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88.第188章 血海深仇 放逐之地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山洞之中,青龙横卧,两侧泉泻如练,云光水气,撩人衣衫。

    潇湘子来回踱着步子,血衣振动,猎猎生风。

    他挥舞着双手,神情狰狞,几乎用咆哮的声音道,“济元这个混账,当年只是为了修炼佛门神通,就把我们整个家族,上上下下上百口全部杀害,尸骨无存。”

    “我的几个孩子啊,当时只有两三岁大,这个屠夫也不放过。”

    “还有,我的几个胞妹还未成年,就让他糟蹋到死,她们是惨叫了三天才断的气啊。”

    “他没有人性,猪狗不如,丧尽天良。”

    说到最后,潇湘子泪如雨下,声音哽咽,曾经的金丹宗师蹲在地上,哭的像泪人一样。

    景幼南没有说话,他明白,这就是仙侠世界下血淋淋的惨象。

    在这个没有道德,没有法律,完全是力量占据重要地位的世界,像潇湘子这样的惨剧每天都会无数次上演。

    弱肉强食,强者为尊,这八个字,读起来简单,但它们都是用无尽的血水来染红的。

    自己只是一个小小的筑基修士,放在整个世界中,蝼蚁般的角色,惋惜又怎样?愤怒又怎样?不忍心又怎么样?

    没有任何用处。

    唯一能做的就是,努力提升修为,在太一门中不断扩大影响,然后不要让这样的惨剧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至于像某些人那样发大宏愿改变整个世界,建立没有剥削,没有痛苦,没有阶级的大同社会,他做不到,也没有兴趣。

    好一会,潇湘子才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不好意思地道,“对不起,我失态了。”

    “说出来也好,一直憋在心里,会成为心魔。”

    景幼南面无表情地点点头,接着道,“我答应道友的这个条件,不过,要等我结成元婴,成就真人后才会考虑。”

    他虽然对这种事情无能为力,但并不代表他没有感情倾向。如果真的时机成熟,有能力后,他还是不介意砍下济元的头颅,让他付出代价。

    当然,这不是他内心善良,或者说什么大发慈悲,而是潇湘子投靠他后,就成了自己人。

    为自己人杀一个外人,天经地义。

    “只要景道友能帮我报仇,我以后唯你马首是瞻。”

    潇湘子听了微微一愣,可能是没想到景幼南如此干脆,接着他直接咬破食指,用精血勾勒符文,对天道起誓。

    景幼南也发了个誓言,表示自己不会忘记这两个条件。

    天道见证的契约一成,两人的关系就发生了变化,由平等的道友,变为主仆。

    潇湘子不愧是活了上百年的老家伙,对自己的定位转化的很快,他面上带出恭敬的神色,开口道,“不知道景公子可有什么吩咐的?”

    是个识趣的人,景幼南暗暗点点头,开口问道,“你给我说下青紫色玉简的来历吧。”

    “是,公子,”

    潇湘子答应一声,组织语言道,“我得到的藏宝图上记载,青紫色玉简是中古时代流传下的一件异宝,名为诸天神雷鉴,它能在雷雨天自发吸取九天雷霆之力,转化为生机精华,滋养肉身元灵,有不可思议的好处。至于是否还有其他的作用,就不得而知了。”

    “是个好东西啊。”

    景幼南目中露出喜色,嘴角微微翘起。

    雷霆,既有毁灭之力,又有生机之力,俗话说,春雷炸响,万物生发,就是这个道理。

    很明显,雷霆之中的生机造化的力量,有难以想象的作用,修士们做梦都想得到。

    只是九天之上,雷霆威能无穷,除了生出法力的真人能凭借手中的法宝,采集一下雷霆中孕育的生机外,其他的修士恐怕还没靠近,就会被雷霆劈成残渣。

    况且,真人平时也不愿意如此做,因为九天之上实在是危险重重,说不定就会遇到劫难,一身修为化为灰灰。

    由此可见,这个名为诸天神雷鉴的异宝,是何等的宝贵,要是真的传出去,不知道会惹得多少人眼红。

    景幼南拿出青紫色的诸天神雷鉴,放在掌心摩挲,突然想起一个问题,问道,“刚才那两个家伙是否知道诸天神雷鉴的秘密?”

