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64.第164章 剑气无双 出手争夺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长河从虚空中垂下,云水拍岸,斗大的星辰徐徐转动,光芒夺目。

    罗远华头戴梁冠,身披鹤氅,双眉浓密,嘴边生着两撇小胡子,看上去像四条眉毛。

    他立在云端,左手抓住龙鳞果,笑的甚是欢畅。

    连续击退了四人的抢夺后,周围众人纷纷被他的霸道威势震慑,虽然眼馋万金难易的龙鳞果,但谁也不愿意出手,招惹这个可怕的敌手。

    “哈哈,”

    罗远华志得意满,长笑几声,云袖一甩,就要回转云台。

    正在此时,一缕细若游丝的金线在空中一闪,仿佛突破了空间的束缚,眨眼就到了罗远华的眼前。

    细细看去,金线赫然是由上百个扁平的符箓凝聚而成,咬合的细密无间,宛如待人而噬的毒蛇。

    “哼,白鹤,就知道你会出手偷袭,”

    罗远华不慌不忙,用手一抹,天门上的云光升腾而起,化为半丈的黑色大手,直直冲着细线抓去。

    别看黑色大手力大势沉,样子笨拙,实际上行动如风,灵活如蛇的金线数次挣扎,都没有逃出大手的拦挡。

    白鹤脸色很难看,他本来肤白如雪,肌肤细腻的如同处子一样,这一生气,整个人几乎变得透明。

    握了握拳头,白鹤索性不理罗远华的嘲讽,全心全意地指挥金线蛇箓,不停地游斗。

    “哈哈,困兽犹斗,”

    罗远华并不在意,仰天大笑,两人算得上老对手了,他知道,白鹤的道术更适合隐秘刺杀,这样的正面交手,不是他所长。

    可是现在有龙鳞果当诱饵,逼得白鹤不得不以自己之短攻敌之所长,因为,他才不甘心让自己的老对头得到龙鳞果,拉开两人的差距。

    眼见两人就要分出胜负,罗远华要得到龙鳞果,白鹤不得已退走,就在这个时候,一声铿锵的剑鸣声在众人的灵魂深处响起。

    刹那间,璀璨的剑光从远处飞来,只是轻轻一转,就分化为四道剑光,冲霄而起。

    剑影如山,密如织网。

    天地之间没有了别的声音,只剩下剑光呼啸,吞霞吐电,令人不可逼视。

    罗远华和白鹤面露惊骇之色,在这如潮的剑光冲击下,两人哪里还顾得上旧日的恩怨,毫不迟疑地联起手来,真气相接,苦苦支撑。

    “杀,”

    冰冷冷的声音突兀响起,如阎王扔下索命牌,言出法随。

    第五道剑光在两人惊骇的目光中分出,向上一跃,微微一搅,就把两人的九阳魁首割下,任凭鲜血喷出半尺高。

    君无悔大步迈出,把手一招,五道剑光重新化为剑丸,落入他天门的云气中,上下沉浮,散发出丝丝的锋锐气息。

    弯腰捡起龙鳞果,君无悔如闲庭散步一样,背负双手,慢悠悠回转云台。

    在场众人无不被那五道惊艳的剑光所摄,没有一个人敢出手阻路。

    “嘶,是剑光分化,”

    卢秋月美目异彩频频,娇躯不由得前倾,衣袖上的花纹氤氲成云霞,哗哗作响。

    “一气化五剑,”

    席玉妍惊讶地差点咬到自己的小香舌,她用手不停地在自己粉颈前扇动,只觉得浑身的血液沸腾起来。

    一气化五剑,是剑修的门槛,只有迈过这一步,才能修炼上乘的道经,称得上真正的剑修。

    下面的少年,年纪轻轻就修炼到一气化五剑,晋升剑修之路,以后的成就,不可限量。

    就是在金文大世界,天才辈出之时,能做到这一点的,也是屈指可数。

    这一刻,席玉妍真的动心了,她美目泛波,投在君无悔所在的云台,含情脉脉。

    就连一直冷漠如冰的贺氏女子,也睁开美目,多打量了君无悔几眼。

    剑修,号称是最不怕群战的存在,任凭你千法万术,我自一剑纵横。

    只要无法跟得上剑修的剑遁,再多的敌人都会一一倒在剑光下,没有幸免。

    “剑修,真的的风光而又强大,”

    云台上,景幼南看到君无悔只凭手中的剑丸,就压制地全场静寂无声,没人敢强行出头,禁不住赞叹不已。

    说起来,剑修的杀伤力之强,实在是可畏可怖,凭借快如闪电般的剑遁和无孔不入的剑光,两者爆发出的威能,远远不是一加一那么简单。

    第一次,他心中升起强烈的渴望,以后要得到一枚上好的剑丸,修炼上乘剑经,做到一剑破万法。

    不过很快景幼南就把这个念头抛之脑外,因为青玉葫芦第三次吐出的灵物是形若婴儿的车马芝,并且落点离他并不远。

    离车马芝最近是一位白衣少年,他纵起一道银光,燕子抄水般,根本没有等车马芝落下,就把这株灵物紧紧攥到手里。

    做完这个,他毫不停留,身形快如闪电,朝自己的云台射去。

    魏青已经颁布规定,只要上了云台,灵物的归属就定下来了,其他任何人不能再纠缠。

    “哪里走,”

