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83.第183章 金甲天兵 天降神灵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席玉妍秀眉如柳弯,额间轻点朱红,高挽的发髻上斜插镂空金簪,点缀如水光华,缠绕在如瀑青丝上,映衬出嗔怒的俏脸。

    此时她紧咬银牙,红唇抿成一条线,法衣鼓荡而起,细细密密的花纹交织,散发出幽幽深深的光华,氤氲若霞,璀璨生辉。

    头顶之上,真气凝聚的金灿灿大手出现了一道道明显的裂缝,摇摇欲坠,被对面的赤火火焰大手正逼得团团后退。

    景幼南姿态从容,朗声道,“席玉妍,你还是乖乖投降的好,不然的话,要是我不小心在你身上留下几个记号,你可是哭都来不及。”

    他修炼的《大阴阳混洞宝生经》,能修炼出水火真气,单论真气之雄浑博大,同阶难寻抗手,更何况,席玉妍境界比他尚低,如此比拼真气碰撞,他是稳稳占据上风。

    “你休想。”

    席玉妍咬牙切齿,额头上的青筋都鼓起多高,她在金文大世界的身份不低,绝绝对对是不能投降。

    或生或死,不可降!

    这个时候,她也顾不得羞怒,深吸一口气,金色大手拇指往下,掐了个法印,如同一尊大令横空出世,蕴含强大的战意和杀伐。

    虚空中响起苍茫的号角声,仿佛这块令牌打开了某个封印,源源不断地战士跨马扬鞭,呼啸而来,挡无可挡,扫平天下。

    金文大世界中仍然是圣朝当道,修炼道术的宗门只能够成为王朝的附庸,如果谁要是不听王朝号令,就会被接下来的大军摧毁山门,灭绝传承。

    正因为如此,在金文大世界中,纵横无敌的王朝军队是所有宗门的噩梦,他们操练的杀阵,足以击杀飞天遁地的修真高人。

    席玉妍施展的这门道术,名为将军令,是上代镇北王观摩王朝中最强大的龙卫阅兵,有所感悟,从而推演而出。

    这门道术如果能配合大军施展,军令所指,士兵蹈死不顾,哪怕只剩一人,也要拼死向前。

    见到金黄大手如吃了大补药一样,气势大盛,景幼南淡淡一笑,把三海中的赤火真气统统放出,升腾呼啸。

    刹那间,赤红大手缩小到丈许,上面迸发出一个个的火焰真文,凝练无比,晶莹剔透。

    两只巨手再次抵在一处,碰撞不休。

    席玉妍脸色憋得通红,在景幼南恐怖的真气压制下,她有些喘不上气来。

    狠狠咬了咬牙,席玉妍从腰间香囊中取出一件四四方方的玉符,不舍得看了最后一眼,念动咒语,祭到半空。

    就听一声震天大响,仙云缭绕,玄音响彻,玉符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吸收周围的天地灵气,几个呼吸后立了起来,化为一尊金甲天兵,手持战戈,威风凛凛,杀气腾腾。

    金甲天兵高有三丈有余,身上的铠甲上布满金色纹路,铜铃大小的眸子冷漠地俯视,没有半点人类的感情。

    “去吧,”

    席玉妍用手一指,声音好像从牙缝中挤出来的一样,心疼地直抽抽。

    这张六丁神将符是她身上的最大底牌,可以撒豆成兵,凝成一尊六丁神将,虽然只能存在两刻鈡,但战斗力不逊色于初入天人境界的修士。

    景幼南望着空中气势强横的金甲天将,目光缩了缩,凝声道,“是天人境界的气息。”

    “咄,”

    金甲天将口中发出神咒,手中的战戈摇动,上面镌刻的符文一个个亮起,如十日横空,天下炎热。

    战戈狂舞,数不尽的金色莲花盛开,强大的气流汇聚在一起,犹如一条金色的长河,从天穹上垂下,席卷大地。

    “天人啊,”

    景幼南喃喃了一声,身子猛地拉长,如细线一般,躲过雷霆一击。

    他虽然真气同阶无敌,但也不会傻到与天人境界的金甲神将去硬碰,那可是以卵击石,想死的节奏。

    “咄,”

    金甲神将气势如虹,他占据上风后,手中的攻势源源不断,一招比一招快,一招比一招猛,势大力沉,激荡风云。

    “可恨,”

    景幼南仗着身法躲避,心里憋了口气,玄器五岳真形图用来封锁空间后,面对成灵境界的战力,真的是拙手拙脚,只能够不断退让。

    席玉妍转身看了景幼南一眼,裙袂飞扬,恨声道,“景幼南,你给我等着。:

    说完,她提起裙角,足下生莲花,袅袅向远方飞去。

    “怎么办,”

    景幼南目视咄咄逼人的金甲神将,心里有些烦躁,要是让席玉妍逃了出去,与其他三人联系上,可是个麻烦事。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画轴从远处飞来,长有三尺,当空悬挂,徐徐打开,显现出层层叠叠的神殿景象,白玉栏杆,千丈玉阶,直通天尽头。

