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62.第162章 斗法助兴 云水真气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长河从天穹上垂下,丝丝缕缕的星辰光华凝成金盏玉灯,徐徐转动,流光溢彩,璀璨夺目。

    场中,上千朵白莲花依次盛开,氤氲水气,晶莹剔透。

    百名盛装少女赤着玉足,踩着莲花,和着拍子,翩翩起舞。

    远远望去,美人如玉,花开似锦,交相辉映,见之忘俗。

    景幼南坐在高台上,看着动人的舞曲,自酌自饮,喝的不亦乐乎。

    少顷,一声清脆的玉磬声响起,霓裳少女们提起长裙,倒退出场,二宫主从月牙宝座上站起,用清晰的话语道,“接下来,进行斗法交友,比试助兴。”

    说完,二宫主用手一指,指尖延伸出匹练般的白光,遥遥射去。

    白光入水,如蛟龙般翻身一摇,顿时仙音缭绕,金花坠地,隆起一座宝台,大有数亩,光洁如新。

    宝台上挂起一面大幡,高有百尺,猎猎生风,上面龙凤飞舞的四个大字,斗法交友。

    “诸位小友,有意者可以登台一试。”

    二宫主又说了一句,回到自己座位上坐下。

    银河两岸静悄悄的,里面的青年才俊都看着拔地而起的宝台,没有动静。

    此次品果仙会发展到现在,诡异的气氛越来越浓,很多事情都超出了人们所料,尤其是刚刚来临的两位大修士,更是让人震惊。

    这样的大人物,是真正的能开宗立派的大能,平时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现在突兀地降临天马岭,谁知道他们会有什么打算。在场的人虽然年纪不大,但个个是精明的角色,谁也不愿意去当过河卒试水。

    眼见场面冷了下来,苏邢从后排转出,身子一拧,脚下生出金莲,平托他到宝台上。

    站定之后,苏邢一推道冠,天门上真气如霞蒸云腾,照的内外俱明,他环视周围,从从容容地道,“在下华羽宫弟子苏邢,见过众道友。”

    “是他。”

    景幼南双目光芒闪烁,身子微微前倾,注视台上的身影。

    他已经得知,台上这位名为苏邢的弟子是华羽宫三代弟子中的佼佼者,很得门中长辈们喜欢,一身根基奠基地非常扎实,或许可以从他身上,了解到一些华羽宫的道术功诀。

    大千世界传承千万年,功诀道术是浩若烟海,没有任何修士敢拍着胸脯道,自己修炼的道术功法天下无敌。很多的道术功诀或许品阶不高,但闪光之处,亦是不亚于顶尖的道书。

    要想在玄门中脱颖而出,就需要本身海纳百川,只有见识的多了,才能岿然不动,任凭八面来风。

    “早听说苏邢道友的云水真气澎湃豪迈,同阶无对,今日恰逢仙会,正好见识一番。”

    阴测测的声音响起,忽左忽右,忽前忽后,让人捉摸不定。

    景幼南元灵性光照见本我,自然不会让这等手法迷惑,他抬头望去,就见西北方云台上一道笔直如墨的黑烟滚滚向上,霸道凌厉。

    黑烟到了宝台上,微微一折,化为一名身披血衣的青年人。

    他身高九尺,面色惨白,左颊上生有一块血色花纹,细细看去,如同千百细如针孔的篆文在蠕动,说不出的诡异。

    苏邢面色一整,双眼眯起,一字一顿道,“是你,荆血晟。”

    荆血晟抖了抖云袖,丝丝血气弥漫出来,在他身后凝成一尊看不清面容的魔头,他扬起头,左颊上的花纹愈发刺目,开口道,“正是在下。”

    “倒是棋逢对手。”

    景幼南手按扶手,不由得想起从谈云升哪里听到的关于荆血晟的信息。

    荆血晟虽然不是称不上天马岭年青一代最顶尖之辈,很多人都认为他是比不上慕容垂的,但他的实力之强悍,同样任何人不会否认。

    除此之外,荆血晟可以称得上神秘莫测,无人知道他的师承来历,他就像一颗星辰突兀地降临到天马岭,然后一飞冲天,威名大盛。

    能与荆血晟交手而不死者,少之又少。

    也只有如许人物,才能让华羽宫的三代佼佼者苏邢严阵以待,不敢怠慢。

    “苏道友,小心了。”