    潇湘子知道对方问的是那两个胖瘦的家伙,连忙道,“他们两个只是知道诸天神雷鉴是个宝贝,具体的效用,他们并不清楚。”

    “唔,这样最好。”

    景幼南口上如此说,心里却有些后悔,早知道诸天神雷鉴如此珍贵,早先应该直接把那两个家伙捏死。

    无论如何,死人才是最让人放心的。

    不过,既然已经过去了,景幼南索性不再多想,吩咐了一声潇湘子,让他警戒,就在原地盘膝而坐,取出诸天神雷鉴,放在掌心,开始炼化。

    诸天神雷鉴初始时候,朴实无华,看上去普普通通,等输入真气后,渐渐地浮现出一层淡淡的光晕,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到最后,一道道雷纹凭空产生,电蛇狂舞,如同一枚枚睁开的银色眸子,威严浩瀚。

    “嗡,”

    诸天神雷鉴发出一声欢快的吟唱,向上一跃,到了景幼南天门上,徐徐打开,一个个古老而又晦涩的文字跳出,化为丝丝甘霖,飘洒而下。

    景幼南得到这些甘霖灌体,顿时就觉得体内的血肉,经脉,骨骼如同受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洗练,原本隐藏在身体深处,从未注意到的杂质,在一波又一波的震动下,纷纷地显现出来,然后又被排出体内。

    在这样不断地洗练,震动,排出的过程中,一个时辰很快就过去了,景幼南睁开眼,双眸隐隐有无数的雷光闪烁,瞬间又掩了过去。

    诸天神雷鉴这件异宝果然神奇,借助里面的雷霆精华,他不仅淬炼了一番肉身,连同水火两种真气也得到了很大的好处,愈发地有灵性,原本阴阳协调的隐患,也被悄无声息地消除掉。

    本来,他凭借异果龙鳞果的庞大元气打通识海,晋升到筑基三重天,看似一步登天,实际上根基没有打稳,外强内虚,没有三五年的积累,想要三海孕育灵性,结成灵种,根本不可能。

    现在有了诸天神雷鉴的雷霆精华淬炼肉身,经脉和穴窍得到洗练,根基一下子就稳固了下来,只需要水磨的功夫把识海填满,然后收集足够的材料,就能尝试结出灵种。不说别的,光是时间就节省了一半有余。

    对修士来讲,时间是永远都不够的,不知道多少修士就是因为差了一二年的时间,无法突破境界,而寿命耗尽,化为尘土。借助诸天神雷鉴省下的这段时间,万金难易。

    把玩着手中的青紫色玉简,景幼南不由得纳闷道,“如此宝贝,怎么会落到试炼之地?”

    从他得到的消息知道,试炼之地是中古某个大家族开辟,用来磨砺族中弟子的空间,而从这十几天见到的情况来看,好像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从遇到的神秘青衣人,到晶壁之钥,再到神灵陈留王和轮回转生莲,最后还有诸天神雷鉴,这一件件事情的发生,让原本普通的试炼之地蒙上了神秘的面纱。

    不知道就要问,景幼南用手一摇五岳真形图,高声道,“陈留王,”

    话音落下,一缕金黄色的烟岚飘出,向上一绕,化为一朵莲座,陈留王端端正正地坐在上面,头戴日冕冠,身披十日横空滚龙袍,脑后光晕高悬,无数的信徒在里面吟唱经文,声势浩大。

    陈留王双鬓如笔,眉宇间威严深重,他扫了眼潇湘子,并不在意,目光投在景幼南身上,径自开口道,“不知道景道友唤我出来,又有何事?”

    “在下有几事不明,还请陈留王解惑。”

    景幼南轻轻咳嗽了一声,把自己心里的疑问一股脑的讲了出来。

    陈留王静静听完后,沉吟了片刻,仰起头,嘴角带出微不可查的微笑,开口道,“这个空间我不知道是否是大家族开辟的试炼之地,我只记得,当初我进来的时候,它有个名字,叫做放逐之地。”

    “放逐之地,”

    景幼南默念了一遍,目光动了动。

    陈留王稳稳当当坐在莲座上,神目如电,继续道,“到中古后期,圣朝的统治摇摇欲坠,朝中的实权派各有心思打算,天下烽烟四起,战乱不断。于是,圣朝的大帝就派出他最嫡系的军队骧龙神卫出击,把所有不服从统治的,要么直接击杀,要么就抓起来,送到这放逐之地。”

    顿了顿,陈留王面上露出回忆的神情,好一会才接着道,“放逐之地是一个奇异的空间,据说上古不少的大能在此陨落,形成了不为人知的诅咒,任凭你法力滔天,神勇无敌,只要在放逐之地,就会慢慢地失去力量,加速衰老,越是强大之辈,死的越快。”

    陈留王看了眼若有所思的景幼南一眼,又开口道,“后来,听他们讲,放逐之地真是很诡异,只要修士的年龄不超过十八岁,在这个空间,不仅不会力量衰弱,而且还能得到不少的好处。不过,为什么如此,就没人知道了。”

    “原来是这个样子,”

    景幼南点点头,目光炯炯地望向陈留王,开口问道,“不知道陈留王你是为何被放逐到此地的?当初被放逐的人还有没有跟你一样能活下来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