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77.第177章 困兽之斗 一剑西来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夜到深处,群星隐匿,只剩半轮弯月斜挂苍穹,光华凄冷。

    草木山石在几次碰撞中早已经化为乌有,翻出下面赤红色的土壤,有一种鲜血的味道。

    景幼南长袖飘飘,昂然立在云头上,他的身后,玄器五岳真形图化作半亩大小,重重叠叠的山岳虚影生成幻灭,云气如潮,仙音嘹亮。

    五光十色的攻击从四面八方涌来,或是道术,或是法宝,或是大阵,从远处看,宛如江河崩塌,泛滥肆虐。

    下一刻,五岳真形图往下一落,宝光亮起,里面的山岳节节拔高,上顶天,下触地,巍峨耸立,大气磅礴。

    所有的攻击一股脑地涌入到图卷中,上面的符文闪烁地越来越急,重重地山岳不断地坍塌,崩溃,然后化为虚无。

    “呼,”

    景幼南从头顶上摘下图卷,握在手中,吐出一口浊气,脸色并不好看。饶是有玄器在手,但任凭这么多人狂轰乱炸,也十分不好受。

    更何况,玄器并不是万能的,要抗住这么多的攻击,还需要源源不断的真气供应,即使以他远超同阶的雄厚真气,也支持不了多久。

    “真是可恨,”

    景幼南握紧五岳真形图,极目远望,就见旌旗招展,华盖林立,浓郁的气机宛如实质一般,在半空中结成金灯玉盏,琉璃般晶莹的璎珞垂了下来,风雨不透。

    华羽宫几十人全力布置的颠倒五行阵,一经激发,真的是如同天罗地网一样,让人插翅难飞。

    别说尚有四名同境界的修士在一旁虎视眈眈,就是没人阻挡,想要从这绵延数里的大阵中脱身,都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

    大阵外,高高扎起芦蓬,悬花结彩,瑞气呈祥。

    金文大世界的三姐妹袅袅落在芦蓬上,环佩交鸣,异香阵阵。

    见到三姐妹前来,早已经等候的几人连忙起身迎接。

    仔细看去,这几人或羽衣高冠,或碎发披肩,或坦然而笑,或神色肃穆,个个气息凝重,肉身与天地隐隐相合,赫然都是打通玄关的筑基修士。

    能在不满十五岁就晋升筑基境界,几人都是天才之辈。不过,很明显,几人的关系都相当冷漠,隐藏着疏离和排斥,还有彼此的忌惮。

    这些人就是金文大世界从天马岭一带拉拢的少年俊才,他们都想进一步与容颜绝美,背后势力强大的三姐妹花结成道侣,身边的人都是竞争者,关系好才怪。

    贺闵柔对于眼前的怪异氛围视而不见,自顾自上了高台,挽起云袖,露出如雪皓腕,用清冷的声音道,“我们此行就是为了晶壁之钥,只要能拿到手,大国师和我们三姐妹绝不会亏待了各位。”

    一名金冠束发,面如美玉的美少年推开玉盏,站起身来,他鬓角插着淡淡的白花,愈发显得丰神俊秀,清了清嗓子,开口道,“仙子的吩咐,小可就是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

    “沧道友有心了。”

    贺闵柔微微点点头,神色间依然清冷,但语气中还是稍稍流露出一丝满意。

    其他几人见沧如镜抢了先机,出了彩,心里暗暗咒骂,也不甘人后,纷纷跳出来,胸脯拍的啪啪响,向三位女神保证,一定会把晶壁之钥夺回来。

    金文大世界的姐妹花需要这些人的帮助,作为爪牙,而这些人也愿意投靠金文大世界,双方郎有情,妾有意,气氛很融洽。

    交谈了足足半刻钟,一行天马岭的年少才俊才离开,席玉妍作为三人的代表把众人送出门后,一回来就娇声抱怨道,“这些人好烦,简直跟苍蝇一样。”

    卢秋月半躺在云榻上,玉手挽起青丝,低低笑道,“你在王府之时,不是最喜欢结交青年才俊,举办各种聚会嘛?”

    “哼,”席玉妍皱了皱眉头,用一种厌恶的语气道,“可是这些家伙也太放肆了,你看看这眼神,恨不得要吃人哩。”

    她席大小姐是喜欢交友,扩大人脉,但可不愿意置身一群色狼中,让他们用色眯眯的眼神肆意打量。

    一想到这些家伙心里龌龊的想法,席大小姐就感到头皮发麻。

    贺闵柔把云鬓上的飞凤钗取了下来,放在玉案上,她看了一眼委委屈屈的席玉妍,少见地展颜笑道,“我们只是暂时借助他们的力量而已,只要等到两个世界通道贯通,王朝大军滚滚而来,到时候,这些人怎么处理,还不是你们一句话的事儿。”

    “嘻嘻,我可是等那一天到了呢,”

    席玉妍笑靥如花,娇美可爱。

    她内心深处可是看不起偏僻的天马岭一角的土著,只是为了王朝大计,不得不虚与委蛇而已。

    只要等到王朝发兵,占据天马岭,建立通往大千世界的桥头堡,什么婚姻契约,什么联盟,统统都要扫到垃圾堆里。

    金文大世界要的从来是温顺的手下,而不是平起平坐的盟友!

