有几种还是用来突破境界所用,拿到外面都会让人抢疯的。

    有了这些丹药,不仅是一笔客观的财富,等冲击成灵境界之时,也有大用。

    至于天材地宝啊,灵草药芝啊,飞行法器啊,血葫芦中应有尽有,俨然是一个小型的藏宝库。

    “一张八角诛魔符箓换了这些,也不知道是赚了还是赔了,”

    收起血葫芦,景幼南想起被自己用掉诛杀血煞王的符箓,有点心疼,那可是元婴三重大修士亲手炼制的符箓,就是一般的元婴真人措不及防下被打中,也会吃大亏的。

    这样的宝贝符箓,到手还没有热乎呢,就用掉了,实在是让人心情复杂。

    “接下来要好好恢复下元气,”

    景幼南在一块白石上盘膝而坐,三海之中的赤火真气和黑水真气形成一个巨大的阴阳鱼,徐徐转动,不断吐出精华之气,滋养肉身。

    他这一次真气消耗的过于厉害,肉身也受到了轻微地损伤,需要好好静养一番。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绿色细线从远处射来,带起连串的爆音,几个眨眼间,细线到了跟前,左右一绕,显出潇湘子的身形,绿眉碧眸,浑身笼罩着阴森森的气息。

    潇湘子上前一步,刚要说话,景幼南睁开眼,摆了摆手,平静地道,“你不用说了,刚才的局面下,你躲起来是正确的选择,我们的实力和血煞王差距太大,你过来也是送死。”

    “多谢公子理解,”

    潇湘子讪讪一笑,道,“不过,我是一直跟着他的,真要是到了最后拼命,我也不会退缩,一定会给他个好看。”

    景幼南对于潇湘子的话是相信的,真要是自己死了,他也活不成,于是开口道,“呵呵,潇湘子道友的隐遁之上很了得啊,血煞王竟然一直没有发现你。”

    “侥幸罢了,主要是他的注意力都放在了你的身上,”

    潇湘子谦虚了几句,然后探手袖囊中,取出一个玉盒,递了上去,道,“幸不辱命,这是公子要的车马芝。”

    “哦,”

    景幼南眉头挑了挑,接过玉盒打开,立刻就有一股沁人心腑的香气散发出来,仔细来看,玉盒中有一株婴儿臂粗细的药芝,肥大细嫩,形若孩童,一看就不是凡品。

    “果然是车马芝,”

    景幼南小心翼翼地把玉盒收起来,心里乐开了花,加上这一株车马芝,他身上足足有五株之多,这次试炼肯定会独占鳌头。

    突然之间,正西方云气凝聚,化为华盖,玉瓶,金幢,如意等等的虚影,一道清清冷冷的声音传来,格外清晰,“景幼南,看你这次还能往哪里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