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80.第180章 蛛丝马迹 死里脱生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贺闵柔发髻高挽,碎花百合蝴蝶裙罩身,披了件暗花细丝苏绣纱衣,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清冷如天上寒月。

    她从沉香宝座上起身,不顾环佩交鸣响成一片,用一种少有地兴奋语气道,“找到他了。”

    “嗯?”

    卢秋月和席玉妍对视一眼,都能看到对方眼中的诧异,她们这个大姐向来气质如幽谷兰花,城府也深,现在怎么会如此失态?还有,她口中提到的“他”到底是谁?

    贺闵柔深吸一口气,压抑住心底涌出的狂喜,开口道,“你们可还记得,我们一共带出来几颗龙鳞果?”

    席玉妍掰着白嫩嫩地手指,回答道,“一共是七颗,我们三姐妹一人服用了一颗,其他四颗都放在了品果仙会上,就是让这些土著们开开眼,看看我们金文大世界是何等的物资丰富。”

    她们拿出龙鳞果这样珍贵的灵物,简单来讲就是炫富,让天马岭一带的修士知道,金文大世界是个慷慨的主,一掷千金。

    留下这个印象后,就会潜移默化地影响人们的判断,等将来金文大世界对天马岭动兵之时,说不定就会有人羡慕向往金文大世界的富裕,甘心当带路党。

    三姐妹来到华羽宫后,花晶石如流水,出手大方,广结朋友,也是这个意思,为以后金文大世界入主天马岭打基础,做铺垫。

    贺闵柔点点头,开口道,“三妹说的不错,不过,你是否还记得,进入试炼之地的人中,谁还有龙鳞果?”

    “只有一个人,沧如镜。”

    席玉妍根本不用想,回答地斩钉截铁。

    “对,”贺闵柔俏脸上带起淡淡的笑容,如花树生姿,明艳不可方物,继续道,“我们通知的人都回来了,唯独沧如镜没有返回,我判断他凶多吉少,很大可能已经丧命。”

    对于大姐的判断她们两人都是信服的,一直以来都非常准确,想到这,两人浮现出一个念头,同时脱口道,“大姐,你是说沧如镜死后,景幼南抢了他的龙鳞果,正在服用?”

    沧如镜手中有飞轮法宝,遁法无双,他应该是最先追到景幼南的,那么,他死的话,也只能死在景幼南手中。

    “肯定如此。”

    贺闵柔狠狠点了点头,幅度不小的那种,开口道,“沧如镜境界修为都是出类拔萃的,身上也有不弱的法宝,试炼之地中能击杀他的人不多,拥有玄器的景幼南是嫌疑最大的。”

    “嘻嘻,景幼南千算万算也没想到,我们能够在龙鳞果上做手脚。”

    席玉妍眉开眼笑,有了目标,她整个人精神抖擞,美目几乎放出光来。

    卢秋月捋了捋额前的秀发,笑意盈盈地道,“龙鳞果可是我们金文大世界的灵物,孕育一千五百载方成熟,景幼南什么也不知道,就敢一口吞下去,这次有他受的。”

    贺闵柔伸手握住玉佩,感受到里面传来的温暖气息,开口道,“我们要尽快干股偶去去,这次说什么也不能让景幼南再跑掉了。”

    “好,”

    卢秋月和席玉妍答应一声,整理下衣裙,就要向外走。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清朗的声音远远传了过来,高声道,“三位道友可在否?”

    三人走出芦蓬,就见高尧立在云头上,头戴银冠,身披麒麟百兽袍,腰缠玉带,原本看上去颇为可喜的娃娃脸阴沉着,十分吓人。

    卢秋月缓步上前,打了个稽首,道,“高道友前来,是为何事?”

    高尧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咬牙切齿道,“不知道三位道友可有景幼南和君无悔的消息,如果有的话,请告诉我一声,我与他们势不两立。”

    他本是个重情重义的性子,此次进入试炼之地,也是为了护卫一众门中师兄弟。可是,景幼南和君无悔两人却在他眼皮子底下大开杀戒,不少的同门师兄弟人头落地,身死道消。

    如此深仇大恨,让高尧把两人恨到骨子里,时刻想着把两人抽筋扒皮,点了天灯。

    卢秋月回过头来,看到大姐贺闵柔微不可查地点头,随即清了清嗓子道,“高道友,我们正好查到了景幼南那个恶贼的线索,正准备去找他算账。如果高道友方便的话,可以跟我们一路前去。”

    高尧听完后,先是一怔,随即笑了起来,如春风拂面,温暖可亲,开口道,“我来的真是时候,这次一定要找景幼南算个总账。”

    四人达成共识后,贺闵柔用手一指,从水袖中飞出一点金光,迎风涨大,化为一只长有十几丈的雷霆飞舟,上面生有耀眼的雷纹,闪电环绕。

    “我们走吧,”