    “好了,我们出去下吧,外面也要分出胜负了。”

    贺闵柔整理了下衣裙,率先走出去。

    卢秋月和席玉妍对视一眼,跟在后面,也出了芦蓬。

    刚到了外面,就听一声震天的巨响,虚空中云气往来如河川,奔腾呼啸,无数的金灯玉盏齐齐大放光彩,吞吐霞气。

    大阵的正中央,原本气势万千的玄器五岳真形图光泽暗淡了不少,上面显现出的层层叠叠山岳支离破碎,仿佛一碰就会破碎。

    高尧坐在云车上,运气开声,道,“景道友何必如此固执,只要你交出晶壁之钥,我们马上就放你离开。”

    颠倒五行阵中,景幼南盘膝端坐,面色略显苍白,全力激发玄器五岳真形图的力量,让他真气消耗严重。

    “没有办法啊。”

    景幼南站起身来,叹了一口气。

    借助太虚法眼,他也窥得了颠倒五行阵的部分玄妙,可是对面主持大阵的高尧对这门大阵明显有很深的造诣,在高尧的指挥下,数十名华羽宫弟子硬是轮转合理,即使发现大阵弱点,还没来得及动作,就会被补上。

    看似普通的颠倒五行阵在高尧手中运用的出神入化,头尾相接,一点点压榨活动空间。

    不疾不徐,沉稳得当。

    就是有玄器在手,也破不开华羽宫布置下的铜墙铁壁。

    席玉妍站在芦蓬上,彩袖飘飘,衣裙带风,笑吟吟地道,“这下子景幼南可是成了瓮中大鳖,跑不掉喽。”

    卢秋月点点头,目光却投向生着娃娃脸的高尧,美眸有异彩流动,轻声道,“华羽宫也不可小觑,这个少年真的是出类拔萃。”

    席玉妍狡黠一笑,露出两个可爱的小酒窝,打趣道,“二姐不是真的动春心了吧,不过,高尧那小子想要抱得美人归,可是得闯五关,斩六将,不能白便宜他。”

    卢秋月粉面通红,掐了席玉妍一把,低声啐道,“丫头片子再胡说,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两姐妹吵吵笑笑,很是放松,在她们看来,景幼南是肯定逃不掉了。

    贺闵柔则没有这么乐观,不知怎么的,她心里总觉得烦躁不安,好像是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这是一种无法用语言表述的预感,也是她生来就有的天赋,曾经让她几次警觉,从中受益。

    现在又出现了这样的预感,贺闵柔略显狭长的凤目眯了起来,全神戒备。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清朗的啸声从远处传来,初始尚在数百里外,只是几个呼吸后,啸声戛然而止,云气向两旁散开,走出一名少年。

    他相貌普通,白衣胜雪,只是站在云端,就散发出无与伦比的锋利气息,整个人就如同脱鞘而出的利刃,锋芒毕露。

    冷冷地扫了一眼场中的大阵,白衣少年用手一指,剑丸从天门跃出,向上一腾,轻轻一抖,化为漫天的剑芒,如群星陨落,光照大千。

    “啊,”

    几名挨的最近的弟子躲闪不及,一下子就被剑芒绞死当场。

    “是君无悔,”

    贺闵柔终于知道自己的不安来自哪里了,这突然出现的白衣少年,正是在品果仙会上大放异彩的剑修。

    剑修,杀伤力之强,无人不知。

    有他从外面发动攻击,颠倒五行阵就会形同虚设,没有了任何作用。

    “我们去截住他。”

    贺闵柔云袖一挥,平地起了一阵清风,托起她身子上了中天。

    卢秋月和席玉妍两人点点头,各自拿出法宝,腾空而起。

    “哼,”

    面对杀气腾腾的三人,君无悔毫不退让,冷哼了一声,一掐法诀,剑丸再次抖动,刹那之间,分化出三道剑光,明晃晃,亮堂堂,迎向三人。

    做完这些,君无悔还没有停止,再次分出一道剑光,迎风而涨,到了数十丈高下,冲着身下的颠倒五行阵,狠狠地劈了下去。

    “可恨,”

    高尧再也坐不住,腾地一下站起身来,可是君无悔的剑光实在太快,如箭矢流星,划破天际,还没等他有所动作,已经重重斩在颠倒五行大阵上。

    无论是何等的大阵,从外面破起来都会比里面容易的多,颠倒五行大阵也不例外。

    刹那间,大阵上空的金盏玉灯灯火摇曳,摇摇欲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