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85.第185章 步入正轨 执迷不悟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二卷第一百五十四章步入正轨执迷不悟

    龙角海螺,月牙岛。

    长松修竹,浓翠蔽日,层峦叠嶂,四时静幽。

    寒瀑悬于长空,下注大地十亩,池水澄澈,盛开青白红三色宝莲花,环绕素馨、建兰、麝香藤、朱槿、玉桂、红蕉,清香满园。

    景幼南坐在池边,面带微笑,看上去心情很不错。

    粉雕玉琢般的人参女则躺在他怀里,打着可爱的小呼噜,睡得香甜。

    细细看去,人参女肉呼呼的小身子上泛起青玉般的豪光,四周的灵草药芝自然而然地分出一缕缕气机,聚拢过来,化为天花,相互碰撞,叮咚作响。

    气机从人参女的小鼻子里吸入,然后又从它口中吐出,盘旋而上,散成甘霖,让方圆十里的灵草药芝伸展枝叶,肆意吸收。

    这是一个简单的小循环,人参女借助周围灵草药芝的灵机恢复元气,而周围的灵草药芝也得到了不小的好处,茁壮生长,一日顶的上十日。

    不得不说,像人参女这样的天生神物,在灵草药芝的群体中是当之无愧的顶尖存在,它一呼一吸,一举一动,都可以影响周围的灵机。

    景幼南满意地点点头,站起身来,缓步走到花树下,把呼呼大睡的人参女放到地上。

    “咿呀,”

    人参女朦朦胧胧地叫了一声,翻了个身,肉嘟嘟的小胳膊小腿蜷缩起来,继续大睡。

    无声地笑了笑,景幼南袍袖一展,向前一迈,下一刻,就来到月牙岛的一个偏僻的角落。

    他是龙角海螺的实际掌控者,在这个封闭的空间中,几乎无所不能,这种真人才能施展的咫尺天涯神通,也能自如施展。

    正在盘膝打坐,调理气机的席慕蓉等人看到景幼南突兀出现在眼前,先是一惊,随即面上露出敬畏之色,纷纷站起身来,躬身施礼。

    龙角海螺这样的异宝空间实在是超出他们的想象,他们很多人都心中认为,这很可能是一件道器。

    不到天人境界就拥有道器,本身的实力也在同境界中所向披靡,即使这些原本华羽宫的弟子有些别的小心思,现在也早偃旗息鼓,心中对景幼南满是敬畏。

    这个世界毕竟是仙侠世界,崇拜和信服强者是一种常态,因为只有真正的强者才能活得如鱼得水,同时还可以让追随的人鸡犬升天。

    景幼南负手而立,身姿如松,用一种命令的口吻道,“这些天,你们就呆在这里,演练阵法,不准乱闯,听到了吗?”

    声音一落,空间顿生感应,阴云压顶,雷霆酝酿,煌煌天威降临,威压无边。

    “是,”

    众人齐齐答应,心里却有些战战兢兢,这种言出法随的威势,他们可是仅仅在典籍中见到过。

    “好了,你们下去好好修炼吧。”

    景幼南挥手让众人退下,然后单独留下众人中唯一的筑基弟子席慕蓉,面授机宜。

    “可记住我的话了?”

    说完之后,景幼南端起一杯醇酒,一饮而尽。

    “记住了,大人。”

    席慕蓉圆脸婴儿肥,看上去挺可爱,不过此时她绷着脸,动作一板一眼的,很有精明强干的样子。

    景幼南微笑着点点头,对于这个新收的属下,他是比较满意的,肯听话,能吃苦,有手段,将来如果能把境界提升上去,不失一个好臂助。

    又饮了一杯,放下酒盏,景幼南轻声道,“认真去做,我不会亏待你的。”

    “谢大人,”

    席慕蓉极力克制心中的喜悦,不过,到底年轻,城府不够深,俏脸容光焕发,依然让人看出她的兴奋。

    打发走席慕蓉,景幼南安安稳稳地喝完一坛梅花酒,然后身子一动,上了中天,疾行上百里,按落云头。

    分开云光,景幼南踱步出来,长袖飘飘,风姿特秀。

    他笑了笑,居高临下地看向近在咫尺美目喷火的席玉妍,开口道,“怎么样,如果你愿意归顺我,我就马上让你恢复自由。”

    席玉妍发髻散开,披在身上,层层叠叠的宝光氤氲,细细密密的篆文在背后流转,如潮涨潮落,哗哗作响,她半仰起头,恨声道,“景幼南,你白日做梦。”

    景幼南向前走了几步,目光深深,手指尖水火之气升腾,化为星星点点的光芒,不停地跳跃。

    啪嗒,

    光芒落到席玉妍身上,疼的她呲牙咧嘴。

    “卑鄙。”

    席玉妍忍着疼,在心里破口大骂。

    冷冷得笑了笑,景幼南再次开口道,“玄门在大千世界继续几万年,底蕴深不可测,你们金文大世界完全是螳臂当车,不自量力,到最后必然是要成为仙道奴役。你现在投靠过来,还有价值,如果到了以后,就是想投靠,都没人收了。”

    “哼,”席玉妍挣扎了几下,发现挣扎不开,任由火星冲刷,灼烧自己的肌肤,冷冷地道,“景幼南,你这番话是骗鬼呢,要是玄门真的这么自信,怎么会晶壁之钥一出现就巴巴跑来,跟我们争夺?”

