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74.第174章 借尸还魂 不可阻挡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眼前松林如海,青葱婆娑,苍翠欲滴。

    山崖倾斜处伸出半株老松,虬枝如龙,森森的幽光笼罩下,叶子哗哗作响。

    青衣修士负手站在花海中央,天门之上涌出如碧玉般晶莹的神光,青色的光晕悬在脑后,显现出种种不可思议的场景。

    他扫了在场的众人一眼,冷冷地道,“要么臣服,要么死。”

    死一般的沉寂。

    在天人境界修士强大的威压下,在场的不少引气境界的修士只觉得从头到脚冷冰冰的,提不起半点反抗的意志。就是筑基境界的席慕蓉,光洁的额头上也见了香汗,娇躯微微颤抖。

    大境界上差一级,真的可以压死人。

    “哈哈,”

    这个时候,清朗的笑声打破了场中的沉寂,景幼南越众而出,手握火鸦拜日图,开口道,“这种话只有我对别人说过,今天倒是第一次听别人对我说。”

    席玉妍也从后面走了出来,俏脸生寒,一字一顿道,“我们金文大世界的人,从来就没有软骨头。”

    “不识时务,自己找死。”

    青衣修士冷漠一笑,食指点出,浓郁宛如实质的青色陡然间在指尖迸发,阴森而又诡异的神光充斥空间,向四面八方扩散。

    他真不愧是天人境界修士,竟然想靠着自己的神光,直接碾压过去,把在场的众人一网打尽。

    “狂妄,”

    席玉妍细眉微皱,她在金文大世界作为镇北侯之女,虽然只是庶女,但也见多识广,族中连金丹修士都不在少数,对于一个成灵境界的修士并没有多大的畏惧。

    略一沉吟,她探手腰间香囊中,取出一颗拳头大小的明珠,往上一抛,祭起在半空中。

    明珠高悬,光芒大作,上面雕刻的符文如檐下滴水般流动,清清凉凉的丝线垂下,护住周身。

    下一刻,青光如雨而至,碰上珠帘后,发出清晰的噼里啪啦的碰撞声。

    可是,尽管珠帘荡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但仍然风雨不透,让青色神光无法越雷池一步。

    相对于席玉妍的全神贯注地应对,景幼南则显得轻松自如,他先把收复的一行人收入到龙角海螺中,然后默念咒语,身上五岳真形图化为的仙衣鼓起去,禁制全开,把逼过来的神光统统吸了进去,不断地分解。

    青色神光虽然厉害,但五岳真形图毕竟是玄器之流,尤其里面浩瀚若星辰般的禁制法阵,更是数也数不清。

    神光一进入阵图,就像是进了迷宫一样,无头苍蝇般乱撞,根本找不到出路。

    五岳真形图只用了一个困字,就把神光的攻势化解于无形。

    “嗯?”

    青衣男子双目突然爆发出三尺的青芒,上下打量景幼南,仿佛要把他看透一样。

    他修炼出的炼玉神光与他心神相连,可是现在却如同石沉大海,根本感应不到任何的气息。

    这种感觉,就好像那半截分出去的炼玉神光凭空消失了,真是诡异。

    目光移在景幼南的仙衣上,青衣男子若有所思,说不定,这个小子身上穿了一件难得的宝衣。

    单论法宝的效用,种类是很多的,称得上各种各样,千奇百怪。但要是数最珍贵,纯杀伐和纯防御的法宝肯定会高居前列。

    不光是这两种法宝难以炼制,而且它们用处最大,物以稀为贵。

    有了心思,青衣男子把炼玉神光一分为二,分别攻击向景幼南和席玉妍两人。不过仔细看的话,就能察觉到,他的攻击重心是放在景幼南身上的。

    “哼,”

    景幼南冷哼一声,对于骤然猛烈了许多的压力并不在乎,他左手持九曜明皇镜,右手握双蛟剪,两件灵器配合,上下翻飞,凌厉无比。

    更为重要的,五岳真形图身为玄器,灵识苏醒,可以自己掌控阵图,发挥出其威能,并不需要景幼南费神。

    这样一来,景幼南守得是稳如泰山,并且还能时不时地打个反击,表现地游刃有余。

    青衣修士的眉头渐渐皱了起来,脸色十分不好看,他明明境界远在对方之上,可是那个小子手中的法宝实在是太过犀利,短时间根本拿不下来。

    好在青衣修士来历不凡,斗法经验也丰富,他很快就想到了办法,决定先找软柿子捏,各个突破。只要是能抽出全部精力,就是对方用法宝打造成乌龟壳,他也能够撬开!

