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63.第163章 仙会珍品 龙鳞果实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夜半清朗,云气一扫而空,几只羽衣白鹤横江飞过,鸣声啾啾。

    景幼南头戴紫莲法冠,身披飞锦仙衣,端坐在云台上,双目似开似闭,正在回想仙会的第一场斗法。

    苏邢和荆血晟两人不愧是天马岭年青一代的佼佼者,修为境界,法宝道术,斗法经验,都让人惊叹不已。

    到最后,也是苏邢借助一张残缺的古符箓才小胜荆血晟。

    从结果上来看,苏邢胜是惨胜,而且失去了一张非常珍贵的古符箓。要知道,古符箓是上古中古的大能修士炼制而成,有不可思议的作用,关键时刻是可以用来救命的。

    失去了这样一个底牌杀手锏,换来的是撑住了华羽宫的颜面无损,这其中的得失,真的很难说清楚。

    “还有那个荆血晟,有点意思,”

    景幼南摩挲靠椅上雕龙扶手,回想起荆血晟与他身后魔神虚影融为一体后的气息,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在龙山鼎湖秘境中,血月升起,如同开启了地狱之门,数不尽的魔头鬼怪都跳了出来,兴风作浪。

    他在宫中穿行之时,曾遥遥探视的几个强横无匹的魔头,可以断定,荆血晟现今的气息虽然还很弱小,但本质上与真府中出现的魔头气息并无区别。

    “这可不是地上六大魔宗的道术,也不像传下来的中古魔神的惊人魔功,这个世界,真是越来越有趣了。”

    景幼南嘴角带笑,心中一个又一个的念头转动。

    接下来继续进行斗法交友,只是看过了苏邢和荆血晟的对决后,再看普通的筑基修士交手,立刻感到索然无味,提不起精神来。

    足足进行十场斗法后,又是一声钟磬声响起,华羽宫的掌门弟子魏青昂然起身,整理好衣冠,从从容容上了高台。

    他面向众人,用一种清亮的声音道,“此次仙会,金文大世界的道友们带来了不少灵物,有缘可得。”

    听到金文大世界五个字,云台上端坐的年轻才俊们不少人都抬起头,目光灼灼地望向银河前方垂下的香塌上端坐的三位绝色佳人。

    她们今天都经过精心的打扮,,宫裙彩带,云髻峨峨,或冷漠,或妩媚,或妖娆,个个人比花娇,容颜无匹。

    不提她们身后的庞大势力,光是如此国色天香的大美人,要是能成就道侣的话,绝对也是一件幸福的事。

    景幼南却毫不关心三人,他目光死死地盯着高台,数名霓裳女子正掀开玉盘上盖头,露出的赫然是车马芝。

    绿叶白身,形若婴儿,泛起如玉般的光泽,高台上的车马芝株株苍翠,不是凡品。

    车马芝关系到晋升真传的关键,他是势在必得。

    魏青自然不知道台下有人对车马芝望眼欲穿,他不紧不慢地踱步到一名肤色胜雪的侍女跟前,用手一指,一颗灵果自动跳了起来,悬在半空中。

    灵果有拳头大小,通体火光,表面生有一层凸起的细鳞,隐隐之间有种盘踞如龙的感觉。

    “这是金文大世界的特产灵果龙鳞果,五百年开花,五百年结果,五百年成熟,服食之后,洗毛伐髓,滋养元灵。”

    魏青的声音不大,但远远传出,在场的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洗毛伐髓,滋养元灵,”

    “整整积蓄了一千五百载的灵气啊,”

    “不愧是天地灵果,”

    听到魏青的话,不少参加果会的修士都倒吸一口冷气,这样的灵果,价值之大,真的不亚于一件灵器了。更重要的是,龙鳞果有价无市,在别的地方根本买不到。

    魏青对台下的反应很满意,他笑了笑,指着身旁的车马芝,道,“自然不能让金文大世界的道友专美于前,这是我们华羽宫拿出的车马芝,都是上千年份的,品质不低。”

    对于车马芝,参加果会的青年才俊并不陌生,这种珍贵药芝可是丝毫不逊色于龙鳞果,是一等一的宝贝。

    要是在外面的话,随便拿出一株车马芝来,就能让人抢破头。

    还是那句话,中古以后,天地巨变,灵气日益稀薄,灵草灵药无论是质量还是种类,都无法与上古中古时候相比。物以稀为贵,上年份的灵草灵药受欢迎追捧就不难理解了。

    两种灵物一出,台下不少的少年把目光从金文大世界的三位王侯之女身上挪开,上下打量龙鳞果和车马芝,眸子深处露出贪婪之色。

    说到底,想要晋升新境界,冲击无上大道,只有天资是不成的,很多时候,资源是重中之重。

    感受到周围越来越炙热的眼神,魏青知道情绪已经调动起来,他洒然一笑,手一翻,掌心上多了一件青玉葫芦,大有三尺,娇艳欲滴。

    把龙鳞果和车马芝装入葫芦中,魏青抓住青玉葫芦上系着的丝绦,往空中一抛,开口道,“我这件法器葫芦每隔二十个呼吸就会吐出一件灵果药芝,大家各凭实力,得到者就是有缘人。”

