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93.第193章 生死大道 上门送死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岛上香兰馥郁,嫩竹新栽,弯弯曲曲间显出半截溪水,石色玉润光泽,秀气涓涓。

    景幼南拎着肉呼呼胖嘟嘟的人参女,眼睛一眨不眨地凝视着它小胳膊上的花纹,看的很入神。

    轮回转生莲上的莲叶自成符箓,但那种原汁原味的却太过深奥复杂,看一会就头晕目眩,倒是人参女身上的这个简缩般的,他倒是看出了几分玄妙,若有所得。

    看到高兴处,他简直要忍不住手舞足蹈,哈哈大笑,这种天然生成的符文,蕴含着天地之间最为深沉的规则力量,即使能领悟半点,对以后都有说不尽的好处。

    这样一来,可是苦了人参女。

    小家伙被连续翻来翻去地查看,一会头上脚下,一会脚上头下,不一会就头晕眼花,两眼冒金星。可是它吃的苦头多,敢怒不敢言,只能竭力忍受,像个木偶般任凭摆布。

    足足半个时辰后,小家伙终于受不了了,它握紧拳头,张开小口,咿咿呀呀叫了起来。

    尖锐的叫声把景幼南从入神中惊醒过来,他皱了皱眉头,把人参女放到地上,挥手让它赶紧走开。

    人参女如蒙大赦,滴溜溜一转,就钻进地里,跑的远远的。

    “真是玄妙的符文,天地大道啊,”

    景幼南负手踱起步子,一边走,一边感叹,人参女胳膊上的花纹带给他很大的感触,那种涉及到生死轮回的法则之妙,让人沉醉不已。

    不由得,他想起了自己修炼的太妙法目,如果把这门道术修炼到高深的境界,就可以从花纹中感悟到更多的玄妙,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朦朦胧胧,一知半解。

    “说起来,人参女这样的天生灵物,也是有趣,”

    景幼南双目一凝,透过龙角海螺的层层空间,清晰地看到躲得远远的人参女很快地欢乐起来,正咯咯笑着,扬起肉呼呼的小手,跑来跑去地扑蝴蝶。

    细细看去,它胳膊上的花纹荡起肉眼难见的光晕,环绕周身,形成一种奇怪的立场,接引天地之间的力量。

    对于人参女,灵芝娃这样的天生灵物,典籍上通常是几笔带过,很少有记载,经过这一个多月的相处,景幼南也有了几点的心得。

    一来,对这样的天生灵物,割肉放血是最下等的选择,看朱云泽和周真真对待灵芝娃娃的样子,持续下去,肯定会伤了它的根基,到时候后悔不跌。

    二来,人参女和灵芝娃天赋异禀,可以比肩最顶尖的药草师,由它们来照看灵草药芝,一定是事倍功半,闭着眼就能得到源源不断的上年份的灵草药芝供应。

    三来,人参女这样的天生灵物,是可以成长的,而且与天地间稀有的灵草灵木能产生一种常人难以理解的联系,相互促进,共同进步。

    四来,小东西的智商真是固定了,只相当于二三岁的孩子,这一点,恐怕以后也不会改变。

    “真是不知道该说这小东西纯真无邪,还是混混沌沌了?”

    景幼南叹息一声,最后看了眼扑蝴蝶累了,躺在花树下正在打着小呼噜沉睡的人参女,长袖一甩,转身离开。

    天地万物,各有各的缘法,子非鱼,不知鱼之乐。

    化而为灵,却身是灵药,注定了灵芝娃人参女要多灾多难,劫数重重,也许只有这样单纯如白纸,懵懵懂懂,才能活的长远。

    出了龙角海螺,景幼南站在白鲤湖边,山风吹皱一池碧水,看金鳞伏波,涟漪一圈圈荡开,景色殊丽。

    不过,景幼南的剑眉很快轩了起来,他拧身朝向东南方,双目神光暴涨,冷冷地道,“真是不知死活。”

    时候不大,就听一声嘹亮的号角声响起,天际尽头,乌云翻卷,浊浪排空,磅礴的云气正中间垂下一角飞宫,数不尽的符文流转,化为金乌,火凤,麒麟,天龙等等神兽虚影,吞云吐雾,气象万千。

    一道金桥从天宫上飞出,如长虹般扎在白鲤湖旁,十几个人人影顺着金桥鱼贯而下,个个羽衣高冠,气势不凡。

    当先的青年身高九尺,面如冠玉,走动之间,身上的赤焰火龙袍泛起浓烈的宝光,格外刺眼。

    站定之后,青年居高临下地望向景幼南,用一种高傲的语气道,“景幼南,把席玉妍道友交出来,不然的话,让你好看。”

    景幼南上下打量了一番,冷嘲热讽道,“嘿,看来贺闵柔和卢秋月的能耐不小啊,这么快就找来了一群替死鬼。”