    想到这,青衣修士厉声长啸,天门之上的炼玉神光再起变化,往上一涌,奔腾如浪,层层拔高,化为百丈青玉色宝阁,祥烟飘渺,瑞气氤氲。

    一股威压深沉的气息从宝阁中溢出,弥漫全场,转瞬之间,景幼南和席玉妍就觉得心头沉甸甸的,就好像压了万斤重物似的。

    “中,”

    青衣修士舌战春雷,用手遥遥一指。

    “嗡,”

    席玉妍头顶上的明珠发出一声颤动,散发的光芒开始明灭不定,仿佛风一吹,就要熄灭。

    “不好,”

    席玉妍花容失色,她是镇北侯之女,身份高贵,此次前来天马岭,身上带的防御法宝并不算少。

    但论起防御力,这颗东海大元珠绝对是最强的,要是连它都挡不住,可是要坏大事了。

    可是,让她头疼的是,对方的神光实在是难以测度,如潮水般,一波比一波强,让她苦于招架,想要推动别的应对,也腾不出手来。

    现在,她唯有勉力支撑,听天由命了。

    不得不说,筑基境界和成灵境界,别看只差了一重,但两者之间的差距实在很大,神光碾压真气,真的毫不费力气。像不可能每个筑基修士都能像景幼南这样修炼最上乘道诀,还有玄器护身,手握两件上品灵器的。

    景幼南的心也在不断下沉,虽然他跟席玉妍形同仇敌,但此时面对同一个强大的敌人,唇亡齿寒的道理,他还是明白的。

    但糟糕的是,他现在手握三件法宝,防御有余,而进攻不足。对面的青年人斗法经验也丰富,分出的神光满场游走,把他牢牢拖住,让他无法援手。

    青衣修士逐渐占据了上风,他天门之上的百丈宝阁不断地发出神光,如高高在上的苍穹压了下来,拇指大小的律令编制在一起,束缚力越来越强。

    “破,”

    又过了两刻鈡,青衣修士终于等到席玉妍露出了破绽,这一刹那,他周身爆发出难以言表的光芒,青色神光如匹练般飞出,重重地击中高悬在虚空上的明珠。

    “咔嚓,”

    明珠上出现了道道触目惊心的裂纹,宝光彻底湮灭下来,灵机溃散。

    俄尔,明珠碎成粉尘,零落的光晕映照出席玉妍惨白色的无瑕玉颜,无助而又绝望。

    这样的场景,落在某些好色之徒眼里,肯定是别有风情。

    “死,”

    青衣修士却心如坚石,右手劈出,丝丝的青光凝成一把鬼头大刀,砍向席玉妍如白天鹅般修长的粉颈。

    眼见席玉妍就要殒命,红颜早逝,突然之间,一缕幽光从远处射来,初始杳然无声,只是几个呼吸之后,幽光疯了般狂涨,化为漫天的阴云,电蛇狂舞,雷音贯空。

    “什么人,”

    青衣修士转过身来,怒气勃发,他头顶之上,被惊雷击溃的青色神光正如丝如缕的汇聚过来,在体内的灵窍中吞吐不定。只是细细看去,神光的光泽明显暗淡了不少,显然是受了损伤。

    一击必杀的道术被破,自身的神光还受到破坏,需要重新温养,青衣修士自从苏醒过来后,哪里吃得过这样的大亏,他脸色铁青,眉宇之间的煞气几乎要溢了出来。

    趁着青衣修士暴怒停手,景幼南收起法宝,退出场外,他抬起头,正好看到来人。

    头梳道髻,身披五色飞凤仙衣,腰悬辟邪玉佩,玉颜仙音,姿色绝世。

    即使席玉妍这样的人间绝色和来人相比,都少了三分清冷,疏离的气息,犹如月宫仙子下凡。

    “咦,这个女子是谁,怎么有些眼熟,”

    景幼南目光一凝,这个款款而来的少女,无论是容颜气质,还是身边缠绕的雷弧光芒,都让他想起了在龙山鼎湖见到的那对贺氏姐妹。

    她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刚刚死里逃生的席玉妍看到来的女冠,差点眼泪都掉了下来,她稳了稳心神,开口道,“大姐。”

    贺闵柔点点头,目光转向高居在上的青衣修士,美眸中雷纹隐现,用一种清冷的声音道,“想不到试炼之地也会有天人境修士,你是夺舍重生,还是借尸还魂?”

    青衣修士森然一笑,整齐的牙齿闪烁寒光,他上前一步,天门之上的神光铺散开来,撑起苍穹,开口道,“不愧是小小年纪就能修行雷术道诀之人,见识不浅啊。”

    贺闵柔俏脸依旧清冷如寒月,没有半点别的表情,淡淡开口道,“尊下灵肉尚未合一,就敢四处挑衅动手,也不怕规则反噬,神魂俱灭?”

    听到如此话语,青衣修士再也无法保持不动如山的镇定,他脑后的青色光晕剧烈震荡,杀机丝毫不掩饰,横扫过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