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65.第165章 瞬杀三人 赤足如莲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虚空血莲盛开,丝丝缕缕的魔光垂了下来,如同蜘蛛织网,疏而不漏。

    莲座高悬其上,上百名魔神虚影,或站或坐,或仰天咆哮,或怒火高燃,个个有翻天倒海之力,强悍不可敌。

    群魔窥探下,景幼南毫不慌张,他微微一笑,一推头上的紫色莲花冠,道道赤光冲霄而起,结成一张半亩大的阵图。

    阵图之上,火焰焚烧,三五只体型巨大的火鸦沐浴火光,吞吐霞气,光明浩瀚的气息汇成长河,浩浩荡荡,永不断绝。

    “刺啦,”

    火光浇在血莲上,发出一阵磨牙般的声音,与此同时,火鸦拜日图上的巨型火鸦振翅长鸣,一口一个,把张牙舞爪的魔神吞掉。

    三五个呼吸后,魔气一扫而空,只剩下清清凉凉的星辰光华,晶莹剔透。

    “如此能耐,也来献丑,自己找死。”

    破掉百魔杀后,景幼南哼了一声,大袖一甩,火鸦拜日图迅速缩小,往里一卷,就把想要逃之夭夭的陆展涛裹了起来。

    “啊,不要,”

    陆展涛惨叫一声,化为灰灰。

    “你们两个也留下吧。”

    景幼南目光冰冷,一抖火鸦拜日图,无尽的火焰喷薄而出,拦住张翼飞和黑衣少年。

    “死来,”

    张翼飞修炼的是力道法门,全身坚如铁石,力大无穷,见到前路受阻,却激起了他心中的凶悍之气,双手拎起西瓜大的铁锤,直接扑了过来,想要近身搏斗。

    另一个黑衣少年则是不愿意直接碰撞,整个人隐藏在黑影中,身子折成一条细线,不断跳动,如梦如幻,难以把握。

    独自面对两人,景幼南并不担心,他用火鸦拜日图挡住去路后,开始集中全力地催动体内的真气。

    不多时,景幼南脑后腾起一道水幕,长有半丈,碧绿如黛,凝而不动,无穷无尽的水气在其中酝酿,化为一枚枚真水种子,上下沉浮。

    水气从四面八方涌来,不断注入到真水种子中,种子迅速涨大,渐渐地,散发出沉重无比的气息。

    感到自己的气势积蓄到最强,景幼南大喝一声,猛地放开水幕。

    下一刻,大河崩塌,江流汹涌,不可阻挡的威力爆发出来,直冲而下,要把眼前的一切淹没。

    “啊,不好,”

    张翼飞和黑衣少年淬不及防下,立足未稳,之来得及大叫一声,就让大浪冲倒,成了滚地葫芦。

    “死,”

    景幼南踏波而行,出剑如飞,干净利索地斩下两人的头颅。

    长袖一挥,挡住两人脖颈处喷出的鲜血,景幼南弹剑长啸,曼声吟道,“修道不过三数秋,最爱飞剑取人头,今日入云龙归海,温酒斩敌倚江楼。

    白衣少年站在远处,看到洒脱不羁的景幼南,心里一阵发寒。

    他本来扔出车马芝,就是想把水搅浑,让三人相争,自己说不定还可以最后插手,来个物归原主。

    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这株车马芝竟然引出了一尊杀神,三名同阶的筑基修士在他眼里如同土鸡瓦狗一样,丝毫没有抵抗之力,一一被斩杀当场。

    见到那尊杀神目光扫向自己这一边,白衣少年激灵灵打了个冷战,面色苍白如纸,他顾不得乱想,纵起一道银光,急匆匆朝着自己的云台方向奔去。

    现在哪里还敢得车马芝,只要能逃得一条性命,就是大幸事,比那三个倒霉蛋强多了。

    这个时候,景幼南才没有空理这个吓破胆的家伙,他双目如电,紧紧盯着前方,又一株车马芝落了下来,香气四溢,隐隐甚至能听到婴儿奶声奶气地啼哭声。

    “都闪开,”

    景幼南大步向前,水袖一挥,把挡在自己身前的两名修士打到旁边,天门上的赤火真气升腾而出,缓缓凝聚成一只擎天大手,抓向当空跌落的车马芝。

    从远处看,手掌大有数丈,纹路清晰,火光点点,把整个空间锁定,触目之中,满是火焰燃烧。

    好几名参加果会的少年人见火焰大手来势汹汹,势在必得,略一考虑,就停下步子,不愿意再上前相争。

    他们刚刚见到景幼南砍瓜切菜般诛杀了三名筑基修士,凶焰滔天,车马芝虽然好,但要为了它对上这样一个杀神,并不值得。

    对这些人来讲,真要是能得到车马芝的话,得罪就得罪了,在关系到得道机缘面前,就是天王老子来都不行。

    可是最糟糕的是,出手了,却没有得到车马芝,反而得罪了这样一个强敌,那可是哭都来不及了。

    “这位道友,两株车马芝都要抓到手,未免贪心不足吧,”

    眼见景幼南就要把车马芝抓到手,低沉的佛号响起,一只金灿灿的大手升起,大拇指微微屈下,捏了个宝瓶印。

    宝瓶印,一切清净自在,劫难不加身。

    法印一出,力大势沉的火焰大手就好像坠入了大海中,空有力量,却找不到打击的对象。

    景幼南哼了一声,火焰大手缓缓收回,重新化为精纯的赤火真气,丝丝缕缕地垂在脑后,光晕流转,照的四周俱明。

    他转过身来,望向不远处身披月白僧衣的赤足僧人,凝声道,“你敢拦我?”

