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76.第176章 宝钥到手 身陷重围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试炼之地,月到中天。

    或许沉淀了过多的血色,大地也变得殷红,丝丝缕缕的死寂之气垂下,阴风四起。

    景幼南裹起玄器五岳真形图,冲开贺闵柔的阻挡,上了中天,天门中的赤火真气凝聚成擎天大手,冲着席玉妍狠狠地拍了下去。

    “该死,”

    席玉妍心里破口大骂,可是对方的攻势实在是凶猛,她不得不放开离自己一步之遥的青衣人肉身,转身抵挡。要不然的话,即使她能够抓到青衣人的肉身,也会被接下来尾随而至的火焰大手拍成齑粉。

    “哈哈,”

    大笑声中,景幼南身子迅如闪电,眨眼之间就抹过席玉妍,一把抓起青衣人没了半点生机的肉身。

    “放开,”

    贺闵柔瞬间眼睛就红了,晶壁之钥的重要,她听家中的长辈说了不止百遍,耳朵都要磨出茧子来了。现在就要被人从眼前抢走,她怎么能罢休。

    银牙紧咬,贺闵柔天门之上升起一缕精气,笔直向上,几个呼吸之后,化为漫天的阴云,电闪雷鸣,气势惊人。

    来不及再蓄力,贺闵柔玉指伸出,红唇轻启,静静地吐出一个落字。

    轰隆,

    虚空中的阴云翻滚不休,耀眼的电光中,隐隐见到一尊背生双翅的雷神,身高过丈,手持雷公锤,周身密密麻麻的雷球转动,如一颗颗睁开的眼睛。

    雷神双翅震动,阴云向中间聚集,浩瀚的雷霆之力再也不用压制,一股脑地落了下来,铺天盖地。

    “雷诀不愧赫赫有名的杀伐道术,真的是气势惊人。”

    景幼南立在云头上,感受到不断闪现的雷弧的威能,暗暗咂舌,只是一个筑基修士激发出的雷诀就有如此威势,真不知道真人级别的强者施展,又是何等的强大不可思议。

    道书上记载,有真人精通于雷法者,甚至可以模拟修士遇到的天劫,就是想一想,就让人战栗而又向往。

    压下心里起伏的心思,景幼南目光一转,玄器五岳真形图在头顶铺开,光华如水般氤氲,接连升起五座山岳,个个壁立千仞,高耸入云。

    一股博大,承载,浩瀚,顶天立地的气势油然而生,好像五座山岳就是天柱一样,就是天塌了,它们也可以撑起来。

    狂暴的雷霆之力落入群山中,连响声都听不到,很快就湮灭其中,翻不起声浪。

    “哈哈,”

    景幼南张开双臂,背后是无尽的夜空,弯月如钩,群星灿烂,真有一种说不出的愉悦。

    依他现在的境界实力和拥有的法宝,或许爆发力,杀伤力差点,但要缩起来一味防守,那真的称得上固若金汤。

    别说是贺闵柔和席玉妍都是筑基修士,就是当初以青衣人成灵境界的修为,也拿他的防御没办法。

    “以后再见。”

    又挡了一轮两人的攻击,景幼南收回五岳真形图,脚下生风,向远处遁走。他虽然自信两人破不开自己的防御,但他又不是天生受虐狂,愿意让别人狂轰乱炸。

    见到景幼南要离开,席玉妍急的团团转,连声道,“大姐,怎么办,我们该怎么办?”

    她心里明白,对方有玄器在手,要是今天让他逃之夭夭,完全是龙跃大海,虎入深山,她们再想讨要晶壁之钥,简直是难如登天。

    贺闵柔扬起玉颜,略显狭长的凤目动了动,冷冷地道,“他想走,没那么容易。”

    话语刚落,五颗拳头大小的珠子从东北方流星赶月般飞驰而来,光明大作,照耀虚空。

    强大到难以想象的力量自珠子上传出,饶是景幼南身负玄器,也被砸了个趔趄,差点从云头上跌落下来。

    “是二姐来了。”

    望着空中滴溜溜转动的珠子,席玉妍先是惊愕,随即大喜过望,认出了来人。

    果不其然,也就是十几个呼吸后,卢秋月跨鹤而来,她头梳双螺髻,身穿金丝软线牡丹裙,丝带束起层层叠叠的宝光,如流苏般垂地,,双眉弯弯,眉目如画。

    到了近前,仙鹤当空一折,卢秋月飘然落下,裙角飞扬,细细密密的玉光悬在身后,没有半点的瑕疵。

    “哈,金文世界的三姐妹到齐了啊。”

    景幼南背负双手,五岳真形图在他背后展开,显现出层层叠叠的山岳,仿佛勾连无数的空间,神秘莫测。

    “交出晶壁之钥,我们就放你走。”

    三人呈品字形站定,遥相呼应,截住景幼南的去路。

    景幼南扫了三人一眼,目露不屑之色,开口嘲笑道,“就凭你们三人,也想拦住我?”