    咬着牙,席玉妍喘着粗气,继续开口道,“而且天地大劫马上就要降临,每次大劫都是一次大洗牌,你们玄门越是势大,在大劫中死伤就越重,下个万年,你们玄门不会再是主角。”

    “哈哈,”景幼南站起身来,语气中满是讥讽,道,“听你这样小小的筑基修士侃侃而谈地谈论天地大劫,世界走势,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纯阳道人,要得道飞升的大能呢。”

    席玉妍并不在意对方的嘲笑,接口道,“大劫来临,大千世界各大势力肯定要重新洗牌,佛门,魔道,其他的中千世界,小千世界,都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你就等着和你所在的太一宗灭门吧。”

    景幼南摆了摆手,似笑非笑,道,“我不知道以后太一宗是不是会灭门,不过,我知道你现在在我手中,我想让你生你就生,想让你死你就死,想把你捏成圆的就捏成圆的,想把你捏成扁的就捏成扁的,你要是不信的话,我们就试试?”

    “你,”

    席玉妍气的俏脸通红,看她的样子,恨不得跳起来咬景幼南几口。

    “不信,就让你看看,”

    景幼南眼睛微微眯起,手一扬,赤火真气哗啦一下子散开,化为千百的火星,落到席玉妍身上。

    “啊,”

    席玉妍惨叫一声,她只觉得好像无数的蚂蚁爬到自己的身上,全身上下无处不疼,额头上的青筋都崩起多高,甚至摇摇欲坠。

    景幼南啪的一下收回真气,冷声道,“你要是再敢顶嘴,信不信我烧死你。”

    席玉妍身子不停得颤抖,火星乱飞,她咬了咬牙,最终还是没有说话,心里把景幼南扎个小纸人,诅咒上万遍。

    “给我在这老老实实待着,要是你敢动别的念头,小心自己吃苦头。”

    景幼南恶言恶语地警告了席玉妍几句,然后转身离开。

    看到景幼南走远,渐渐不见了踪影,席玉妍才小心爬起来,看着火星逐渐熄灭,疼的就是一咧嘴。

    “这个死变态,将来不得好死,”

    席玉妍低声咒骂,心里却是暗暗发愁。

    身上真气被封印,想要逃离这个鬼地方是难于登天,真不知道自己的两个姐姐知道后,会不会有好的办法。

    绞尽脑汁,却想不出任何办法,席玉妍索性不再去想,站起身来,极目远望。

    只见触目是连绵的群山,巍峨雄峻,到处是大片大片的林木,郁郁葱葱。

    细风吹拂,花香鸟鸣,如同传说中的桃花源一样。

    不过,席玉妍却是越看越心惊,到最后,她光洁的额头上甚至渗出一层细细密密的冷汗。

    这个时候,一片金黄的树叶被风一吹,飘飘摇摇,席玉妍不自由地伸出玉手,轻轻捏住,握在掌心。

    树叶扁圆,生有毛茸茸的小刺,席玉妍的小手白嫩,握在手里,居然有一种扎疼的感觉。

    “是真的叶子,这里难道是一方小天地?”

    席玉妍俏脸变色,娇躯微微发抖。

    她是王侯之女,见多识广,知道如此真实的空间,小天地,最大的可能是出自于玄器。通常来讲,只有生出灵识的法宝,才会扩展空间,自发形成一个循环生态圈。

    可是如此之大的空间,如此丰富的山水树木,简直见所未见,闻所未闻,这个玄器到底是多么强大啊。

    景幼南并不知道,席玉妍被龙角海螺的巨大空间震惊的浮想联翩,他此时正盘膝坐在花树下,丝丝缕缕的真气从卤门中冒出,结成云霞状,灿烂生锦。

    三五件法宝在丹田中游弋,吞吐真气,自我温养。

    景幼南双目似开似闭,神游天外,元灵性光却是光芒大作,把内内外外照的通明。

    在他的胸前,有一块骨骼明显与其他的不同,看上去非金非玉,非铜非铁,两端一黑一白,如阴阳轮转,而正中央则混沌一片,不分阴阳,不入五行,容纳万物,吞噬万物。

    这就是景幼南在筑基时候,天地交感而形成的仙骨,可是自从成型后,它就静静横在这里,无声无息。

    典籍上记载,修士形成想仙骨,虽然各有不同,千奇百怪,但修士本身自然了然于心,能熟练地运用仙骨的力量。

    可是景幼南的这块仙骨却是奇怪,无论他如何激发和催动,它都安然不动。

    “真是奇怪也哉,”

    好久,景幼南睁开眼,一脸的迷茫。

    想了想,他一拍袖囊,九阳渔鼓飞出,在半空中一个盘旋,稳稳地落在掌心。

    自从上一次异动后,这件法宝又恢复到原来不生不死的模样,只是法宝的表面多了两枚古朴的花纹,烟霞氤氲,流光溢彩。

    用手抚摸,法宝表面有些凸起,冰冰凉凉的气息在指尖流动,有一种如水的光华。

    这件法宝与体内的仙骨一样的古怪,虽然到现在知道它是九阳渔鼓,但对于它的具体作用,景幼南依然是满头雾水,摸不清楚。

    就是上次渔鼓自发出手,看上去好像有自我意志一般,不受景幼南控制。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