    贺闵柔身子一跃,率先进入雷霆飞舟中,其他三人跟在后面,鱼贯而入。

    进了飞舟,迎面是一方足有半丈大小的雷池,上面生出一截异种灵木,上半部分枯萎焦黄,下半部分则生机郁郁,枝叶散开,数不尽的雷弧在酝酿,沸腾。

    这是飞舟的洗雷池,乃是整个飞舟的动力中枢,由金文大世界的炼器大师亲手打造而成,有不少旁人不知的秘密。

    高尧面色平静地上了云台,袍袖一展,安安稳稳坐下,不动声色。

    实际上,他的大部分注意都让雷池中的半截灵木吸引了过去,凭他敏锐直觉,他怀疑这半枯半荣的灵木可能会有不小的来头。

    虽然靠的不算近,但他仍然能察觉到,灵木正在不断地汲取雷池中精华,滋养本身,同时还反馈回一种不可预测的能量,顺着雷池,辐射整个飞舟。

    贺闵柔发现了高尧的异样,并没有点破,用玉手抚摸着玉如意,轻声道,“高道友,我们也只是能判断景幼南大体范围,等会我们得仔细地搜索。”

    高尧直了直身子,挺拔如松,点头应道,“就是挖地三尺,也得把他找出来。”

    “嗯,这是景幼南那个小贼大致的位置,我们都看看,”

    贺闵柔解下腰间的玉佩,用手一弹,一道亮光升起,如同屏幕一样,显现出诸多的景象。

    看到里面模模糊糊看不清楚的人影,高尧一下子就站了起来,目光冷得像冰渣似的,一字一顿道,“景幼南。”

    山崖岩洞,深处大厅。

    半边苍穹闪耀五色豪光,照的内外通明。

    景幼南盘膝端坐在水池旁,身后水火两种真气剧烈震动,如狂蟒翻身,搅动云气。

    仔细看去,景幼南的面色略有些狰狞,额头青筋蹦起多高,尤其是体内的穴窍,突突跳个不停,如雷鸣般惊人。

    他真没有想到,龙鳞果积蓄了一千五百载的灵机是如此地磅礴,以他经脉之坚韧,肉身之强大,也承受不住,整个人几乎要撑裂了。

    此时,丹海和气海中真气已经充盈,可是元气还是源源不断地涌来,使得真气压缩,压缩,再压缩,马上就要到了极点。

    “不能再这样下去,”

    景幼南身子难受的厉害,灵台却一片清明,他心里很清楚,如果再不采取办法,恐怕要不了多久,丹海和气海就会被撑爆,到时候,他就成了废人。

    形势危急,景幼南也来不及细想,狠狠咬了咬牙,引导真气再往上走,冲击筑基最后一关识海。

    筑基有三关,丹海,心海,识海,三关具通,才能得大圆满,真气在体内以最完整的大周天运转。与此同时,三关打通后,筑基圆满的修士体内储存的真气量会成倍地上升,能够极大程度地增强修士的续航能力。

    不过,有别于前两关丹海和心海,最后一关识海之中可是有元灵居于其中,这可是一个修士的根本所在。要是伤到了,轻则变得痴痴呆呆,重则直接灵魂湮灭,成为行尸走肉。

    正因为如此,对待识海这一关,修士们通常是小心小心再小心,做好十足的准备,才会尝试突破。

    这一次,景幼南被体内充沛到要爆炸的元气逼得无法可想,索性抛开那些顾忌,真气笔直向上,直接冲击识海。

    轰隆,

    卡在心海和识海中的门户剧烈摇晃,景幼南只觉得心神猛地一空,原本如火焰般升腾的元灵仿佛被浇上了一盆冷水,变得明灭不定。

    又是一次撞击,元灵之火似乎要熄灭了,无尽的黑暗就要降临,景幼南呆坐不动,一副懵懵懂懂的样子。

    如果没有意外,第三次撞击后,元灵之火就会彻底湮灭,景幼南也会变成行尸走肉,空留一个躯壳。

    就在这个时候,一篇经文突兀地出现在识海中,字大如斗,八角垂芒,丝丝祥瑞之气缠绕,浩瀚光明。

    经文字字珠玑,玄之又玄,功参造化,直指大道。

    脑海中完全空白的景幼南按照本能,仰起头,诵读经文。

    一遍又一遍,从刚开始的磕磕绊绊,到现在的流畅自如。浩大的诵经声传遍识海,声音越来越高,到最后,简直如同金钟大吕。

    天地鼓乐相庆,天花坠落,异香扑鼻。

    原本就要熄灭的元灵之火猛地高涨起来,火焰燃烧,不停地汲取从天而降的天花中蕴含的能量。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