    三人之中席玉妍性子最急,她忍不住跳出来,尖声道,“景幼南,你要是不信的话,可以试试。”

    她可是知道,二姐手中的这一套法宝沉香宝珠乃是一种少见的大妖元丹炼制而成,它没有任何其他的威能,唯有把一个重字演绎到极致。

    这五颗沉香宝珠看上去只有拳头大小,但每颗都足足有上千斤,也就是二姐天赋异禀,换个其他的筑基修士,根本驱使不动。

    只凭这套宝珠,肯定也破不开对方的玄器防御,但利用这惊人的重量,完全可以把他从半空中砸下来,让他无法快速遁走。

    只要对方逃不出去,就有的是办法对付他,毕竟,玄器的催动也不是一点真气也不消耗的。

    景幼南脸色沉了沉,对于金文大世界三人的打算,他心知肚明。

    可是怎么说呢,对方的这一套宝珠,真的对玄器五岳真形图有一定的克制,或许并不明显,但足以让他无法直接裹起五岳真形图,凌空飞遁。

    想到自己要和三人拼消耗,比耐心,饶是景幼南并不怕,也觉得头疼,进入试炼之地的可是还有天马岭的一行人,要是动静太大惊动了他们,也是个大麻烦。

    刚想到这,就听西南方向传来细细的管弦之音,香烟氤氲,旌幢羽盖,黄巾力士,簇拥而来。

    抬头望去,华盖下端坐一名少年,头戴羽冠,身披仙衣,生着一副娃娃脸,显得非常稚嫩。

    不过,少年身后跟了足足几十名华羽宫弟子,许多是引气境界的,但也有七八个筑基修士,都毕恭毕敬,大气不敢喘。

    “嘻嘻,是华羽宫的高尧高道友来了。”

    席玉妍嘴角微微上扬,露出幸灾乐祸的笑容,华羽宫人多势众,对晶壁之钥也是觊觎良久,他们一来,景幼南更跑不掉了。

    华羽宫一行人到了场边,停了仙乐,有人上前撩起珠帘,高尧从云车上站起身来,缓步走出。

    整了整衣冠,高尧打了个稽首,开口道,“见过诸位道友。”

    金文大世界的三人纷纷还礼,语气亲切。

    景幼南则视而不见,稳稳站在场中央,剑眉轩起,凝神戒备。有晶壁之钥在手,两伙人都不会放他离开,反正早晚要撕破脸皮,又何必现在虚情假意地寒暄?

    高尧跟三人交谈了几句后,目光投向景幼南,朗声道,“景道友,只要你交出晶壁之钥,我们绝不会与你为难。”

    “不会与我为难?”景幼南啪的一声甩动长袖,仰起头,声音中说不出的讥讽,“进入试炼之地的时候,三家可是说好了,晶壁之钥谁得到就是谁的。怎么,你们仗着人多,就想趁火打劫了?”

    高尧沉默不语,他当然不怕景幼南,但对于景幼南身后的太一宗这个庞然大物,却不敢无视。

    席玉妍却没有顾忌,她后面是金文大世界,对玄门恨意颇深,冷声道,“景幼南,你也不是三岁的孩子了,还这么天真,今天晶壁之钥你是交也得交,不交也得交。”

    “哈哈,晶壁之钥就在我身上,就看你们有没有本事来取了。”

    知道今天不能善了,景幼南也不再遮掩,周身气机鼓动,玄器五岳真形图铺展开来,山岳一座座拔地而起,密密麻麻。

    “布阵,”

    高尧抬起手,安排华羽宫众人布置法阵。

    说起来,华羽宫的几十人修为都不高,单个上去,恐怕还不够人塞牙缝的。但他们胜在人多,又同属一个宗门,相互之间非常熟悉,最是适合结阵而战。

    大阵就是要充分发挥出人的数量优势,把众人的力量凝成一股绳,达到以弱胜强的目的。

    不多时,几十人就布成了一座大阵,正是颇有名气的颠倒五行阵。

    这门大阵杀伤力一般,但用来困人却是出类拔萃,修士一旦陷入阵中,五行颠倒。实力差点的会直接引动体内真气紊乱,不受控制;根基深厚的,也会一时找不准方向,像个无头苍蝇。

    华羽宫布下此大阵,而不是选择一门杀阵,主要原因是他们想要抢夺晶壁之钥,而不是痛下杀手,与太一门结怨。

    华羽宫有顾忌,金文大世界的三人却毫不在乎,实际上,在来试炼之地之前,大国师曾经隐晦暗示过,在试炼之地发生什么事,外面都不知道啊。

    正因为如此,以贺闵柔为首的金文大世界三人组,此刻都拿出了最强的手段,统统招呼向景幼南,不但要夺取晶壁之钥,还要把他置于死地。

    刹那间,风起云涌,宝光闪烁,景幼南陷入重重危机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