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86.第186章 神算再出 胖瘦组合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洞中荒草遍地,冷风四起,草上结霜高寸许,而顶端垂下的乳石却玲珑晶莹,如琪花玉树。

    贺闵柔头梳坠马髻,身披五色凤霞仙衣,手捧玉如意,端坐在沉香宝座上,俏脸生寒。

    好一会,她才抬起头,冷声道,“还是联系不上玉妍。”

    卢秋月面露着急之色,连声道,“一定是出意外了,这怎么办,该怎么办啊。”

    高尧站起身来,满脸地愧色,道,“都是我不好,不应该让席道友一个人去冒险。”

    贺闵柔抬手打断了高尧的话,用一种冷静地语气道,“高道友不必过度自责,以玉妍的性子,她决定了的事情,你也挡不住。”

    说是这么说,道理也摆在这,不过,到底是两人分开后,席玉妍才遭受了不测,高尧不再说话,心里却暗自下决心,这件事不能这么算了,一定得给她们一个交代。

    贺闵柔玉手轻抚玉如意,莹莹光芒映出她完美无瑕的俏脸,目光幽幽道,“来之前,平南王运转大法力,在还阳鉴中收了一缕我们三人的残魂,就是玉妍真有个意外,也可以再次复活。”

    当然,剩下的半截话她没有说出口,想要复活,得付出很大的代价。

    卢秋月长出了口气,拍了拍高耸的胸口,道,“这样好,这样好。”

    贺闵柔站起身来,目光深邃,冷冷地道,“这件事不能就这样算了,我们继续追下去。”

    “好,一定要抓住那个小贼。”

    卢秋月也难得热血一次,攥紧小拳头,美眸跳动着愤怒的火焰。

    高尧没有说话,但只看他绷得紧紧的娃娃脸,就知道他恨景幼南到了骨子里,恨不得能把他大卸八块。

    贺闵柔目视远方,眸子闪动,道,“此处岩洞地形复杂,景幼南那个小贼也很狡猾,我们三人要是没头绪的追,肯定不行,我们得找两个帮手。”

    “帮手?”

    卢秋月听得莫名其妙,眨了眨大眼睛。

    “很快就来了。”

    贺闵柔重新坐回沉香宝座,眼睑垂下,闭目养神。

    卢秋月和高尧对视一眼,尽管心里着急,也只能够压制下去,侯在一旁。

    时间不大,就听一声清朗的啸声从远处传来,其声高绝激昂,即使岩洞中的风声和水声,也无法遮掩其中蕴藏的自信。

    这啸声响过后,三人抬起头,就见一点金芒出现尽头,几个呼吸后,金芒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向上一跃,化为一只圆形飞盘,金灿灿的光芒,如大日高悬。

    飞盘上,一男一女并肩而立,男的金冠束发,锦衣玉带,如风中青松,女的云鬓雪肌,身材高挑,如花里牡丹,金童玉女,卖相不俗。

    金冠男子轻飘飘落地,把圆形飞盘这件飞行法器收到袖中,大大方方地抱拳道,“悬空岛,仇如山,见过三位道友。”

    说完,金冠男子又指了指身边娇媚动人,身材火辣的女子,介绍道,“这是我的同门师妹,赵玉儿。”

    “原来是悬空岛的人。”

    高尧见到来人,心里暗自思量。

    此次试炼之地开启,华羽宫代表的一方足有上百人进入。当然,这些人不可能全是华羽宫弟子,还有天马岭其他势力的,其中就包括悬空岛。

    悬空岛是天马岭一支举足轻重的力量,整个门派人虽然不多,但个个出类拔萃,不少的弟子精通演算占卜之术,能测字知吉凶,望气观祸福,在别人眼中甚是神秘。

    更为重要的是,很多人传言,悬空岛的岛主已经结成元婴,成功迈入真人境界。元婴真人,可不是简简单单的一个封号,它代表着常人难以想象的力量和权势,特别是在天马岭这样偏僻的地带,更是放大了数倍。

    在天马岭,每出现一名真人,都会引起势力的重新洗牌。

    不过,这消息虽然在天马岭广为流传,但悬空岛主神龙见首不见尾,悬空岛也没有任何的动作,没人能知道真假。

    五人客气了几句后,在各自宝座上坐下。

    贺闵柔作为一行人的领头人,用最短的时间把发生的事情跟两人介绍了一遍,看到两人已经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随即开口道,“接下来就要麻烦两位道友了。”

    “如此恶贼猖狂,真是岂有此理,”

    仇如山作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把宝座拍的啪啪响,心里却暗自高兴。

    在进入试炼之地前,两人就有过接触,交换过彼此看法。不过,对于悬空岛的要求,贺闵柔不置可否,没有直接表态。

    仇如山是看在眼里,急在心中,他可是知道,来之前岛主可是下了死命令,要是办不好这件事情,回去他和赵玉儿肯定没好果子吃。

    现在贺闵柔遇到了不小的麻烦,要是能漂漂亮亮帮她解决了,这就是个大人请啊。有了人情在,接下来的谈判回转余地就多了。

    赵玉儿也是个心思玲珑的人物,仇如山想到的事,她也明白。

    于是,听完贺闵柔的话后,赵玉儿款款起身,轻声道,“席道友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平安无事的。小妹这就施展道术,看能否找到席道友的下落。”