    他早知道金文大世界的一行人不会善罢甘休,以前是由大修士钟如海在,他们忌惮不敢动手,现在见自己落单了,就全跳出来了。

    说起来,这几天他已经打发走了好几拨,可是天马岭的这群家伙见识少,眼界低,或是是正好诠释了无知无畏的意思,牛皮糖般的缠了过来,甩都甩不掉。

    看这个从天宫上下来的家伙,一副高高在上,颐指气使的样子,就知道他肯定是个平时仗着身后势力在天马岭这个小地方横行的,没吃过多少亏,不知道天高地厚,被人稍一鼓动,就热血上头,十足十的好沙包。

    果不其然,景幼南话一出,青年人是勃然大怒,他一蹦三尺高,大声道,“你是个什么东西,居然敢这么跟本少爷说话,来人呐,给我往死里打。”

    “是,”

    他身后的十几人也是习惯了充当打手的角色,嚣张青年话一落,就有两名高高大大的修士冲出,拳头大如铜锤,呼啸砸了下来。

    两名修士走的是力道法门,出拳如风,双臂一摇,足有千钧,这要是被砸中了,非得来个满脸桃花开。

    “哈,自找苦吃,”

    嚣张青年背着手,洋洋得意,他对自己手下的实力很有自信,他们不止一次出色地让对手灰头土脸。

    甚至他都开始幻想,自己如白马王子般从天而降,解救席玉妍于危难之中,这个如花似玉国色天香的大美人儿,一定会以身相许,来报答救命之恩的,从此两人双宿双飞,只羡鸳鸯不羡仙。

    话本上不都是这么写的嘛?

    可惜,话本就是话本,两人刚冲到近前,赤焰神箭发出,直接穿膛而过,把这两个张牙舞爪的家伙化为了灰烬。

    景幼南袍袖一展,丝丝火光在天门凝聚,轻声笑道,“这样的废物也能活这么久,也算是造化不小了。”

    “你,”

    嚣张青年是嚣张,可是并不蠢,他一见景幼南轻描淡写地把自己手下的两个打手击杀,就知道这会碰上了铁板,表面依旧盛气凌人,内心里可就缩了,想要往后退。

    “哈哈,想跑?门都没有,都给我留下吧。”

    景幼南目光敏锐,看到对方有逃走的心思,立刻用手一指,玄器五岳真形图飘出,层层叠叠的山岳虚影压了下来,封锁空间。

    他可不是忍气吞声的主儿,既然他们打上门来了,就不要想走。再说了,这些仙二代弱的很,偏偏还富得流油,标准的送财童子,不打他们打谁?

    “我跟你拼了,”

    嚣张青年看到退路被封,眼睛瞬间就红了,他衣袖一挥,飞出一个三角铜壶,顶上头下,轻轻一晃,吐出一粒粒细砂,化为土黄色天河,铺天盖地。

    他的这件法宝名为砾珠星砂,乃是金丹宗师收集土行精华,然后日夜锤炼而成,里面蕴含狂暴的力量,只要卷入其中,定然粉身碎骨。

    平时他一直舍不得用,现在大难临头,他不得不咬牙使出来,力求一击建功,逃出生天。

    “哈哈,土行法宝,你真是蠢的可以,”

    面对漫天的沙粒,景幼南不疾不徐,念动咒语,画轴哗哗作响,一座高有百丈的神山拔地而起,挡在身前。

    神山直插云霄,气势磅礴,无穷无尽的沙粒落在它上面,如同石沉大海一样,不仅没有任何的反应,反而让百丈神山光泽大盛,熠熠生辉。

    长笑声中,景幼南手捏道诀,百丈神山徐徐降下,压在嚣张青年的背上。

    “怎么会这样,不可能,”

    嚣张青年的身子被压在身下,只露出一个头,挣扎的脸红脖子粗,双眼中满是不敢相信。他万万没有想到,被他寄予厚望的法宝,会如此不堪一击。

    景幼南绕了一圈,啧啧赞叹道,“好一副乌龟背大碑,看样子,你很有当乌龟的潜质啊,”

    嚣张青年被景幼南这一讽刺,又气又怒,状若疯狂地道,“你告诉我,为什么砾珠星砂为什么不起作用?”

    “白痴,”

    景幼南翻了翻白眼,他手中的玄器五岳真形图就是偏土行的法宝,砾珠星砂在它里面,就好像小溪和河流的关系,肯定是会被一口吞下,波澜不起。

    感应到陷落在阵图中最后一个修士死去,景幼南指着嚣张青年道,“好了,你的十几个手下都死光了,你也下去追他们吧。”

    说完,景幼南不顾压在山下青年的求饶,提起法剑,一剑把他的五魁首斩下,血溅三尺。

    “哈哈,痛快,”

    景幼南刚大笑了两声,突然脸色大变,他抬起胳膊,上面的血池印记发出灼热的气息,娇艳欲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