    赤足僧人生的眉清目秀,光洁如玉的手指捻着佛珠,面带笑容,开口道,“天地灵物,有缘者得之,小僧自认为就是有缘人。”

    “好,早听说佛门现舍利莲花之相,得大自在,大极乐,大超脱,今天正好见识下。”

    景幼南一听赤足僧人的话,就知道这次难以罢休,他也不废话,直接祭出火鸦拜日图,迎风而涨,当头罩下。

    赤足僧人拈花而笑,单手合十,低眉顺眼,他身后的菩萨虚影从狮子座上抬起头来,足踏莲花,手放神光,上通九天,下通九地。

    望了景幼南一眼,菩萨举起羊脂瓶,杨柳细枝沾了一滴清水,用手一甩,轻轻洒了出去。

    “嗯?”

    景幼南目光一凝,望向赤足僧人的眼神郑重了几分。

    他炼制的火鸦拜日图中火焰经过了火鸦精魄日夜地吞吐煅烧,品质很高,至刚至阳,能把最坚硬的铁块化为铁水,就是入了水中,也不会熄灭。

    可是,赤足僧人这样轻飘飘的一滴清水,却让火鸦拜日图凶威大减,虽然说不上完全克制,但被压制的厉害。

    景幼南心神一动,万化真气悄然使出,就在那一滴如琥珀色的清水要返回羊脂瓶的时候,猛地一窜,把清水裹住,硬生生拉了回来。

    “这是什么鬼东西,”

    景幼南眼中的惊讶之色一闪而逝,这滴清水居然灵性十足,而且同化异种的能力很强,要不是万化真水别有奥妙,恐怕自己会吃个暗亏。

    这滴清水,就好像人们说的引狼入室一样,一旦沾染上,就会反客为主,把所有的水行真气消化吸收。

    “可惜,你是遇到了我,”

    明白了这滴水珠的霸道,景幼南冷冷一笑,万化真气不断地涌出,把水珠包裹起来,一层又一层。

    很快,一个拳头大小的水球就成型了,水珠就被挤在最中间,一动也不能动。

    “怎么会,”

    云淡风轻的赤足僧人看到自己的异宝水珠不仅没有建功,反而让对方收了去,再也无法保持淡定从容,双眼睁大,目中满是不敢相信之色。

    他可是最清楚这滴水珠的来历,称得上佛门的宝贝,有不可思议的妙用,要不是他曾经为门中立下大功,恐怕连听说都没听说过。

    一直以来,他凭借着这滴水珠,少逢抗手,尤其是对修炼水行功诀的修士,更如同天敌一般。

    可是今天,他第一次失手了,而且,就连水珠也落到了对方手中。

    “休走,”

    赤足僧人作忿怒状,眉心裂开,露出一道竖目,只是白光一闪,下一刻就到了景幼南眼前。

    在他心中,水珠的价值还要远远在车马芝之上,尤其是对他非常重要,关系到以后晋升的道路。

    如此情况下,他也顾不得太多,一出手就是杀伤力最强的不动禅心明灭神光。

    不动禅心明灭神光,无声无息,直入心灵深处,拷问本心。

    景幼南只觉得一个恍惚,脑海中突然出现了一个个支离破碎的片段,画面模糊,不知道过了多少岁月。

    画面当中,数不尽的佛陀跌坐在菩提树下,只是原本法力无边的他们,金身上出现了斑驳的黑影,有一种腐朽的味道。

    在动辄以百万年计的岁月下,就是神通不可测的佛陀,也没有办法,只能够跌坐不动,静待生命流失。

    前面已经没有了出路,唯有永恒的寂静,绝望。

    景幼南大袖飘飘,天门之上,元灵性光凝聚成盏盏金灯,垂下璎珞般的灯花,他目不转睛地望着一尊尊曾经有排山倒海之能的佛陀慢慢老去,那种蚀骨的绝望弥漫出来,汇成充塞空间的恨意。

    恨这方天,恨这块地,恨周围的人。

    这一刹那,简直让人分不清眼前的是佛还是魔。

    良久,景幼南抬起头,双眸发出莹莹光亮,一字一顿道,“只懂得怨天尤人,毫无动作,真是可笑的很。”

    “长生大道,从来不是等来的,以前不是,现在不是,将来也不是。”

    “大道在物外,在剑下,在心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