    画轴定在虚空,神殿中突兀飞出一道如狱黑光,锁链般缠住金甲用手,直接往里面拽。

    刚刚还气焰不可一世的金甲神将好像遇到天敌般,连挣扎都不敢挣扎,整个身子化为一枚扁平的符文,嗖的一声进入到神殿中。

    咣当,

    虚空中响起一声大门关上的声音,清晰可闻。

    “怎么了,”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景幼南和席玉妍目瞪口呆。不同的是,景幼南惊讶中带着明显的欣喜,而席玉妍则是惊愕中带着明显的恐惧。

    画轴重新合上,落入到一名中年人手中。

    他头戴日冕冠,身披十日横空滚龙袍,双眉如笔,威严刚毅,脑后悬挂半尺高的金光光晕,数不尽的人影端坐其中,诵读经文。

    “神灵,”

    景幼南目光闪了闪,想起不久前见到的金黄眸子。

    本因为是个神力枯萎,奄奄一息的神灵,现在见这个神灵轻而易举就制服了一个天人境界的金甲神将,看来不是个简单的家伙。

    中年神灵看向景幼南,目光温和,开口道,“这位道友,不如等你处置完此事,我们畅谈一二?”

    “求之不得。”

    景幼南点点头,打出一道赤光,凝成锁链,把想要逃跑的席玉妍困了个结结实实。

    “景幼南,你放开我,”

    席玉妍拼命挣扎,破口大骂,可是这个赤火锁链却也蹊跷,越挣扎束缚地越紧,到最后,她根本无法动弹,只能老老实实地躺在地上,勒的浑身上下疼痛难忍。

    “真是气死人了。”

    席玉妍自从长大以后就没有吃过这样的亏,牙齿咬得咯咯响,恨不得把景云一口咬死。

    “哈哈,席玉妍,你不是跑的很快嘛,怎么还能够重新被抓回来,”

    景幼南先是一呆,随即仰天大笑,哈哈大笑,他万万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神转折,真真是笑死人了。

    “卑鄙,无耻,下流,”

    席玉妍又羞又怒,不过她倒是没有像普通少女那样抹泪,反而尖叫怒骂,不愧是小辣椒本色。

    “嘿嘿,等会看我怎么收拾你,”

    景幼南笑了笑,大袖一挥,龙角海螺悄然无息地激发,把席玉妍收了进去。

    “好一件龙角海螺,”

    中年神灵赞道,这件法宝虽然一闪而逝,但他的双眸如同有某种不可预测的威能,清清楚楚地把龙角海螺显现出来,如同放慢动作一样。

    景幼南没有说话,但听到对方一口叫破龙角海螺的来历,目中闪过一丝隐藏很深的忌惮。

    中年神灵用手一指,平地出现了两方云榻,他冲景幼南点了点头,在左边的云榻上坐定,才开口道,“道友可知道可知道龙角海螺的真正祭练之法?”

    景幼南在右边云榻上坐了下来,闻言微微一愣,反应过来道,“道友的意思是,我祭练龙角海螺的方法不对?”

    中年神灵沉吟了少许道,“并不是不对,道友这样祭练,也能够勉强使用。不过,龙角海螺毕竟是龙族异宝,想要发挥出它真正的威能,有一套特殊的祭练之法。”

    “愿闻其详,”

    景幼南拱了拱手,表现出恭听教导的模样。

    中年神灵再次开口道,声音如金石般清朗,“说起来也很简单,道友只需找到一滴四海龙王嫡脉龙子龙孙的精血,然后搭建一座祈雨祭台,用秘法在上面祭练七七四十九天即可。”

    说完,中年神灵以指代笔,在虚空中将如何搭建祈雨祭台完完整整地写了出来。

    景幼南默念于心,然后站起身来,端端正正行了一个道礼,道,“多谢道友指点。”

    “不必客气,”中年神灵抬手还礼,轻声笑道,“这龙角海螺祭练之法权当我送给道友的见面礼,接下来,尚有一事相求。”

    “道友请说。”

    景幼南重新坐下,心里暗道,不会天上掉馅饼,肉戏马上就来了。

    中年神灵坐直身子,一字一顿道,“我想借助道友的玄器,带我离开此地。”

    “哦?”

    景幼南不容置否,面上也看不出什么表情。

    中年神灵暗骂了句小狐狸,还是开口道,“只要道友答应,有条件可以提。”

    景幼南眯起眼睛,沉默不语,好半响后,才抬起头,目光投在中年神灵脑后金色光晕中沉浮的画轴上。

    中年神灵坚定地摇了摇头,道,“这件神器是我的立身根本,是万万不会赠与他人的。”

    景幼南哼了一声,语气冷漠,道,“道友,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你的身份肯定很不简单,说不定是一位大人物,你这样的存在,牵扯的人和事会非常复杂,没有足够的好处,我是不答应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