    早有人挡在了白衣少年的归路上,他头戴金盔,身披铁甲,浓眉大眼,相貌堂堂,双手一抓,滚滚云气凝成上百枚拳头大小的珠子,劈头盖脸地砸了下去。

    拦路之人别看长得粗野,但心思细腻,这一手虽然威力一般,但好处是发动快,覆盖范围广,用来挡路是最恰当不过。

    只要能挡得住白衣少年几个呼吸,其他的竞争者就能围上来,让他插翅难飞。

    “哼,”

    白衣少年也不简单,见到漫天的珠子,用手一指,一把宝伞从天门跃出,一下子撑开,道道祥瑞之气垂下,护住周身。

    有宝伞护身,白衣少年硬顶着珠子,继续闷头向前冲。

    “留下吧,”

    刚刚冲出珠子的攻击范围,阴测测的笑声突然冒了出来,朵朵血色莲花绽放,邪恶的气息瞬间蔓延,充斥虚空。

    白衣少年终于无法再前进,不得已停了下来。

    他头戴金冠,唇红齿白,身上白衣如雪,是一等一的美男子。只是,此刻心情坏到极点,玉面上阴云密布,额头上青筋蹦起多高,看上去有些恐怖。

    “张翼飞,陆展涛,”

    白衣少年咬牙切齿,声音冷得如同刀锋中磨出来的一样,就是这两个可恨的家伙让自己功亏一篑,千刀万剐都不足以解恨。

    陆展涛身高九尺,身披血衣,双眸深处显现出尸山血海的景象,他对白衣少年的恨意毫不在意,依旧是用阴测测的声音道,“白小子,识相的早点交出车马芝,不然的话,你今天就得丧命于此。”

    “不错,快交出来。”

    张翼飞挡在最前面,头上的金盔乱晃,上面斜插地血雕翎根根竖起,如刀似剑。

    白衣少年环视四周,发现西北角又多了一名少年,整个人笼罩在黑影中,模模糊糊,看不清楚。

    这三人成品字形站位,把自己围在了中间。

    眼见逃往云台的计划落空,白衣少年深吸一口气,取出车马芝,在手中摇了摇,开口道,“你们可是有三个人,而我只有一株车马芝,不知道这株车马芝该给谁呢?”

    话语不多,但话中的挑拨离间之意,溢于言表。

    不等三人反应过来,白衣少年猛地把车马芝扔了出去,仰天大笑道,“我得不到,你们三个家伙也别想得到。”

    “可恶,”

    陆展涛暗骂一声,顾不得再和白衣少年纠缠,他一振衣衫,脚下凭空出现一朵雪莲花,托起他朝车马芝追去。

    张翼飞和另一名笼罩在黑影中的少年也不甘落后,各自施展遁法,紧跟其后。

    三人之中,陆展涛起步最快,修炼的遁术血莲花开也是别有玄妙,他两个呼吸后就飞到了车马芝的落点处,面露笑容,就要抓起正在下坠的车马芝。

    还没等他的大手碰到车马芝,异变突起。

    一根火红色的赤焰神箭弹指杀到,箭身上的火焰符文亮如星辰,光明大作,锋锐到极点的箭尖刺破虚空,带起连串的爆音。

    神箭未到,但那种铺天盖地的威压,让人不寒而栗。

    陆展涛面色大变,哪里还顾得及触手可得的车马芝,他身子猛地一扭,甩出一朵血色莲花迎向神箭,自己急退了三四步,脚下一滑,差点摔倒。

    “轰隆,”

    血色莲花根本无法阻挡赤焰神箭,只是稍一碰撞,就碎裂开来,纷纷扬扬,如同大号的烟花。

    景幼南捡起地上的车马芝,放在袖囊中,然后施施然转过身来,面向围过来的三人,轻轻笑道,“怎么,你们几人送上门来找死?”

    “你才找死,”

    刚刚表现狼狈的陆展涛拧眉怒视,他认为自己放出差点受伤不是双方差距太大,而是由于对方无耻地偷袭。

    想到这,陆展涛也不打招呼,扬手打出一道血光,向上盘旋,升起三尺高,化为朵朵血色莲花,竞相开放。

    血色莲花上,浮现出一尊尊魔神的虚影,或是三头六臂,或是独眼幽光,或是身高百丈,个个神色狰狞,杀机盈天。

    陆展涛打定主意要一击必杀,趁机抢下车马芝,因此他上来就是施展的自己最强的道术,百魔神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