    就在景幼南心中遐想之时,宝塔上的荆血晟率先出手了,他用手一指,背后的魔头猛然间涨高到三丈,仰天一个咆哮,一股狂暴激烈的气势爆发出来。

    肉眼可见的血光蔓延,眨眼之间,就到了苏邢的近前,向上一跃,再次落下。

    仔细看去,血光如同有灵性一样,就好似盘起来的毒蛇,待人而噬。

    虽然不知道对方施展的何等的魔功,不过只看血光的诡异,苏邢就知道不是善物。

    心中略一沉吟,他长袖一甩,一件宝伞飞出,缓缓打开。

    宝伞色成七彩,上面挂满了翡翠,宝石,珍珠,玳瑁等等,珠光宝气,不可逼视。

    宝伞一撑开,立刻丝丝缕缕的宝光垂下,护住周身。

    荆血晟眼见苏邢的应对,嘴角露出一丝不可捉摸的笑容,他暗暗掐诀,身后的魔头身高再次暴涨到十丈高,身上的骨刺清晰可见。

    随着魔头的身子拔高,聚在苏邢身边的血光仿佛吃了十全大补药一般,上面浮现出一枚枚的符文,从远处看,就如同魔神的眼珠睁开,冷漠无情,俯视苍生。

    “咔嚓,”

    看上去气势惊人的宝伞被血光缠上,竟然发出了一声难听的磨牙声音,瞬间就被腐蚀出一个个的虫洞,灵机开始溃散。

    “吞,”

    荆血晟用手虚抓,他身前的血光包裹住宝伞,从下面伸出一根根的血色触手,居然直接吞噬宝伞。

    俄尔,就听啪嗒一声,宝伞成了废铜烂铁掉在地上,其精华部分,完全融入了血光中。

    “好霸道的魔功。”

    景幼南眸子闪了闪,苏邢拿出的宝伞品质不算低,起码是中上品的法器,可一个照面就被湮灭了灵机,直接被吞噬,实在让人惊讶。

    下意识的,景幼南把目光投向荆血晟身后的魔神虚影上。

    这尊高有十丈的魔神,没有鼻子,没有眼睛,平板般的脸上只有一个夸张的大口,在不停地开合。

    即使隔得不近,景幼南依然能感受到这尊魔神虚影吞天噬地的气息,仿佛天地万物在他的面前,统统都是食物一般。

    “有趣,”

    景幼南眸子深处光芒一点点亮起,袖中的东华慈光星辰尺散发出莹莹宝光,宛如星辰在运转。

    “哈哈,”

    荆血晟放肆大笑,周身的血光凝成半丈的长河,不断地冲刷而下,逼得苏邢一直后退。

    两人修为相差不大,苏邢一开始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渐渐地落入下风。

    旗鼓相当的修士之间动手,先机很重要,一旦占据先机,就可以步步蚕食,优势会越来越大,到最后泰山压顶,一举灭之。

    如今,荆血晟就打的是这个主意,他不急不躁,让血光完全缠住苏邢,令他没时间施展强横的道术,只能苦苦抵抗。

    “可恨,”

    苏邢暗骂一声,他斗法经验丰富,如何不知道对方的打算,可是现在的情况就是如此,他心里明镜一样,却没有破局的方法。

    又过了半刻钟的时间,苏邢已经退到了宝台边上,还有三步的距离,他就会触动宝台禁制,被传送出去。

    这样一来,就是输了。

    银河两岸的少年们看到苏邢满头大汗,大多数露出幸灾乐祸的笑容。

    华羽宫虽然打的旗号是斗法交友,但上来第一场就是大败,无疑是灰头土脸的。

    来参加果会的这些人,身后的势力大都比不上华羽宫,以前也没少吃华羽宫的亏,现在能亲眼看到华羽宫来个开门黑,都是心里暗乐。

    世俗中,仇富心理随处可见,而在仙侠世界中,由于各大势力之间实力的差距更大,修士们对于高高在上的大势力跌跟头,向来喜闻乐见。

    眼见胜负要分,苏邢突然如同钉子般站稳步子,不顾从上方落下的血光,一拍袖囊,一张枯黄的符箓摇摇摆摆升起,到了天门三尺之上。

    符箓只有半截,残破不堪,没有半点的宝光瑞气,看上去普普通通。

    可是当符箓轻轻晃动,与虚空之中的五行元气呼应之后,这道符箓开始褪去了岁月的沧桑,爆发出难以想象的锋芒。

    浩浩荡荡的通天光柱从符箓正中央冲霄而起,在半空铺开,化为盏盏金灯,如檐下滴水,络绎不绝。

    在灯光的照耀下,刚才还张牙舞爪的血光如同冬天阳光下积雪,还没等反应过来,就消失的干干净净。

    血光一破,荆血晟就受到了反噬,眼角露出血泪,直直挂了下来,显得格外阴森恐怖,他死死盯着苏邢,开口道,“苏邢,你倒是真舍得。”

    “哼,”

    苏邢背后灯光如璎珞,他一步步向前,就像从史书神话中走出的神佛,不可战胜。

    借助符箓残存的力量,苏邢仰天长啸,酝酿许久的云水真气终于汹涌而出,刹那间,整个宝台上风起云涌,惊涛拍岸,一波又一波的水气越堆越高。

    可以想象,一旦这种力量释放出来,肯定是石破天惊,霸道绝伦。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