    说完,魏青一展袍袖,下了高台,只剩下青玉葫芦悬在无尽星河之中,上面的符文亮起,晶莹剔透。

    “原来是这样一个有缘者可得。”

    景幼南盘膝坐在云台上,眉头挑了挑,规则听起来是很简单,就是各凭手段,谁能先得到灵果药芝,并从容返回云台,就算宝贝到手。

    与人争锋,景幼南是半点不惧,唯一让他拿不准的是,不知道青玉葫芦吐出的灵果药芝会落到什么地方。很显然,落点离自己越近,优势就越大。

    在场都是聪明人,年轻人中的佼佼者,根本不用别人提醒就明白这个道理,此时他们纷纷屏住呼吸,目不转睛地盯着葫芦口,体内真气运转,如绷紧的弓弦,蓄势待发。

    与此同时,他们的眼角余光扫过身边的人,十分地不友善,这都是竞争者,抢食人,离自己最近,对自己的威胁最强。

    果会上的气氛开始凝滞起来,人们目光碰撞之间,隐隐有火星迸发,杀机四溢。

    “嗡,”

    轻响声后,一道赤红火流光划过天际,向星河中央投去。

    毫无疑问,青玉葫芦第一次吐出的灵物,是金文大世界带来的龙鳞果。

    “我的,”

    离龙鳞果落点最近的云台上,黑光如匹练般涌出,下一刻就卷起还往下落的龙鳞果,稳稳地落入一名少年人手中。

    少年人看上去只有十四五上下,面如冠玉,眸子深沉,垂下两条雪白的卧蚕眉,说不出的诡异。

    取到龙鳞果后,白眉少年人并没有急匆匆返回云台,他反而把目光投向从周遭赶来的几名同龄人身上,嘴角露出怪怪的笑容。

    “敢跟我抢东西,真是不知死活。”

    白眉少年人声音嘶哑,他缓缓举起手来,浓郁如墨的黑光在掌心陡然间爆发,如同一轮黑色大日升空,没有任何的温暖光明,取而代之的是阴森恐怖的气息。

    “啊,啊,啊”

    三名赶到近前的少年人,一不留神被黑光包裹住,只来得及惨叫一声,自己的肉身下一刻就猛地炸开,血肉乱飞。

    亲眼目睹白眉少年如此凶残,其他几个想要夺取龙鳞果的少年人就停在半空中,踌躇不前,拿不定主意。

    龙鳞果虽好,但要搭上性命,就只能敬谢不敏了。

    “废物,”

    白眉少年扫了一圈,确认没人上来与他争夺,冷冷地笑了几声,施施然返回云台,

    “好霸道的道术,”

    软榻上,席玉妍坐起身来,看到白眉少年闪电般击杀同阶三人,忍不住美目泛光,赞叹连连。

    卢秋月捋了捋耳边的秀发,红唇微张,露出细细的贝齿,轻声道,“确实不错,有资格。”

    “嘻嘻,”席玉妍笑的很开心,开口道,“二姐,这个人归你,还是归我?”

    卢秋月螓首低垂,露出雪白的粉颈,细腻光滑,她沉吟了少许,道,“不急,才刚刚开始。”

    “也是,这次事情太过重大,我们必须小心谨慎,不能出半点差错。”

    席玉妍又重新靠在软榻上,美目眯起,静静盘算。

    至于三人中的贺氏女子,从头到尾一句话都没有说,她只是端坐不动,略显狭长的凤目偶尔有光亮闪过,有一种别样的深沉。

    白眉少年回到云台后,张开手,龙鳞果在掌心滴溜溜乱转,宛如有灵性般。

    一股沁人心腑的香气弥漫开来,空间之中甚至升起三尺的瑞气祥烟,隐隐之间可以听到,从不知名的地方传来的嘹亮天音。

    “真不愧是孕育一千五百载方成熟的灵果,自然引动异象。”

    白眉少年啧啧称奇,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引起如此声势的灵物。

    强忍着一口把龙鳞果吞下的冲动,白眉少年小心翼翼地取出一个瓷瓶,把灵果放了进去。

    像龙鳞果这样的灵物,直接服食太过浪费,作为药引,炼制成丹药,才能最大可能地发挥药效。

    “好东西,一个都不能放过。”

    收起瓷瓶,白眉少年舔了舔嘴角,声音中的杀伐之意毫不掩饰,他胆大包天,竟然想把青玉葫芦中的灵物独吞。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