    “有劳赵道友了。”

    贺闵柔点点头,用手一指,一个金凤钗从香囊中飞出,花纹古朴,流光溢彩,稳稳地悬在赵玉儿的身前三尺处。

    “这是我三妹留下的金凤钗,里面有她打入的一道精纯灵机。”

    “有此物在手,小妹的演算之术成功率起码能提高二成。”

    赵玉儿摘下金凤钗,立刻感受到里面蕴含的灵机充盈而又精纯,喜出望外,这可是一个好的媒介。

    把金凤钗握在手中,赵玉儿盘膝而坐,取出自己的演算竹简,默念咒文。

    刹那间,一面大幡徐徐升起,幡面展开,三百六十五颗星辰同时摇晃,丝丝缕缕的星光缠绕下来,晶莹剔透。

    一个个古朴的篆文在星辰间跳跃,交织在一起,隐隐勾勒出一幅幅的画卷,猎猎生风。

    “是小周天神煞易数,”

    高尧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在天马岭一带赫赫有名的推演神算,面色阴晴不定。

    此道术他并不陌生,真的是威力强大,有鬼神不测之机。但是同样的,这门道术的反噬之力也强的厉害,施展之后,恐怕需要三两个月来温养,恢复元气。

    赵玉儿肯作出如此牺牲来帮忙,看来她背后的悬空岛已经明确地站队了。

    这到底会不会影响到华羽宫的布局?

    大约两刻鈡后,赵玉儿睁开眼,大幡轻轻一抖,星辰隐散,化为半尺大小,落入长袖中。

    “赵道友,如何?”

    卢秋月与席玉妍私下关系最好,一见赵玉儿施法完毕,连忙问道。

    赵玉儿沉吟了少许,细细的柳叶眉皱起,用一种不是很确定的语气道,“席道友的气机非常地怪异,有时强,有时弱,好像处在一个特殊的空间中一样,我只能大体确定她的位置。”

    “谢天谢地,玉妍活着就好。”

    卢秋月双手合十在胸前,喜极而泣。

    贺闵柔则显得冷静许多,她敲了敲宝座上的扶手,若有所思地道,“景幼南身上有件玄器,能遮蔽气机也不意外,只要能确定他的大体范围,我们五个人一起过去,拉网搜索,他是跑不掉的。”

    “对,他跑不掉。”

    高尧幅度很大地点点头,眸子中杀机汹涌。

    赵玉儿取出一个瓷瓶,倒出三颗龙眼大的赤红丹药,一口吞下,脸上多了几丝血色,开口道,“离试炼之地再次开启剩下的时间不多了,我们现在就出发吧。”

    “走,”

    贺闵柔率先起身,天门之上,阴云凝聚,雷霆发声,气势惊人。

    岩洞中,三名少年昂然前行,浑身气机凝聚如泉,都是肉身筑基,打通天地玄关之辈。

    当先的少年身披血衣,剑眉入鬓,却呈现诡异的绿色,如两只青虫蠕动,格外的阴森。

    他的身后,左边的少年个子不高,眼小鼻子小,唯独肚子特别大,看上去颇为滑稽,而右边的少年身高过丈,却瘦的跟竹竿似的,此时瞪着金鱼眼,面色惨白,绝对能止小儿夜哭。

    一胖一瘦,一高一矮,两个人并肩走在一起,要多扎眼就有多扎眼。

    突然之间,为首的绿眉少然停下步子,惨绿色的长眉扬起,像出鞘的利剑,锋芒毕露。

    “大哥,怎么了?”

    大胖子少年开口问道,他虽然胖的像水桶一样,但声音却很细,听起来特别的怪异。

    绿眉少年顿了顿,仰头望向远处,开口道,“刚才感应到几股模糊的气机,我们的身后应该是有人来了。”

    最后那个竹竿少年一听这话,差点跳了起来,连声道,“有人来了?难道他们也是为那件宝贝来的?”

    绿眉少年摆了摆手,示意两人不要慌,开口道,“知道那件宝贝的人很少,你们也不用杯弓蛇影。”

    竹竿少年犹豫了下,还是开口道,“大哥,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

    “是啊,大哥,”胖子出口赞同道,“咱们进试炼之地可不是为了那个狗屁晶壁之钥,就直接奔着这件宝贝来的,付出了这么多,千万不能出意外啊。”

    “嗯,也对,不得不防。”

    绿眉少年心里不耐烦,不过,身前的这胖瘦小子是他仅有的帮手,只好作出海纳百川,虚怀若谷的样子,表态道,“这样的话,我们就加紧步子,反正离目的地也不远了。”

    “好。”

    胖瘦两人组合齐齐答应一声,神情振奋,他们现在心急火燎的,好像千百只耗子同时在挠,恨不得背生双翅,刷的一下飞到目的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